菲朗西斯,雖然不成器,但是,此刻,他身旁有兩個長輩,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威震第50商業小區。

那個獨眼老者,是九品聖境強者。

胖胖的中年男子,則是八品機甲戰聖,一生殺戮,死在他手上的人,沒有一萬,也有八千有餘。

金甲騎士長,雷霆一擊,直接擊斃菲朗西斯,着實是打了兩位家族長輩的顏面。

除了憤怒之外,獨眼老者和胖胖的中年男子,更是帶着一絲忌憚:“看你的身手,應該不是籍籍無名之輩!”

“報出你的名號,你殺我家族直系,這個仇,結定了!”

金甲騎士長,哈哈一笑:“我金甲縱橫星河,一杆騎士長槍,可鬥諸天強者。你們兩個八-九品的機甲戰聖,也敢在我面前叫囂,真是可笑!”

“騎士槍法——寂滅術!”

容不得,獨眼老者和胖胖的中年男子,有任何反抗。

金甲騎士長,手持騎士長槍,席捲着點點的聖光,頃刻間,已經將他們二人的人頭給斬落而下。

一槍之威,可滅二聖者!

這比擊斃菲朗西斯,更加令人駭然!

菲朗西斯,不算什麼,他只是一個紈絝大少,實力用不強,隨便一個機甲戰皇,就可以擊斃他。

但是,菲朗西斯家族的兩個長輩,可不一樣。

他們是聖境強者呀!

聖境強者,哪一個不是巨擘,放在三大星系裏頭,更是可以主宰數個主星的偉大存在。

孖回特副會長,不由地-雙-腿-打顫。

他也是一個機甲戰聖,只不過是剛剛突破的九品機甲戰聖。

就算比之獨眼老者,都不及。

在這一刻,所有人,都放下了心目中的“輕蔑”“不屑”“瞧不起”的心思。

實力,絕對的實力!

碾壓一切!

原本,衣着樸素,鄉野粗夫打扮南天三人,一瞬間,在衆人心目中,高大無比。

“是得道高人!”

“返璞歸真,不流於外在,歸於自然的天然渾成!”

“這纔是真正的大高手!”

衆人滿眼小星星,羨慕而崇敬無比地想着。

之前,出言侮-辱南天三人的女銷售們,都是暗自低下頭了,羞紅了臉。

“該死的!”

“竟然殺我菲朗西斯家族中人!”

“跟你們拼了!”

數百個黑衣大漢,直接衝了過來。

“螻蟻也敢與皓月爭輝?”

金甲騎士長,長槍一揮。

“刺啦!”

耀眼的金芒,一閃而過。

數百個黑衣大漢,全部化爲了齏粉。

金甲騎士長,恐怖的實力,展露出冰山一角。

“菲朗西斯家族,不會善罷甘休的!天空上面的艦隊,纔是菲朗西斯家族最大的依仗!”

有人叫道。

果不其然,上百個戰艦,已經啓動了攻擊程序。

“轟!”

“轟!”

戰艦上的重型大炮,全部一齊發射。

威勢驚人!

這些戰艦,清一色都達到了a級,甚至有十艘以上戰艦,達到了s級以上。

主戰艦,更是一艘ss級戰艦。

炮火齊發,足以頃刻之間,夷平第50商業小區。

“該死的,菲朗西斯家族,打出真氣了!”

“兩尊家族聖境強者隕落,菲朗西斯家族不顧一切了!”

有人啐罵道。

他們恨死南天等人了,他們可不想在這裏被殃及池魚了,死在菲朗西斯家族的炮火之下。

孖回特副會長,亦然是嚇得瑟瑟發抖。

“快啓動,商會裏頭的能量罩!”

孖回特副會長,慌忙下令道。

“不需要!”

“這些宵小之徒,不過是跳樑小醜,現在,垂死掙扎,也沒用的!”

黑麪執行長,淡然地說道。

他對金甲騎士長的實力,自然瞭解。

這位巔峯半神,實力可謂是恐怖絕倫。

“騎士之光———大騎士之槍!”

金甲騎士長,手持騎士槍,披上騎士機甲,往天空就這麼簡單地“一掄”!

一槍之威,直接橫掃上百艘戰艦!

“砰!”

“砰!”

槍棍所至,戰艦立馬粉碎爆炸掉了。

至於,那些已經釋放出去的炮火攻擊。

金甲騎士長,表現更爲驚人。

金甲騎士長,嘴巴一張,宛如一個黑洞。

那些導彈,炮火攻擊,全部被吞噬而盡,絲毫波瀾,都沒有掀起來!

巔峯半神,恐怖如斯!

“強,真的太強了。金甲騎士長,還沒有使出自己的絕招。他的實力,還沒有發揮出一成!”

黑麪執行長,也是微微詫異。

他和金甲騎士長,也算是一對冤家,經常拼鬥。

現在,金甲騎士長出手,更讓黑麪執行長忌憚不已。

南天亦然側目,不由地將金甲騎士長和千葉親王相比較。

“金甲騎士長實力果真驚人就算是黑暗王朝的千葉親王一戰,也不遑多讓。明殺將軍他們,和金甲騎士長他們這一層次的巔峯半神強者一比較,差了不只是一星半點!”

南天微微一嘆。

不過,好在,明殺將軍等四大將軍,都潛力無窮,他們的實力還未恢復。

等到他們實力恢復後,未嘗不可與金甲騎士長等絕世強者,一較高低!

滾滾煙塵過後,菲朗西斯家族主力艦隊,全部滅亡!

衆人都是恍若隔夢,難以置信。

“走吧,金甲,處理完這些小雜碎。是時候,去商會總部了!”

南天沉聲道。

“諾,謹遵殿下之令!”

“嗖!”

南天三人,一擡腳,瞬間就消失得不見蹤影了。

孖回特副會長,等人回過神來,想要尋找南天等人時候,已經無從找起了。

“世外高人!”

“剛纔,那三人,都是世外高人呀!尤其是,那個青年,另兩個絕世高手,似乎都只是他的僕從罷了。”

孖回特副會長,感嘆一聲。 光明商會總部大樓,矗立在罪惡星辰東邊商業大區中心地帶,顯得氣勢恢宏!

總部大樓,來往客商絡繹不絕,熱鬧繁華無比。

光明商會總部裏頭,不管是業務員還是銷售人員,能力和素質都比各大分會要高出一大截。

這讓剛踏足這裏的南天,微微頷首。

這樣纔對,也是一個大商會該具備的。

“我找你們總會長——克里斯蒂安!”

南天帶着金甲騎士長和黑麪執行長,直接來到了雅廳,找到了一位總會執事,開門見山地說道。

這個總會執事,還以爲,南天他們是來鬧事的。

向隔壁許先生撒個嬌 黑麪執行長,直接亮出自己的令牌:“我是光明教會總壇宗教裁判所黑麪執行長,這是我的裁決令!”

“教會裁決令? 許你一場愛情盛宴 黑麪大人!”

總會執事,在光明教會也掛了一些職務,對於宗教裁判所一些大人物,也是略有耳聞。

“我這就去找克里斯蒂安總會長!”

這個執事,不敢耽誤。

總壇宗教裁判所的執行長等同副教父級,在光明教會裏頭與他們的會長克里斯蒂安是平級的。

克里斯蒂安自從得到消息後,一直心神不寧。

當一個執事過來傳遞消息後。

克里斯蒂安,哪裏敢有半點耽擱。

“噠噠!”

克里斯蒂安,小跑着過來。

“殿下,總會長來了!”

人還未至,黑麪執行長,輕聲在南天耳畔說道。

“枝丫!”

雅廳的房門被推開,克里斯蒂安焦急地走了進來。

“克里斯蒂安,好久不見呀!”

黑麪執行長,不鹹不淡地說道。

“黑麪執行長,你好!”

“哦,還有金甲騎士長,你們都來了!”

“對了,神之子殿下呢?”

話音一落,克里斯蒂安,恨不得,抽自己兩個巴掌。

房間裏頭,只有金甲和黑麪以及一個青年人。

金甲和黑麪,克里斯蒂安,偶爾去總壇述職的時候,有時會碰面。

對金甲和黑麪的脾氣,克里斯蒂安,也是略有耳聞。

一個青年能夠和兩大半神在一塊,還談笑自若,寵辱不驚。

除了是教會裏頭,最近新登基冊封的“神之子”外,還會有誰呢?

“克里斯蒂安,你是老昏頭了。殿下,就在你面前。還不快快行禮!”

黑麪執行長,沉聲一喝。

“參見,神之子殿下!”

“屬下冒犯殿下,還請殿下責罰!”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