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琰今天心情不太好,狗仔隊的無孔不入,讓他臉上的抓痕第二天就被曝光了出來,隨報刊登的還有他和一個男下屬一起離開酒店的照片,「火辣新男寵」的標題讓老爺子大發雷霆,大清早就打電話過來把他罵了個狗血淋頭。

前往公司的半路下起了大雨,車裡憋悶得很,莫琰放下車窗想要透透氣,卻看到一個身影,像傻子一樣在街邊扭來扭去。

「停車!」

在看清那人的臉之後,莫琰突然瞳孔一縮,下意識地就沖著駕駛座的嚴炎喊了一聲。

是她!

這麼大的雨,是傻了么?怎麼也不知道躲躲!那是什麼姿勢,腰擰成這個樣子不會斷么?裙子都要撩到大腿根了,還有那扣子!胸衣都快要露出來了!這該死的女人!

看著濕透的傅歆身上已經曲線畢露了,卻還要擺出這種誘人的姿勢來,莫琰頓時感覺心頭一股邪火竄上來。

「吱」的一聲刺耳剎車響,車子停了下來,嚴炎一身冷汗,後面的車也是一串緊急剎車,頓時響起一片叫罵聲。

「莫總,怎麼了?」

「那個女人,讓她上車!」

嚴炎透過後視鏡,順著莫琰的目光看了過去,正看到傅歆站在不遠處的馬路邊上扭腰擺胯,被雨水打濕的白色襯衣透出了裡面胸衣的輪廓。

她在做什麼?嚴炎愣了一下,隨後又有些遲疑,要知道他現在跟莫琰可是在一台車上。

「莫總,我們現在……」

「讓她上車!」

莫琰罕見的憤怒,終於讓嚴炎一聲不吭地往傅歆的位置開了過去。

為了遮掩,等紅燈的工夫他還特意戴上了大墨鏡,豎起了襯衫的衣領,甚至還在手套箱里翻出了一條擦車用的毛巾,狠了狠心纏在了頭上。

當一輛黑色的世爵停在傅歆面前時,她感動得眼淚都要流下來了。

這種電影里學來的搭車方法還真挺管用的,沒想到今天第一次用,這麼快就攔到了一輛。

傅歆激動地撲了上去,卻在車窗落下來之後,愣住了。

駕駛座上坐的人這打扮,怎麼看上去好像阿三呢?不,比阿三還要奇怪得多。

這麼陰沉的天氣開車還要帶著大墨鏡,能看得見么?還有這襯衫領子都快豎到天上去了,大夏天的他不熱么?

最讓傅歆心生警惕的是,那人放下車窗來說的第一句話卻是。

「這位小姐,你在這裡做什麼?」

不知道她到底在做什麼,還要停下來,他想幹什麼?

不過,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就看見後座突然伸出了一隻大手,將「阿三」的腦袋直接給按到了方向盤上,發出了「砰」的一聲悶響。

嚴炎發誓,他只是下意識地看了一眼,絕對不是主動的,要知道傅歆的胸口就擠在車窗上,那麼明顯,是個男人都會有這種「下意識」,但是不幸的是,那個女人是傅歆……

隨後,後車門猛地打開來,一個身影突然從車上下來了,將傅歆硬生生地拽進了車裡。

「你幹什麼!放開我!你……莫琰?」

連像樣的反抗都沒有就被拽了進去,傅歆抬眼一看,熟悉的眉眼,還有側臉上三道明顯的抓痕,對方竟然是莫琰。

聽到傅歆叫出了自己的名字,莫琰眉尾微動,然而卻並沒有說什麼,只是陰沉著臉,死死地盯著她的胸口。

「我要下車!」

在看清楚是莫琰之後,傅歆的臉色也沉了下來。

那天莫琰侮辱她的場景還歷歷在目,現在看到他,心底更是五味陳雜,這會兒她只想逃離他的身邊。

「鎖車。」

莫琰輕啟薄唇,吐出的卻是這兩個字。

傅歆立馬慌了,她急忙去掰門把手,但是車門已經鎖死了。她驚慌地回過頭來看向莫琰,卻發現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向她貼了過來,兩人之間的距離近到曖昧。

「你,你到底想幹什麼?」

傅歆感覺自己好像突然發燒了似的,臉頰宛如火燒,別說手腳了,就連舌頭都不聽使喚了。

她眼睜睜地看著莫琰的臉越來越近,緊張地幾乎都要喘不過氣來了,急忙別過視線。然而莫琰卻在近在咫尺的距離停了下來,有些粗重的氣息打在傅歆的臉上,讓她身上的雞皮疙瘩起了一層又一層。

「把扣子繫上。」

「……嘎?你說什麼?」

傅歆詫異地看向了莫琰,順著他的目光,視線便落到了自己的領口處。那個位置是她剛才解開的扣子,濕透了的襯衣緊緊地貼在身上,幾乎小半個圓球都露在了外面。

傅歆急忙羞赧地把扣子繫上了,但是扣子能繫上,濕透的衣服卻蓋不住,她雙手環胸,有些不知所措。

就在這個時候,傅歆的眼前突然一黑,什麼東西蓋在了她的頭上。她急忙扯了下來,原來是一件西裝外套。

這是莫琰的外套,傅歆很想直接給他甩回去,但是自己這個狼狽的樣子,她還是遲疑了。就在她糾結的時候,莫琰突然又開口了。

「下車。」

傅歆聞言愣了一下。

「你……叫我上來,不會就是為了讓我系扣子的吧?」

腦海中浮現出了這個荒誕的想法,傅歆遲疑了一會兒才說出了口,卻沒想到莫琰竟然一本正經地點頭了!

該死的男人竟然還點頭了!

傅歆心頭的火氣「蹭」得一下就竄上了腦門,抬手就要去掰門把手,這會兒車鎖已經打開了,她正要下車,卻聽見車載收音機突然響了一聲,一個悅耳的女中音說道。

「現在是北京時間,八點三十分。」

八點半了!還有半個小時她就要徹底遲到了,該死的她現在竟然還能看見她家小區的大樓!

她深吸一口氣,將車門又給關上了,隨即又勉強擺出一副笑臉,對莫琰說道。

「麻煩您先送我去英達國際諮詢公司,我有急事。」

傅歆被辭退的消息是昨天才宣布的,莫琰並不知情,還以為她又要去見什麼客戶。身上都濕成這個樣子了,還堅持要去赴約,莫琰馬上又想起了之前那個被他打進醫院裡的龍哥,頓時心情更差了。

「下車。」

他又重複了一遍,語調隱隱帶著怒氣。

「美好的時光總是特別短暫,美樂之聲祝您新的一天工作愉快。」

電台適時播放的聲音就好像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一般,傅歆再也綳不住緊張的神經,一把就揪住了莫琰的領子,將他拽到了自己的面前,沖著他大聲吼道。

「你丫是不是耍老娘呢!老娘偏偏不下!你!開車!」

嚴炎正偷偷地從後視鏡看熱鬧呢傅歆突然一指頭戳了過去,駭得他差點就一腳油門踩下去了。

三年了,莫琰還是第一次被人這麼揪住領子,但是此時的他不僅沒有生氣,目光反而出奇地柔和了下來。傅歆看著他的眼睛,驀地一愣,那種熟悉的感覺再一次湧上了心頭,手上的力道也不禁弱了下來。

就在這個時候,車外突然傳來了刺耳的鳴笛聲,原來後面已經堵了好幾輛車了。

「是誰說要跟我後會無期的?」

莫琰滯了一下,別開視線,口氣有些生硬,但是卻沒有再堅持讓傅歆下車了。傅歆被噎了一下,有些赧然,不過態度也跟著緩和了下來。

「大哥,算我求你了行么?我今天第一天上班,還在試用期,如果遲到的話,我就要喝西北風去了。」

「上班?」莫琰愣了一下,回過頭來看向了傅歆。

看莫琰似乎有意動的意思,傅歆急忙擺出最真誠的表情連連點頭。

「我昨天剛被炒了魷魚,真的!」

炒魷魚?她被辭退了?

莫琰劍眉微皺,若有所思,最後終於對嚴炎說了一句。

「去英達諮詢。」

路過一家商場,莫琰順便給傅歆買了一套職業裝,雖然第一天上班不能遲到這件事情很重要,但是落湯雞似的也不好,傅歆當時沒有反對,但是後來拿到衣服一看標牌,差點就哭出來了。

她怎麼忘了,人家這消費水平跟自己差著不知道有多少個檔呢這下子欠他的債就更加還不清了。

撇開外債不說,好在她總算沒遲到,堪堪踩著點兒進了門。上班第一天肯定要去人力部門報道的,有謝灝打過招呼,人力是經理專門接待的她,態度還算不錯。

然而,辦公大廳里的氣氛明顯就沒有之前在人力辦公室那樣融洽了。他們雖然並沒有明目張胆地議論傅歆,看著她的眼神卻明顯透露出了不屑。

英達國際可不像那些普通小公司一樣,裙帶關係高於一切,它之所以能走到今天這一步,就是因為技術型人才能夠得到更公平的對待,所以像傅歆這樣的人,反而更容易被人孤立。

一整天都沒人跟她說過一句話,傅歆如坐針氈,突然聽到分管經理的辦公室那裡一陣喧嘩,有個聲音在大喊。

「傅歆就是個關係戶,根本一點資歷都沒有,憑什麼我要跟她一起做單子!」

辦公大廳一下子就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傅歆,傅歆的臉騰的一下就紅了。她急忙快步走到經理辦公室門前,剛想敲門,門卻從裡面打開了。

一個妝容精緻幹練的女人站在那裡,看到傅歆之後,鼻子里發出了一聲不屑的哼聲,隨後從傅歆的身側走了過去,在傅歆刻意避讓的情況下,還把她撞得趔趄了一下。

「傅歆?正好我要找你,進來吧」

站在那個女人身後的正是部門經理,面上還有未散去的不耐,在看到傅歆之後,表情稍稍有些僵硬。

傅歆低聲應了,跟了進去。

「這裡有個遠洋的單子,以後由你和祁雅一起負責,嗯……她脾氣可能不太好,但是業務比較熟練,你跟著她好好學,這單子雖然不算大,但是涉及項目還算齊全,只要做完了,你就應該能獨立接單了。」

傅歆接過資料,在看到上面的金額是兩個億的時候,強忍著才沒有尖叫出聲。

兩個億的單子都不算大,英達國際果然不一樣!

「經理,這單子我有提成么?」她試探著問。

「有,只不過實習期是正常的一半,大約也有個幾十萬吧等今年做完這個單子,你的實習期也就過去了,收入自然會水漲船高。」

「……」傅歆已經說不出話來了,她的腦中來回閃著「幾十萬」這個詞,半天沒有任何反應,直到那經理接連喚了她好幾聲,這才反應過來。

「好好,我馬上就去找祁姐。」

有幾十萬打底,那個祁雅就算脾氣差出天際,傅歆都不會再計較了。

我成了二周目BOSS 歡天喜地地出了經理辦公室,傅歆就奔著那個祁雅去了,完全沒有看到經理在辦公室里望著她跑開的背影,一臉若有所思的表情。 幾天下來,傅歆算是見識了祁雅的脾氣到底有多差了。

見面基本沒有任何好話也就算了,關鍵是不論是去現場還是跟客戶見面,除非必要,她從不肯帶著傅歆去。搞得一個星期都過去了,傅歆連工程的場地還沒有轉全。

這一天,眼看著無所事事的一天又要過去了,傅歆好不容易抓到了總是跟在祁雅身邊的那個姓龐的中年女人,便將她堵在了走廊的拐角處。

「龐姐,明天還是不去工地么?」

這個龐姐是個老實人,最不會撒謊了,前幾次有祁雅在旁邊,傅歆每次問話都被她三兩句就堵回去了,這一次祁雅不知道去了哪裡,傅歆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不,不去。」龐姐壓根不敢直視傅歆。

「龐姐,您就告訴我吧我保證不跟祁雅說是您告訴我的,明天我自己過去!就當是偶然碰上的!」

龐姐經不住傅歆的軟磨硬泡,終於還是招了。原來明天是去勘察主體工程現場,肯定能夠學到特別多的東西,傅歆心下暗喜,剩下的工作時間便全都泡在了網上,搜索怎樣才能最快到達目的地的路線。

第二天,傅歆起了個大早,提前一個鐘頭就躲在了施工現場的門口附近,好不容易等到祁雅她們也到了,她瞅准了對方負責接待的人,在適當的機會偷跑出來,跟在了龐姐的身後。

恰好那人本來就見過傅歆,所以對傅歆的出現也並沒有感覺意外,等到三人都進了接待室,祁雅這才發現渾水摸魚跟進來的傅歆。

「你怎麼在這?」祁雅氣急敗壞。

傅歆無所謂地攤了攤手,擺出了一副「你能奈我何」的表情。

自從發現無論自己怎樣賠笑侍候,祁雅那個女人的態度都從來沒有變過,傅歆就自暴自棄,面對她的謾罵和指責都是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了。

祁雅知道這會兒想要趕走傅歆也已經晚了,便怒氣沖沖地坐了回去。不一會兒,一杯熱氣騰騰的咖啡和一沓時尚雜誌就送了進來。

等了大約半個鐘頭,祁雅還在那裡優哉游哉地翻著雜誌,傅歆卻坐不住了。她借著上廁所的工夫,抓到了負責接待的那個人,問他。

「今天不是要勘察主體工程么?怎麼她還坐在這?」

對方還一臉茫然。

「龐姐不是已經去了么?」

龐姐?傅歆隱約記得龐姐確實進來坐了沒多大會兒就出去了,但是她的注意力一直都在祁雅的身上,這才想起來龐姐竟然一直沒有回來過。

「祁雅不用去么?」

「祁小姐怎麼可能去,她……」對方苦笑了起來,結果話說一半,接待室里就傳來了祁雅的叫聲。

「來人!派輛車送我去美容院。」

「馬上來!」他急忙應了一聲,沖著傅歆無奈地笑了一下,便急忙派車去了。

這個女人,難道一直都是這個德性么?

傅歆半信半疑地去工地那裡找到了龐姐,跟著她足足轉了一整天,直到快吃晚飯的時候才等來了祁雅的一個電話。

「是,他今天都不在……好的,二小姐,我會跟老爺夫人說的……」

等龐姐畢恭畢敬地掛了電話,傅歆急忙追問。

「祁雅呢?她不會連來都不來了吧」

龐姐沒有回答,但是那表情就是「你猜對了」的意思,傅歆火氣頓生。

「哪有這樣幹活的?這單子擺明了都是你來做的么祁雅什麼也不做還要負責這個單子嗎?那不是白白拿錢么?你怎麼就願意吃這種虧?」

「這審計的提成,二小姐都是直接給我的。」

「……」這下子傅歆終於噤了聲,只是她實在想不明白,祁雅既然不要錢,那還硬耗在這裡做什麼?

就在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龐姐的電話突然又響了起來。

電話接起來之後,龐姐的表情迅速變得驚恐不安了起來,說到最後,她瞟了幾眼傅歆,表情有些為難,但是還是很快就連聲應「是」地掛了電話。

「朝小姐,經理讓您現在回公司。」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