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護法三人聞言一愣,回想他們記憶中,這個時候主子原本是帶著他們潛入了魔宮的暗道,因為帝滄海和南宮藍不在魔界,因此幾個魔將看帝溟寒和帝瑤還小,想要造反……

不過年少帝溟寒早就猜到了對方的目的,因此在通知了帝滄海和南宮藍以後,帶著他們三人和帝瑤躲了起來,最後不等那些人找到他們,帝滄海和南宮藍就回來了,對方失敗,他們也因為帝溟寒的聰明躲過一劫……

可是,之前帝溟寒分明是讓暗護法去把帝瑤帶來的,並非是要出去歷練,如果他們這個出去歷練,不管是他們,還是帝溟寒和帝瑤都會危險,一旦帝溟寒和帝瑤被抓,就會成為對方威脅帝滄海的籌碼……

「好的,主子!」三人聞言眼底一暗看著帝溟寒說道。

然後三人出去直奔帝瑤的住處,就在帝溟寒的隔壁……

花護法和暗護法帶著帝瑤,到了事先藏身的地方,風護法想了想直接劃開自己的手臂,然後跑去找帝溟寒說道:「主子,不好了,大小姐被人殺了……」

「什麼?帶我去!」帝溟寒聞言怒道。

「是,主子!」花護法聞言說道。

帶著帝溟寒來到帝瑤所在的藏身之地,然後用墨九狸給他們的丹藥,直接把帝溟寒和帝瑤迷暈了,接著花護法才通知了帝滄海和南宮藍……

剛做完這一切他們的眼前一花,再次換了地方,這一次三個人是出現在一個不太大的密室中,裡面什麼都沒有,四面都是牆,然後身後有三張椅子,三人看了看誰也沒有坐下,警惕的看著四周,腦海里不斷在想,這是不是已經經歷過的……

只是三個人想了許久,都沒有想起來這環境,他們曾經到底經歷過沒有……

就在三人疑惑時,一道聲音出現在四周,對方的聲音帶著機械性,所以根本聽不出來是男是女,但是花護法三人直覺對方應該是個男人……

「你們既然出現在這裡,我想也是到了你們知道真相的時候了……」對方說道。

「你是誰?你想說什麼?躲在背後鬼鬼祟祟的算什麼本事?有能耐你出來……」花護法看著四周說道。

「我是誰,你們根本不必知道,我只是來告訴你們,你們彼此的身世的!難道,你們就不好奇,自己的爹娘是誰?自己究竟為何在魔界的嗎?」對方繼續說道。 小男孩赫然笑了笑,“你要是殺了我,可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此時此刻,一個聲音突然出現,“住手!不要傷害他!我帶你們去找雯雯的魂魄!”

這些犀牛羣當中,緩緩走出來一個人,竟然就是小黑哥,小黑哥的臉上顯得有些疲憊,看上去是一路跑過來的。

袖手驚天:王爺請入榻 小黑哥說,“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一個人乾的,和他們沒有關係,有什麼事情就衝着我來。”

我聽着這句話後,反而更覺得是小黑哥想要背黑鍋,故意說出來這些話,因爲告訴我們小男孩是賣紙片人的人,就是這小黑哥說的。

江離看了一眼小黑哥,卻始終沒有放下手中的赤紅寶劍,更是一臉嚴肅的對着小黑哥說,“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養槐樹招陰,和這些人已經達成了共識,這些人是妖,自然而然知道我們身邊那隻狐妖的身份,所以你們是奉青丘國的命令吧?”

小黑哥和那小男孩的臉色赫然一變,我估摸着江離再次說到了重點,所以這些人才這麼震驚,只不過有時候我也很驚訝,爲什麼江離總是能一眼看穿很多事情,不得不讓我佩服。

此時此刻,小男孩呵呵笑了笑,“不得不承認,江世祖,你不僅道法無人能敵,就連洞察的能力也比常人厲害,可我也知道,你是什麼身份,只怕我要是說出來,你身旁的那個小哥會接受不了吧?”

我愣了愣,有點不大理解這個小男孩說的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此時,江離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我曉得江離一般不會有太多表情可言,但凡他突然變成這個樣子的話,一定是有人惹怒了他的底線。

其實這些年,我也聽到了不說人這麼說過江離,每一次江離的臉色都是極其陰沉的模樣,我自然也好奇,好像說的跟真的一樣。

只不過我相信江離,無論任何情況我都相信他。

就憑他對陰長生的支持就可以明顯感覺到,江離這個人心存了一股浩然正氣,再加上因爲當年陰長生將江離身體裏的邪念分離出去以後,我更加確認在我面前的這個江離,絕對是一個好人。

而這些三界的人,魚龍混雜,指不定故意污衊江離。

江離冷冷的看着他說,“你背後是什麼人?”

小男孩笑了笑,“我背後什麼人你管得着嗎?我們只需要拿走這狐妖的命,我們就是做這買賣的,你斷了我的財路,我自然也會跟你拼命。”

我心裏一沉,果然是他勾了雯雯的魂魄。

我心中一陣憤怒,他媽的,一個小小妖怪也敢勾走雯雯的魂魄。

шшш.tt kan.c o

而出乎我意料的是,江離卻開口說,“我問的是勾走雯雯魂魄的陰山派人,是誰?”

此時此刻,小男孩定眼看了一下江離,那個眼神我至始至終都記得清清楚楚,那是一種爲了勝利的目標,露出的一絲詭異的笑容。

那小

男孩竟然直接用力朝着江離手中的赤紅寶劍劍刃上狠狠靠了過去,赤紅寶劍發出妖異的鮮紅色,一團黑巖從小男孩的身上竄了出來,不一會,竟然直接破裂在空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江離一臉嚴肅的說了句,“果然是幻術。”

而底下的小黑哥一臉懵逼的看着消失不見的小男孩,而他身旁的這些犀牛妖,已經氣勢洶洶的將小黑哥整個人包圍住。

就在這個時候,那些犀牛竟然全數朝着小黑哥撲了上去,我大喊了一聲‘不要’!

只覺得身體裏突然又一股暖流,一個巨大的野獸瞬間從我的身體裏跳了出來,竟然是三眼神獸,這神獸赫然睜開眼睛,一股極其濃烈的陰氣瞬間將這裏包圍了起來,而近乎是一秒鐘的時間,正在撲向小黑哥身上的那些犀牛,在同一時間變成了石頭,定住了。

此刻犀牛朝着我走了過來,屈膝蹲了下來,“主人,我並沒有傷害他們,只不過他們需要十天後,才能恢復正常。”

“謝謝你。”我連忙說了聲。

囊中妻 不等我反應過來,這三眼神獸低吼了一聲,一躍而上,直接衝進了我的身體裏,雖然那一瞬間,我能明顯的感覺到了身體上的不適,不過隔了一會我就能慢慢適應這種感覺了。

此時此刻,一臉懵逼的小黑哥看着我和江離,踉踉蹌蹌的走了過來。

他看着我和江離,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如何開口。

江離卻極其淡定的說了句,“是老槐樹讓你來保護他的?”

小黑哥點點頭。

江離繼續說,“你不知道他是妖,對吧?”

小黑哥沒有回答,而是沉重的點點頭。

我一臉好奇的問,“師父,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江離告訴我,其實整件事情,都是因爲村子裏有一個陰山派的人,陰山派和陰司勾結已經是衆所周知的事情,可跟妖盟勾結,早在狼妖的事件裏就可以看到出來。

所以想要奪走雯雯性命的人是陰山派的人,所以小男孩將紙片人給了陰山派,他不過也是奉了青丘國的命令而已,所以他會不惜一切代價來讓陰山派的人成功,這也能說明,爲什麼會有雯雯的生辰八字,當年雯雯是青丘國的人,她的所有情況,青丘國的國主是最清楚不過的了。

可以簡單的說,這一次是妖盟和陰山派的人一起在害雯雯。

小黑哥只不過是被利用的人而已,小黑哥如實的告訴了我們,他的確是被老槐樹救的,後來他意外的發現,這些老槐樹竟然會跟他託夢,因爲是有救命之恩,所以小黑哥都一定會答應它的要求。

而最明顯的就是,讓小黑哥幫忙做死人活路,讓小黑哥和三界有了接觸,並且叮囑讓小黑哥無論在任何時候,都必須要幫犀牛一族的人做事。

小黑哥說,其實開鬼店的老奶奶很可憐的,她們一家人都死了,她們家

住的地方並不是鬼店的地方,而是一開始讓我和江離一羣人住的院子,就是老奶奶的家裏。

說來也奇怪,這老奶奶一家人,莫名其妙的就死了,公社化那會,很容易死人,因爲太餓,有的時候餓不行了,樹皮牆灰什麼都吃,稍有不注意,多吃了幾口,就直接噎死了,因爲那些人餓的腸道變小。

老奶奶的兒子當時的確只有七八歲的樣子,因爲吃的太快了,給活生生的噎死了,結果不到一天的時間,老奶奶的老伴也出了事情,原因是因爲當時餓的太狠了,忍不住吃石頭,結果石頭咔在了喉嚨裏,吞不下去,吐不出來,活生生的整死了。

而老奶奶是被活活哭死的,本來吃不飽,睡不好,加上一天的時間突然死了兩個人,都是自己最親近的人,她一時半會緩不過氣來,就走了。

後來不知道爲什麼,有個自稱是龍虎宗的道士曉得了,就從村子裏跑了,就在那個當天,老奶奶竟然活過來了,誰也不清楚原因,這些事情還是老槐樹告訴小黑哥的。

而小黑哥這些年也一直在聽老槐樹的命令,遊走在各個村子裏做些買賣,當然都是死人錢,小黑哥也認爲,是這些老槐樹幫了忙,所以自己才能發財。

也就在剛纔,老槐樹突然讓小黑哥過來幫忙救小男孩,所以他才跑來說一切的事情都是他做的,不過是爲了聽槐樹的話。

我不禁倒吸了口涼氣,這老槐樹成了精,居然還能利用人心來操控這一切,這老槐樹開了靈智,就和妖一樣了。

此時此刻小黑哥說,“咱們村子裏的確有個會法術的人,不過是不是陰山派的就不知道了。”

我兩眼一亮,立即追問,“在哪裏!”

只要找到了那個人,就必然能夠追回雯雯的魂魄。

小黑哥告訴我們,這個人住在西邊的角上,性格孤僻,也很怪異,一般情況下小黑哥也不敢招惹他,小黑哥曉得了這些事情,心中也愧疚的很,就乾脆帶着我們去找這個人。

跟在小黑哥身後走了約莫半個多小時,此時天都快亮了,必須要抓緊時間,不然錯了時間,雯雯的還魂也會被耽擱。

剛走到了門口,我就聽到了奇怪的聲音,像是一羣惡狗在吼叫一樣,又感覺像是在吃什麼東西一樣,發出了讓人渾身雞皮疙瘩的聲音。

我心頭一沉,連忙衝了進去,赫然一腳將這房門踢開,裏面竟然有一隻惡狗,脖子上竟然長了三隻頭,正對着什麼東西啃食一樣。

“不好,它在啃食雯雯的精元!”江離突然開口。

我定眼一看,一縷清氣騰空升起,可是已經被三隻狗頭給啃食掉了一半,我心裏一急,立即拿起法劍用力朝着狗頭狠狠劈了下去,此時此刻,被啃食了一般的清氣像是發現了我一樣,連忙朝着我身體裏竄了進來。

門口緩緩走來一個人,我定眼一看,竟然是那個老嫗!

(本章完) 「是嗎?難道你知道?既然你知道,那你說說看……」花護法聞言冷笑的說道。

「不管你們信不信,我都必須告訴你們,你們現在所效忠的帝溟寒,其實是你們的仇人!當初你們三人的爹娘,就是被他殺死的……」對方陰狠的說道。

「口說無憑,你有什麼證據能讓我們信你?真以為我們是三歲孩子?你說什麼我們就信什麼?如果你沒有證據,就別在這裡白費力氣了!」 獨家蜜愛:顧少甜寵迷煳妻 聞言,花護法三人對視一眼,最後風護法開口說道。

「既然你們不相信,那我就讓你們看個清楚!」對方沉默了一會兒之後說道。

花護法三人沒有說話,沒過多久,他們面前的牆壁忽然閃過一道白光,接著出現一副滿牆的光幕……

光幕中似乎是一個村莊,隱約能看的出來是魔界附近,但是卻不是魔界,因為畫面中的男女都是人族,然後畫面裡面出現一些人,開始都是一些他們的日常起居,很快有三個女子都懷孕了,因為前後差不多一起懷孕的,因此三對夫婦關係也很好……

轉眼到了其中兩個女人分娩的時候,很快其中一個女子生下一個兒子,另一個也在稍後產下一子,最後一個女人大概是被兩人生下兒子的喜悅感染到了,結果也忽然間肚子疼,最後也生下了一個兒子……

幾乎是同一天,三個女人同時生下了兒子,而三個孩子的名字,也在同一天被定下來了,三個孩子的父親,紛紛為孩子起名……

還專門找人將三個孩子的名字寫下來,放到了三人身上的錦囊中,意寓他們出世和擁有名字的一天,爹娘給他們取名時的流年……

花護法的名字花千羽,風護法的名字風痕,暗護法的名字暗殤,那麼巧合的跟三個男嬰的名字一字不差的吻合在一起,花護法三人只是看著,卻一句話都沒有說……

很快,三個孩子經過滿月,又是三個月過去了,村莊裡面忽然來了一隊人,看服飾三人就認出來了,是魔族!那些魔族進入村莊后大開殺戒,沒有理由,沒有原因,屠殺了整個村子裡面的人,最後一個小男孩帶著幾個魔族,來到了村子裡面,小男孩長的十分精緻,臉上一片肅殺,前面的魔族斬殺人族小男孩臉上一點懼意都沒有……

村子裡面的人,一個個在死去,最後只剩下三對夫妻,抱著自己的孩子,躲在其中一個人家的地窖裡面不敢吱聲……

本來以為能躲過一劫,就在魔族路過對方的家時,小男孩忽然停下了,看向對方的院子,接著幾個魔族進去四處搜尋,終於在地窖中,找到幾個人,紛紛被待了出來……

小男孩在看到三個比自己還小的孩子時,微微皺眉,然後那些魔族將三個男嬰搶走,直接將三隊夫妻殺死,鮮血噴洒在三個男嬰的臉上,讓他們連哭都忘記了,然後三個男嬰被帶回了魔界……

接著三個男嬰成為了那個小男孩的護衛,日夜陪伴在侍奉在對方左右…… 此時老嫗的臉色很是平靜,似乎對於我和江離的出現,一點反應也沒有,甚至像是早就料到了一樣,老嫗赫然開口說,“既然你們拿到了她的魂魄,那我也無話可說,你們有能力來到這裏,也就有能力對付我。”

我愣了愣,這老嫗似乎很瞭解我們,卻臨危不懼,什麼也不怕。

此時此刻,江離陰沉着臉說,“這麼做的目的對你有什麼好處。”

老嫗瞪眼看了一眼江離,似乎在老嫗的面前,並沒有什麼可怕的事情一樣,對着江離淡定的說了句,“我要做什麼事情,你也阻止不了,不管怎麼說,對你而言並沒有什麼壞處。”

我心裏極其不爽的看着老嫗,破口大罵,“死老太婆,你居然敢勾我媳婦的魂魄,我今天一定要了你的命!”

我正準備出手的時候,江離突然呵斥我,“住手!”

我愣了愣,連忙回頭看了一眼江離,江離的臉色很是嚴肅,這是江離第一次用這樣嚴肅的口吻呵斥我,我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可是看着江離的表情,我就曉得這可是認真的,我連忙停下了動作,此時此刻,這老嫗忽然笑了笑,“還是這江世祖懂事,怎麼不把自己的徒兒好好教育一下呢。”

我心裏很不是滋味,這老嫗在江離的面前竟然還如此猖狂,簡直是太過分了,更奇怪的事情,江離竟然不讓我收拾她,我心頭更是氣憤,看着雯雯的精魂被那三頭惡狗啃食的體無完膚,我就很是擔心,一會這些魂魄回到了雯雯的身體裏會有什麼樣的情況。

此時此刻,老嫗看了一眼屋子中的三頭惡狗,“你們殺了我的寶貝,這就是你們欠我的,至於爲什麼我要這麼說,等你們把這孩子的精魂帶回去,便明白了我爲什麼這麼說。”

我心裏一沉,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明明就是害了我的雯雯,卻還說的好像我應該多麼的感激她一樣。

我心中憤怒不已,可是江離的臉上卻看不到絲毫的情緒,總覺得江離是不是知道些什麼,可是江離什麼也都不表現出來。

這老嫗定眼看了我一眼,那種感覺,我彷彿在哪裏見過,很熟悉,又覺得和溫暖,而我始終無法能理解這種感覺,我爲什麼會對這個老嫗的眼神有這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我赫然想起那次在地下的時候,純陽子的假墓室裏,我看見這老嫗的背影的時候,也隱隱約約覺得在哪裏見過。

很熟悉,又很陌生一樣。

起先,我並沒有太過於在意這種感

覺,可是今天我卻覺得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甚至讓我有些懷疑了這個老嫗的身份。

她看我的眼神和看江離的眼神,也是截然不同的,準確的說,她看着江離的時候,很冷靜,而看着我的時候,多了一絲溫柔。

我甚至覺得是不是我自己想的太多了。

老嫗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留下了一句話,“這個村子的事情,你們最好別多管閒事,有些東西是和三界的利益互相牽扯,在厲害的人,也經不起所有人的針對。”

那個老嫗後來消失不見,我甚至覺得,每次這個老嫗的出現,就像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感覺,一會出現的突然,又消失的極快,比那老瞎子還要怪異。

我立即問江離爲什麼不讓我找老嫗算賬,而江離給我的回答卻是,老嫗不是我現在這個級別能對付的。

我說,師父不是很厲害的嗎?

江離告訴我,老嫗這個人說的話的確沒錯,就算是再厲害的人,也抵不過所有人的圍攻,而現在如果能到讓三界穩定下來,這纔是最重要的,而要讓三界穩定,卻極其難,那麼倒不如把重心放在陰長生的身上。

我愣了愣,我隱隱約約覺得這個老嫗的身份定然不簡單,不然江離怎麼可能隨隨便便就讓她這麼走了,我們辛辛苦苦一晚上都沒有睡覺,就是爲了找到究竟是誰在害雯雯,雖然找到雯雯的魂魄是重要的一部分,可是懲治一下這種壞人,也應該無可厚非吧。

事情太過於緊急,我也沒有再和江離繼續追問下去,而是回到屋子裏,把雯雯的魂魄放回了她的身體裏,隔了一會雯雯果然醒來了,甚至是比我預期醒來的還要快,可就在這個時候,雯雯突然慘叫了起來,像是撕心裂肺的狂叫。

我愣了愣,此時江離赫然反應過來,並指唸咒,一聲,“敕!”

雯雯突然安靜了下來,而此時此刻,這雯雯的身體裏突然冒出了一個東西,白乎乎的,江離上前走了過去,將那白色的東西拿在手中,看了一眼,然後低沉着聲音說,“這……是陰長生的仙骨。”

顯然江離也很是吃驚,他大概也萬萬沒有想到,竟然能在這個時候輕而易舉的得到了陰長生的仙骨,畢竟這個東西直接關係到了陰長生的復活,眼下似乎離陰長生的復活又近了一步。

雯雯此時恢復了鎮定,一臉奇怪的樣子看着我和江離,“我……我剛纔怎麼了,這又是什麼東西?”

江離一本正經的告訴我們,這是之前陰長生爲了救塗嬰

將自己的仙骨注入到了她的體內,只是這個東西一直被封印住,根本就不能解開,原本還以爲是因爲雯雯身上另一半的妖力封印所引起的,可如今看來,顯然不是這個原因。

我心中不由得想起了老嫗的那幾句話,說我們殺了她的狗,以後我們欠她一個人情。

莫非這老嫗對雯雯做的事情,是在幫助我們,可是我總覺得這個老嫗所做的行爲,應該是故意在害雯雯啊。

此時江離曉得我們都很好奇,江離告訴我們,其實一開始,他也並沒有明白是怎麼一回事,可是看到雯雯的身體裏冒出仙骨的那一瞬間,他才明白了老嫗究竟在做什麼。

老嫗不是我們真正在找的那個陰山派的道士,很顯然老嫗比我們更早發現了雯雯的魂魄,所以才用三頭惡狗將雯雯的魂魄啃食,實際上當初陰長生將仙骨注入塗嬰體內的時候,剛好注入到了她的魂魄精元上了,所以就乾脆封印了這塊仙骨的存在,而老嫗放出來的狗能啃食這封印的力量,不因爲別的原因,就因爲它是地獄三頭惡犬,有着極其強悍的破壞力。

只不過雖然這種方式能夠讓仙骨得以出來,同時對於雯雯而已,精元破壞,三魂七魄少了一縷魂魄,對她自然而然也有害處,除非雯雯身上被封印的妖力解除,才極有可能恢復如初。

我愣了愣,連忙問江離,“師父,這個對雯雯究竟有什麼危害。”

江離看了我一眼,有神情嚴肅的看着雯雯,江離搖搖頭,“人有七情六慾,喜怒哀樂,目前看不出來那東西就究竟破壞了她的什麼魂魄,短時間內是看不出來的,只有到了後面你纔會知道,究竟傷到了哪裏。”

那一刻,我的心裏隱隱作痛,看着雯雯受傷,我心中很是難受,自己沒能好好保護她。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