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虞一聽到了這一番吩咐之後,當即就垮下了臉。

只是她也沒有法子,知曉褚凌宸此舉都是為了她好,她也沒有多說一些個什麼,只是有些個不開心地皺了皺鼻子,隨後輕聲問道:「皇上現在何處?」

「咱們京城來的暗衛,今日也抵達了這邊,皇上有些個事情要與那人交代,又不想吵醒大人,就去了外頭處理公務去了。」

「奴婢剛才過來的時候,聽人說是去了這府中的後院內。」

暗戀成歡,女人休想逃 花虞微微點頭,隨後才輕聲吩咐道:「帶路吧。」

「是!」那碧衣毫不猶豫地就應承了下來。

褚凌宸這個夙夏皇帝的身份,按理來說應當是報密的,便是要處理什麼公務,也應該找一個相對僻靜的地方才對,花虞也沒有想到,褚凌宸會跑到了這後院之中來處理公務。

不過仔細一想,褚凌宸身邊的人,那都是些個高手,這邊若是有人靠近的話,只怕是人還沒有到,褚凌宸那邊就已經知曉了動靜了。

因此,在這樣視野開闊的地方,倒是比遮遮掩掩來得強。

花虞想明白了之後,不由得撇了撇嘴,別的姑且不說,這身邊有足夠多的能人,還真的就是好辦事啊!

抱著這樣子的想法,她便邁著不緊不慢地的步伐,往那後院之中走去。

如今已經到了夏末,快要入秋了,這鳳儀國的氣候卻比不得夙夏,這邊便是在深秋,甚至是冬日裡,都是比較暖和的,最冷的時候,也不過穿一件夾棉的衣裳就可以了。

像是在夙夏那邊,穿什麼大毛衣服,是不可能的。

這也是為什麼,鳳儀國的人都穿著比較清涼的原因,只因為這邊實在是太熱了。

因此,便是在這個季節里,這後院之中也是花草樹木繁陰一片,瞧著倒是比夙夏的盛夏還要熱鬧。

花虞一路走來,看到了不少生長在了這種非常暖和的地帶的花草,倒也很有些個意境。

這邊家的宅院倒是挺大的,就連這個後院也修葺得很是奢華,亭台摟水,倒是一點兒都不遜色於夙夏那些個大臣們的家中。

花虞走到了那後院之中,這邊挖掘了一個淺淺的池塘,池塘裡面還養了不少的錦鯉。

日光之下,五顏六色的,極其好看。 花虞正盯著那些個錦鯉看呢,卻忽然聽到了兩個女子的聲音。

「若紅,你早該這麼出來走一走了,你看看,最近你的氣色是好了不少了,如今瞧著是更加的驚艷了,我若是這京城之中的公子哥兒們,都要拜倒在了你的裙底之下了!」

花虞微微一頓,眯了眯眼睛,抬眼往另外一邊看了一下。

這個邊家的後院是四通八達的,除了花虞剛才過來的這一條道之外,還有另外的幾道門,皆是可以通向了這個後院之中的。

而此時,說話的人不是別人,正好就是那一日,花虞在邊若紅的房中,恰巧見過一面的紫苑。

那紫苑今日穿了一身粉色衣裙,香肩露出來了一大白,入目之處皆是一片雪白之色,粉色的裙子只到了自己的大腿底下,露出了一截白玉似的長腿來了。

腳下穿著的,也不是一般的繡花鞋,而是一雙用絲綢製成的玉帶鞋,這鞋子花虞之前就見過有人穿過幾次,乃是鳳儀國這邊獨有的風情。

不過這個紫苑穿的,是尤其的單薄。

花虞忍不住挑了挑眉,這倒是一個極其有意思的,旁的不說,這鳳儀國的女子雖說是極其開放的,卻也很少有人將自己的大腿都給露了出來的。

更別說她那身上就穿了一件小小的抹胸,身上更是罩了一件粉色的輕紗,看起來是朦朧一片,卻極具惑人之色。

這模樣,這打扮,皆是出格到了極點。

偏那紫苑還一副引以為傲的模樣。

花虞倒是有些個看不太明白了。

比較起來,紫苑身邊的那個邊若紅,就很是正常了。邊若紅確實是長得很是貌美,此前在病中的時候就已經很好看了,如今整個人好了不少,臉頰兩邊也有肉,加上健康的紅暈。

整個人看起來,確實是一個極其標誌的絕色美人兒。

邊若紅穿了一身月白色的衣裙,衣裙的式樣跟花虞身上的非常相似,都是一件長抹胸,陪著底下的長長的大裙擺。

只是不同於花虞的是,她的裙擺之上,綉著幾片翠綠的竹葉,很是雅緻。

外面罩了一件同色的月白色大袖,那大袖很長,幾乎拖拽到了跟身上的裙子一樣的長度。

這一番打扮,是更顯得那個邊若紅身材纖細,柔弱非常了。

花虞這一身跟她的有異曲同工之妙,只是她穿著的,是大紅色的,那一件長抹胸則是雪白色的,上面綉了一隻活靈活現的仙鶴。

下裙則是紅色的縐紗,上面綉了點點白梅,很是雅緻。

她外面披著的,是一件火紅色的薄紗羽衣,而非大袖,這一層有一層的紅紗累在了一起,穿在了身上,竟是一點兒都不覺得熱。

甚至風一吹,輕紗飛揚,有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周身還極其的涼爽。

因為獨特的氣候緣故,這鳳儀國的上等衣物,也皆是用了這種奇特的布料,穿在了身上不覺得束縛,還很是舒暢。

所以花虞幾乎是一穿上了這一套衣服,就喜歡上了。

只是,她穿的雖然極其的扎眼,卻因為她這邊的門,處在了後方。 而那邊若紅和紫苑兩個出現的位置,卻屬於左前方的一道門,一進來就直接走到了後院中間的位置。

花虞在她們的身後很遠的位置,加上那個紫苑一直都在跟邊若紅說話,所以這兩個女子一路行來,竟是沒有瞧見了花虞。

花虞挑了挑眉,也沒有主動上前去搭話的意思,只是似笑非笑地看了那邊一瞬,隨後邁著不緊不慢的步伐,跟著這二人,一併走了過去。

褚凌宸跟她,乃是這邊家的貴客,褚凌宸在這邊處理事務,為了避免讓人過來打擾,肯定是跟那邊家之人打過了招呼。

這打過了招呼,兩個人還往這邊走過來,也不知道安的是什麼心思。

這些個日子以來,花虞是閑的有些個無聊,這個時候瞧見了這樣子的事情,便自然會跟上去,一探究竟了。

「表妹胡說些什麼呢!」那邊若紅的小臉有些個發紅,顯然是被這個紫苑打趣了一句之後,有些個害羞了。

「可不是嘛!」那紫苑瞧著邊若紅這麼一副模樣,眼中劃過了一抹深意,一隻手牢牢地拽住了那邊若紅的,輕聲說道:「似是咱們若紅這樣子的美貌,又親自來拜謝恩公,便是你那恩公見到了,只怕也要移不開眼睛去了!」

「紫苑!」 霸情首席:千金寵愛 邊若紅咬住了自己的下唇,有些個羞惱地看著那個紫苑。

紫苑卻在這個時候,低低的笑了起來。

花虞因為武功超群,所以即便是離這兩個人非常之遠,卻也能夠無比清晰的聽到兩個人的對話。

聽見了那個紫苑口中的『恩公』之後,她挑了挑眉,面上有些個似笑非笑。

「好了好了,不打趣你了,這些個日子,你不是一直追問著我,那個救了你性命的夙夏醫者,究竟是一個什麼樣子嗎?喏!眼下人就在那邊,你且過去看一看就知道了!」

那紫苑的眼中劃過了一抹深意。

那一日,除了花虞給她留下了無比深刻的印象之外,她還記得,那邊驚瀾一口一個夫人地稱呼著花虞,另外有一個容貌極其的俊美的男人,一直跟在了他們的身邊。

那男子的容貌,放眼整個鳳儀國,估計也找不出來第二個。

主要還是生的實在是太好看了一些。

便是紫苑這種心中已經有了人的人,也不免動心了一二,更別說是邊若紅這樣單純不諳世事的人了。

這個紫苑因為之前的事情,心中是恨極了花虞,又猜想著,這個男人應當是花虞的丈夫才對。

這夫妻兩個,是受到了冷碧的邀約,才會來到了鳳儀國的。

她一直想要找機會,將之前在花虞那邊受到的輕視,給找補回來,卻苦於一直都沒有機會。

邊若紅身子好了之後,邊驚瀾顧著自己的事情要忙,也沒有天天守著邊若紅了,這一來二去,邊若紅從下人嘴巴里,聽說是從鳳儀國來的兩個恩人救了自己。

這才詢問起來了紫苑,問紫苑可否知道恩公什麼樣子,她也好過來拜謝一二。

紫苑聽了這邊若紅的話之後,心生一計。

想著那個花虞不是飛揚跋扈的,像個潑婦一般刁蠻嗎?

正好! 這個花虞竟然如此的自以為是,那麼她就要看一看,若是邊若紅誤以為救了自己的人,是褚凌宸的話……那男人如此的品貌,連帶著這個紫苑都差點動心了。

更別說是邊若紅了!

她在邊若紅的身邊這麼多年了,也算得上是了解邊若紅的性格的,邊若紅這個年紀一直都沒有婚配。

其實有邊將軍跟邊驚瀾的問題,但是更多的,還是因為邊若紅自己本身就是一個眼光極高的人。

一般的凡夫俗子,還真的是入不了那邊若紅的眼睛呢!

但這個男人不一樣,周身的氣勢很是了不得,光是拿眼這麼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人了,還生了這樣子的容貌。

加上此前的救命恩情在前,邊若紅便是想要不動心,那也是很困難的,紫苑對此是非常有信心的。

雖說那花虞的容貌也是一等一的,但是這天底下的男人,哪裡會有不愛偷=腥的呢?

別的不說,就邊驚瀾這樣子潔身自好的男人,後院裡面也有一兩個侍妾,這已經是非常少的了。

更別說,這個男人如此的優秀了。

紫苑雖說看不明白這個男人的身份,可是她瞧著對方穿著打扮都不俗,身邊還帶著一個侍衛模樣的人。

雖說是夙夏來的,但認真的說起來的話,夙夏的國力還比他們鳳儀國要強呢!

這一般人出來的話,帶個小廝家丁之類的,就已經很是了不得了。

這身邊帶著侍衛的人……肯定不簡單。

甚至紫苑還想過,說不準這個男人會是夙夏皇室之人,畢竟瞧著身上的氣勢,實在是迫人,還具有一股王者風範。

邊若紅平日里對待紫苑其實是很好的,如今她這麼引導著邊若紅,也算不得是設計陷害了邊若紅啊!

她覺得自己這種做法,對邊若紅說不準還是一件好事呢!

這樣子的人間極品,若不是她心中早就已經又了邊驚瀾的話,只怕她也會自己撲上去的。

眼下,她不過是在給邊若紅製造機會罷了,至於這個人跟花虞的關係,紫苑就更加不放在了眼裡了。

這邊家在鳳儀國還是有那麼一點地位的了,瞧著花虞那個樣子,頂多也就是個醫術了得的鄉野女子罷了。

這胳膊還能夠擰得過大腿?

想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若是這個男人真的對邊若紅起了心思的話,這個花虞就只能夠做一個下堂婦了!

紫苑光是想到了這裡,就覺得整個人興奮到了極點,那女子說話做事如此的猖狂和自以為是。

她就要看看了,倘若她的夫君被人給搶走了,她還成為了一個下堂婦的話,那花虞還能夠這麼的囂張嗎?

紫苑眼中劃過了一抹冷芒,想到了這裡,便無比興奮地拽了一下那邊若紅的手,輕聲說道:「若紅,快過去看看呀,人家怎麼說也救了你的性命呢!」

邊若紅聽到了這紫苑的話之後,面上紅了一瞬,她這一次也算得上是死裡逃生了。

醒來了之後,聽紫苑說,救自己的人是一個夙夏男子。

人品相貌都極其的出眾。 謀愛成婚 邊若紅的身子一直都不好,這麼多年來,連帶著去外面的機會都很少,她自己心中清楚,這樣一副弱不驚風的身子,對自己來說是一種什麼樣的遺憾和累贅。

沒想到這一次機緣巧合之下,居然遇見了這樣子的神醫,非但是治好了自己的身子,甚至還讓她的體質都改變了不少。

別人不是邊若紅,或許沒有她這樣直白的感受,邊若紅自己是最為清楚的,這一段時間來,自己的身子都發生了什麼巨大的改變。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這位神醫。

因為這個事情,邊若紅對這位救了自己性命的神醫,是感激到了極點,又聽紫苑天天在她的耳邊說對方如何的俊朗。

這感激之中,又多增添了許多的好奇。

這幾日心裡念叨著的,都是要來親自拜謝這位救命恩人,邊若紅是個女子,但凡是女子,心中都會對自己未來的良人,存著一些個期盼。

氪金女仙 此前父親一直都想要給邊若紅尋一門合適的親事,邊若紅卻對這樣子的事情有些個排斥,旁的不說,她的父親和兄長,都是人中龍鳳。

而如今像是邊家父子兩個這樣的,已經很少了。

她不願意將就,故而才會有所排斥。

但若是……

若是她這個恩公的話,她想,她還是願意的。

不得不說,紫苑還是將這個邊若紅的心理拿捏的很準的,畢竟邊若紅這些年因為身子不好,跟外男幾乎沒有接觸過。

又有著這麼一番事情,英雄美人,救命恩人,這都是話本子裡面才會出現的事情。

少女情懷,沉溺於這種事情之中,倒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走吧走吧,好不容易找到了這麼一個機會,讓你去見見恩公,再這麼耽誤下去,人家怕是要離開了!」

紫苑站在了那邊若紅的身邊,捂嘴偷笑了一下。

她面上看著是極其的輕鬆,心中卻是有些個緊張的,那花虞乃是這個男人的妻子,兩個人的關係是天經地義的。

誰知道花虞什麼時候會出現在了這邊?

若是花虞出現了,那麼她的一切安排,都要化作泡影了,邊家是決計做不出來那種逼迫著別人休掉自己髮妻的事情來的。也正是因為如此,那紫苑心中才有些個焦灼。

邊若紅回過了神來,面色紅了一瞬,倒也沒有多說些什麼,只含蓄地點了點頭,便要跟著那紫苑一起,往褚凌宸所在的地方走去。

沒想到,她們才邁出了腳步去,就聽到了後面傳來了一個輕飄飄的聲音。

「邊小姐?」邊若紅愣了一瞬,隨後轉過了身來,沒想到這一回頭,就看見了這樣一個絕色傾國的女子!

她整個人都愣住了。

邊若紅的容貌,在整個鳳儀國,都能夠算得上是數一數二的,這個事情,即便是邊若紅不怎麼出門,心中倒也是清楚的。

不過她沒有想到,有朝一日居然會見到這樣的一個女子。

不說是容貌,就是那渾身上下的慵懶嫵媚的勁兒,就已經讓人移不開眼睛去了。

對方穿著一身火紅色的衣裙,妖艷似火。 就這麼拿眼看著她的樣子,就好像是一個誤入凡塵的妖精一般,勾魂奪魄。

千面天使 邊若紅是一個女子,都被眼前的這個女子的美貌給驚到了,一時間是怔怔地盯著花虞看著,好久都沒有回過神來。

也正是因為如此,那邊若紅並沒有注意到,那紫苑在看到了花虞的一瞬間,臉色就變得極其的難看了起來。

那紫苑完全沒有想到,居然會這麼巧,剛好就碰見了花虞,這花虞還這麼一副打扮。

她本來對邊若紅很有信心的,可是花虞忽然出現了之後,她心中頓時就不安到了極點。

不得不說,花虞這個樣子,對於男人的誘惑力會更大一點。

邊若紅平日里看著是好看到了極點的,到了她的面前,瞧著也有些個不夠看了。

倒不是因為別的,就是由於花虞的氣質實在是太過於妖異了一些,邊若紅往她的身邊一站,便會被花虞的氣勢給全面碾壓了。

這樣一來,就算是再好看的人,也瞧不出有多麼的出彩了!

最為主要的是,紫苑在邊若紅的耳邊說了這麼久,鋪墊了這麼長的時間,為的就是要讓邊若紅親眼看到了那個男人,隨後被捕獲了心神去。

所有的一切都鋪墊好了,就等著兩個人相遇了。

卻在這個時候遇見了花虞……

按照這個花虞的性格,只怕是不會輕易地放過了她們去,說不準會直接把自己救了那邊若紅的事情給說出口!

若是真的如此的話,她所做出的一切努力,就都白費了啊!

抱著這樣子的想法,那紫苑臉色是變了又變,都顧不得去實現自己的想法了,只想著要趕緊脫離這邊才是。

起碼!不能夠讓花虞跟邊若紅說些個什麼!不能讓邊若紅這就知道,花虞才是救了她的人!

紫苑倒也是真的有幾分小聰明的,在這個時候,居然還有些個急智,不等那花虞開了口,便一下子軟了身體,整個人往邊若紅那邊倒了去!

「紫苑!」邊若紅瞬間反應了過來,愣了一瞬,忙不迭接住了那個紫苑。

好在她這一段時間把自己的身體給養好了不少,不然的話,紫苑一下子這麼倒過來,她還真的有些個吃不住!

「你怎麼了?」邊若紅面上帶了些許的焦慮之色,她對待紫苑這個表妹,那還是挺好的。

也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居然會被最為親近的人給利用了。

「表姐,我覺得好暈啊。」那紫苑抬眸掃了花虞一眼,卻見花虞微微挑了挑眉,一臉似笑非笑的模樣,那雙眼睛就好像是已經洞悉了一切一般。

紫苑心頭猛跳,也顧不得其他的了,只死死地拽著那邊若紅的衣服,道:「可能是這些個日子趕路太累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