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澤詭冢感恩的朝著凌波曉道。

「嗯。」

凌波曉沖著花澤詭冢點點頭,一臉並不在意的樣子。

一吻沉歡:馴服惡魔老公 接著,他森冷如毒蛇一樣的眼神望著鹿一凡。

並微微抬起手指,沙啞的聲音開口道:

「將花澤詭冢放了,自廢修為,此事便作罷。」

那聲音,如同高高在上的神明一般!

完全不容置疑!

那是命令的語氣,而不是商量或者威脅的語氣。

在凌波曉看來,鹿一凡是沒有資格,甚至是沒有勇氣和他對抗的。

因為他代表的乃是至高無上的須佐能神!

「感覺你很驕傲的樣子。」

讓凌波曉很意外的是,鹿一凡沒有想象中的那樣,驚慌的將花澤詭冢放了。

而是表情怪異的看著自己。

似乎……很不屑,又很想笑。

須佐神社?

須佐能已經被自己給幹掉了!

你個須佐能的徒弟,還想在老子面前囂張?

還有比這更可笑的事情嗎?

鹿一凡現在就感覺,自己如同一個拳王,被一個剛出生的嬰兒用拳頭威脅一樣。

幾個呼吸之後。

嗡~~~~~

天地一陣瘋狂的震顫!

凌波曉帶著無盡的怒火,抬手朝著蒼穹之上一抓!

只見一隻無比龐大的手掌,竟然在晴空白日之上,朝著虛空飛去!

一顆無比碩大的星辰!

被那大手攥在了手中!

壓縮!再壓縮!!!

一顆如同整個櫻都那麼大的星辰,竟然被三個呼吸之內,壓縮成了只有拳頭大小的火石!

「好可怕!」

面對著凌波曉如同神明一樣的神通。

鹿一凡倒是一點感覺都沒有。

但是蘇珊四人卻是已經直接仔細了,臉上一點兒血色都沒有,眼神中只剩下了徹骨的恐懼感。

凌波曉頭頂之上的蒼穹中,那龐大的手掌攥著一顆被壓縮的星辰。

星辰如同快要爆炸了一般,蠢蠢欲動,想要噴發而出!

那上面傳來的恐怖波動,鋪天蓋地一樣的洶湧,讓人心都快嚇停止了!

神!

對於蘇珊而言,凌波曉,就是真正的神!

抬手可摘下星辰!

握掌可將星辰壓縮成一顆小石頭!

除了神明,又有誰能做到這種程度?

凌波曉就這麼突如其來,毫無徵兆的出現了。

而且他的身後還有那麼恐怖的一個勢力……

「還要我再說一遍嗎?」

凌波曉冰冷的聲音,如同廣播一樣,再次響了起來。

他的聲音,彷彿來自五湖四海,四面八方。

「我的話,也沒聽清楚吧?」

同一秒,鹿一凡靜靜的看著凌波曉,重複了一遍。

聲音非常清晰。

臉上的笑容也很和煦:

「我最討厭別人高高在上的樣子了!

在我面前,就是如來,就是玉帝,就是三清也不配高高在上!!!

你又算什麼東西?

星辰也敢與皓月爭輝?」

「找死!!!「

凌波曉再也忍不住了,甚至有些失去理智的感覺。

他手一指,做出了一個狠狠向下揮的動作。

天空中那顆被大手封印住的火焰星辰。

瞬間脫離了大手!

化為了一道比流星還快的光芒!

在空氣中帶著嗡鳴聲,摩擦聲!

將天穹,將虛空都灼燒出了一道道的口子。

清晰可見的,那顆星辰一瞬而至,就要砸在鹿一凡的身上!

天星隕落術!

這一招是凌波曉的成名神通。

也是他觀摩星辰,自行悟出來的招數。

這一招,已經脫離了忍術,脫離的神通。

自成一派!

也難怪當年須佐能將凌波曉稱為自己最得意的弟子。

「你是死在我手上的第三千六百七十個大乘期強者。」

凌波曉面色冰冷,雙手環胸的站在原地,頭頂上劃過一道火花痕迹。

那可星辰即將墜落!

即將直接把鹿一凡給壓扁!

鹿一凡默不作聲的看著那可星辰墜落,似乎是被嚇傻了。

一千米。

五百米。

一百米。

十米……

一尺!!!

直到那顆星辰距離鹿一凡的頭頂只剩下一尺的距離。

那熊熊燃燒的壓縮星辰上的重力和物質點燃之力,甚至讓整個坐騎場都被吸引的幾乎如同沸騰的水一樣了。

突兀的!

鹿一凡抬起了手,宛如閃電一般,一掌迎了上去!

砰!!!

那恐怖的響聲,比雷電轟鳴的響聲還要大一萬倍!

唯我笑靨如花 蘇珊等四人瞬間耳膜破裂,被震的流血不止!

就連凌波曉都感覺自己的耳朵如同有人在打鼓一般,振聾發聵!

再看看鹿一凡。

他竟然徒手接住了那可從九霄之上墜落的星辰!!!

那可星辰在鹿一凡的手掌不停的提溜溜的打轉!

不斷的擦出火花!

五顏六色的火花!

亮度高到讓人無法直視,普通人看一眼就會瞎眼的那種程度!

片刻之後。

鹿一凡的手掌狠狠一攥。

轟隆隆!!!!

他的掌心內,如同發生了星辰爆炸了一樣恐怖的動靜。

但,詭異的是。

掌心外卻是風輕雲淡,如同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

「你……你……」

凌波曉一張臉上滿是震撼,眼神灼灼的看著鹿一凡:

「你竟然能手滅星辰?」

凌波曉剛剛一點餘力都沒有留下。

可對方卻是用肉掌直接隕滅了自己的星辰!

這……簡直太驚人了!

怎麼可能?

哪怕是自己的師父,須佐能也絕對做不到這種程度!

可眼前這個小子卻做到了。

而且,對方還是如此年輕,從氣息上判斷,也就二十多歲的樣子……

這簡直就跟天方夜譚一樣啊!!!

凌波曉的瞳孔狠狠收縮著,盯著鹿一凡,死死的盯著。

似乎要把鹿一凡看穿,可惜,鹿一凡還是那麼的平靜,暗勁,他什麼都看不出來。

下一刻。

沒等鹿一凡說什麼,凌波曉又猙獰的笑著道:

「很好,小子,你隱藏的夠深!

小小年紀,有你這樣的實力,確實是天才中的天才,妖孽中的妖孽。

難怪敢殺花澤雷,敢威脅花澤詭冢。

可惜,你遇到了我!」

說到了這裡,凌波曉帶著一絲玩味和殘忍道:

「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肉掌接我的星辰隕落術!

你以為我只是單純的將星辰壓縮點燃嗎?

自大,是要付出代價的……」

「嗯?」

鹿一凡一挑眉毛,表示疑惑。

而凌波曉卻是笑的更加猙獰了:

「是不是感覺到體內的真元流失在加重?

是不是感覺自己的生命力也跟著真元一起流逝了?

嘿嘿嘿……」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