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她跟了我之後,沒享受過幾次清福,淨跟着我經歷了一些危險的玩命的事情。

我坐在公主的身邊,小聲說道,公主,我想帶你去一個地方,你願意跟我走嗎?

公主笑道,那地方好玩嗎?

我想了良久,最終還是決定再騙她一次,雖然本人平生騙人無數,但我發誓這一次的謊言是我最真誠的。

我說,好玩啊,那裏是雪山,一望無際,皚皚白雪,很美麗的。

公主睜大了雙眼說道,哇,真的嗎?我要去,我要去!

我說行,那咱們帶上點厚衣服,這就去。

當下收拾完了東西,祖師爺讓我張開嘴巴,直接從我的嘴裏鑽進了我的身體裏,附到了我的身上,畢竟祖師爺現在收回了不滅金身,要是這麼一直身上閃爍着金光,那可能會嚇壞路人。

我買了兩張長途汽車票,當下朝着崑崙山脈行進而去。

說實話,我不知道這一次去崑崙山脈能不能找到傳說中的通天龍脊,但我很清楚一件事,那就是我們如果找到了,就一定能弄死陸吾。

如果找不到,我們很有可能會死在崑崙虛,但死在崑崙虛也總比死在陸吾手中要強一點。

在長途汽車上,我公主就躺在對面,一臉無聊的樣子,我看着她笑了笑,然後讓雙手捂在嘴邊呈喇叭狀,小聲的說,公主,你可不要說話啊,要是讓別人知道你是公主的話,你會很危險的,懂嗎?

重生日本當神官 公主乖巧的點點頭,然後自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很是俏皮。

我會心一笑,心說只要公主在這一路上別鬧,那一切都好辦,祖師爺附身在我的身體裏,什麼時候休息,什麼時候出來,他自然也有分寸。

我在心裏想了一個念頭,心說,師傅活了六百多年,四師叔也活了六百多年,看樣子這九個徒弟是一起收的,那祖師爺活了多少年?

我這個念頭剛想完,祖師爺就在我腦海中說道,從我出生到現在,我活了一千多年。

我靠,我嚇的差點從臥鋪上坐起來,我就是在心裏想了想而已,沒想到祖師爺竟然知道了我的想法。

祖師爺當下振聲在我腦海中說道,不要動!這車廂裏不對勁,你躺好,讓我用靈識搜索一番! 我心中一驚,心說難道又要出事了,當下我朝着公主看了一眼,她躺在自己的牀鋪上,一聲不吭,那聽話的樣子真是讓我忍俊不禁。

祖師爺搜索了一會之後說,我現在在你的體內,不方便出來,靈識無法擴大,你開啓法眼看看,感覺一下這車裏有沒有陰氣,反正我感覺車裏不對勁。

我恩了一聲,當下悄然無息的打開法眼,朝着周圍掃視了一圈,每個人都挺正常的,也沒陰氣,也沒啥怪異的地方。

就在關閉了法眼之後,剛躺下來,就又感覺不對勁了,這車裏很靜,靜的出奇,每一個人都是在認真的玩着手機或者看着報紙。

長途汽車我以前坐過,我知道長途汽車裏應該是一種什麼樣的景象,尤其現在只是下午,還不到睡覺的時間段,我想不明白車裏邊爲什麼這麼靜。

就在這個時候,我眼角餘光忽然瞥見了旁邊的一個嬰兒,那嬰兒躺在他母親的懷抱裏,面色冷峻一聲不吭,好像在思索什麼事情,別的嬰兒或睡覺,或吃奶,反正都有事做,只要一旦停下來了他們正在做的事情,肯定就是又哭又鬧。

我眯眼看着那個嬰兒,他此時也眯眼看着我,我使用法力開啓法眼仔細的朝着他看去,他同樣也不躲避我的目光,就這麼一直跟我對視。

我躺在牀鋪上,倒吸了一口涼氣,按理說一個嬰兒不可能表現出這麼沉着冷靜吧?但我開啓法眼的時候,卻什麼也沒看到,難道是我多疑了?

祖師爺的聲音此時在我心中響起,他說,不要大意,天池七魔或者無極宗的人很可能會追過來,切記一定要小心一點,困的話你就趕緊睡吧,如果出現異狀,我會趕緊把你叫醒的。

我說好,當下將窗簾拉上,準備先好好的睡一覺,畢竟可能還要奔波一晚。

到了晚上的時候,我醒了過來,朝着公主看了一眼,她睡的很香甜,這顛簸的公路絲毫沒有影響到她的睡眠,不過這樣也好,畢竟不睡覺也沒別的事可做。

到了晚上飯點的時候,忽然車裏傳來了一聲驚呼,只能一個女人啊的一聲大叫,大家的目光全部都被她給吸引了過去。

我也朝着那個女人看去,此時那個女人坦胸露乳,懷中的小孩正在吃奶,但那小孩的嘴邊竟然流着鮮血,仔細一看,他竟然讓這女人的xx給咬破了,此時正在吸吮裏邊的血液!

我靠,我嚇了一跳,心說這小孩子八成是被鬼附身了吧?當下趕緊竄過去,準備一掌劈在那小孩的腦袋上,他母親一看,趕緊拉住我,驚訝的問我,你幹什麼呢!

我一愣,此時轉頭一看,尼瑪全車人的目光都在朝着我身上看過來,我說,哦,是這樣的,我就是過來幫你一把。

那女人點了點頭說,恩,謝謝了,沒事,我自己能行。

說完,她撕了點衛生紙,開始擦拭胸口的血跡,而躺在她懷裏的嬰兒,正眯眼看着我,一臉得意的笑,那笑容似曾相識,我好像在哪裏見過。

忽然間,我的但腦中像是劃過了一道閃電一樣,曾經天池七魔當中,那個想要吃我腦髓的小孩不就是這樣笑的嗎?

他笑的時候不是裂開嘴,而是強行閉着嘴,只是拉動嘴角在笑,我知道他什麼不張嘴,因爲他媽的,他嘴裏邊長了一口類似於鋸齒的尖牙,他肯定不敢張開嘴!

媽的,天池七魔果然跟了過來,我在心裏問祖師爺,我說我們該怎麼辦?車上人多,不方便動手,祖師爺想了想之後,對我說道,這樣吧,你身上帶的有驅魔符吧?

我在心裏迴應道,恩,有,怎麼了?

祖師爺說,你用自己的鮮血,請出六丁六甲神,然後在驅魔符上寫下勅字,最後再用幻化術把這符咒變成吃的,或者喝的,騙那女人服用到腹中,這樣,就能讓那妖魔從嬰兒的身體中逼出來,只要它出來了,我就從你身體裏出去,幹掉他。

我想了想,心說,行,那就這麼定了!

當下我悄悄的掏出符咒,然後咬破手指在符咒上寫下了一個勅字,隨後小聲唸叨,左有六甲,右有六丁,前有雷電,右後風雨,急急如律令!

在我話音剛落之時,那符咒上的勅字瞬間變幹,我讓這張符咒踹在兜裏,心說到底用什麼辦法才能騙那女人呢?

就在這個時候,司機開車到了一處長途客運站,這裏到處都在賣煎餅賣瓜子賣雞蛋什麼的,我看那女人讓孩子給同伴抱着,然後自己下車,當下就跟着她一起走下了長途汽車。

她買什麼,我就跟着買什麼,當下我特意掏出一百的,算準了價格之後,就說,你找我九十吧,再給我多弄一個煎餅就行。

我和金鈴公主只有兩個人,但我卻買了四個煎餅,等我們回車上的時候,我特意不露聲色的扔掉了一個煎餅,將那煎餅扔到了垃圾桶裏,然後從兜裏掏出符咒,使用幻化術,讓符咒變成了煎餅,然後急忙一陣小跑,跑到那女人面前,笑道,大姐,剛纔那老闆沒零錢,多給我了一個煎餅,我吃不完,我看你還帶了一個小孩子,買一個恐怕不夠吧?這個給你吧。

因爲這長途汽車上的人,基本上都是在我們老家坐上去的,所以大家之間的警惕性不是很高,她笑了笑說,不用了,我一個就夠吃了。

我說,大姐啊,我是真吃不完,感覺仍了又可惜,還是給你吧,大家都是老鄉嘛,這沒什麼,你說是不是。

那女人此時顯露出了一絲想要接過去的意思,但有點不好意思,畢竟是萍水相逢,當下我拉着她的手,硬塞了過去,我說,大姐啊,你就別客氣了。

她此時笑道,那好吧,謝謝你了小夥子。

我說,沒事沒事,我們趕緊上車吧,一會該走了。

等到了車上的時候,我很自然的吃着煎餅,眼角餘光也看着那個女人慢慢的將我遞給她的煎餅吃進了肚子中,等她小孩子又想吃奶的時候,等她把衣服撩起來的時候,我心中冷笑,心說,媽的,老子讓你裝,你他媽有種給我一直裝下去!

那嬰兒湊上小腦袋,剛喝了一口奶,立馬哇哇大哭了起來,嬰兒嘛,不會說話,他一哭,他母親還以爲是沒喝夠或者姿勢不對呢,當下按着他的頭強行的往乳頭上按,就這麼強行的讓他又喝了幾口。

就在這時,我趕緊開啓法眼,忽見一道幻影從嬰兒身上飛了出去,我知道那個小鬼逃跑了!因爲他吃下了我的驅魔符,以及我設下了法力的鮮血,他此時肯定修爲大減!

我趕緊在心裏說道,祖師爺,快追,那傢伙跑了!

祖師爺在我心中說道,你把嘴朝着窗戶外邊張開,快,我把頭急速伸出窗外,張開了嘴吧,口中金光一閃,祖師爺朝着那天池七魔中的小孩追了上去。

而我伸頭朝着汽車後邊看去,什麼也看不到。

當下我小聲對金鈴公主說道,你乖乖的,不要鬧,我睡一會,好嗎?

金鈴公主點點頭,然後繼續吃着煎餅,喝着果奶,我躺了下來,心中默唸開天封魔錄當中元神出竅的咒語,元神出竅這種本事,只要是法力高深的人,都能做到。

我也時常聯繫,不過失靈時不靈的,此時一使用,竟然靈驗了,我發現自己的身上坐起來了另外一個比較虛幻的我,那就是我的靈魂了。

我靈魂出竅的一瞬間,立馬穿過窗戶跑到了長途汽車的外邊,正好看到祖師爺幻化出不滅金身,追趕着那個小孩,我大叫一聲,祖師爺,我來了!你下手輕點,讓我弄死他! 佛法無邊[快穿] 此時已經臨近傍晚,在這偏僻的公路上也沒多少行人車輛,祖師爺顯出護身金光,與那小鬼爭鬥在一起,我快速跑了過去,擡手朝着那小鬼就打出了一團火焰。

我罵道,他媽的,就是你,上次還說想吃我腦髓是吧?你他媽算老幾啊,老子早就看你不順眼了,今天就弄死你!

說話間,祖師爺雙臂發力,手臂之上震出金光,朝着小鬼抓去,別看這小鬼個頭小,其實實力也是強勁的不得了,畢竟人家賴好也是天池七魔中的一員,怎麼說也得有個幾百年的修爲。

我學着白陀寺主持的樣子在背後幻化出九把金劍,當下心念意動,控制着背後的九把金劍朝着那小鬼攻去,小鬼一看我身上這法寶,頓時嚇了一跳。

其實我這法寶就是弄出來唬人的,真正的威力跟那白陀寺的主持相比,簡直就弱的一逼。

但這九把金劍畢竟也都是我的法力所化,當下我掐出法決,控制九把金劍同時飛出去,朝着小鬼圍繞了整整一圈,那小鬼逼急了眼,隨後從口中吐出了一團黑色的霧氣,霧氣剛一出來,立馬就變成了兩隻黑色的蝙蝠。

我冷哼一聲,心說小小伎倆也敢出來賣弄,我他媽讓你追蹤我,今天就是你的死期,由於我靈魂出竅,當下法力並不是很濃厚,我只能速戰速決。

在指揮着那些金劍漂浮在空中朝着小鬼追去的時候,我學着電視中降龍十八掌的姿勢來回甩動雙手,大喝一聲,神將之火,破!

從我雙手之中推出兩團火焰,朝着那黑色的蝙蝠飛去,黑色的蝙蝠被這火焰燒的吱吱亂叫,就在我和祖師爺目光都聚集在這蝙蝠的身上之時,那小鬼頓時消失不見。

我靠,我和祖師爺互相看了一眼,此時那隻黑色的蝙蝠已經瞬間被我的神將之火給燒的無影無蹤,敢情這蝙蝠不是什麼厲害的法寶,他媽的就是一團陰氣而已,那小鬼就是爲了分散我們的注意力,然後自己逃跑。

祖師爺大叫一聲,追!

我一愣,問道,怎麼追?祖師爺閉上雙眼大喝一聲,千里追蹤之術,拙!

當祖師爺睜開眼睛之後,頓時從雙眼中放出兩道金光,那金光所掃射之處,頓時將那小鬼顯出了身形,我大叫一聲,祖師爺乾的漂亮,看我的!

我縱身躍起,朝着小鬼追去,本來他離我也沒多遠,我對祖師爺大喝一聲,祖師爺,快搬飛來峯!

校園風流狂龍 祖師爺抽出絕仙扇,張開扇子念動咒語,忽然遠方天際飛來一座小山峯,這次的山峯比上一次的要小,畢竟是鎮壓小鬼,殺雞不用宰牛刀的道理,祖師爺還是懂的。

飛來峯衝過來的一瞬間,小鬼還想跑,我雙手凝結器法力,猛然伸出手指朝着小鬼的周圍虛化了一個圈,頓時畫圈的地方燃燒起了神將之火,將小鬼困在了裏邊!

飛來峯啪的一下,把小鬼壓在了下邊,我雙指並立呈劍狀,朝天舉起,大喝一聲,天兵神將,賜我世間斬魔之威!

天上掉落下一個光點,當那光點掉落到我的手上之時,我的手中頓時出現了一把黃金大斧,我驚訝道,我靠,爲什麼我這斧頭看起來比祖師爺召喚出來的斧頭還要大?

難道是我的功力比祖師爺的更深厚嗎?

這麼思索直接,我已經彎下了腰,咬破另外一隻手的指肚,迅速用鮮血在小鬼的頭頂上寫下了一個勅字,媽的,現在我什麼字都快不會寫了,但惟獨就能寫這個勅字,寫的非常快,寫的非常好。

在小鬼頭頂上寫下了勅字,頓時讓他定在了原地,趴在飛來峯之下,他無論如何都不會動彈了。

我不着急砍掉他的人頭,此時蹲下身子,甩了他兩巴掌說道,媽的,老子這輩子最煩人家裝逼,你要有實力,你可以幹掉我啊,可以吃我的腦髓啊,我他媽就看不起你這種自己沒本事,整天跟在人家後邊屁顛屁顛的狐假虎威之人,今天老子就教教你怎麼做人!

說話間,我一手揪住這小鬼腦袋上的頭髮,另一手握着黃金大斧,狠狠一斧頭切下來,砍掉了小鬼的頭顱。

然後我開始唸叨,天上有神明,地下有閻羅,塵歸塵,土歸土,亡靈之屬,託生浮屠,急急如律令!

我念完了往生令,希望這個小鬼能夠放棄陽世間的一切,然後去陰間投胎,沒想到,當我念完了往生令之後,這小鬼的頭顱猛然間睜開了眼睛,呲牙咧嘴的瞪着我。

艾我草,我特麼就納悶了,這貨還有啥不服的?死在我的往生令之下很丟人嗎?去地府投胎怎麼說也好過魂飛魄散吧?

當下我掄圓了膀子,對着這小鬼的腦袋就是左右開弓,噼裏啪啦的幾個大嘴巴子頓時給他抽懵了,我說,你丫的到底去不去?

小鬼還是咬着牙,瞪着我,一句話也不說,祖師爺走過來對我說話,他怨念極深,不會輕易投胎的,要我說,還是殺了他吧。

我說行,我早看這貨不順眼了,不是你在這,我早不知道殺他多少次了,當下我從手中釋放出一團神將之火,不停的灼燒這小鬼的頭顱,他緊緊的咬着牙,臉上的肌肉不停的抽搐。

我知道他很疼,我就是讓他疼,我要慢慢的燒死他,天池七魔中沒有一個好鳥,如果讓我逮到了機會,誰也別想活,全部都得給他們一個一個弄死。

我要讓他們明白,偷襲我師傅,不會有好下場!

小鬼的頭顱在我手中慢慢的化成了灰燼,因爲他們本來就是靈魂,再次被我的神將之火灼燒以後,就徹底的無法投胎,徹底的煙消雲散了。

祖師爺收起了飛來峯,我問他,祖師爺啊,這小鬼的身體怎麼辦?不可能給他放着不管吧?

祖師爺擡手揮出一團金光,金光將那小鬼的屍體籠罩上去的一瞬間,屍體開始慢慢的融化,就像是一塊冰雕被強烈的太陽暴曬一樣,不一會便化的一乾二淨了。

祖師爺說,你過來,抓住我的手,我們趕緊趕回公交車裏,我說行,當下抓住祖師爺的手,祖師爺騰身而起,飛在了蒼穹之上,朝着長途汽車追去,到了長途汽車的尾部之時,我先從長途汽車的車窗穿了進來,附到身體裏之後,又從車窗伸出了自己的嘴巴,讓祖師爺鑽了進來。

這下,一場風波才逐漸消散,如果不是祖師爺的感覺比較敏銳的話,可能在我睡着的時候,可能在我放鬆警惕的時候,更可能在我一不小心的時候,就會被那個小鬼鑽了空子,然後殺掉我。

虎神鏈已經失效了,如果我再死一次,媽的,就該去地府報道了,我不怕死,但我不能死,我深知重振開天教的重擔就挑在我的身上。

想起了虎神鏈,我從懷裏將虎神鏈摸了出來,此時朝着虎神鏈看去,這一看不打緊,頓時讓我欣喜異常!

虎神鏈上那個老虎頭原本變成灰色的眼睛,慢慢的又重新擁有了光彩,那顏色看起來有點像是金色,同樣也有點像是橘黃色,但不管是什麼顏色,我確定虎神鏈不是一次性東西,如果我帶夠了八十一天,我很可能還會擁有第二條命。

懷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問道祖師爺,祖師爺啊,虎神鏈你聽說過嗎?

祖師爺恩了一聲說,知道,據說整個世間的虎神鏈也就只有三枚而已,帶夠八十一天,可擁有兩條命,是不可多得的神品。

我趕緊問,祖師爺,那你知道虎神鏈能用幾次嗎? 祖師爺的語氣明顯一愣,在我腦海中說道,這個我還真不清楚,據說虎神鏈帶夠八十一天之後,就能救主一次,這是虎神大士的賜福,但是究竟能用幾次,我就不清楚了。

我哦了一聲,然後低頭看了一眼胸前的虎神鏈,那老虎頭上的兩隻眼睛隱隱散發着金光,我心說,估計帶夠八十一天的話,可能虎神鏈還會救我!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就太好了。

坐了一天一夜的長途汽車,屁股都他媽坐疼了,第二天早上纔到達格爾木市,話說這個城市真是與衆不同,百分之九十的土地都是荒漠,這裏距離我們要去的崑崙山還距離五十公里左右,不過到了這已經夠好了,明天跟旅遊團一起,搭乘順風車去崑崙橋,路過崑崙橋之後,我就按照祖師爺所說的地方,開始登上崑崙山。

我們找了一家還不錯的賓館住了下來,決定現在這裏休息上一天一夜,畢竟這裏高原氣候,加上我們顛簸一路,如果現在直奔崑崙山,那沒多少體力,所以,還是得先好好休息一下。

等到了屋裏之後,祖師爺說,把我放出來。

我張開了嘴巴,祖師爺化作一道金光,從我口中飛出來,隨後那團金光在屋裏轉了一圈之後,直接附身到了電視機上的一個布娃娃裏邊。

我驚訝的說道,祖師爺,這裏也能容身?

那布娃娃口中發出了祖師爺的笑聲,他說道,不滅金身可藏於任何東西的體內,哪怕是一個螞蟻,我也能夠附在它的身上。

我靠,我大爲驚歎,那這他媽的跟七十二變差不多了啊?太屌了,敢情祖師爺也開始慢慢的顯露出自己的真功夫了。

此時公主跟我說有點餓,我說你先等會,我去報飯。

等我出去之後,尤其是在我出了賓館的時候,我總感覺渾身不自在,那感覺像是沒洗澡了不舒服,也像是有人在一直盯着我看,反正就是很不爽。

我晃了晃自己的脖子,然後左右四看,發現也沒什麼不正常的地方,當下就來到了一家小餐館,品嚐一下本地的特色美食。

等我打包帶走之後,在我回去的路上,我還是感覺很不對勁,那種感覺很怪異,舉個例子吧,就好比說一直有個人跟着我,一直在看着我,我卻看不到它。

以前聽老家的奶奶講過一個故事,就是說,曾經有一個女人,回孃家的時候提了一籃子雞蛋,然後走到山林裏的時候,她感覺渾身很不自在,就好像有個人一直在看着她似的,因爲這人都有第六感,一個人盯着你看的時間長了,你肯定會有感覺的。

那個女人就轉頭朝着四周看,看了好幾遍也沒發現有什麼人,當下就繼續往前走,因爲她心裏很恐懼,所以走路的時候走的就很快,她所沒有發現的是,她那籃子中的雞蛋正在逐漸的減少。

可這雞蛋減少的同時,裏邊又增加了石頭,所以籃子的重量始終沒有變化,那個女人也沒在意,一直到她回了孃家的時候,將那籃子雞蛋遞給她孃的時候,她娘打開一看,竟然是一筐石頭,頓時在家裏拿了一個雞毛撣子站在門口大罵,誰家的野種啊,偷俺閨女的雞蛋,有種你再偷一個試試啊!看我不打死你!

那女人也是嚇的不輕,就拉拉扯扯的把她娘拉回了房間裏,還說算了吧算了吧,她娘一邊往屋裏走,一邊罵道,王八蛋,下次再讓我遇見你一次試試!

等到了屋裏的時候,那女人她娘忽然說道,閨女啊,剛纔我就是故意罵的,我要是不罵,那玩意就跟着你一起進屋了,咱家以後就得丟東西了,我站在門口罵罵他,就把他嚇跑了,等你回去的時候,他也不敢跟着你了。

шшш ✿тt kán ✿c○

那女人恍然大悟,原來還有這個門道。

其實當初奶奶跟我講這個故事,就是讓我多長個心眼,以免等我將來回去看他們的時候,帶的好吃的好喝的,全部都被鬼魂給弄走了。

此時我看了一眼手中的盒飯,心說不會有鬼魂跟着我想吃我這碗盒飯吧?媽的,要這麼說,那也太離譜了吧?

等我提着盒飯回道賓館,走樓梯上去的時候,心裏也沒想那麼多,當下就吹着口哨朝着樓梯上走去,可慢慢的,我越走越感覺周圍有人看着我,而且我不由自主的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媽的,我心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當下我打開法眼,朝着四周看了看,也沒發現什麼陰氣,什麼鬼怪,然後我就繼續往上走,又走了兩大層樓梯之後,我猛然震驚在原地,渾身的汗毛徹底豎起來了!

不對!!!

媽的我明明住在三樓,可我怎麼走了至少五層樓,卻還沒看到我的房間號?我驚恐的朝着四周看去,這房間的門上根本就沒有號碼,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在第幾層!

靠,我頓時開啓法眼,朝着四周看去,看了良久也沒發現周圍有什麼鬼魂作祟,當下我怒聲喝道,有本事就出來跟我幹,草,誰怕誰?玩這個有意思?能把我嚇死?

我話音剛落,頓時樓梯上出現了兩個男人,兩個衣衫破陋的男人,我靠,我朝着他們兩個看去,頓時差點把盒飯都給扔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