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助餐那裏有很多食物,熱氣騰騰的卻沒什麼人吃,齊格連忙走了過去,趁着沒人注意,把幾十塊蛋糕一個一個全都塞進嘴巴里吃掉了,後來又找到幾十塊切好的皮薩餅,左右瞅了瞅之後把它們也全都吃掉了。

在一個角落裏,齊格尋到了寶……鐵盤上的近百個肉包子!

不多時便一掃而空。

修煉出的能量,齊格全都灌注進給了道具欄裏的寶馬x1,把它的能量護甲一點一點地往上補。

“農民伯伯辛苦種出的糧食,不能放在這裏浪費了。”齊格給自己找了個理由,繼續狂吃海喝着,把自助餐金屬餐檯上的食物一格一格地清理着,所過之處,雞犬不留。

“沒有能量化的食物,真的就象豬食一樣難吃啊!”齊格一邊狂吃海喝一邊吐槽着。

一名服務員走到自助餐區,發現很多餐檯上的食物都沒有了,有些奇怪地四處瞅了瞅,沒發現什麼異常,於是又通知了廚房那邊,讓他們給七樓的酒會廳自助區補足食物。

七樓酒會自助區的花費是單獨覈算的,已經算到電子競技項目預算裏了,相當於酒店的客人點餐,說好了流水席隨時補充,需要多少補多少,廚房方面當然巴不得客人們多吃一些,到時候好多收錢。

所以這邊齊格源源不斷地吃,那邊廚房也源源不斷地補着貨,齊格不停地給他的寶馬x1能量護甲補着能量,從九點半到中午,不知不覺補了七千多點。

午飯時間到了之後,自助區的客人越來越多,還有不少外國友人,齊格不太好下手只能暫時停了下來。

“爲了省七千多塊錢,你至於嗎?”機器人對齊格表示了極度的鄙視。

“至於。”齊格現在只剩三萬多塊錢了,一定要嚴防死守不能被機器人又忽悠不見了。

“話說回來,你這麼做倒是有些好處,經過你瘋狂的吞吃轉化,歪打正着,你體內的能量居然有了那麼一絲絲突破的跡象。”機器人又補了幾句。

“突破?”齊格聽到這兩個字不由得大喜。

“嗯,就象修仙者煉氣,從第一層突破到第二層一樣,你體內的能量也可以從第一階段突破到第二階段,到時候會有一些質的變化。雖然你資質不算太好,但通過一直很努力地修煉,你體內的能量不停地轉化、精煉,比先前厚實了很多,出現了一絲絲突破的跡象,但距離真正突破還很遠。”機器人點了點頭。

“能量突破到第二階段之後會有什麼好處?”齊格向機器人問了一聲。

“突破到第二階段之後,你能更加自如地運用體內的能量,比如很輕鬆地定點干擾附近的監控設備、各種電子設備;把能量集中到拳頭、腿腳上可以造成更大的破壞力,一拳砸斷一棵樹、一腳踹倒一堵牆之類的;又或者和鐵蛋一樣,可以對身邊各種東西進行能量化處理;又或者用體內的能量爲自己或者幫別人治療身體傷勢、疾患之類的。”機器人詳細解釋了一番。

“我要怎麼做才能更快地突破?”齊格聽機器人這麼一說立刻提起了興趣,不說別的,象鐵蛋那樣對各種東西能量化處理,豈不是意味着以後他不花錢就可以自己製作出美食來了?

“根據你先前修煉的成果來看,你在吞吃、轉化的時候,能量修煉的效果最好。 豪門宮少:摯愛獨家狂妻 所以,繼續你現在做的事情,吃、吃、吃、轉化、轉化、轉化……或許某一天,機緣到了就成功突破了。”機器人想了想回答了齊格。

“吃吃吃?世上居然有這樣的修煉方式?看來我如果想盡快在能量修煉上有所突破,只能做一頭豬了。”齊格皺起了眉頭。

“爲了更美好的未來,你就盡情地吃吧!”機器人黑了屏。

齊格忍不住又走去了角落肉包子那裏,向四周瞅了瞅之後,一手抓起一個包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塞入了嘴巴里,正準備吃第三個的時候,有人走了過來。

“齊老闆!”

過來的人是王顥和南宮龍曌,他們顯然是到了午飯時間,肚子餓了到自助區來找食物的。

“哦?王老闆。”齊格向王顥點了點頭,肉包子只能暫時停下來了。 玉龍:「珊珊,你快回寢宮吧,別曬著了。」(心疼自家媳婦)

珊珊:「沒事的。」

浩毓:「龍兒,你倆聊吧,王叔就不打擾你們了」(直接走進一間空的房間)

珊珊(小臉有些紅)

玉龍:「珊珊,快回寢宮,別曬著了,天佑哥會心疼的」(看著她)

珊珊:「天佑哥,那你快回房洗漱一下吧。」

玉龍「好,珊珊你也快回去吧。」

珊珊:「恩」(轉身出了院子回自己的寢宮)

玉龍(轉身回房去洗漱)

浩毓(坐在桌邊提筆寫信,告訴自家夫人自己已經安全到了辰國)

玉龍(洗漱)

浩毓(寫好書信裝進信封)「暗夜。」

暗夜:「主子」(行禮)

浩毓:「把信給王妃送去,然後和王妃說,本王一切都好,讓她不要擔心,處理好了就回去,讓她多進宮陪陪太后。」

暗夜:「是,主子」(拿了信退了出去)

浩毓:「唉,就是那三個小傢伙離不了嫣兒,不然可以帶她來辰國遊玩。」(站起身去屏風後面洗漱換衣服)

玉龍(換好衣服,走到王叔房外等著)

浩毓(換好衣服)

玉龍(敲門)「王叔好了嗎」

浩毓:「好了,走吧」(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玉龍:「王叔和父王還真像」

浩毓:「我和王兄不是很像,二哥和王兄很像。」

玉龍:「也是,福王叔和父王很像,有幾次差點認錯了」

浩毓:「我同王兄也就六分像。」

玉龍:「要是父王在就好了。」

浩毓:「是啊,不過還是龍兒你跟王兄像,簡直和王兄年輕的時候一模一樣。」

玉龍:「我們三兄妹,我最像父王,鳳兒是有些像父王母后,影兒是像母后。」

浩毓:「是啊」

雪珊:「天佑哥,王爺」

玉龍:「珊珊。」

浩毓(點頭)

雪珊:「天佑哥,我帶你和王爺去母后的寢宮,我父皇也在那邊。」

玉龍:「那就勞煩你了。」

雪珊:「不麻煩的」

【鳳鸞宮外】

雪珊:「天佑哥,我們到了」(讓人去通報)

宮女(敲了敲門推開門走進去)「陛下,娘娘,公主到了。」

百里柔:「趕緊讓公主進來啊,外面那麼熱。」

宮女:「是(退了出去)公主,娘娘讓您進去。」

雪珊:「對了,我父皇可在母后這裡?」

宮女:「回公主的話,陛下在娘娘這邊的。」

雪珊:「天佑哥,王爺,我們進去吧。」

玉龍:「好。」

雪珊(提起裙擺走了進去。看到人行禮)「雪兒拜見父皇母后」

慕容煜:「雪兒快免了,不用行禮的。」

雪珊:「謝父皇。」

百里柔:「雪兒,我們是一家人,不必行禮的。」

雪珊:「是,母后,雪兒記下了,對了,父皇母后,這是天佑哥,也就楚國的國主。」(指了指玉龍)

玉龍(抱拳道)「司馬玉龍見過辰國國主和王后。」

慕容煜:「你就是浩天的兒子啊。」

玉龍:「正是。」

慕容煜(點頭)

百里柔:「那這位是?」

玉龍:「這位是我王叔,也是楚國的攝政王。」

浩毓(抱拳道)「見過辰國國主和王后,浩毓奉我國太后懿旨一是拜謝辰國國主十五年前救了玉鳳她們姐妹,二是和辰國商定親事。」

慕容煜:「小事。那時雪兒走丟,我夫人正傷心難過,我正好看到她們姐妹倆就救回來了,才發現是浩天的女兒。」

浩毓:「我若不拜謝辰國國主,回去不好交差。」

慕容煜:「不說這些了,說說雪兒和楚國國主的婚事。」

浩毓:「好。」

嫡女多謀 慕容煜:「我呢,也就雪兒這麼一個親生的女兒,和親去你楚國,去了是什麼身份?」

浩毓:「自然是楚國的王后。」

慕容煜:「這個身份可以,我辰國公主和親去楚國,那你楚國是不是也該有個來和親的。」

玉龍:「我是真心想娶珊珊,不是和親,我和珊珊相識在前,珊珊恢復身份在後,是我司馬玉龍求娶珊珊,不是和親。」 浩毓:「那就聽龍兒你的,辰國國主就當我們這次是來求娶貴國的公主。」

慕容煜:「好,那成親的日子定在何時?」

玉龍:「就下個月月初。」

慕容煜:「好,那就下個月月初。」

玉龍:「多謝辰國國主成全。」

慕容煜:「你要對珊珊不好我可不饒不了你。」

玉龍(一撩衣擺跪下)「我會一輩子對珊珊好的。」

慕容煜(扶他)「快起來。」

百里柔:「好了好了,都是自家人,別這麼多禮。」

慕容澤:「父皇母后,到時候,我們一起去楚國。」

百里柔:「好,對了,澤兒。宸兒,雪兒都快嫁人了,你倆呢?何時給母后帶回來個兒媳婦呢?」

慕容澤:「母后,今日不是說雪兒的親事嗎?」

百里柔:「你要自己不找,那明日正好有個賞荷宴,邀請了朝中大臣的夫人和千金,你和宸兒一人挑一個。」

慕容澤:「不參加。」

百里柔:「煜,你看你兒子,一點也不聽話!」

慕容煜:「慕容澤,你要不參加,那為父就指婚了。」

慕容澤:「果然我是撿回來的。」

【鳳鸞宮外】

玉影:「小羽哥,我們到了」

趙羽:「累不累?」

玉影:「還好。」

宮女(行禮)拜見公主。

玉影:「免了,我父皇母后可在。」

宮女:「在的公主,雪珊公主剛進去。」

玉影:「勞煩通報。」

宮女:「是」(敲門)

百里柔:「進來。」

宮女:「娘娘,玉影公主到了」

百里柔:「快讓進來啊,天氣這麼熱。」

宮女:「是,娘娘。(退了出去)公主,娘娘讓您進去。」

玉影(點頭,提了裙擺走了進去,看到人行禮)「拜見父皇母后。」

慕容煜:「快平身,都是自家人不必多禮的。」

玉影:「謝父皇,母后,這位就是影兒的駙馬,叫趙羽,也是楚國的忠義侯。」

趙羽(抱拳行禮道)「忠義侯趙羽拜見陛下,娘娘。」

百里柔:「免了,既然是影兒的駙馬,就和她一起叫母后就是。」

趙羽:「是」

百里柔:「雪兒,影兒,明日呢,御花園有個宴會你們就陪母后一起去。」

雪珊:「好啊,母后。」

玉影:「好啊,正好閑的無事。」

百里柔:「正好給你們大哥二哥選個妃。」

慕容澤:「母后,我是你親生的嗎?」

百里柔:「明日宴會你要去就是我生的,你要不去,就不是親生的,你父皇撿回來的。」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