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我答應把翡翠,賣給他,他立刻高興的眉飛色舞道:“謝謝了妹子,你卡號多少,我這就轉賬給你。”

卡號……我哪有卡可以用。

我道:“胡老闆咱換個地方說話吧。”

胡老闆驚訝,顯然想不通我怎麼會知道他姓胡。

但還是跟我走了。

我拉着他直接進了一家銀行。然後開口跟他說我要現金,他驚訝了一瞬,答應,給我取了八百萬現金,我把翡翠給了他。然後出門給了門口的叫花子十塊錢,把他身邊一個髒兮兮的麻布口袋拿了回來,把櫃檯上高高碼着的那八百萬裝進了麻布口袋裏。

胡老闆看着我簡直像看見了鬼一樣的神情,我拎着麻布口袋,對他說了句撒有哪啦。然後就走了。

保險起見,從銀行出來之後,我進了趟公廁隱了身出來,一路飛身回的村子裏。

回到村裏,我撤了隱身術直奔村長家。拿出六百萬,叫他找施工隊幫我改造房子,剩下的錢就給村裏用。

村長看着那小山一般的一堆錢,瞪着眼睛嚥了口水,問:“小何你哪來這麼多的錢?”

我道:“我前夫是個富豪,爲了讓我答應給他離婚,他給了我一大筆贍養費,您拿着這些錢儘快把事情落實了,但對外就說這錢是有人知道咱村子裏的情況給咱捐助的,知道了嗎?”

村長又咽了口口水,點頭,道:“小何,你是咱村子的活菩薩啊,你放心,我一定把這事給你辦好。”

村長還真是說到做到,立刻就去城裏找了施工隊買了材料來幫我弄房子,兩天功夫,我那竹樓就變成了現代與古典相結合的綠色生態別墅,村長還特地給我置辦了各種家電傢俱,真是要多周到有多周到。

剩下的錢還有五百七十多萬,他怎麼用我就不過問了,村長是個老實人,一定會把那些錢用到實處。

我悠然的過着隱居山野的生活,平靜安逸的幾乎要忘了過去的一切,但沒想到,這平靜安逸很快就被打破了……

這天我做着晚飯,兩個孩子在沙發上看動畫,剛把雞蛋磕進鍋裏,突然,我聽見有人走上樓梯的嘎吱聲。

我以爲是村長老婆來給我送肉菜,關了火走出去迎接,沒想一頭撞進了一個冰冷但寬闊厚實懷抱裏。

凜冽的味道……除了夜君深,還會有誰?

他伸出雙臂把我抱的死緊,聲音嘶啞的道:“我來贖罪了……” 我想推他,卻發現我好像被他控制住了,手腳根本不聽使喚!

“卑鄙……”我咬牙切齒的罵了一句,發現我的嘴巴還能使喚,頓時恨不得饕餮蠱發作狂咬他,可是,饕餮蠱已經好久都沒發作了,興許是因爲饕餮都被滅了,所以那蠱也失效了吧。

我狠狠心,一口咬在了他肩膀上,用力的撕扯。

“我卑鄙無恥下流,我是個混蛋王八蛋。我對不起你跟孩子,我蠢的該遭雷劈……”

被我撕咬着,他一聲悶哼都沒有,卻說出了這麼一番話……我愕然。他這是抽了麼他?

卻又聽他道:“你聽我說,你是我唯一愛的女人,劉素妍是尹梵用來設計我的人形蠱,我中計了。我從一開始就中計了!”

劉素妍是人形蠱?

幕後終極暗黑大boss居然是尹梵?

我擦……我懵逼且凌亂了,尹梵不該是劉素妍的戀人麼,怎麼會變成了利用劉素妍害夜君深的幕後黑手?

這其中怎一個曲折離奇,我貧乏的腦細胞根本無法想象……但這都不關我事。現在的重點是,既然夜君深是被設計了,那麼也就是說,他並沒有背叛我?

他只是中了尹梵的奸計。中了劉素妍那人形蠱,所以纔會迷失的漠視傷害我和孩子……

我心裏好亂,腦子裏也好亂,想起那天他說他身不由己,我現在徹底明白他說的身不由己是什麼意思……是,他不是故意的,他也是受害者,可是,我和孩子遭受了那麼多的傷害痛苦和不堪,難道,就這麼無所謂的揭過了麼?

我做不到,我不是聖人,而且走到今天,我對他的感情已經漸漸理智漸漸淡漠,我一直告訴自己,人鬼殊途。 網游之風華若逸 他不值得我愛,是他把我一次又一次的推到絕望的深淵裏,我該恨他纔對……我好不容易對自己洗腦成功了,而且我現在跟孩子已經過上我想要的適合我們的新生活,我不想再有什麼改變,只想就在這樣安安靜靜的生活下去。

我冷漠的道:“我知道了,你是身不由己,可是,我已經不愛你了……”

夜君深身軀猛的一震,不敢置信的看着我。

我冷冷的看着他,繼續道:“你走吧,不用贖什麼罪,你帶給我的傷害我早已經自己撫平,人鬼殊途,我在我的人間過日子,你回你的地府當你的冥王去。不要再來糾纏我。”

語畢,我就見夜君深露出了悲痛欲絕的神情……我從沒有見過他這個樣子,看着竟然有些心虛,我轉過頭去。道:“把我身上的法術撤了,我要回去給孩子做飯。”

我剛說完,就覺得身體有了什麼變化,動了手腳,竟然恢復了。

我看也沒看他一眼,轉身進屋。

“你難道忘了,你早已經不是人……”他低沉的嗓音從門外傳了進來。

我心裏猛的一震,驚慌失措。是啊,我已經不是人了,我現在只是個魔頭而已,準確的概念,就像饕餮獸說的,我是個純陰之體的魔人……

我竟然忘了我已經不是人,還一心想混進人羣中過人的生活,難怪,會有那麼多的意外和磨難,原來是我違背了天意!

我竟然,還口口聲聲的說什麼人鬼殊途……突然覺得自己真是無比的可笑!

夜君深的聲音又響起:“兩個孩子也不是人,你想欺騙自己到什麼時候?”

我心裏一股怒火蹭蹭的冒起,我直衝出去,一巴掌狠狠的打在夜君深的俊臉上。

“啪……”清脆又實在的巴掌聲在竹林裏迴響。

我咬牙啓齒的瞪着他道:“夜君深,我恨死你!”

爲什麼他要戳穿我,我就喜歡自欺欺人怎麼了?

“小何……”

突然,村長老婆阿金嫂提着一籃子菜來到了小樓下。。

她驚異的看看我,又看看夜君深,問:“小何,這男的是?”

我還沒來得及開口。夜君深就轉身對阿金嫂笑道:“我是她丈夫。”

“她老倌……”阿金嫂驚呼一聲,扔下籃子,對我道:“小何你別怕,我這就喊人克。”

說完,飛快的跑開。

喊人……我差點就笑噴了,阿金嫂真是機智!

“夜君深你不走是吧,那你就好好在這兒站着別動,你要是動一下。就是永遠也別想我原諒你。”原不原諒,先讓我出出氣再說。

我說完,轉身進屋。

沒一會兒,外面就傳來了雜亂的腳步聲,還有各種罵人的土話。

“那個挨殺的王八蛋在哪兒?”

“孫子還敢來,我敲他的腦殼!”

“這個陳世美,把小何母子害慘了,我們不能饒過他……”

“就是……”

阿金嫂帶着村民們來了。

我趕緊趴窗戶那兒看熱鬧。

我以爲能看見夜君深被村民砸臭雞蛋爛番茄的情景,沒想到,卻看見一羣扛鋤頭拿菜刀的老爺們兒老孃們兒表情惺惺的站在小樓下面看着夜君深不敢動彈。

我不由得有些失望,不過也難怪,夜君深的氣質太過懾人,尋常人看一眼都會腿軟。

算了,我還是找個理由讓他們回去吧……

卻見阿金嫂的大兒子金全從衣服口袋裏掏出來一個雞蛋,猛的往夜君深砸過來,嘴裏還邊道:“就是你個王八蛋拋棄小何嬢孃,你真是找死!”

“金全好樣兒的!”見狀,我立刻歡呼一聲。

厚愛撩人 我以爲夜君深肯定會躲開,沒想到,他竟然硬硬的受下了那雞蛋。

“砰……”一聲。雞蛋炸開,不是正常的黃清顏色,而是灰黑髮臭的臭雞蛋。

我擦,小金全真是瞭解我心意!

黑臭的雞蛋液從夜君深腦門上淌下。流了滿臉……他的表情難看的像是吃了屎一樣。

看見他那樣子,我心裏頓時爽快的不行,開心的衝着他笑道:“哈哈……被人砸臭雞蛋的滋味兒怎麼樣吧?”

我以爲他會發火,沒想到。他轉過頭看着我,勾脣一笑,道:“還不錯,可以接着來……”

我勒個去……他真是腦子抽了麼他?

行。接着來就接着來……自己找抽我還不成全你。

我對着村民們喊:“大夥兒聽到了嗎,接着砸,他喜歡被虐,臭雞蛋爛番茄泥巴牛糞……儘管拿來上。”

我喊完,看見夜君深的嘴角抽抽了兩下,哼,叫你讓老孃受那麼多苦!

村民們真是十分給力,立刻去挖來了地裏的爛菜爛泥巴,還有人居然真撿來了牛糞,人手一樣,不客氣的砸向夜君深。

“啪啪……”聲,眨眼的功夫,夜君深已經滿身的骯髒惡臭。

“哈哈哈哈……”我心裏真是爽快死了,想他一直高高在上,做鬼的時候就拽,做了鬼王之後更是拽的不行,向來只有他欺負人的份兒,哪裏受過這樣的待遇,被人用臭雞蛋爛泥巴牛糞糊了滿臉滿身!

實在是解氣的不行……

不過,他竟然絲毫不躲不閃,真是讓我意外……想起以前那個一點不高興就暴怒的掐我脖子的那個夜君深,我真有些懷疑現在站在門口受着村民們砸過來的髒物的人到底是不是真的夜君深……

剛這麼想,就見他嘴角噙着苦澀的笑,轉頭問我:“解氣了嗎?沒有的話,可以再接着來,甚至,你可以叫他們拿着菜刀上來砍我,把我砍成泥我也絕對不吭一聲!”

“轟”一聲,我心裏有什麼崩塌了……我蹭蹭走到門口,一字一頓的對他道:“別以爲用點苦肉計我就會原諒你,你虧我的欠我的十輩子你也還不清!”

隱婚萌妻,老公我要離婚! 我說着,控制不住的淚流滿面。

夜君深蹙着眉,臉上露出心疼的表情,伸手想抱我,看見手上的髒污又把手縮了回去。

從沒有見過他這樣手足無措的樣子,更沒見過他這麼狼狽,我心裏有種複雜的情緒,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爸爸……”

突然,我聽見了妹妹嬌嫩的聲音。

我心裏緊繃着的一根弦立刻就斷了,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傻,我可以狠下心跟他徹底決裂,可是孩子呢,他是孩子的親生父親,跟孩子有割不斷的血脈親情,我難道能阻止孩子跟他親近?

“咚咚……”的腳步聲,是兩個孩子步履蹣跚的走了出來。

寶寶拉着妹妹,小兄妹兩互相扶持着站在門口的地毯上。

“爸爸……”妹妹彎着眼睛甜甜的笑着叫了夜君深一聲。然後伸出白嫩如藕節一般的小手臂要夜君深抱。

寶寶則眼神有些冷漠的看着夜君深,但並沒有把妹妹拉回來。

我以爲,兩孩子只要有我就行,他們可以不要父親,原來,我錯了……

我看了夜君深一眼,走出去,跟村民們說:“謝謝大夥兒了,大夥兒回去吧,我跟他好好談談。”

“是咯是咯。你們好好談……”村民們答應,陸續走出竹林。

阿金嫂跟金全最後走的,她走出幾步,又回頭看着我苦口婆心的道:“小何妹子啊,我看他也是真心的悔改咯,我們也幫你懲罰過他咯,你就饒了他吧,小寶和妹妹不能沒有父親……行咯,你們好好談,我們走啦。”

說完,阿金嫂撿起地上的籃子,叫着金全離開了。

我心裏很感動,這麼一羣跟我無親無故的人,卻毫不猶豫的對我伸出援手,讓我在困頓心寒的時候感受到溫暖……突然知道我爲什麼這麼執拗的想要當人了。正是因爲這種親切和溫暖。

可是,到底如夜君深所說,我已經不是人了,我這樣執拗下去,到底有沒有意義?

“謝謝你原諒我。”

夜君深很是動容的看着我。

我瞪他一眼,沒好氣的道:“你哪知眼睛看出我原諒你了,我只是不想讓孩子們看着難過。”

聞言,夜君深展眉一笑,那模樣俊的,臉上的臭雞蛋爛泥巴絲毫不能減他半分顏色。

他眸光閃亮的看着我,說了兩個字:“快了……”

呵呵……還真是樂觀,只可惜,我並沒打算原諒他,孩子是不能沒有父親,但我絕不可能再跟他在一起,老孃實在傷不起!

我們可以像離異夫妻那樣,共同撫養孩子,孩子跟我在人間待段時間,再跟他去冥界待段時間,這樣便兩不耽誤了。

但這話我不能在孩子面前說。看着妹妹對他親近又仰慕的神情,我怎麼能把這些話當他們面說出來。

只能是背後跟他攤牌……我冷眼看着夜君深,道:“你把身上弄乾淨了再進來。”

說完,我轉身要帶孩子進屋,又想起件事,回頭,對他道:“還有門口跟下面也收拾乾淨。”

“好的。”夜君深立刻點頭答應。

那樣子,乖巧順從的簡直像只小綿羊,哪裏還有以前那霸道魔王的影子?

我帶着孩子進屋,讓他兩自己玩我接着做飯。

這些日子,我廚藝進步了不少,畢竟要伺候兩個有些挑嘴的孩子,不進步怎麼能行?

我剛炒好雞蛋,樓梯嘎吱嘎吱的響着,一會兒工夫,夜君深走了進來。

“爸爸……”

妹妹看見他,立刻就放下手裏的玩具朝夜君深蹣跚的撲過去。

夜君深那張臉一下就笑成了朵花,他蹲下身,接過撲過來的妹妹,掐着她咯吱窩跟她玩開飛機。妹妹頓時笑的開心極了,清脆悅耳的笑聲迴盪在屋子裏。

我看着,心裏卻莫名的很不是滋味,我十月懷胎辛辛苦苦經歷了多少磨難才把妹妹生下來,而且生她的時候還大出血險些丟了性命。又是在那種無依無靠的悽慘的情況下,更是一人獨自把她帶這麼大,她明明沒跟夜君深這個當爹的沒有過幾次接觸,可是好像天性一般,她對夜君深那麼親近那麼喜歡他……

“媽媽……”

我的衣角被扯了一下,低頭看,卻是寶寶在仰頭對着我笑,看着他可愛的笑容,我心裏的鬱憤頓時煙消雲散。

“寶寶玩兒去吧,媽媽沒事。媽媽接着給你們做飯。”我笑着對寶寶道。

晚飯做好,我們一家三口加上夜君深坐在窗戶旁的餐桌上吃飯,夜君深跟妹妹坐一塊兒,我跟寶寶做一塊兒。

“孩子的名字取好了嗎,沒有的話我想想看。”夜君深邊喂着妹妹,邊問我。

我道:“不用你操心,早已經取好了,寶寶叫顧……”

我突然說不下去了,孩子名字是顧浩天取的,當時想着我跟他會組成一個家庭,就是按他的姓給孩子取的名字,可是現在,我跟他絕對是不可能的了……那麼,兩個孩子只能是跟夜君深姓。

現在想想,突然覺得好像天意一般。當時顧浩天給寶寶取名叫念深,就已經寓意我跟夜君深還會有牽扯。

“叫什麼?”夜君深又問。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