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華恆說卓譚不在,大家的心頓時一松。

「只是暫時不在。」華重立刻提醒大家。

大家的心裡也都明白,卓譚是不會放過他們的,所以卓譚的不在,肯定是暫時的。

又過了一會兒,周圍沒有再發出任何動靜,唐浩也沒有出現。

「看來唐浩暫時不想跟我們匯合。」華風說道。

「他藏在暗處,對我們來說也是好事。」華重默默地說道。

「如果唐浩在,那狄天官應該也在。」華定也說道。

「嗯,唐浩也許跟狄天官在一塊。」華重也很期待是這樣的一個現狀。

華恆笑道:「唐浩做事總是這樣穩妥。」

華重也笑了,說道:「好了,大家休息吧。」

於是,大家又安靜了下來。不過每一個人的心情都和剛才不同了,壓抑的感覺好了許多。這都是唐浩帶給他們的,他們對唐浩的期望直線上升,也都希望唐浩能夠早些出現。

華風突然說道:「大哥,如果我們一直呆在這裡,卓譚會不會就一直不動手?」

「當然不會,無論我們是否前進,他都不會允許我們走出這大山。」華重默默地說道:「我們進山,他會以我們被妖獸獵殺為名殺了我們。我們停留在這裡,他就不著借口了,直接所有人都殺了。我們這兩百人死頂多也就成為這北陵天朝最大的謎團。」

華風聞言,也覺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幼稚,他說道:「我明白了。」

「好了,大家散開吧。」華重說道。

「好。」

於是,大家散開了,分別呆在大隊人馬的周圍。

華風也回到了卓玄妃休息的大樹上。

「發生了什麼?」卓玄妃見華風的表情和之前有些不同,似乎輕鬆了許多。

「唐浩就跟在我們後面。」華風說道。

「你們怎麼知道的?」卓玄妃隨口問道。

「剛才大哥聽見了聲音,應該是唐浩殺了跟蹤我們的人。」華風說道。

「原來這樣,這個唐浩真是神秘莫測,膽子也確實夠大。」卓玄妃讚歎道。

「是啊!和他相比,我們兄弟確實差了些。」華風也表示認同卓玄妃的觀點。

卓玄妃忙說道:「你們華家兄弟敢對抗卓譚,已經比其他宮的天官都強大多了。」

華風聞言,無奈的笑了。如果讓他選擇,他一定不會選擇對抗卓譚。

卓玄妃又說道:「若是你們兄弟能夠離開北陵山,你們兄弟的前途將不可限量。」

華風看著卓玄妃,稍微沉默了一下,說道:「其實就算我們活著離開北陵山,出去了也未必就是光明一片。」

「難道戰勝了卓譚之後,還有人能威脅到你們兄弟嗎?」卓玄妃立刻問道。

「據說卓譚的背後是仙宮。」華風低聲說道。

卓玄妃聞言,面色一凝:「這是真的嗎?」

「是,當初祀仙宮的庸朝聖之所以能害了我父親,就是因為他從卓譚那得到一顆爆王丹,他才能邁入丹尊境界。你要知道,即使是丹仙宮的師葯,也只能煉製出中品爆王丹。而據說卓譚給庸朝聖的那顆丹藥是上品,甚至可能是仙品的爆王丹。」華風低聲說道。

「這麼說來,這是真的?」卓玄妃的臉上露出了驚訝之色。

「仙宮為什麼要支持卓譚做這樣的事情?」卓玄妃隨口問道。

華風無奈的一嘆,說道:「這個我就不知道了。」

「唐浩知道嗎?」卓玄妃問道。

「我覺得唐浩知道的應該比我們更多一些,但是他到底知道多少,我也不清楚。」華風低聲說道。

卓玄妃沉思了一下,說道:「若是卓譚著的得到了仙宮的支持,那我們戰勝了卓譚之後,仙宮真的會屈尊來對付我們嗎?」

華風無奈的一笑:「那要看支持卓譚的那個人怎麼看待卓譚,若是他重視卓譚,他很可能就會替卓譚報仇。若是他只是把卓譚當做玩物,或者是一個隨從,那他也許不會屈尊來對付我們。」

卓玄妃默默的說道:「仙宮是何等的尊貴,怎麼會重視卓譚這樣的人。」

「不重視,他為什麼要幫助卓譚呢?仙宮可是向來不參與天朝俗事的。」華風低聲說道。

卓玄妃聞言,凝重的說道:「我更願意相信仙宮只是偶爾的幫助了一下卓譚。」

「我覺得還有一種可能是仙宮覺得大帝左堂不適合做大帝,所以才扶持卓譚成為天朝大帝。」

「若是真的這樣,那仙宮真的是太不了解卓譚了。他們難道不知道卓譚成為大帝之後,會把所有的曾經老一輩天官都剷除掉嗎?而且現在他為了能夠順利登基,已經害了你父親和庸朝聖。」卓玄妃鄭重的說道。

華風一聽這話,臉色也冷了下來,帶著恨意說道:「若真是這樣,仙宮真的把天朝天官當做了螻蟻。」

卓玄妃默默搖頭,說道:「仙宮雖然高高在上,但是他們不會如此輕視天官們的生死。」

華風其實也不希望仙宮如此輕視天官們,他也說道:「是的,我也覺得仙宮不至於如此這麼輕視天官們的生死。」

「其中應該另有我們不知道的隱情。」卓玄妃語氣凝重的說道。

「嗯。」

卓玄妃看著遠方,低聲說道:「無論是怎麼樣的隱情,這件事都越來越複雜了。」

華風見卓玄妃如此凝重,他說道:「你如果想反悔,現在應該還來得及。」

「你覺得我是那樣的人嗎?」卓玄妃反問道。

「不是,不過事關生死,你做出怎樣的選擇,我都能理解。」華風鄭重的說道。

「好了,不說了,休息。」卓玄妃做出一副生氣的樣子,閉上了眼睛。

華風看著卓玄妃那張美麗的臉蛋,微微的笑了,也閉上了眼睛。雖然是閉上了眼睛,可是又哪裡能睡得著呢?

清晨,陽光透過茂盛的樹葉,擠進來幾縷陽光。

華重宣布繼續向北,去獵殺那王級妖獸,甚至是皇級妖獸。

兩百人的隊伍啟程了,留下來空空蕩蕩的樹林和一些殘留的痕迹。

隊伍剛走不久,一道黑影出現在了樹林里,他稍微等了一下,便開始搜尋樹林里的痕迹。在一棵大樹的樹皮內,他發現了一片樹葉,這片樹葉上畫著幾個字。內容是:恐懼蔓延,唐浩出現。

看見這幾個字,這黑影眉頭緊鎖,沉思了起來。唐浩出現了,難道莫狂的失蹤和唐浩的出現有關係。想到這種可能,黑影的心頭不禁一顫。雖然有大帝坐鎮,可是這唐浩神出鬼沒,確實恐懼。

大帝去哪了了?怎麼不跟他們會合了呢?

就在黑影疑惑的時候,突然感覺身邊一片清風劃過,他嚇得向旁邊飛退開去。身形還沒有站穩,他就看見一個身材挺拔,沉穩帥氣的年輕人正立在三十米外看著他。

唐浩!

黑影萬萬沒想到竟然看見了唐浩,他心中恐懼萬分。這個時候,他更加的堅信莫狂的失蹤和唐浩有關係,莫狂多半已經死了。

「你是李起點?」

「唐浩,你……」黑影想問些什麼,可是他話未出口,就覺得自己的話是多餘的。

唐浩的目光投向了李起點手中的樹葉,平靜的問道:「上面說什麼?」

「刷。」

黑影手掌用力,那片樹葉便立刻化作了飛灰,任誰都無法再知道樹葉上寫的什麼了。

唐浩微微一笑:「你很忠心,不過不知道你死了之後,卓譚會不會為你報仇。」

「唐浩,你若是殺了我,你就等於是暴露了你的存在。」黑影知道自己不是唐浩的對手,他還想做最後一搏。 唐浩很隨意的看著這個黑影,不以為然的說道。「我不殺你,卓譚也知道我已經在這大山之中了。」

黑影聞言,眉頭一皺,問道:「莫狂被你殺了?」

「嗯,下一個就是你。」唐浩很隨意的說道。

「你殺我和莫狂為了什麼?」黑影問道。

「就是為了讓卓譚知道,我已經來了。」唐浩笑道。

「你殺了我,會留下更多痕迹。」 放棄我,抓緊我:下 黑影的心跳加快,雙拳緊握,目光顫抖。

唐浩微微一笑:「你和莫狂比起來差得多了,莫狂不像你這麼怕死。」

「唐浩,來吧。」黑影故意把說話的聲音放大,他希望卓譚就在附近,能夠聽到他的聲音,能夠過來救了他。

唐浩略顯不屑的說道:「卓譚不在附近,他也救不了你。」

「你怎麼知道大帝不在附近?」黑影的語氣也開始顫抖了起來。

「不在就是不在。」唐浩不耐煩的說道。

「他去哪了?」黑影覺得卓譚就應該跟在他和莫狂的後面,隨時等待他和莫狂通報消息。可是自從前天夜裡分開之後,他就再也沒有見到過卓譚了。

唐浩微微搖頭,說道:「我也找不到他了,估計他是藏起來了。」

「藏起來了!」黑影一輛惶恐的說道:「不會的,大帝不會藏起來的。」

「不管他是不是藏起來了,總之你是要死了。在臨死之前,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食道升仙 唐浩淡然的看著黑影。

「我……你不殺我,我就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黑影立刻說道。

唐浩一聽這話,頓時笑了,說道:「算了,你這樣的人,你知道的事情肯定沒有任何價值。」

「我知道很多,我知道大帝的境界比原來提升了,我還知道大帝和仙宮的人來往密切。」黑影為了活命,開始證明他的價值。

唐浩眉頭一皺,說道:「這些我都知道,你還知道別的嗎?」

黑影聞言,眉頭緊鎖,臉上一片苦澀,稍微頓了頓,說道:「我還知道,大帝除了我們兩個,沒有帶別人。」

「這個我也知道,還有別的嗎?」唐浩隨意的問道。

「大帝好像還要對付其他宮的天官。」

「看來你知道的真的不多。」唐浩說著向前一步,作勢要殺人了。

黑影一看,立刻說道:「等一下,你想知道是誰給大帝傳遞出征隊伍的消息嗎?」

「我早就知道。」唐浩說道。

「你早就知道,不可能的,你怎麼能早就知道?」黑影的話語都亂了。

「傳遞消息的是卓大小姐。」唐浩說道。

「你怎麼知道?」

「除了她,還會有別人嗎?」唐浩反問道。

這時候,黑影發覺唐浩真的什麼都知道,既然他什麼都知道,他為什麼還如此淡定,為什麼還讓自己連續拿到了卓玄妃留下的信息?

他看著唐浩,驚恐的問道:「難道這些信息都是假的嗎?」

「信息是真的,不過你覺得這些信息有什麼用處嗎?」

「你看過!」

「我當然看過。」唐浩笑道。

落跑皇后勾邪夫 這一刻,黑影發現他就像一個被撒開了全部偽裝的人,完全沒有任何秘密,也沒有任何價值。他明白唐浩為什麼如此乾脆的殺了莫狂,更明白唐浩為什麼如此鎮定了,因為他什麼都知道。

「大帝!」

黑影發出最後一聲喊,他希望卓能夠聽見,希望奇迹出現,他不想死。

「刷。」

一道鋒刃閃電般的襲來,直刺黑影的胸膛。

鋒刃的速度太快了,威力也太大了,鋒刃未到身前,黑影的身體就已經被這鋒刃的威力衝擊的向後飛去。鋒刃速度更快,果斷的穿過了他那抖動的身體。他的心臟被刺穿了,然而鋒刃並未散掉,穿過他的身體之後,又折返回來,從他的丹田穿過。

一個丹田被穿透,心臟被穿透的修武者,他的防禦也被破的差不多了。

「刷。」

又一道源力化作一把長刀,從黑影的脖頸上劃過。

「嗖。」

黑影的那顆頭顱飛上了天空,他看著他和自己的身體分離,他知道他就要去見莫狂了。他這個時候有些恨卓譚,他為什麼沒有跟在自己身後,唐浩就在眼前,他既然想殺唐浩,為什麼不出現!

不等那顆頭顱落地,唐浩便轉身離開了,沿著大隊人馬的方向繼續向北。他和大隊人馬之間的距離至少有五十里,這個距離,他是無法看見大隊人馬的影子的。他其實也不想看見大隊人馬的影子,他只想跟在大隊人馬之後,等到需要出現的時候,他再出現。

他不跟大隊人馬匯合,還有另外一個原因,一個人單獨行走,適合修練。這兩天來,他特意找兩頭藍級妖獸殺了歷練,就是為了能夠儘快進階成功,跨入狂尊高階。跨入了狂尊高階,再服用仙品爆王丹,進境之後,成為了丹尊初階,才有實力對抗卓譚。

但是卓譚的神秘失蹤,也讓唐浩有些不解。他不明白卓譚為什麼會失蹤了,他去哪裡了?

走著走著,唐浩感覺到了一頭妖獸的氣息。這頭妖獸至少也是藍級妖獸,唐浩立刻向著那妖獸所在方向飛去。他的速度非常快,眨眼就飛出來三十里。

前面是一座非常巨大的瀑布,這瀑布彷彿從天而降的一道天河,垂直高度至少有三百米。轟隆隆的巨大聲響宛若雷霆,激起的水花彌散在方圓五里的範圍之內,讓這方圓五里就像彌散在雨霧之中一樣。

這妖獸在瀑布下面,唐浩站在雨霧之中,低頭看著瀑布下面巨大水潭。這水潭深不見底,水潭之上泛起的巨大浪花一陣陣激蕩起來,彷彿天河爆裂一般。

「嗖。」

唐浩的身體突然消失,穿入了激流之中。身體直衝下去百米,落在了潭底。頭頂雖然激流澎湃,但是這潭底卻很安靜。

這潭底的面積很大,方圓至少有五六里的跨度。

唐浩稍微停頓了一下,身形向前一彈,便到了三百米之外,在他身前百米的地方,一頭長相奇醜的妖獸也真看著他。

這個傢伙身長三十米,十分巨大的一張嘴,小眼睛,四肢粗壯短小,很像地球上的娃娃魚。不過地球上的娃娃魚可沒有這麼大的。

「咕咕……。」

這個大傢伙發出了咕咕的聲音,那聲音里明顯充滿了敵意。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