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奕,「準備睡覺。」

傅小宋,「哦,我也要準備睡覺。」

話音落了,電話就終止了。360文學網

傅小宋小臉很臭,這個聶奕,太不討人喜歡了,也就他才願意和聶奕哥這種木頭人做朋友。

也難怪爹地不喜歡他!

不對,爹地又不喜歡男人!

好像什麼都沒有試探到。

洗漱完,躺到床上,開了房間里所有的燈,仔細檢查了一遍,確定都亮著,才鑽進了被窩裡,看了一眼小王子,「上來,陪我。」

小王子跳上床,爬到了傅小宋身邊。

傅小宋輕嘆了一口氣。

不明白他為什麼就怕黑夜呢!

沒有伊一的夜晚,好惆悵呀。

熬了一個小時,長睫毛才覆在眼瞼下,呼吸勻稱了。

……

第二天早上,宋伊一迷迷糊糊中,感覺唇上襲來冰涼的溫度,睜開眼睛就看到了他,頓住。

傅瑾睡鳳眸漆黑地凝望著她,大掌捋緊她的頭髮。

許久,他的薄唇才離開,輕揉她的頭髮,「回家了。」

宋伊一應了一聲,站起來,跟上了。

傅瑾開機,看到好幾個未接來電的提醒,瞥了一眼,點開確認來電時間。

宋伊一突然有點緊張,「結果如何?」

傅瑾側眸看向她,「宋仁義和劉芸的確是你的親生父母。」

宋伊一怔住。

那洛家是怎麼回事?

她昨天晚上一個人,無聊的時候用手機查了查,只查到了山城洛加,隱形的豪門世家,有些神秘,網上基本沒有什麼消息。

看向傅瑾,「昨天晚上那個男人是山城洛家的人?」

傅瑾,「嗯。」

宋伊一,「……」

還真的是山城洛家!

這是非要送個大小姐給她當?

不可思議!這都算什麼事?

想到昨天晚上和小睫毛精的通話,她看向傅瑾,「昨天晚上家裡去警察了。」

警察?

傅瑾又瞥了一眼未接電話。

這個點還早,他沒有回撥傅小宋的電話,打了嚴超。

很快接通了。

嚴超,「四爺。」

傅瑾,「嗯。」

嚴超將案子的前前後後說了一遍。

傅瑾低聲問,「屍檢結果出來了么?」

嚴超,「還沒有,我帶著人親自在這邊等。」

宋伊一在旁邊聽到屍檢兩個字,變了神色。

誰死了?

昨天警察去墅園是因為這個?

所以……

她蹙眉看向傅瑾。

傅瑾睡鳳眸藏了濃濃的陰霾,「嗯,結果出來了打電話。」

話音落了,他掐斷電話,將手機放到了西褲口袋裡。

宋伊一桃花眸子波動,「誰出事了?」

傅瑾看向她,低聲道,「宋仁義先生和劉芸女士遭遇了不測,警方百那邊正在做屍檢。」 宋仁義和劉芸!

宋伊一半天無法平靜,「所以我們兩個人是犯罪嫌疑人?」

傅瑾指腹輕揉她的手指,「嗯,夫妻有難同當。」

宋伊一,「還真是有難同當!」

警花穿越:妃常不好惹 雖然不喜歡宋仁義和劉芸,但是怎麼說都是兩條人命,就這麼沒了……

現在的情緒,出自對生命的敬畏!

看向傅瑾,「他們還在家裡嗎?」

傅瑾,「離開了。」

「那我們現在去警察局那邊?」

「不用,等消息。」

宋伊一看著傅瑾,「你覺得有可能是什麼人?」

傅瑾輕揉喉結,「不好說,等屍檢完了先辦葬禮。」

宋伊一,「……」

這葬禮,只能她辦了?

她跟上了傅瑾,心情複雜。

傅瑾看著她,輕聲道,「你不用操心,我讓人去辦,一場葬禮,就當感謝他們這輩子唯一做的好事,生下了你,傅家四少奶奶。」

宋伊一,「……」

他最近說話好像各種好聽!

看向傅瑾,點了點頭。

這葬禮,只能辦了,誰讓宋仁義夫婦就生了她這麼一個女兒。

如果他們再活幾十年,熬到了年紀,還能理所當然跟她要贍養費。

可是誰下的手?

她看向傅瑾,「有沒有可能和上次狙擊的人有關係?」

傅瑾,「有可能。」

宋伊一,「上次狙擊我的人,針對的是我還是你?」

傅瑾看向她,「不太好說,不過我們現在是夫妻,夫妻本是同林鳥,針對你就是針對我。」

宋伊一「嗯」了一聲,心口柔軟。

這麼下去,她真的會愛上自己的老公傅家四爺的!

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想到小睫毛精,再看向傅瑾。

感情的事,隨緣吧,跟著心走不是挺好的?

她一向自詡女漢子,也只有在他面前像個女人,是因為殘缺的那份記憶作祟嗎?

傅瑾,「思考什麼?」

宋伊一瞬間移開了視線,「在想兇手為什麼要栽贓我們。」

傅瑾,「嗯,值得思考的問題,思路很好。」

走了一段距離,到了他的座駕。

車門自動打開,宋伊一很自然地坐到了副駕上,剛準備自己扣安全帶,照舊是他先一步。

她身子往後靠了靠。

傅瑾低聲問,「躲什麼?」

宋伊一瞬間想起他昨天晚上也這麼問她,還不允許她躲,就像一葉浮萍一樣被他製造的浪頭潮尖徹底淹沒……

微紅了臉,沒有吭聲。

只是她單純地想多了!

想到宋仁義和劉芸的事,她看向他,「我們要不要去現場看看?」

傅瑾,「嗯,好,一起去。」

他帶上車門,去了駕駛位。

半個小時后,到了宋仁義和劉芸主的垣大名都,車子停到了昨天他們停車的位置。

下了車,宋伊一看向傅瑾。

傅瑾站在下車的位置,睡鳳眸殘餘著暗影,掃了一眼左右前後。

宋伊一沒有出聲打擾他。

如果兇手的目的是栽贓她和他,那麼一直尾隨著他們,暗中觀察他們的行蹤。愛你電子書

時間算的剛剛好,是個布局的高手。

傅瑾看了幾分鐘,「走吧。」

宋伊一跟上他,「有沒有可能也是擁有異能的人?」

傅瑾,「很可能。」

宋伊一,「……」

如果是這樣,案子只怕不好查,這無端被潑的髒水不好洗。

她看向傅瑾,「我能說說我的想法嗎?」

傅瑾,「嗯。」

宋伊一,「突然上門的洛家、之前的程家、秦家,都有可能,其實,也有可能是傅家人……」

她看著他的臉色,聲音小了許多。

傅瑾,「嗯。」

宋伊一看他臉色如常,放心了不少。

想到宋仁義夫婦的確是她親生父母,她和洛家小公子的確很像,輕蹙眉。

宋仁義和劉芸有一個是洛家的人?

她眸底閃過一抹異樣,看向傅瑾,「我們能進去看嗎?」

傅瑾,「我們遵紀守法地看,有什麼不能的?」

兩個人做了電梯,到了宋仁義和劉芸的所在的樓層,外面站著兩名警察。

傅瑾走過去,低聲說了幾句話。

宋伊一聽不到他說了什麼,看到一名警察打了一個電話,幾然後放了他們進去。

兩名警察跟著他們。

四個人進了門,客廳,宋仁義和劉芸死亡的位置被圈了出來。

宋伊一看了一眼,是他們跪的位置。

她看向警員,「這是第一死亡現場。」

警員,「是的,四少奶奶。」

宋伊一,「……」

她什麼也沒有說,看向傅瑾。

當時他們走的時候,宋仁義夫婦只是跪在那裡嚇得癱軟,明明人好好的。

她看向警員,「死亡時間呢?」

警員,「不好意思,這個不方便告知。」

宋伊一說了一句「抱歉」,「我能看看別的地方嗎?」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