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一驚的宋傑趕緊坐了起來,詢問向了大家「我要到東西準備好了嗎?我現在就去打造一把武器。」

「已經準備好了。」露庫拉齊亞·佐拉點頭「跟我來,我把這些東西放在地下室了,跟我來吧。」隨後一行人就跟著露庫拉齊亞·佐拉走到了別墅的地下室。

隨著露庫拉齊亞·佐拉走進地下室的宋傑不斷的揉著自己的太陽穴,一臉苦笑,心中想到『雖然知道了不少製作方達,但是我因為這次的昏迷我就只剩下了一次的製造機會了,所以一定要成功。』

露庫拉齊亞·佐拉指著地下室中18世紀風格的各種鐵匠設備「這裡的設備都是我們費了好大的勁才弄到的,希望小傑你不要抱怨。而且這些設備中使用能量的設備用的都是魔力,所以我們還會在這裡為這些設備提供能量。」

「沒關係,說起來,我倒是很喜歡這樣的原始的鐵匠設備。」宋傑的目光隨後就把自己的目光投向了穿著女僕服的有著藍綠色頭髮的少女「這位是?」

「您好,我是莉莉婭娜小姐的女僕,卡蓮·揚科洛夫斯基。」少女說著就向宋傑施了一個淑女禮。

「不用用敬稱稱呼我,喊我小傑就好了。」宋傑隨後就走向了熔爐「那我現在就開工了。」……

————————————————–(分割線喵)——————————————————-

「好了,這樣大體的劍身就造好了,接下來就要對它進行後面的工作了。」宋傑說著就從自己的口袋中摸出了一塊從系統處兌換的抗魔金屬扔進了熔爐中。

在看到化作鐵水的抗魔金屬和劍身融為一體之後,宋傑這才一臉滿意的從熔爐中取出了劍身,開始製作劍柄,當把兩者裝在一起之後,宋傑就把已經完成了的單手劍放入放進了水中。

「呲!」隨著白煙的散去,宋傑從水池中取出了變成了通體白色的單手劍,一臉滿意看著自己手中的單手劍「不錯,依靠這把武器可以有和他們一戰的實力了。」

宋傑說著就查看起了這把單手劍的屬性。

單手劍(未命名)

攻擊力100

破魔:這是一把加入了抗魔金屬的武器,能夠有效切斷各種魔法護盾和魔力(神力也包含在內)。

鋒利:這是一把融合了很多高硬度金屬的武器,擁有著斬金削鐵的能力。

專屬武器:這是鍛造大師宋傑為自己打造的武器,在宋傑作為使用者的時候獲得攻擊+10的屬性。

弒神之願:這是鍛造大師宋傑為了與神一戰打造的武器,在和具有神性的敵人戰鬥時+10攻擊。

弒神之果:當宋傑使用這把武器斬殺神明或具有神性的敵人後,每一個擊殺都會讓這把單手劍+10攻擊(當前+0)

「以後你就叫弒神了。」撫摸著弒神的宋傑臉上露出了笑容。隨後宋傑就把手中單手劍遞到了露庫拉齊亞·佐拉的面前「露庫拉齊亞小姐,麻煩你對著劍身使用一個魔法,我要做一次測試。」

「好的,那我就不客氣了。」露庫拉齊亞說著就對著弒神的劍身釋放出了一道魔力,但是當魔力移動到劍刃邊緣的時候,它被弒神的劍鋒一分為二。

「魔力被切開了?!」圍觀的少女們紛紛發出了驚呼,就連見多識廣的露庫拉齊亞·佐拉也是一臉震驚的看著宋傑手中的弒神「小傑,你手中的武器到到底是怎麼回事?我這還是第一次見到能夠切開魔力的武器。」

「而且聽小傑是你的意思,你已經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了。你到底是怎麼做到讓這把武器擁有這樣的效果的。」從宋傑手中拿過了弒神的露庫拉齊亞·佐拉臉上露出了震驚之色「明明只是單純的單手劍,但是上面居然帶有魔力?!」

宋傑一臉無奈的看著搶走了自己武器的露庫拉齊亞·佐拉嗎,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具體怎麼回事我也不是很明白,但是當我打造完了武器之後,腦海中就有了一個聲音開口,讓我試驗一下這種事情。」

「真的是這樣嗎?」露庫拉齊亞·佐拉一臉狐疑的看著宋傑「我怎麼一點兒都不相信呢?」

宋傑聳肩「信不信由你咯,反正我說的是事實。」說著從露庫拉齊亞的手中拿過了弒神「好了,我現在要去試驗新武器了。明天可是要和神明戰鬥的。」

在宋傑離開了地下室后,露庫拉齊亞·佐拉看著少女們「剛才的事情誰都不允許說出去,這可是會惹出大麻煩的!」……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露庫拉齊亞小姐你放心好了,我們明白這樣這樣的事情被其他人知道的後果是什麼。」艾麗卡和莉莉婭娜點頭。隨後在露庫拉齊亞的帶領下處理好那些鐵匠設備后,走出了地下室。

看著露庫拉齊亞等人回到別墅的大廳,宋傑詢問向了露庫拉齊亞「我和神明戰鬥的地方在哪裡?」

「明天一早我和莉莉就會帶你前往那座島嶼,然後我們在船上等著戰鬥結束,把你或者你的屍體帶回來。」艾麗卡將明天的計劃告訴了宋傑。

宋傑看著露庫拉齊亞·佐拉說出了自己的想法「我們現在就去那個島嶼吧。正好可以利用剩下的時間熟悉一下地形。」

「好吧,既然你想去,那我就讓她們帶你去那個地方。」露庫拉齊亞看著一臉認真的宋傑點頭。從桌子上拿起自己的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老皮特,等一會兒會有人去你那裡,你親自接待他們吧。」

「嗯,沒錯,就是那個要和兩個神明戰鬥的少年,今天和明天就拜託你了。」露庫拉齊亞點頭「而且青銅黑十字和赤銅黑十字的那兩個小姑娘也會過去。」

在又和電話另一端的老皮特寒暄幾句后,掛斷了電話看著宋傑「我已經安排好了,你們現在直接坐車去碼頭就行了。」

「那我們就出發了。」宋傑把手中的弒神裝進了幻影的劍鞘中后把幻影直接裝進了行李箱中「露庫拉齊亞小姐,我的行李就先放在您這裡了。」

「沒問題,我直接把它送到了你的房間去了,希望你能夠活著回來。」打了一個響指讓宋傑的行李箱飛向宋傑居住的房間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不再理會坐在大廳中的其他人。

宋傑看著少女們「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吧。我坐在副駕駛的位置,艾麗安娜負責駕駛,你們三個就坐在汽車的後排吧。」……

————————————————–(分割線喵)——————————————————-

很快一行5人就來到了薩丁島的港口,下車之後宋傑就開始四處張望「好吧,我們要找的人在那裡呢?」

「你們不用找了,我就是老皮特。在看到了兩位少女大騎士之後我就知道了你們就是我要等的人了。我們現在就上船吧。」一個滿頭銀髮的老年人走到了幾人身邊。

滿頭銀髮的老者指著不遠處的一艘白色的小遊艇「那就是我的船了,我們現在登船吧。」老皮特說著就帶著幾人登上了遊艇「計劃已已經制定好了,我會駕駛遊艇到小島的附近,之後你們就用小船前往小島。在那裡等著明天的戰鬥吧。」

「今天的晚飯就在船上吃吧。明天早上的食物就在前往島上的時候一起帶過去。」老皮特帶著宋傑一行人走進了小遊艇的船艙中「除了那位戰士,剩下的幾位女士就住在遊艇上等著明天的戰鬥結束。」

老皮特從倉庫中取出了一個簡易帳篷「這個帳篷就是您接下來在島上臨時居住的地方了。」

從老皮特手中接過裝著帳篷的背包后,宋傑點頭「那我們就趁著天還沒有黑的時候趕緊趕到島上去吧。晚飯我也在島上吃了。」

「那好,我現在就去準備一下。」老皮特對艾麗安娜和卡蓮開口「那就麻煩兩位女僕小姐去底層的儲存室中去準備一些食物了。我現在就去開遊艇,至於剩下的3位,你們就在甲板上度過一段愉快的時光吧。」

「在走廊的最前方直通甲板的兩側房間分別是男更衣室和女更衣室。如果想換泳裝,去那裡就可以了。」在結束了介紹船艙之後,老皮特就沿著走廊一直向前走去,前往甲板上的駕駛室。

宋傑則是把疑惑的目光投向了艾麗卡和莉莉婭娜「你們兩人要換泳衣嗎?要是換,那我就在更衣室的門口等著你們。」

艾麗卡看著莉莉婭娜「莉莉,你說呢?我們到底要不要換上泳裝在甲板上好好的玩會?」

「還是算了,最近的溫度不適合曬日光浴,而且現在已經下午兩點了,艾麗卡,我們還是等下次吧。」莉莉婭娜搖頭拒絕了艾麗卡的提議。

「那好吧,我們就等著去小島上看看吧。」艾麗卡點頭,率先跑出了走廊,站在前甲板上向遠處眺望「不知道哪座可憐的島嶼會成為眾神之戰的犧牲品。」

同樣走到了甲板上的莉莉婭娜把自己的目光投向宋傑「宋傑先生,您真的有戰勝甚至擊殺神明的信心嗎?」

「本來我只是抱著豁出去的想法準備去試一試的,因為我有『普羅米修秘笈』。」從背後抽出了弒神,不斷的撫摸著弒神銀白色劍身的宋傑目光堅定「但是有了這把單手劍之後,我就有成功的保證了。」

「對了,莉莉婭娜,你以後也不要喊我『宋傑先生』了,就直接喊我的名字,小傑就行了。」宋傑坐在一張躺椅上「我就在這裡等著登上小艇的消息了。」……

經過兩個小時左右的航行,在遊艇上的時間在16:08的時候,老皮特走到了宋傑幾人的身邊「現在我們就可以乘坐小艇前往明天的戰場了。就是我們坐左前方的那座小島。這是一個在海圖上都沒有標註的珊瑚島。」

看著儘是沙灘的島嶼,宋傑點頭「看起來島上除了沙子就是沙子。這就是叫它珊瑚島的雅科夫原因嗎?」

老皮特對好奇的少男少女們進行了科普「不是,這樣的島嶼在海洋中有很多。大多數都是像這樣的沙灘島,但是也有非常大,並且上面還有著動植物的島嶼。稱呼這種島嶼為珊瑚島的原因是,這樣的島嶼是由珊瑚蟲的屍體組成來到。」 「這個島嶼雖然沒有任何植物,但是到時有不少的海洋動物呢。」看著礁石上的海螺和不時橫著從大家面前跑過的招潮蟹,間或的還有著一兩隻向著宋傑等人揮舞著那隻巨大的蟹鉗,像是宣示主權一般。

莉莉婭娜則是從地上拿起了一把沙子「這個沙子真的好細啊。」

「喂,什麼?!好的,我知道了,我會把這件事情告訴兩位大騎士的。」在掛掉電話后,老皮特一臉嚴肅的看著艾麗卡和莉莉婭娜「那些事情現在都不重要了。剛才露庫拉齊亞小姐給我打電話了。」

看著嚴肅的老皮特,艾麗卡和莉莉婭娜的臉色也變得嚴肅起來了「露庫拉齊亞小姐說什麼?」

老皮特對著兩個少女開口「露庫拉齊亞小姐說,你們兩位必須有一位教授一下宋傑先生使用『普羅米修斯秘笈』的方法和韋勒斯拉納與梅爾卡托兩位神明的相關知識。」

「教授嗎?」兩個少女的臉上泛起了紅暈。

在猶豫了片刻之後,鼓足了勇氣的艾麗卡開口「我來吧,就當做是小傑你救了我一次的謝禮了。」臉上泛著紅暈的艾麗卡說著就走到了宋傑的面前「小傑你就站在那裡就好了。」

「所以說教授到底是什麼意思啊?」一臉疑惑的宋傑看向了艾麗卡。

「小傑只要閉上眼睛靜靜的等著就夠了。」臉紅的能滴出血的艾麗卡說著就把自己的手放在宋傑的眼前。

宋傑趕緊閉上了自己的眼睛「好了,我閉上眼睛了。所以你就告訴我什麼是教授吧。」

「我會用行動告訴你什麼是教授的。」艾麗卡說著就吻上了宋傑,並將剛才老皮特說的內容全部通過這種方式告訴了宋傑。

唇分之後,宋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就是教授啊。對不起了,艾麗卡。」

「沒事的,我不是已經說了嗎,這是對你救了我一命的回禮。」艾麗卡一副毫不在意的擺擺手,但是依舊通紅無比的臉龐卻暴露了她的內心遠沒有表面上的那麼滿不在乎。

看著依舊還沒有落下的太陽,宋傑從自己背後抽出了弒神,一臉戰意的看著自己面前擁有大騎士稱號的艾麗卡和莉莉婭娜「趁著太陽還沒有落下,我們了就來比試一下劍術吧。」

「好啊,小傑你不是一直都說我打不過你嗎?今天就讓你好好的見識一下本小姐的實力。」換好了戰鬥裝束的艾麗卡從魔法陣中取出了自己的武器,萊因哈特,豎在自己的面前,做出了戰鬥準備。

宋傑在把自己身後背著的石板和帳篷放下之後也做好了戰鬥準備「艾麗卡,你先攻。」

「好,看劍!」艾麗卡在聽到了宋傑的話后,一劍刺向了宋傑。隨著艾麗卡的行動,其他人也紛紛行動起來,艾麗安娜和卡蓮打開了裝著帳篷的袋子,開始了帳篷的製造;老皮特和莉莉婭娜則是向後退去,給宋傑和艾麗卡留出了充足的「戰場」。

向右側側身的宋傑輕鬆的閃過了艾麗卡的這次攻擊,並揮舞著右手的弒神砍向了阿里卡的萊因哈特。卻並沒有如同宋傑想象的那樣直接斬斷,而是發出了金鐵交鳴的聲音。

「魔力製成的武器是無法斬斷的嗎?也好,這樣還能有一些戰鬥的樂趣,就是不知道這把武器能否對神明造成傷害。」意識到自己無法斬斷對方的武器之後,宋傑再次變招,砍向萊因哈特的劍鋒一轉,就要順著萊因哈特的劍身斬向了艾麗卡的右手。

發現宋傑意圖的艾麗卡不退反進,用萊因哈特上劍柄擋住了宋傑的只一次斬擊,一直向前的劍鋒最終在躲閃不及的宋傑的身上劃出了一道血痕。

各向後退了一步的兩人在看了一眼自己身上后,再次沖向了對方。宋傑用手中的弒神在艾麗卡匆匆防禦之下,變斬為拍,在艾麗卡的身上拍了一下。

艾麗卡立即一臉沮喪的看著莉莉婭娜「莉莉,在單純的劍術方面我的確是輸了,接下來就要靠你了。」隨後就繞道了莉莉婭娜的身後,一把推著莉莉婭娜到了宋傑的面前。

「那就讓我領教一下小傑的劍術吧。」手中拿著長身軍刀莉莉婭娜說著就直接揮舞著軍刀砍向了宋傑。

弒神一橫,擋住了莉莉婭娜進攻宋傑加大了手上的力道,讓莉莉婭娜不得不抬起軍刀后,直接貼到了莉莉婭娜的面前,手中的單手劍更是直奔她的脖子而去。

使用了一個後空翻的莉莉婭娜在躲避開了宋傑的這次攻擊后開口「好險!」隨後再次向宋傑發起了進攻,這一次的軍刀橫斬向了宋傑的腰間。

察覺到莉莉婭娜意圖的宋傑把弒神放到了左手,用左手擋住了莉莉婭娜攻擊的宋傑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比在了莉莉婭娜的脖子上「莉莉婭娜小姐,你輸了。」

莉莉婭娜看著宋傑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單論劍術的話,小傑你果然很強,恐怕唯一能夠在劍術方面與你一較高下的就只有位王了。」

「王?不是很明白你們在說什麼,不過天色不早了,我要會去休息了,大家明天見,還有謝謝艾麗安娜和卡蓮幫我組裝的帳篷了。」再向幾人揮手后,宋傑就走進了帳篷中。

躺在帳篷中百無聊賴的宋傑忽然想起了在這個世界中還有自己需要解決的輪迴者,於是趕緊調出了系統的任務界面,卻發現原本還剩下3個輪迴者需要解決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於是詢問系統「這3個輪迴者是怎麼回事?」

「他們三人死於您見到神獸野豬的時候。所依您消滅所有輪迴者的任務已經完成了。」……

艾麗卡一臉疑惑的看著莉莉婭娜「莉莉,你是認著的嗎?在劍術方面真的只有那位王才能和小傑7一較高下嗎?」

「當然是真的。」只穿著內衣的莉莉婭娜點頭「你要知道,在和我戰鬥的時候,小傑可是用左手擋住了我右手的攻擊,而且他來這裡時可是帶了兩把單手劍的。」

「雙持?」……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現在就等著他們的到來吧。」在吃過早飯後,右手拿著單手劍,左手空無一物,身後背著『普羅米修斯秘笈』的宋傑站在島嶼上,等待著兩個神明的到來。

醒來的老皮特和少女們也早早的站在了遊艇的前甲板上,看著被劃為戰場的小島,等待著神明的到來,老皮特看著變了顏色的天空「神明要來了,我現在要讓遊艇離開島嶼附近了,以免戰鬥波及到我們。」

走進了駕駛室的老皮特操控著遊艇逐漸遠離了小島。

「這就是你挑選的戰場嗎,戰士?」韋勒斯拉納落在了宋傑的面前。

「雖然小了一點,但是感覺還不錯的樣子。」梅爾卡托從海面直接走到島嶼上,這次出現在宋傑面前不在是那個巨人,而是一個身高在一米九左右的中年男性「現在就讓我們開始吧。」說著就揮舞著手中的棒子砸向了韋勒斯拉納。

韋勒斯拉納沒有任何動作,但是露庫拉齊亞兩道粗大的閃電劃破了天空中的雲層劈向了宋傑和梅爾卡托。梅爾卡托抬起了自己的左臂,用護臂輕鬆的擋下了這道閃電,右手中的棒子加快速度,轉眼間就要砸到韋勒斯拉納的身上。

韋勒斯拉納一下子就出現在了梅爾卡托的攻擊範圍之外,宋傑在用手中的單手劍將劈向自己的閃電擋住之後就只能用自己的單手劍硬接梅爾卡托的這一記重擊。

梅爾卡托看著接下了自己這一記攻擊之後只是向後退了三步的宋傑「不錯,看來我應該使出全力了,你用你的行動向我們證明了你的勇武,現在努力活下去吧。」隨著話音,梅爾卡托的氣勢隨之一變,變成了睥睨天下的王者。

「你終於結束了過家家,現在局讓我們盡情地一戰吧!」韋勒斯拉納說這就以極快的速度沖向了梅爾卡托。兩者在發出了巨大撞擊聲的同時濺起了巨大揚沙。

隨著打鬥的聲音,小島上出現了一道裂隙,天空中不斷落下的無差別落雷更是讓支離破碎的小島雪上加霜,左手從自己的背包中取出了石板之後,宋傑便衝進沙塵中「這可是三人的亂斗!不是兩個神明的對決!」

衝進了戰場中的宋傑立即打亂了兩個神明戰鬥的節奏,不過這些事情都不歸宋傑管,衝進了戰場中的宋傑在看到有攻擊的機會的時候絕對會下手,根本就在乎自己攻擊到底是誰。

兩個神明很快就因為宋傑這個『不安定因素』的加入而受傷,有來自於對方的,更有來自與宋傑的。在一起短暫的交鋒后,兩個神明的目光紛紛投向了宋傑手中的武器「你的這把武器給我們帶來了威脅的感覺,它是從哪來的?」

「你們說弒神啊,這可是我昨天為了今天的戰鬥所特意打造的單手劍,它的名字叫弒神。」耍了一個劍花的宋傑看向兩個神明「沒想到你們都會覺著她給你們帶來了威脅。看來這把武器的名字沒有起錯。」

「弒神嗎?你到是立下了一個偉大的願望呢。不過你製造的這把武器的確有叫這個名字的資格,現在就讓我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能夠弒殺神明吧,勇士!」梅爾卡托帶起了旋風的棒子和韋勒斯拉納的閃電同時對宋傑發起了攻擊。

面對兩個神明同時攻擊的宋傑陷入了窘境,躲肯定會被一個神明的攻擊擊中,不躲肯定會被兩個神明的攻擊命中。猶豫再三后,宋傑決定豁出去了,迎著梅爾卡托的的棒子前沖的宋傑,一個滑鏟躲過了梅爾卡托的棒子。

在梅爾卡托面前起身的宋傑順勢把自己手中的弒神插進了梅爾卡托的胸膛之中,在發現梅爾卡準備用左手抓住自己后,抽出了自己的單手劍,沿著空出來的右手方向躲開了梅爾卡托的左手。

騙妻入甕,首席太過分 一道閃電緊跟著宋傑的攻擊命中了梅爾卡托,承受了巨大傷害的梅爾卡托用手抹去了嘴角的鮮血「這才是有意思的戰鬥。」隨後就揮舞著手中的棒子沖向韋勒斯拉納,胸膛處的傷口更是轉眼間就癒合了,如果不是還有血跡,恐怕沒人相信他的胸口剛才被刺了一劍。

剛剛逃離了兩個神明圍攻的宋傑也沒好到哪裡,被一直在一旁觀看兩人戰鬥的韋勒斯拉納的閃電擊中,此時的宋傑把魔導書放在自己身邊,從空間中取出了一枚恢復水晶為自己恢復。

恢復結束后,便再次抄起了自己放在地上的魔導書準備回到戰場,就在這時,韋勒斯拉納倒飛著落到了宋傑的身邊,在看到宋傑之後,手中多出了一把黃金劍刺向宋傑。

一個翻滾避開了韋勒斯拉納的宋傑情急之下拿起左手的石板,依照著艾麗卡的教授釋放出了石板中白馬的力量打向了韋勒斯拉納。

被白馬的力量命中的韋勒斯拉納一臉不甘的看著宋傑「這不可能,我是絕對不會被自己的化身打敗的!」

嘴角露出了一抹獰笑的宋傑開口「感謝您的慷慨,能夠斬斷神格的黃金劍,我確實收到了。」

「這可不一定,你剛剛可是給我了一份大禮,現在到了我報答你的時候了。」梅爾卡托趁著這個機會揮舞著手中棒子,砸向了坐在地上的宋傑。

祭出了久違的SAO的技能的宋傑一個瞬步躲開了梅爾卡托的攻擊,但是他們戰鬥的島嶼就沒有那麼順利,隨著梅爾卡托的攻擊,原本就支離破碎的島嶼變得四分五裂,轉眼間就有大片的地方沉入了海底。

韋勒斯拉納也逐漸的從僵硬的狀態恢復了過來「那就讓我更愉悅一些吧。」隨著話音,接連不斷用閃電劈向宋傑。

將所有的閃電都躲開后,略顯狼狽的宋傑抓住機會使用了『普羅米修斯秘笈』中戰士的能力,將3人戰鬥的地方變成了一片黃金的·地面,地面上還插滿了黃金劍的場景「看來最後贏得這次戰鬥的人是我了」…… 「戰鬥結束了,我現在就去告訴老皮特!」看著恢復了正常的天空,艾麗卡衝進了駕駛室中,對老皮特開口「老皮特,我們快回去,戰鬥結束了。」

坐在座位上翻看著手中的書籍的老皮特聽到艾麗卡的話后合上了手中的書放到一邊,向艾麗卡敬禮「是的,女士,我現在就開船過去。」

莉莉婭娜看著從駕駛室中出來的艾麗卡小聲的在艾麗卡的耳邊開口「我說,艾麗卡你不會喜歡上小傑了吧?」

「是又怎麼樣。難道還不許人家一見鍾情?更何況小傑可還救過我呢!」艾麗卡看著莉莉婭娜「你也不用那麼小聲的說,既然已經喜歡上了他,我就不在乎其他人的目光了。」

莉莉婭娜看著艾麗卡的目光中充滿打趣「這還真是符合艾麗卡作風的發言呢,就是因為他救了你一命,所以你就如同你最不屑的騎士小說中的女主角那樣以身相許咯?」

「要你管!不和你說了,我要仔細的看看戰鬥的結果。」艾麗卡說著就把自己目光投向了海面上,口中小聲嘀咕著「小傑你可前往不要有事啊。」……

在駕駛遊艇移動到了那座小島附近后,所有人的臉色都變白了,原本面積不小的島嶼現在只剩下了零星的幾小塊地面。老皮特無奈搖頭「看來八成是凶多吉少了,我們回去吧。」

「不,準備小艇!哪怕是只剩下了屍體,我都要把他帶回去!」艾麗卡聲音中充滿堅定,隨後把目光投向了一片狼藉的海面「就是不知道這場戰鬥最後的贏家是那位神明了。」

莉莉婭娜握住了目光中充滿黯淡的艾麗卡的雙手「我倒是覺得會是艾麗卡你心中最希望的結果,根據你的描述,這兩位神明在結束戰鬥之後肯定是會保護好小傑的身體或者是屍體的。但是現在的海面上可是一點兒的神力也沒有的。」

「兩位小姐就不要在這裡下結論了,我們駕駛小艇過去搜查一遍不就知道最終的結果了嘛。」老皮特帶著少女們走向小船「希望宋傑先生真的成為了弒神者。」……

乘坐著小艇抵達了島嶼所在位置后,所有人便開始在海面上和島嶼的碎片中尋找著宋傑,環顧了半天的莉莉婭在又仔細的掃視了一下周圍的迷你島嶼后開口「我們再向前一些吧,這附近應該是沒有了。」

小艇不斷的停停走走,從整個『小島』的東方移動到了西方,依舊沒有發現宋傑的蹤跡。老皮特看著依舊努力環顧四周尋找宋傑但是眼角卻流下淚水的艾麗卡「艾麗卡小姐,我們真的儘力的,但是,唉,我們回去吧。」

「不!他一定沒事,我相信一定還活著,我要到每一塊島嶼碎片上去找他!」拭去眼角淚水的艾麗卡說著就飛向了離自己最近的島嶼碎片。

「艾麗卡,我幫你,兩個人找的能快一點,你左邊我右邊。」向艾麗卡大喊一聲的莉莉婭娜飛到了另一邊的島嶼碎片開始尋找著宋傑。

沒過一會兒,艾麗卡發出的驚呼就讓所有人都聚集了過去。最先趕到的就是使用了魔法的莉莉婭娜,看著宋傑現在的樣子,莉莉婭娜臉上露出了慶幸的表情「還好艾麗卡你準備逐一島嶼尋找,不然我們就·真的找不到他了,不過他到底是怎麼變成這幅樣子的?」

出現在兩人面前的宋傑幾乎整個人被埋在了沙灘中。只有一張側臉露在外面,也正是因為如此,艾麗卡才能夠找到宋傑。

「管他呢,現在我們趕緊把小傑弄出來吧。」艾麗卡說著就開始用手將宋傑身上的沙子移開,在莉莉婭娜的幫助下,宋傑很快就被兩人從沙子中扒了出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