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被關在籠子裏的龍戰似乎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命運將會被改寫,靜靜的躺在籠子裏,死了一般的寂靜。 “死了嗎?”緋笑有些不安的看着龍戰,這些人看龍戰的眼神完全沒有任何的人性,那眼神好似在看着一樣死物一般。

“魅皇此話不實,據我所知,你這壓軸之物,只是一隻黑海海怪而已。而且,那丹龍一族自古以來被斬殺殆盡,這世間已無丹龍,你我都算後來者,連丹龍的樣子都沒有見過,你怎知,它是一隻丹龍。”林寒的手心緊握,苦苦隱忍。

他發誓,一定要將師兄救出來,不讓他成爲別人修煉的工具。

還沒等林寒開口,菩提已經幫林寒開口說話了。

菩提嚴格算起來是獸族的,或許是因爲對獸類本身有着親近之意,所以在發現了龍戰的身份之後,纔出面幫忙。

“你我雖未見過,但古籍有過記載,這是一隻丹龍。”魅皇沒有想到這菩提竟然出手,隨後轉念一想,這菩提是獸族的先人,對獸類自然會心一點,跟獸皇那個變態女是一個心態。

兩大聖皇階品的強者公然這麼脣槍舌戰起來,衆人也是驚呆了。完全不知道該信誰。只能在兩者之間,來來回回琢磨不定。

“夠了,還望魅皇告知!競拍底價多少,價高者得行了。”有人適時的開口打斷了兩人之間的對話。

至於信不信隨他們了,誰信,誰將他拍走好了。

婚姻歷險記 “好。”魅皇點點頭,目光有些幽怨的看了菩提一眼。

菩提直接調轉眼神,當做自己沒有看到對方一般。

“至尊龍骨的好處不我多說了,跟九轉回魂丹一樣,十顆紫色靈石起拍。”十顆紫色靈石,不可謂不貴啊!

這樣的價格,直接難住了所有人,林寒更是眉頭深鎖。

“小子,你不能再拿靈石出來了!否則的話,算我是聖皇階品,也抵不過在場這麼多的聖人的圍毆。”人心皆貪,修行者也不例外。那紫色靈石是何等寶貝,林寒可能自己還不自知,不過他可以肯定的是,若是他再敢拿出紫色靈石來,他們會成爲衆矢之的的。

“……”林寒無言以對,但是心急如焚。

被菩提這麼一干擾,幾乎所有人都對龍戰的身份產生了懷疑。

許多人都不願意出這樣的高價去買一個是否是丹龍的物品,所以大家都陷入了沉默。尤其大家都在關注菩皇的動靜,若是菩皇出手,那說明,這人極有可能真的是丹龍一族倖存的後裔。若是沒有出手,那便不是。

遲遲沒有看到菩提出手的衆人,越發對龍戰的身份產生了懷疑。

魅皇見狀,暴怒,執掌之間已經凝聚一團靈力逼進了龍戰的身體裏。

“噗”的一聲,一口金色的血液從龍戰的嘴裏噴了處理,而龍戰的身體也在迅速的發生着變化,最後直接變成了一隻丹龍的模樣。

火紅色的龍身一經出現,大家都驚呼連連。

竟然真的是丹龍!

“我們瀚城拍賣會做生意從來不作假!現在,可有動心的?”魅皇對菩提露出了一個挑釁的笑容。他以爲,自己混淆了視聽她沒有辦法了嗎?

菩提顯然沒有想到對方還有這一招,握緊拳頭,看似平靜的眸子下掀起了一絲怒氣。

在得知了龍戰的真實身份之後,一些家族的人陷入了瘋狂之。開始了瘋狂的競拍。

要知道,吸收了至尊龍骨後之後莫大好處是所有人都希望得到的。一些無法突破聖皇階品的聖人若是融合至尊龍骨,是極有可能突破的。

最後這價格直接被炒到了兩百塊紫色靈石,之前多了差不多一倍的數量。

“前輩,我若是說,我有辦法帶着你們逃走,你可願意,信我一次!”如果說開始不用拿出紫色靈石林寒也覺得有可能救回師兄,那麼現在,他只能拿出靈石來換取師兄的安全了。

“離開了這拍賣場咱們怕是有危險了,你怎麼逃?”菩提嗤之以鼻,雖然他有瞬移的能力,但是還是會被人掌握行蹤,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太難了。

女配掉色了 “你且看着。”林寒面色凝重,舉起了手的競拍牌。

“看來,菩皇對這個貨品也很執着,兩百一十塊靈石一次,兩百一十塊靈石兩次……”兩百塊的紫色靈石可不是什麼小數目,這些人算再想要拿出來都拿不出來了。

只能含恨的看着菩提競拍成功,將這丹龍給競拍走了。

依舊是跟剛纔一樣,一羣拍賣行的人將那個裝有龍戰的籠子給擡了進來,然後她們之間銀貨兩訖。

林寒毫不猶豫的拿出了那兩百塊一十塊紫色靈石交付對方。

菩提是已經徹底的驚呆了,這孩子到底是什麼來頭!

剛纔拿出一百多塊已經夠讓他吃驚了,現在居然又拿出了兩百多塊。

心念一動,林寒將龍戰收到了自己的空間裏。

“多謝菩皇對此次拍賣的鼎力支持,紫色靈石我們收下了,希望菩皇下次再來。”魅皇嬌笑一聲,再一次將衆人的仇恨拉到了菩提身。

菩提頭疼欲裂,有種想宰人的衝動。

林寒不慌不忙,起身將包廂的窗簾拉,包廂門關。

隨後從空間裏取出了一盆水出來,讓菩提跟緋笑都進入了自己的空間裏。隨後身子鑽入了這盆水,丹田之的化水珠在瘋狂的運轉。

等到再次離開水源時,林寒已經帶着空間內的衆人出現在了菩提所居住的那個小漁村之的池塘裏。

這一次的傳送消耗的靈力過多,林寒幾乎是全身軟綿綿的從池塘裏爬出來的。

爬出來之後,心念一動將空間裏的人放了出來。

“你怎麼辦到的!”看着周圍熟悉的景象,菩提驚呆了。

這林寒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那瀚城拍賣行所設下的強大結界是他都不敢去輕易闖的存在,林寒竟然能夠帶着他們毫髮無損的離開。而且是悄無聲息的,這一點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化水珠,前輩,我有化水珠。”林寒氣不接下氣的回答,整個人一副快要蔫掉的樣子,實在是太累了。 “化水珠?海人族至寶化水珠?”菩提驚呆了,這少年,修爲不高,爲何身會有如此的珍異寶。

連化水珠都有!那不是海人族鎮族至寶嗎?怎麼會到他手裏的。

“希望前輩幫我保密,我相信,前輩是一個正人君子。”林寒蒼白的一笑,從空間裏取出了裝丹藥的葫蘆,顫顫巍巍的將葫蘆拿起來,從葫蘆裏倒出了兩顆丹藥,送到了自己的嘴裏。

丹藥落肚,臉色也好看了許多。

地坐好,他將裝有龍戰的籠子從空間裏挪了出來。

“這籠子我幫你打開。”菩提走前,這是魅皇設下的結界,不是林寒這個修爲能夠對付的。

話音落下,菩提一指接觸這籠子,這籠子瞬間分崩離析。碎了一地,看向躺在籠子裏的丹龍身體,菩提連忙讓林寒給他喂兩顆丹藥下去。

林寒挑出了天仙階品的丹藥,送入了龍戰的口。

丹藥落肚,龍戰的臉色總算好看了一些。

“若是有萬聖丹的好了。”眉頭輕蹙,菩提有些遺憾的開口。“他受了很重的內傷,需要萬聖丹才能恢復。不過萬聖丹丹方已經失傳,沒有人能夠煉製出來。”

菩提話音剛落,忽然發現一個丹靈出現在了他的視線裏。

錯愕的看向那個丹靈,這發現丹靈已經是實屬罕見的事情了,而且還是一隻靈仙階品的丹靈!

“龍戰這是怎麼了?”只見那丹靈轉過頭,開口問了林寒一句。

“稀釋你的藥性,幫忙救救他。”讓林寒現在這個狀況去煉製萬聖丹是有些不現實的,雖然是天仙階品的萬聖丹,對他來說還是有些難。所以只能讓神農幫忙了。

“好。”神農一口應下,飛至龍戰的嘴邊,嘴對嘴衝着龍戰吐了一縷氣息過去。

這一縷氣息鑽入了龍戰的口鼻之,龍戰身的傷口在可視的情況下迅速的康復,身形也從一隻丹龍變成了人形。

“這是……萬聖丹丹靈!”再傻的人也看出來神農的來頭了,不僅是丹靈!還是萬聖丹的丹靈!我的天,“林寒,你告訴我,你身的寶貝到底有多少。”感覺隨隨便便拿出一樣東西都能嚇死自己。

菩提有些頭疼的想到,重點是,身負這麼多珍異寶,還能這麼平安無事的活下來,這需要多大的運氣啊!

“嗯。”林寒點點頭,掏出一枚丹藥,送到了神農的嘴裏。

神農吞下丹藥,回到了林寒的身體裏。

“師兄!師兄醒醒!”林寒實在太擔心小楠兒和太老君了,擡手推了推龍戰。

龍戰總算從昏迷悠悠醒來,睜開雙眼,當發現近在眼前的林寒時,他一骨碌從地爬了起來,一把將林寒擁入了懷裏!

“師弟,你去哪兒了!你知不知道老祖和師傅都找你找瘋了!哦對了!太老君也找你找瘋了!大家都以爲你被獵者抓走了。”龍戰心急如焚的開口,在反覆確認了一遍林寒無事之後,這才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我沒事,師兄。”故人相逢,林寒眼底也滿是激動的神色。

“等等……你已經飛昇至神尊階品了!”我的天,這才消失多久時間,飛昇了?還直接超越了自己?

龍戰有種接受無能的感覺。

“咳咳。”果然,修煉狂人的名字不是亂叫的,找到自己之後詢問自己的第一個問題居然是關於修煉的事情。

“這地方的靈力充裕,較好修煉。”林寒直接將功勞歸咎到了這個世界來。

“是嗎?緋笑天尊!你也沒事,真是太好了……”龍戰注意到了站在林寒身邊的緋笑時,也長長的鬆了一口氣。“等等,我之前被一羣有修爲的漁民給抓了,然後……”再然後他不記得了,他只是依稀記得,那漁民的靈力非凡,竟然自己還要強悍。所以他才敗了。

“然後我們將你救出來了。”林寒連忙接下了他接下來的話。

“哦!也對,依照你現在的修爲跟緋笑天尊聯手,自然是能夠從那個漁民手裏救回我的。”林寒不打算告訴龍戰在拍賣場所發生的事情。

怕龍戰會留下心理陰影。

“撲哧……”林寒是鐵了心要瞞,不過某人好不給面子的笑了出來。

林寒跟緋笑滿頭黑線的看向那個人,是敢怒不敢言啊。

“你們那個世界的人都這麼天真無邪嗎?”不是菩提吐槽他,將事情想的未免太單純了一些。

依照緋笑的修爲,欺負一些剛剛修行的弱雞還說得過去,稍高一點都不是對手。

還有林寒,他除了運氣好,估計是誰都打不過吧!

“前輩是……”被菩提的笑聲吸引過去,龍戰一臉困惑的看向對方。

“菩提,你跟着你師弟一起叫我伯父好了。”菩提開口自我介紹了一句。

“菩提……”這名字怎麼似曾相識啊?

龍戰愣了愣,不過依照他的記憶,想要記起來有些困難。

“這裏不是個說話的地方,跟我回我家吧!”菩提開口提議了一句。

林寒等人點了點頭,跟着菩提回了家去。

沒想到這林寒出去一趟竟然帶回了這麼多人,有些將小悟跟菩提的妻子給嚇到了。

“這些人是誰啊?”小悟孃親一臉警惕的看着他們。

“都是林寒的朋友。從異世來的,空空妹妹,沒有想到,這世竟然真的有異世這個地方。”菩提很是激動,在自己的夫人面前,也表現像個孩子一般。

空空妹妹,這夫妻之間的稱呼怎麼都這麼怪怪的。

“都是從異世來的嗎?”小悟也很吃驚,他還第一次聽說這個事情。

“是啊!師兄,這是我異世的師兄龍戰,這是我們異世的長輩,緋笑天尊。”林寒簡單的幫小悟做了介紹。

“哦,你們好。”不得不說,依照菩提的性子,到底是怎麼生出小悟這個孩子的。

看起來老實憨厚,而還有血性。

不過師傅清聖子收的哪個徒弟是等閒之輩?林寒見過那些師兄,每個都不是省油的燈。

【雞蛋凌晨五點起來了,因爲今天下午晚都有事情,也不想要失信於大家,所以早起碼字,爭取做到八更。還有兩更容雞蛋休息休息】 “對了師兄,小楠兒跟我師傅呢?”林寒想着想着想到對自己而言至關重要的人,他開口問了一句龍戰。

“在我的空間裏,我取出來。”龍戰點點頭,心念一動,兩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爸爸!”一聲清脆爸爸聲過後,那個嬌小的身影撲入了自己的懷裏。林寒眼眶一下子剋制不住的盈滿了淚水,低頭緊緊的將小楠兒抱進了懷裏。

“這兒是哪兒來的小可愛,長的真好看。”菩提的夫人素來喜歡孩子,尤其小楠兒看起來還這麼乖巧可愛。她好的看着小楠兒,才發現小楠兒這張臉是越看越有種熟悉的感覺。

“這孩子,爲何長的跟夫人如此相似?”菩提看到小楠兒也是微微一愣,爲何這孩子長的這麼像自己的夫人。

“別說!還真像……”緋笑看到了小楠兒安然無恙,也是長鬆了一口氣,不過很快,他也意識到有些不對勁的地方。雙目一下子瞪的大大的,激動的走前來一把拉住了對方,“主子!是你對不對主子!”這眉眼之間,分明是自家主子的模樣啊!

緋笑激動壞了,但是菩提不樂意了,一把將兩個人分開,“你這神獸好生古怪,一會子跟我攀關係,一會子又跟我娘子攀關係,你到底是誰?”這叫火麒麟的小子太怪了。

“你娘子!”火麒麟一臉難以置信,怎麼可能!好端端的怎麼成了他的娘子?

開玩笑嘛?

“當然是我的娘子,我和娘子從小訂婚,長大了成婚。是再正常不過的一對夫妻。”菩提的解釋讓緋笑有些接受無能。

“不能夠不能夠!如果你娶了我主子!那伏羲仙尊怎麼辦!”緋笑有些凌亂了,怎麼成了他的媳婦。

那伏羲仙尊怎麼辦?

“伏羲仙尊……你怎麼會知道我爺爺的名號?”小悟倒是一臉費解,這看起來莽撞的小子爲何會連自家已經過世的爺爺名號都知道。

“你爺爺……”緋笑有種更加凌亂的感覺。

伏羲成了他爺爺……那豈不是菩提他爸!

我去!這信息量夠大啊!

緋笑有種自己的腦子不夠用的感覺。

“是你!竟然是你!”一道略顯激動顫抖的聲音傳來,衆人循聲望去,發現是太老君一臉陰鷙的盯着菩提的妻子看,那眼神一副恨不得將對方給掐死的樣子。

“師傅,怎麼了?”太老君是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但是菩提妻子的這張臉,怕是窮極一生他都忘不掉的。沒有直接前直接掐死全是自己的仁至義盡了。

林寒連忙又拿出了兩枚譯語丹,送入了太老君和小楠兒的口。

“閣下認識我?”鑑於太老君的眼神實在充滿了殺意,對方也有些驚到了。往自家相公的身後藏了藏,來躲避太老君的眼神。

師傅這一生鮮少與人交惡,會露出如此模樣,怕是天地下,只有一人。

只不過,這感覺……會不會太過荒唐了一些。

“還有你,不是太白那廝的好友嗎?你教出來的好徒弟,差點掀了我大赤宮!本想直接找你算賬,沒想到你這老小子聰明的很,早早的身歸混沌了!現在居然還敢出現在我面前!”不僅僅是對菩提的妻子充滿敵意,連菩提也是亦然。

經由太老君這麼一說,他們再不明白也聽明白是什麼意思了。

他們說這菩提的名字怎麼這麼耳熟,原來是他們那個世界菩提老祖的名號。

他最出名的地方莫過於是教出了孫悟空這麼一個無法無天的徒弟。

“這位道友可是認錯了人,我好像沒有見過你。”菩提一臉無辜,這老頭瞎說什麼呢?

自己對他一點印象都沒有。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