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這五天裏,我們除了趕路以外,柳如煙與龍辰的尷尬感,也都在我們的不斷行進以及探討中,變得蕩然無存了。

並且最重要的是,龍辰和柳如煙的關係竟然在這五天裏,開始發生着一些微妙的變化。

也許他們自己沒有怎麼察覺,但我這個旁觀者,卻看得一清二楚。

不過我也不喜歡鬧八卦,也不怎麼在意。反正我看柳如煙和龍辰算是對上了,以後想要在分開,可能就有些難了。

就這般,我們一行三人按照地圖在這黑色的大地上一行走了六天,可就在第七天的時候,我突然聽到一聲聲的馬蹄之中。

並且這些馬蹄聲還比較大,聽到這兒,我當即便對着龍辰和柳如煙說道:“有情況,我們快躲一躲!”

我們三人本就準備渾水摸魚,所以在接近放逐之城前,是不敢妄動的。如果引起了黑蓮的注意,我們的計劃可能就只能功虧一簣了。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只能選擇隱蔽。

其餘二人聽我這麼說,全都在第一時間隨我躲在了路旁的一處大石頭後。

大約過了兩分鐘,只聽龍辰低聲說道:“來了!”

龍辰的話音剛落,便見到不遠處的的一個山頭上,這會兒齊刷刷的出現了一隊隊騎兵。

他們每一人都衣着黑色鎧甲,上面刻畫着一朵妖異的蓮花,與黑色的鎧甲融爲一體,直接形成了一朵黑蓮。

不僅如此,這羣黑蓮騎兵的實力明顯高於我見過的任何黑蓮小兵。

一個個面帶殺氣,一身煞氣毫不收斂,直接外放。即使我們隔着那羣黑蓮騎兵有一段距離,也能清晰的感覺到它們的濃濃煞氣。

看着這羣黑蓮騎兵,我不由的皺了皺眉,但沒有開口說話。

而一旁的龍辰卻低聲說道:“這羣黑蓮騎兵好強,我來這裏幾百年了,根本就沒有見過。”

龍辰的話音剛落,柳如煙也是秀眉微皺,低語一聲:“我也沒見過,這些黑蓮騎兵不僅軍陣嚴謹,而且單個的實力都好強,每一隻都達到了精魄巔峯以上。”

聽到這兒,我也是點了點頭,柳如煙說得沒錯,這裏的每一隻黑蓮騎兵,其單個實力都有精魄巔峯的實力。

如果這樣恐怖的實力放在陽間,恐怕一座十萬人的大城,都會被這樣一隻黑蓮騎兵一晚橫掃。

我越想越是心驚,這黑蓮到底在密謀什麼?竟然有如此強大的騎兵團?他們組建如此強大的軍隊又是幹嘛?

不過讓我更加震驚的還在後面,這羣黑蓮騎兵一排又一排的駕馭着坐騎越過不遠處的小山包。

腹黑校草的傲嬌甜心 當出現了約五百騎之後,只見一輛馬車忽然出現在了我們的視野之中。

那馬車很大,看上去很是奢華,前面拉車的馬都有十六匹之多。

當這輛馬車剛出現在我們的視野之中的時候,龍辰便低聲對我說道:“李兄,你看這輦車裏坐的是什麼人?”

我見龍辰問我,也是搖了搖頭,然後用着不確定的語氣說道:“這馬車外有飛鳳雕花,拉車的馬用到了十六匹之多,而且護送這馬車的黑蓮騎兵竟然約有近千人,恐怕這馬車裏面是一個女人,而且身份極高,說不定這馬車坐的就是……”

說道這兒,我沒有說下去,只是皺着眉望着不斷靠近我們的馬車。

“是什麼?”柳如煙很是心急的低聲問道。

“有可能這馬車裏所乘之人就是黑蓮聖女!”

“黑蓮聖女?”龍辰聽我這般開口,他也不由的驚異的低聲開口道。

“沒錯,在黑蓮擁有如此高的地位的女人,我想只能是黑蓮聖女了!”

我再次沉聲答道,說出了心中的想法。

而二人聽我這般說道,也都是表情凝重,但也都不在說話,而是望着不斷靠近我們的輦車。

不過就在那輛輦車離我們約有五十米的時候,輦車的窗簾竟然被人給拉開。

我透過窗簾被撥開的縫隙可以看到,坐在輦車裏的人就和我猜測的一般,赫然就是一個女子。

而且這個女人我還認識,不是別人,正是我在峨眉山見過的那個實力超羣,可以一敵十最後安然撤退,並且絕美無雙其美貌堪比上官仙的黑蓮女子。

也就是黑蓮成員口中的黑蓮聖女…… 黑蓮聖女,沒想到真的是黑蓮聖女。

我此刻很是激動,就好似看到了黎明的曙光一般,感覺這個世界並不那麼昏暗,依舊是那般的充滿希望。

前任來襲,專寵嬌妻 這個陽世的黑蓮聖女竟然也來到了陰山背後,這着實讓我很是驚訝。

以黑蓮聖女的身份以及她超高的道行,我不認爲她是死了之後,經過審判,然後纔來到這裏的。

我到覺得她與我來到地府一般,是選擇了靈魂出竅,然後通過什麼手段躲過鬼門關盤查,最後來到了這裏。

我此刻瞪大了雙眼,露出一臉的震驚之色。龍辰見我這般,不由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後很是小聲的說道:“李兄、李兄……”

當龍辰一連叫了我好幾遍,我才甦醒了過來,然後扭頭低聲說道:“什、什麼事兒?”

龍辰見我這般,不由的露出一絲怪笑:“李兄難不成是看上了那個女子?”

見龍辰一臉的怪笑,我不由的翻了一個白眼兒,然後接着說道:“辰哥,你這是哪兒的話。我告訴你們,我認識裏面的那個女人!”

話音剛落,柳如煙當場便低聲驚呼了一聲:“李炎你可剛來到這裏,你竟然認識那位姑娘?”

“沒錯,我在陽間與她交過手。沒想到的是,她竟然也來到了這放逐之地!”

我壓低了聲音,一邊望着那輦車,一邊這般說道。

二人聽我如此說道,都瞪大了雙眼,那輦車裏的女子一看就是黑蓮組織內的重要人物。

如今聽到我說,我與那女子交過手,這更加讓他們確定黑蓮組織一定掌握有通往外界的出路。

在短暫的驚訝之後,那輛輦車已經來了我們近前。

因爲距離太近,我們全都把頭縮了回去,並且壓低了自身的陰氣兒,避免被察覺。

修羅刀帝 接下來,我們三人全都很好的隱蔽着自己,隨着“踏踏踏”的馬蹄聲不斷遠去,我們才把頭再次伸了出來。

看着近千人的黑蓮騎兵,我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絲擔憂。

如果黑蓮把這些鬼*送到了外界,那後果可真是毀滅性的。

雖然我認爲黑蓮的勢力比不上地府,但地府在明,黑蓮在暗。

如果黑蓮的目標是地府,戰端一旦開啓,不知會有多少的無辜鬼魂,會落得魂飛魄散的下場。

正當我望着不斷遠去的黑蓮騎兵,龍辰當即便鬆了一口氣兒,然後只聽他扭頭對我問道:“李兄,你說你認識那輦車中的女子,可以說說那女子是什麼身份嗎?”

我見龍辰問起,並且柳如煙也向我投來了好奇的目光。我也不在賣關子,直接開口道:“馬車中的女子就是黑蓮組織的聖女。”

“什麼?那個女子就是黑蓮聖女?”龍辰一臉驚訝的驚呼了一聲。

我見龍辰如此,也就對他笑了笑:“沒錯,她就是黑蓮聖女!只要我們擒住了她或者暗中跟着她,就一定能找到逃出陰山的路!”

柳如煙和龍辰聽我這般說道,都很是興奮。

不過就在二人興奮不已的時候,我卻給他們潑了一盆冷水:“大家先別高興,有可能黑蓮聖女與我們一樣。都是別地府給扔下的陰上背後的,而不是通過其它什麼方式,來到此地的!” 二人見我這般開口,根本就沒有在意。對他們來說,他們更加願意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大約一個小時之後,見黑蓮騎兵護送的黑蓮聖女離開這裏之後,我們三人才緩緩的走出了大石頭後。

可剛走出沒多遠之後,我們身後又TM的傳來了馬蹄的聲音。

沒轍,我們三很是狼狽的再次隱藏了起來。不過這次出現的並不是什麼黑蓮騎兵,而是三個男子。

爲首的是一名老頭,身後跟着的是兩個中年人。他們縱馬疾馳,對着我們這個方向不斷飛馳而來。

見他們不斷向着我們這個方向,我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一絲冷笑,然後對着龍辰和柳如煙說道:“辰哥、如煙,這幾天我們也是走得太累了,乾脆奪了這三人的馬如何?”

二人見我低聲說道,都做出了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畢竟我們都想早些抵達放逐之城,不想在這半路逗留。

“好,就這麼辦!”龍辰一臉興奮的回答道。同時直接就抽出了纏在腰間的軟劍。

柳如煙見龍辰直接抽出了軟劍,也不說話,也直接抽出了軟劍,用行動告訴我她的決意。

見二人如此,我也只是笑了笑,也拔出了我搶來的那把大鐵刀。

我們隱藏在道路旁一側的石頭後,只要那三人一靠近我們,我們就可直接偷襲他們。

漸漸的,那三人距離我們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就在此時,我見那三人距離我們已經只有十米,並且駕馭着馬魂急速奔馳了過來。

見到這兒,我猛的大吼了一聲:“動手!”

說罷!我凌空躍起,直接就跳向了疾馳而過,爲首的男子。

龍辰和柳如煙也是在這一瞬間與我同時出手,而我們三人也是分工明確,分別對準了這三個目標攻擊。

因爲我們是突然發動攻擊,而且這三人事先也沒有任何準備,當我們躍身而起之後,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在穿過多重奇門遁甲陣法,以及來到放逐之城的勢力範圍之後,他們還會遭受到攻擊。

不過就在他們驚訝的時候,我們已經殺到。同時對準了他們就揮出了各自手中的武器。

因爲我們是偷襲,都準備一擊得手,所以我們每一人的道行都運轉到了最強。

只聽三聲哀嚎響起,龍辰和柳如煙當場就刺殺了馬上二人。

唯有我攻擊的爲首的這人,並沒有當場魂飛魄散,而是被我的刀刃劃傷,滾落在了地面。

見到這兒,我根本就不該他喘息的機會。

還不等他站起了身子,再次猛攻了過去,準備直接要來了他的性命或者將其擒下。

但這爲首的顯然不好對付,即使他立足未穩,我又是全力攻擊,甚至還在開啓了至陽道氣的情況下。

我竟然沒有一招將其擊敗,而是讓這老頭狼狽的後退了數步而已。

柳如煙與龍辰搶先殺死了各自的目標,見我還在對抗這名爲首的老頭,全都是眉頭一緊,然後舉起手中的軟劍就殺了過去。

那老頭見我們三人來勢洶洶,心中畏懼,竟然拔腿就開始往放逐之城的方向跑。

見到這兒,我們仨人都是冷哼一聲,然後舉着各自的兵器就殺了上去。

經過十多分鐘的折騰,這個道行與我們相差無幾的領頭老頭,終於被我擒下。

我見擒下了這個老頭,當即便將其拖入了道路旁的山後。

同時讓柳如煙把馬給牽了過來,竟然捉到了活口,當然要審問一番。

畢竟我們三人得到的消息太少,想從黑蓮手裏得到逃生之路,我們就必須得到跟多的消息。

一是爲了保命,二是爲了逃離這裏。

在審問方面,我也就問了幾個不疼不癢的問題,好給這老頭一個緩衝的時間。

而後我便全權交給了龍辰審問,畢竟這小子在審問方面很是厲害。

不僅可以通過各種折磨人的手段要挾被審問者,還能利用一些誘導性的話,讓被審問者說漏嘴。

隨後,我們在這裏耽擱了半天,在這期間山包後的山道上也出現了好幾次急行而過的人馬。但數量都不多,也都三三兩兩的樣子。

半天之後,我們見在無法審問出什麼有用的消息之後,龍辰便一掌拍死了這個俘虜。

根據剛纔那老頭的交代,他說他是黑蓮組紅巖山的頭領,此次是奉命前來放逐之城叩拜黑蓮聖女。

我們問他,問黑蓮聖女是什麼地方來的和他來這裏幹嘛的時候!

那老頭給我們三人的答案很是明確以及肯定。

說;黑蓮聖女來至陽間,不日就會返回陽間,而且來到此地的目的是爲了帶走三萬亡魂! 這一路上我的心都比較忐忑,我都不敢確定黑蓮是不是真的掌握用通往陽間的路。

雖然經過不斷的證實,這個消息越發的確定,但我認爲其可信度都沒有達到百分之八十。

此刻抓住了一名紅巖山的頭領,在黑蓮組織中的地位算堂主一個級別,也就是所謂的中高層。

在經過龍辰的一番嚴刑拷打之後,這個中高層的黑蓮首領終於招供出了一些有用的東西。

而且其中最要的,便是關於黑蓮聖女。

他說黑蓮聖女來至陽間,並不是被地府給扔到此地的,而是通過了某種方法來到了這裏。

他還說,黑蓮聖女來到此地的目的是爲了帶走三萬亡魂大軍。

這兩個消息一出,除了我緊皺眉頭以外,龍辰和柳如煙都露出了一臉的興奮與激動之色。

對於他們來說,這個消息無異於金榜題名,中了狀元,確定了有道路可以逃出這放逐之地。

但我卻在短暫的興奮之後,皺起了眉頭,並沒有因爲真有離開陰山背後的出路而感覺到高興。

而是在擔心那首領口中的“三萬亡魂大軍”。

之前在血湖殺過一個守護召喚陣的老頭。他說過,黑蓮組織利用陣法召喚出那些掉入血湖之中的已經沒有了心智的厲鬼。

最後把他們押運到“北方”,組建軍隊。

那血湖之中的纏繞在一起的厲鬼我可是親眼所見,要是真把那種厲鬼組建成了一支可受控的亡魂軍隊。

那這軍隊的實力絕對不會比地府的最強軍團,陰帥鬼王麾下的黃泉大軍弱多少。

如果數量夠多,我想地府也可能會很是忌憚,不過最重要的不是這個。

我是怕黑蓮聖女把這些亡魂大軍,通過某種祕密的方法,將其運送到陽間。

在陽間,除了我們這些有道行的人可以對付厲鬼遊魂以外,普通人和官府拿這東西根本就毫無辦法。

而且最讓人擔心的是,現在陽間的白派行當已經開始動盪,除了三門沒有出現意外,其餘的七幫十二派全都加入了混戰之中。

而峨眉山周傾城大婚之事,已經成爲了導火線,如果我沒猜測錯誤。

宋叔現在肯定在四處圍剿引魂宗等四大門派,同時鶴陽夕當時也承認,她已經加入了黑蓮。

也就是說,黑蓮已經變向的加入了行內幫派的爭鬥之中,如果黑蓮聖女引回三萬惡鬼大軍到陽間。

宋叔他們還頂得住?這可是血池中召喚出的惡鬼,其戰鬥力定然恐怖至極。

但這些話我都埋藏在心裏,並沒有說出口。畢竟龍辰和柳如煙都幾百年沒出過這陰山背後,而且他們也不瞭解現在的陽間。

即使這黑蓮組織,他們都不是很瞭解,所以我給他們說這些也沒用。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