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另一頭,清城、山靈二人,已經與緋彤帝姬帶來的人,紛紛對峙上了。

瀟艷寵則是參與進去,自然就成了他們強而有力的助手。

北夜與金煜雖然沒有參與,可是,他們也呆在平民房中,各自做事兒。

……

清城和山靈二人相商之後,決定主動出擊。

帶著人馬,計劃殺進了帝姬府。

「有刺客!有刺客啊!」

帝姬府里,傳來了侍衛們的尖叫聲。

緋彤帝姬聞言,一臉無懼,拎起屋子裡的劍,就直奔出去,看見一名穿著黑色衣裳的男子,蒙著臉,手拿著一把劍在站在那裡,劍刃上還滴著血。

而剛剛那些高喊有刺客的侍衛們,全部都躺在了地上,全部都是一招致命。

地上到處都是血的痕迹,而花園裡的花兒也沾著點點的血滴,有著異樣的妖嬈,這時一陣風吹過,風中帶著了很濃的血腥味,讓人聞著都害怕……

「原來是平雲劍的擁有者,難怪敢闖入帝姬府!你來的正好,既然來了,就別想離開了!」

緋彤帝姬感興趣的說著話,臉上帶著一絲興奮。

平雲劍,是平雲王室的傳劍,只要擁有這平雲劍,就有資格繼承平雲王位。

現在自己居然可以遇上平雲劍擁有者的人,心裡暗喜。

但緋彤帝姬都沒有發現,那名男子的眼中竟會帶著無盡的恨意……

蒙面人的出現,手持著平雲劍,只見一道白光向緋彤帝姬的胸口閃來。

緋彤帝姬迅速的向旁躍身一閃,劍光落空。

但蒙面人好似已料知緋彤帝姬動作一樣,緊接右腕一回,那把削鐵如泥,寒光四射的平雲劍,上下翻飛,前刺后挑、橫砍豎劈,似狂風暴雨般向緋彤帝姬方向刺來。

平雲劍的一點一拔皆招法超絕,變化多端,動則夾風,疾如閃電,舞起來猶如朵朵梅花在寒風裡飄飛……

將緋彤帝姬驚得出了一身冷汗。

她一邊蹦跳躥躍的閃躲著,心中輕敵的念頭早已全消。

但見緋彤帝姬神似秋水,體如春風,手腳輕捷,豪氣逼人,意到劍到。

出手隨機應變,防守滴水不漏。

雖然形勢緊張,但多虧了緋彤帝姬多年位居高位,卻不曾鬆懈過半分,依舊刻苦練功,功力深厚,在身法上有下了一番苦功,在閃身瞬間進退如箭。

手中的短劍常常聲東擊西,指南而打北,打下而翻上,神出鬼沒。

兩個正對打得緊張激烈,突然屋子裡走出一個小男孩,大約三四歲左右,蒙面人突然劍光一閃刺向那個小男孩,而人早已往小男孩方向飛過去。

黑衣人這個舉動,把緋彤帝姬驚著了。

她緊追著上去,手中的劍一個回翻,便向蒙面人的后心刺過去……

小男孩見蒙面人沖著自己的方向過來的時候,早已嚇得手腳無力的坐在了地上。 看著蒙面人那把劍,即將來到自己的心口上!

儘管蒙面人的劍光很快,卻在離小男孩的心口似到未到之時,便已急速收回,並未觸及小男孩半根毫毛。

而這一切在後面緊追的緋彤帝姬卻不知道,劍仍是往蒙面人的后心刺去,慌亂的喊,「不要傷害他!」。

「叱」一聲,劍便已穿過蒙面人的后心。

緋彤帝姬怔得說不出一句話,她以為蒙面人躲避的了。

而正在這一剎的時間,蒙面人扭過頭,臉上的布也慢慢的滑落了下來,露出了面容,眼神看著緋彤帝姬,充滿了淚水與不舍……

身體也往後倒,從后心刺中的傷口裡噴出的血霧還在半空中飛舞著……口中吐出了緋彤帝姬最熟悉的聲音,「緋彤帝姬……」

緋彤帝姬原本呆愣不已的人,也終於反應過來,向前衝去,伸手便接住了那往地下倒的男人,手中沾滿了他心口上還帶著熱溫的血,顫抖的抱著他,一手牽著他那開始變冰的手,連嗓音都充滿了恐懼,「段郎……怎麼是你?!」

「斐琲那孩子死了,我知道你傷心。可我更想知道,你是否真的為我懷養生了孩子,現在看到這孩子,你總算沒有騙我……」

段郎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聲,身上的血也很快的從她那傷口中流了出來,地上已經有了一灘血水。

「段郎……不要,我不要你離開我!」

緋彤帝姬的眼淚滴下來,晶瑩的眼淚,連連不斷的流下,正好打在了段郎那已經灰白的唇上。

「別…哭…啊,你向來……不……輕易……流淚……的……啊!」

段郎那溫和的眼睛,看著緋彤帝姬。

「不……不要……段郎,你怎麼忍心離開我!讓我一個人在這裡!」緋彤帝姬不由的撕聲著大聲問著段郎。

「我一直…等…著……你…」

段郎的眼睛慢慢的閉了起來,流下了最後一滴淚……

「不要啊!……我要你回來!段郎!我不要你的離開!我們不是說過要長相廝守的嗎!你怎麼可以忍心的丟下我,一個人走!不……」

緋彤帝姬心中的痛,早已無法讓再忍下去了,那種撕開心的感覺,讓她抱著的那漸漸失去溫度的身體痛哭著。

段郎啊,我剛剛失去大兒子斐琲。

現在再失去你以後,我真的不能夠,獨自一人生活,在這世間不斷的想念著你一個人。

想起你曾給我帶來過的幸福,這叫我如何獨自存活?

你要我永遠活在親手殺了你的陰影下嗎?

我真的做不到啊!你認為我在失去你以後,我還能安穩的過好每一天嗎?

段郎,你教教我,我要怎麼做才好……

小男孩早已被眼前的一切,驚得一句話也說不出口,看見緋彤帝姬痛哭的樣子,在這一刻中,小男孩移著僵硬的步伐,走到了她的面前,「母親,您別哭了……」

抱著屍體的緋彤帝姬,她心如刀割。

什麼是愛?當你離開我的時候,我的心便已經碎成一塊塊,心碎后才懂得,原來我愛你愛得是那麼深,不能忍受你離開我一秒。不懂得人世間什麼是溫柔,卻選擇了要與你相守。 重生最強財女 「啊!!!!」

緋彤帝姬那撕心裂肺的喊聲,然而令小男孩沒有想到的是,緋彤帝姬痛苦的大喊完這一句后,居然拿起段郎手中的平雲劍就往自己的胸口刺去……

小男孩眼睜睜的看著母親的生命就在自己的眼前慢慢的流失,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也喊不出來,心中的顫抖,也沒有停過。

也怎麼想也想不明白,母親怎麼會有那勇氣了斷了自己的生命,就跟著這個黑衣人離去了呢?

究竟是怎麼了?

淚水在小男孩的眼眶裡打著轉,驚恐布滿了雙眼,終於緩緩的流了下來……

花園裡那帶著血的花兒,開得仍是那麼艷麗,空氣中飄著濃濃的腥味,毛毛的雨開始漂落,似乎想洗掉這塵世間所有的血。

風,靜靜的吹過來,似乎想帶走這濃濃的血腥味……

紅塵自有痴情者,莫笑痴情太痴狂。

恨,能讓人活,也能讓人亡!

帝姬府外,清城、山靈、蕭天狼、朱玄四人,帶著人馬包圍帝姬府,站在高處圍牆上,他們自然也看到了這慘烈的一面。

蕭天狼目露不忍,緩緩的解釋道,「段大少,是昇龍殿段長老的大兒子,也唯一的兒子。可他卻與比自己大一輪的緋彤帝姬有染。他雖然深愛緋彤帝姬,卻也十分明白大義,所以投靠了平雲親王,成了平雲親王的舊屬。他臨死前向我提了一個請求……」

清城握了握拳頭,輕聲詢問:「他說的是那個男孩嗎?」

「嗯。就那個小男孩,是他與緋彤帝姬的私生子。」

蕭天狼緩緩的說道。

清城目露心軟神色,「好,我同意,我會將給這孩子應有的地位,不會虧待他。」

山靈在旁聽著弟弟的承諾,沒有發表意見。

畢竟那個小男孩只有三四歲的年紀,而且親眼看見自己的親生父親在他的面前死去,這份打擊,就需要很長時間去忘懷。

緋彤帝姬死後,支持她的那些勢力,一個個見風使舵,都轉向投效清城。

於是,只是短短一個月的時間,清城被平雲貴族捧上了九五尊位,成為了平雲國的王,封號清,人稱清帝。

清帝上位后,第一件事,便是將那緋彤帝姬和段大少的私生子,段興封為興郡王,可以繼續住在帝姬府,但是帝姬府的名字得改為興郡王府。

而這孩子,在這一個月的時間,折騰的夠嗆,睡不安穩,像是丟了魂似的,連話也說不出來,可憐的不行,熬下來后,直接瘦了幾斤,誰都不能近他的身。

金煜後來聽到了瀟艷寵的話后,嘆息一聲,親自走了一趟,給這可憐的孩子,親自作法一番,然後再找北夜要了一顆忘憶丹。

抹去這孩子對那天的一幕,但這個前提是,這孩子不能有鑽牛角尖的心,否則日後會因此反噬,成為一個白痴。

至於這牛角尖,是指懷疑雙親之死。

平雲的事,到今天,前前後後花了四十多天,總算是雨過天晴。

雲邪宅在平民房裡,也把自己想要煉製的靈根補液,出算是煉製出來了,整整一大葯鼎,因為是初次煉製,所以只煉到了三罡便罷手了。 在南域一個深谷中,谷里的幽謐,有一條瀑布河水從斷崖頂端凌空飛流而下,傾入崖下的潭中,勢如翻江倒海。

水石相激,發出震天巨響,騰起一片煙霧,迷濛細霧在陽光照射下,又化作一道道彩虹,幻景綽綽,奇妙無窮。

在這酷似仙境的地方,有一處山脈名叫貓牙狸。

山中歲月容易過,世間繁華一千年。

貓牙狸山脈里,有一條黃金蟒,它在這裡已經在這裡修鍊了很九千年,這裡雖然很美,可它從來沒有去過人類的居住地方看過,不敢與人相處。

只因為自己認識的白娘子前輩,雖然最後也修成了正果,她為了報恩,竟喜歡上了一個懦弱怕事的凡人。而這個凡人後來發現她是蛇妖后,竟然和那天師一齊來抓它……

所以,前輩的事,還是告訴小小的黃金蟒,人的心,永遠是難以猜測的。

越是親近,越會傷得你體無完膚。

所以它一直以來告誡自己,切不可以戀上凡人。

戀上了凡人,只會讓自己墜入看不見的深淵……

黃金蟒其實也渴望愛情,卻因為是妖,所以愛情對妖來說沒有好果子吃的。

人妖戀啊,簡直就是人神共憤嘛,不遭天譴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就算妖可以修鍊成人形,身上的妖氣,仍然是會傷害到人的,而且妖也會經常去人多的地方,去吸取人類的陽氣。妖其實也可以掩飾身上的妖氣,就像妲已前輩一樣,附身在人體中。

可黃金蟒不喜好殺生,更不喜歡多管閑事。

在這谷中無聊時,便會踩著小雲兒,到那對面的城鄉鎮去看看。

第一次看見了這個城,感覺上很大。

當看的世面多了,看這個城,反而是覺得小了很多。

沒有人知道,黃金蟒的心裡,住著一個凡人。

這個凡人,其實只是與它只有一面之緣,那個的時候,它正好渡完劫,氣息微弱,是這個凡人給它餵了點水,然後還給它放了些吃的。

今天的天氣也很好,太陽普照著大地,春風也溫和的吹著。

黃金蟒化為人形,前去看往那個救了它的凡人。

此時這個凡人,從小時的六七歲,已經二十有三。

他那長長的青絲,隨著春風的吹動而在空中飛舞著。在太陽的照射下,他穿著白色的衣裳,顯得那麼帥氣逼人……

他的弟弟羅志從他背後來了,輕聲的與他打了聲招呼。

他弟弟現在是他們家的當家,他們爹爹與娘親也已病逝了。

「大哥,你在幹嘛呢?水仙來見你了,現在在大廳呢!」

羅志輕笑著。

水仙是當年的羅力給趙珞訂下的親事,水仙是這城鎮里的第一美人,今年十六歲了,也是適嫁,今天是來看看羅力的。

因為再過一個月他們就要成親,羅志卻沒有發現自己哥哥在自己提起水仙的時候,眼神居然亮了一下,隨後又很快的暗淡下去。

「哦,你們聊吧,我在院子坐一下。」

「大哥,不要這樣一個人在這裡嘛。我推你過去見見未來的嫂子。」

羅志不管三七二十一,便推著輪椅往大廳的方向走去。 他喜歡那的水仙嗎?

黃金蟒帶著一點好奇,還有心中一股不知名的妒忌,也跟著去了大廳。

看見水仙,黃金蟒才知道什麼是美得不沾一絲凡間的氣息。

水仙有一頭烏黑的髮絲,發出黑色的光亮,一對眉毛,似一對月柳兒,一雙眼睛烏黑明亮,鼻子挺挺的。小嘴似個櫻桃,紅紅的,讓人忍不住想要吃一口。

雖然是美,可是她的印堂卻黑了,這也讓黃金蟒看見了這個小女孩很快就要死去了。

突然,腦海居然會有一個想法,為什麼不在她的魂魄散了的時候,佔用她的身體呢?

這樣它就可以入世了啊,就可以向羅力報答他的恩情!

水仙與羅力、羅志兄弟二人打了聲招呼,說自己今天會上山拜佛,然後閑聊了幾句,便告別離開了羅府。

……

黃金蟒想了想,趁著今天水仙上山裡拜佛的時候,還是悄悄的跟著她身後。

妖精是不可以碰有關佛、道兩家的東西,一個不小心就會魂飛魄散,永不超生。

所以它只能遲遲的看著她進去后,靜靜得等著她出來。

在水仙下山的時,黃金蟒正在發獃的時候,也沒怎麼看清楚,她就滑下山谷中了。

嚇得潛在暗處的黃金蟒,趕緊跟著飛了下去,想接著她的身體,可是還是慢了一步,水仙的魂魄早已離體了。

對不起了,水仙!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