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他們三人剛好落在一起,遇到墨九狸時,他們三人才落地不到一個時辰!不然那裡會如此囂張……

「藍靈芝是不會給你的,不想死就讓開!」墨九狸冷聲道。

「這位姑娘,藍靈芝是煉丹用的,看起來你們也不像是煉丹師,不如姑娘出個價,藍靈芝我們買了便是!」一直沒有說過話的雲素雅,在看到白虎時,眼神閃了閃,笑著對墨九狸說道。

只是墨九狸從她溫柔的笑意中,卻看到了絲絲算計和殺意!墨九狸心中冷笑回道:「不賣!」

「你這個女人,竟然不知好賴!素雅姐給你臉你不要……」

「啪啪啪……」

天媚兒的話還未說完,眼前一道紫光閃過,她的嘴巴瞬間被打成了火腿腸。

天雲浩和雲素雅紛紛一驚,此刻他們兩人就站在天媚兒的兩側,可是剛才兩人只看到了一道紫光,什麼都沒有看到……

根本就不知道是什麼人打了天媚兒,看著天媚兒臉上那麼明顯深刻的五指印,分明就是被一個男人給打的……

可是,對面只有墨九狸和顧琰白虎三人,顧琰和白虎都是一身的白衣!墨九狸則一如既往的一身紅衣……

根本就沒有身穿紫衣的男人,究竟是誰打了天媚兒!而天媚兒直接被打的蒙圈了,半天才反應過來的握著臉,憤怒的瞪著墨九狸吼道:「你敢打我?該死的!你個賤……」

「啪啪啪啪……」

「啊……」

「嘭……」

「噗通……」

眾人眼前再次紫光一閃,然後就聽到數道巨響,再看天媚兒整張臉腫的跟豬頭似的,而且姿勢非常不雅的被打飛,然後落地趴在了地上,還吃了一嘴的泥,吐出了幾顆小白牙……

那畫面簡直美的不要不要的……

這一次,震驚的不只是天雲浩和雲素雅了!就連顧琰都震驚不已,因為他感覺到了白虎的顫抖,那是一種害怕和恐懼……

「白虎,你怎麼了?」顧琰在心裡擔心的問道。

「沒,沒什麼!主人,我,我沒事!」白虎顫抖的說道,可是他的語氣卻出賣了他!

顧琰無語的翻了個白眼,這丫的都嚇成這樣了,還說自己沒事?不過,剛才那紫光究竟是什麼啊?他也沒看清楚呢……

轉頭看向一邊的墨九狸,卻見墨九狸眼中帶著笑意,完全沒事的站在那裡!似乎什麼都沒發現一樣……

其實墨九狸不過是在心裡正在跟某個忽然出現,又忽然消失的美男說話罷了……

空間里

小書老實的趴在一邊,看著躺在一張搖椅上的紫衣男子,好像人家才是這個空間的器靈,它是外來的獸一般……

看的墨九狸鄙視不已,這傢伙以前對著她都是一副大爺樣,現在倒是乖的跟個寶寶似的!真是太丟器靈的臉了……

小書直接無視墨九狸的鄙視,她能和眼前這位比么?她不過就是自己的主人,是個女人而已!眼前這位可是……

「嗯?」紫夜淡淡的嗯了一聲,小書心裡的想法就嘎然而止。不敢繼續想下去了! 第070章

「嗯?」紫夜淡淡的嗯了一聲,小書心裡的想法就嘎然而止,不敢繼續想下去了!

VIP隱婚:腹黑大叔抱一抱 對此,小書也很憋屈,它絕壁是這個世界上最憋屈的器靈了!為毛當初主人要契約……不對,要被他契約啊啊啊!

「紫夜,你沒事了?」墨九狸在心裡好奇的問道。

別人沒看到,但是身為紫夜主人的她可是看的非常清楚,剛才忽閃忽閃的紫光,不是紫夜又是誰……

還有,這傢伙的蛋殼呢?難道徹底破殼了?據說獸獸破殼后,都會將自己的蛋殼吃掉,因為那是屬於它們的本源力量……

墨九狸腦海中自行腦補出一副,俊美如妖的紫夜,手裡拿著一塊蛋殼,一口一口咬的咯嘣脆的畫面……

不由得渾身抖了抖,那畫面太雷了!

感知到墨九狸想法的紫夜和小書,都無語的看著外面的墨九狸!能不能想點好的啊啊啊啊!

紫夜很是無語的抽搐了下嘴角說道:「嗯,剛好醒來,就看你有人罵你,一時沒忍住我就出去了下!你先解決了外面的麻煩,我們再說!」

「好!」墨九狸微微一笑道。

不管怎麼樣,看到紫夜沒事了,她心情也好了很多!上一次紫夜為了她和寶寶,雖然他嘴上說沒什麼,但是身為紫夜主人的她,又怎麼會察覺不到他弱的幾乎沒有的氣息呢……

他不說,不代表她不懂,他們本是生死相契,靈魂之約,她又怎麼可能不了解他的狀況……

如今看到紫夜破殼而出,她自然是最開心的那一個!

紫夜感知到墨九狸心裡破殼而出四個字,整個人都不好了!非常的後悔自己為什麼一定要為了恢復的快點,選擇在蛋殼裡面恢復呢……

如果再回到數萬年前,他一定不會再選擇蛋殼!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天雲浩警惕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他不是傻子,這兩人剛才一副土豹子的神態,連風雲榜都不知道是什麼,讓他誤以為兩人是山野村民!

可是,現在仔細想想,他們身邊有契約神獸,還有拿那女人奪走媚兒的藍靈芝時的速度!現在又出現一道駭人的紫光……

看媚兒臉上的傷,分明不只是紫光那麼簡單,那是被人打的,那碩大的指印都說明揍了媚兒的紫光是一個男人……

可是,他竟然連對方的影子都沒有撲捉到,而唯一確定的是,那道紫光是從那女人身上出現的……

也就是說,這個女人身上,也有一隻更加厲害的神獸!身懷神獸的兩人,怎麼可能是泛泛之輩?

雖然神獸不是什麼罕見的獸,可是想要契約神獸也並非易事好么?不然,他也不會到現在還沒有一隻契約神獸了!

因此,天雲浩斷定墨九狸兩人的身份,定然不簡單!搞不好是隱世家族的子弟,只是因為很少出世,才會不知道風雲榜!如果對方是隱世家族的人,根本就不是他們能夠得罪的……

「我們是何人跟你們沒有關係,如果不想把命留下,就別再出現在我們面前!」墨九狸看到天雲浩眼中的恐懼,冷冷的說道。 夢靈一整天都有點心緒不寧,想不出前一天天力讓她注意的這個劫難會是什麼樣的性質,難道會有性命之危,亦或是修行受阻,靈力減弱……

下班回家的路上,到自家小區紅綠燈跟前時,眼看綠燈還有2秒,卻因爲車速有點慢,變成了黃燈,過不去了,夢靈就踩了剎車,這時候夢靈從後視鏡裏面看到緊跟着她的車後面的一輛車中有個男子探出頭來,朝夢靈一邊按喇叭一邊直嚷嚷,“你會不會開車,爲什麼磨磨蹭蹭的,害得我們還要多等這麼長時間。”夢靈開車這麼多年,從來沒有被人這麼呵斥指責過,心裏不禁有些生氣,但又覺得應該體諒一下對方的心情,要是人家有什麼急事呢,如果因這點小事而生氣的話,自己的修行功力豈不是太弱了。於是夢靈轉而勸自己不應該生氣,但這股子被人無緣無故大聲責備的負能量卻很強大,讓夢靈覺得心口一陣發堵,她趕緊調整呼吸,深吸一口氣,閉氣四秒鐘,然後緩緩呼出。立時,心裏那股堵塞的負能量化解了許多。

管不了別人會說什麼,做什麼,但能管得了自己如何反應,且能讓事態朝着有利於雙方的方向發展,這纔是雙贏之道,才能讓自己活得更加自在。如果夢靈不能及時覺察自己的負面情緒,一直埋怨那個朝着她大嚷嚷的司機,糾結於是那個司機的錯,埋怨那個司機不通情理的話,情形只會越來越糟。

夢靈知道,如果是小的負能量不能及時化解的話,會招引來更多不好的事件發生,因此,每當她在覺察到自己的身體和情緒稍有不良反應時,最常用的方法便是調整呼吸法。或是聽柔和舒緩的音樂。這樣很快就能轉變負能,甚至把負能轉化成正能。等那股負能量覺察不到的時候,她纔會開始行事。

一家人很高興地聚在一起吃完晚飯。夢靈對趙建說,我先上樓煉會兒功。你等會陪昊昊玩一會兒玩具,就帶他洗刷睡覺吧。

趙建開玩笑地對夢靈說,“好好煉吧,小心點,別走火入魔就行。”

夢靈故作神祕地對趙建說,“想不想看看我走火入魔的樣子呀?保管你看了第一次還想看第二次,如何?”趙建趕緊討饒說。“免了免了,你還是去煉你的功去吧。”

原來,趙建對於夢靈曾出現過的附體事件有他自己的解釋,說夢靈那次事件哪是什麼靈魂附體呀。整個就是煉氣功煉得走火入魔而已。當夢靈對趙建說她曾經得過躁鬱症時,趙建更瀟灑,說了這樣一番話出來,“現代人有幾個沒得過躁鬱症呀,你以爲就你得過。看到那些個吸毒人的表現。吸毒後個個都是躁狂症,藥效一過,立馬就開始抑鬱了。即使不吸毒的正常人,一段時間運氣好,精氣神也足。到哪兒你看狂得那樣,不是躁狂症是什麼呀。一段時間時運不佳,便蔫頭耷腦的,看吧,抑鬱着呢。”夢靈聽了趙建的話,也不多作解釋,他有他的想法,他怎麼想,那是他的事,即便夢靈告訴他她有一些異於常人的能力,趙建也從來不以爲然,總認爲夢靈是在跟他說笑。反正,夢靈靈脩的事,趙建從來也沒有多想,老婆愛研究,看書,練功,而且懂得多,沒什麼不好,比起那些整天只知道美容、逛街打牌的老婆來,研究一些形而上的東西也沒什麼不好,夢靈所說的話確實與衆不同。趙建的一些朋友也經常說趙建娶的老婆是最不一樣的,對人對事的看法,夢靈總是能夠從不同於常人的角度去看。況且,趙建曾經因爲投資失利損失過一大筆財富,在夢靈的勸說下,趙建改變了對財富的看法,也順利地度過了難關,要不是夢靈,說不定趙建現在還處在財務困境之中呢。

趙建除了在醫院從事影像工作之外,還投資創辦了鑫鑫農業生態園,佔地二百畝,利用田園景觀、自然生態及環境資源,結合農林漁牧生產、農業經營活動、農村文化及家庭生活,提供市民休閒,以增進市民對農村的體驗爲目的,是集旅遊功能、農業增效功能、綠化、美化和改善環境功能於一體的新型產業園。鑫生態園旨在實現生態效益、經濟效益與社會效益的統一。鑫鑫生態園也是夢靈夢想已久的田園生活的實相化。

夢靈曾帶過好多朋友去趙建的生態園賞花、摘草莓、摘葡萄、釣魚,大家也都非常喜歡這樣的去處。身置其中,恍如置身仙境,讓人輕鬆自在,是個放空身心的好去處。

夢靈很快換上了寬鬆的質地優良的瑜珈服。靜靜地躲在牀上,微閉雙目,喚出靈體,用意念傳遞給她任務,要她出去尋找夢中的牌坊林。靈體從百會穴穿穴而出,疏忽飄逝。

夢靈的靈體穿牆而過,在空中飄浮了一會兒,先是向北方,到了一個大草原的上空,藍天白雲,綠草悠悠,景色美麗,很多牧民都趕着牛車在草地上行駛,看情形似乎是去朝聖。 夢靈的靈體又轉而向西南方飛去。不知飛了多久,靈體突然停在了一處森林的上方,只見從森林內部源源不斷地漫出一陣陣陰霧,陰森恐怖之相頓現。夢靈的靈體剛入林中,便見到了夢中的墳墓、棺材、各種可怖的屍身暴露無遺,看到這一切,夢靈的靈體不禁一陣寒顫。正在這時,夢靈突然看到在離她的靈體四五步遠的地方,一個白衣老嫗伏身在一個打開的墳墓前,裏面的一口棺材黑漆漆的,她長髮垂地,嘴裏不時發出“嗚嗚”的低吟聲。

夢靈的靈體剛要轉過身形離去,卻驀然發現那伏身的白衣老嫗已然直起身來,手中竟拿了一隻纖小的吸魂瓶,瓶口對着夢靈的靈體,靈體立刻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吸引力,瞬間便被吸進了瓶子。

沒想到夢靈決定用靈體探查恐怖夢境的祕密,非但沒能查出一點線索,反倒出師不利。剛找到地方便被困在了吸魂瓶之內。

那白衣老嫗滿布皺紋的老臉瞬間喜悅,無聲的獰笑越發讓她詭異異常,“找了你幾世。沒想到你自己卻主動送上門來。有了你,我終於可以重見天日。終於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了。”

白衣老嫗帶着吸魂瓶,像一陣白色的煙霧,飄出森林之外。

夢靈的靈體被困在那吸魂瓶中,從外面看去,瓶身似乎很小,但一旦身置其中,卻好像是處在無際的天空裏。 龍珠之武天宗師 放眼看去。白茫茫一片,但卻無一物顯現其中。

夢靈的靈體在凌晨五點之前,必須返回夢靈體內,否則。夢靈雖然有氣息在,但如果魂魄離開太久的話,夢靈的身體就成了無主之軀,會引得其它邪靈住進其中,到時。夢靈的靈體即使回來,如果住進去的是惡靈的話,夢靈的靈力又不夠,很可能夢靈的靈體就會成爲無軀之魂。夢靈的身體就會被惡靈佔爲已有。如果是這樣的話,後果可怖。

夢靈在出體之前。已在其所住的臥室外貼符施法,短期內不會有邪靈入侵。畢竟,夢靈的家內外風水佈局都是上乘,平時很少有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出現。

且說夢靈的靈體被困在吸魂瓶中不得返回,眼看清晨的太陽已升起,夢靈的肉身還一直躺在牀上一動不動。趙建早晨起來時,發現平時這個時間早已起牀的夢靈還躺在牀上,便用手晃了晃她的身體,竟然沒有絲毫反應,趙建也慌了,想起了夢靈前一晚上對他說要練功的話,難道夢靈真的走火入魔了不成。趙建這下有點慌了。他趕緊打電話給一向學佛的好友林松,電話接通後,趙建把夢靈的情況給林松描述了一番,林松勸趙建不要着急,說他馬上就會趕過來。

林松既是趙建最好的朋友,又跟夢靈一起潛心向佛,和夢靈一起在佛學方面經常探討,他也是一個入世佛家弟子,法號菩提居士。同時也是身家千萬的慈善家。

“但求播種,莫問前程。”,很普通的八個字,細細體會,會讓人受益無窮。小富由人,大富由天,命是定數,運是變數,林松五年來一直致力於開發精品樓盤,一磚一石沒有半點打折扣的地方,看到很多同起步的地產商都賺錢了,他還是堅持着,因爲成本高,房子賣得不好。

林松也是農民出身,幾年來,他爲以前的村子修了小學,敬老院,修了從村口通向縣城的公路,他資助了很多貧困的人。他的公司就有一個專門的佛堂,他說正是他母親的潛心修佛,纔有他的今天。說到自已苦心創下的家業要破產,他很平靜,說也許是他修行得還不夠,他說還要在立冬前給敬老院的老人送點棉衣。

學佛從來不是貧窮的代名詞,相反一個真正的學佛人,無論在哪裏,都應該是個優秀的人,他有堅定的毅志,不輕言放棄,又謙和平易,具有良好的心理素質和人際關係,天時地利人和,哪裏有不好的道理。但是如果期望學佛會讓人中彩,讓人不經努力就能發財致富,有這樣的功利心理,一定會事與願違的。

他默默地做着善事,從不懈怠。可是去年,他面臨着一場生死考驗,在最關鍵的時候,幾乎所有的人都已絕望,依舊是天道酬善,冥冥之中,菩薩關愛,讓林松絕處逢生,讓他感受到佛法無邊。

去年下半年,爲了抑制過快增長的房價,國家相繼出臺了關於閒置土地幾年內必須開工,否則收回,空置幾年的商品房不能再作抵押等政策,國慶過後,銀行的通知下達,要求在年底將前期的貸款1.5億元必須還清,否則將拍賣抵押的房子,這真是雪上加霜,閒置的土地必須要開工,前期也要拿出幾千萬的啓動資金,而銀行追債卻是迫在眉睫,空置二年以上的房子卻又無法抵押,這簡直就是置人於死地的境地,近二億的資金,在臨近年末上哪裏去借呢?

林松在辦公室裏思考着資金的來源時,有人敲門,是他村裏的一個老伯,他熱情地迎上去,“大叔,您來了,孩子上學的事,我都辦好了,您不必親自跑過來。”他又囑咐祕書讓老伯住下。“苟富貴,勿相忘”,真正能做到這句話的人能有幾個。

然而臨進年末,銀行催帳的密度卻一天比一天緊,有時林松在公司的佛堂裏一呆就是一上午,經商已有二十幾年了,也許真是到了盡頭。林松決定帶李菲菲,也就是夢靈的同事,一起去香港散散心。臨走時還囑咐屬下別忘了元旦時給他老家的敬老院送米麪等生活用品。

接下來的故事,真如同天方夜譚一樣。林松在香港,其實是爲了散心,省得拍賣時臉面不好看。他與一個朋友喝茶,那人無意說他的一個朋友正要買p市的一塊地,已付了50萬定金,明天就要交易全款,他怦然心動,他太熟悉p市每塊地的主人,那塊地是他一個朋友的,他根本沒聽說過要賣呀,一種本能——這是一個騙局,他馬上致電給朋友,結果果真如此。他馬上把這事告訴了喝茶的朋友,讓他無論如何要轉告那個人,雖說素不相識,但是不能眼看人家誤入深淵,做完這件事,他覺得是近一段時間內,最開心的一刻。

第二天,他意外地接到一個電話,沒想到是那個買地的人打來的,他開口就是謝謝,他說真是鬼使神差他竟相信了這個事,如果不接到朋友的電話,他今天會付土地費呢,多虧他的提醒,他再次詢問了內地的政府部門,結果他所看到的所有土地證之類都是假的,他一定要約林松出來,說林松是他的貴人。其實那時的林松真是沒有半點心情,自己是煎熬的心,哪有心情陪人吃飯。他婉言謝絕了,他說:“一點小事,不必記在心上,能幫人時一定會幫的。”沒想到這個人竟親自到酒店來找林松,他說自己之所以這次險些受騙,就是太想和內地合作了,百年不遇的契機,他聽說林松也是做房地產生意,竟說那我們來合作吧,林松直言告訴他,說現在恐怕沒機會了,然後把情況如實地告訴那個人,沒想到那個人一聽簡直高興得不得了,他說,這簡直是菩薩給他的機會,如果林松錢充足,那他哪裏還有機會,就憑林松這個人,合作一定成功。

事情真就是在山窮水盡之處,出現了無限轉機,沒想到林松遇見的這個人,竟是香港一家著名上市公司的主席,他在半個月之內注資1.5個億成立了新的合作公司,林松將貸款錢全部歸還銀行,並且更加戲劇性的是有二家銀行竟一次性付款近2億購買了他的底商,真是雙喜臨門。有人說當林松身處絕境時,還是菩薩安排香港老闆駕着祥雲就來了。

ps:

但求播種,莫問前程 第071章

「我們是何人跟你們沒有關係,如果不想把命留下,就別再出現在我們面前!」墨九狸看到天雲浩眼中的恐懼,冷冷的說道。

「浩哥哥,我們……」一邊的雲素雅將昏迷過去的天媚兒,扶到一邊躺好,給她嘴裡塞了幾顆丹藥后,欲言又止的看向天雲浩。

她自然也察覺出墨九狸兩人不好惹了!

天雲浩自然明白雲素雅的意思,他微微點了點頭,再次看向墨九狸時,態度立即變得恭敬了起來說道:「抱歉,剛才是小妹無禮,衝撞了兩位,還望你們……」

只是天雲浩的話沒說完,便發現墨九狸帶著顧琰,已經直接離開了!

看著墨九狸和顧琰漸漸消失的背影,不管是天雲浩還是雲素雅,兩人的眼中都露出了冰冷的殺意……

他們自出聲以來,就向來被人捧在掌心,被人尊敬的他們,生下來就享受著最至高無上的待遇!每一個人見到他們的人,都是無盡的討好和奉承……

哪怕是他們的長輩,對他們也只有誇讚,沒有責怪!而墨九狸和顧琰今天,卻是將他們引以為傲的東西,狠狠的踩在了腳下……

可是為了活著,他們卻不得不忍下!只是,這樣的放過,卻並不能讓他們感恩戴德,反而讓他們的心裡買下了仇恨的種子……

特別是在確定墨九狸兩人身上,都有神獸的時候!不管是天雲浩,還是雲素雅都起了貪婪之心……

天雲浩心裡想的是,等到遇到他們天家的長老時,定然要想辦法奪取兩人的性命,為今日的侮辱報仇!也為了得到那兩隻神獸!天雲浩的眼中閃過一抹志在必得精光……

而低垂著頭的雲素雅心裡則是另一番算計!她雖然是雲家的大小姐,卻不是雲家唯一的小姐!何況她的父親最愛的女人,並不是她的娘親,而是她三妹的娘……

因此,她和娘在雲家的日子,也只是表面風光罷了!加上她的天賦,跟家族裡面的幾個妹妹差不多,並沒有太過出色……

可是,剛才那道紫光的速度,絕對是一隻強大的化形神獸!如果自己能夠得到的話,那麼她在雲家的地位,便能更加的穩固了!

想到這裡,她看向了不遠處的天雲浩!答應天家的婚事,是她慎重考慮過的,並不是外人眼中想的那般,她和天雲浩郎才女貌,情投意合……

嫁給天雲浩不過是因為他的身份,是天家的少主!不然,她看都不會看他一眼,這一次她是到天家做客,恰巧趕上天雲浩兄妹,隨同長老們出來歷練……

她身邊也只帶了一個暗衛,並沒有其餘人在!而她出來時,為了不必要的麻煩,並沒有要自己的暗衛跟著……

看起來,想要奪得那女人的神獸,只能利用天雲浩了!可是看天雲浩的眼神,分明他也對神獸感興趣,看起來到時候她還要費一番功夫呢……

「雲浩哥哥,那女人身上的應該也是一隻神獸!我覺得跟雲浩哥哥很配!」雲素雅起身走過來柔聲的說道。 林松趕到夢靈家時,趙建正在手足無措地在房間裏踱來踱去,林松走到牀前一看,只見夢靈肉身一動不動地僵臥着,不禁大吃一驚,擔憂地對趙建說,“夢靈靈魂出體了,靈體到現在未回來,一定是出事了。”

趙建慌道,“昨天晚上我只聽她說要練功,還開玩笑地對她說不要走火入魔了啊,哪知道她竟會去練什麼靈魂出體,真是瘋了。那現在該怎麼辦呢?”

林松說,“你先彆着急,我打個電話問問我師傅。”

林松的師傅不是別人,正是現今得道高僧之一的臺灣日月山月雲大師。月雲大師年齡已逾百歲,通曉古今中外佛法佛理,曾雲遊天下佈道講經,門下弟子遍及七大洲四大洋,人雖年過百歲,長相卻如俗家四十之壯年男子,通曉語言達十餘種,經常被各國佛教協會請去講法。

林松是月雲大師極爲器重的俗家弟子之一,因此,他可以與師傅隨時通話。撥通了電話,林松把夢靈的情況跟師傅彙報了一番,等候師傅指示。

良久,月雲師傅對林松說,“林松,你所說的夢靈女施主,剛纔爲師我已經感應到了她的部分信息,她本是芳華園水仙仙子下凡,到地球上來,經歷五世輪迴,是爲了完成提升人類整體意識的使命。今世是夢靈女施主在世間的最後一世,她在功德圓滿之前,要經歷一個大劫難,看來,這次劫難已經開始了。夢靈女施主在芳華園修仙時,曾得罪過一隻同在芳華園修仙的貓妖,由於這隻貓妖在修仙時急功近利,不守天規戒律,常化成人形去虐殺人間的青壯年男子,被夢靈發現後,勸阻了她幾次。 老婆大人求復婚 誰成想就被她記恨在心。夢靈在進入輪迴之後,她也跟隨夢靈進入人間,在夢靈的前幾世中每每與夢靈較量,想要害夢靈,要奪得夢靈的真靈爲已所用,但夢靈因每世都有木蓮守護,她才一直未能得手。夢靈的上一世。也就是夢靈的姥姥陳氏,去一戶江南人家討飯時。那家的女主人被貓妖附體,見是陳氏來討飯,便用惡毒的語言辱罵陳氏,導致陳氏一時氣怒攻心,摔了菩薩塑像,被菩薩罰以餘生全部在瘋傻中度過

。這個貓妖也由於心術不正,修習邪法,經常“奪舍”,俗語即“附體”,傷害人間無辜良民。因此被觀音菩薩罰到夢靈夢中所見的恐怖的牌坊林中,見不得天日。夢靈的靈體所見的白衣老嫗即是貓妖幻化而成。”

“那夢靈的真靈現在在哪兒呢?”林松着急地問。

月雲大師略一沉吟,緩聲說道,“夢靈的靈力不足,出體之後想去探查夢中的牌坊林的祕密。不想卻被貓妖用吸魂瓶把她困在了瓶中。”

“那我們該如何解救她呢?”

“你們先把夢靈的肉身護好,然後想辦法聯繫到夢靈的守護靈和指導靈天力,他有辦法能幫到夢靈女施主的。”

“天力,你知道天力吧?”林松趕緊問趙建。

“我聽夢靈跟我提起過,說似乎是夢靈的qq網友,好像也是一個心理諮詢師,用夢靈的qq應該能聯繫到他的。”趙建興奮地說,“我這就登錄夢靈的qq。”

趙建登錄夢靈的qq之後,找到了天力的頭像,給他發了一個信息,內容爲:“天力您好,我是夢靈的愛人趙建,現在夢靈因爲靈魂出體去探查牌坊林的祕密而被貓妖將其靈體困在吸魂瓶中,懇請您的幫助。大恩不言謝!”

強寵契約甜妻 不多一會兒,天力就發回了信息,“收到,我這就想辦法去救她。”

天力得知夢靈靈體被困的信息之後,雙目微閉片刻,腦中立刻出現一個類似電腦屏幕的白板,不一會兒,屏幕上面便顯示了牌坊林的方位和形狀,只見天力身形一展,一道電光閃光,再次顯身的時候已身處牌坊林中。

天力雙目掃視牌坊林中,竟一無所獲,他仔細審查看着林中的狀況,終於被他發現蛛絲螞跡,他發現的是貓妖身上殘留的一根白色的毛髮。有了這一根毛髮就不愁找到貓妖了。

他偱着貓妖遺留下來的毛髮的氣味向前走 ,不一會兒便覺得氣味加重,到了一棵高大的樟樹前,這棵大樹高有50餘米,看樹齡足有千年,枝葉茂密,冠大蔭濃,樹姿雄偉,與周圍其他樹不同的是,這棵樟樹的底部竟有一個大大的洞穴,被濃密的灌木叢遮住,不細看的話根本就發現不了。天力走到洞口,沒有貿然進去,而是在外面布好法網,以防貓妖逃走。

天力身形稍彎曲,向樹洞深處走去,洞裏陰暗潮溼,觸目所及,根鬚緾繞,盤根錯節,洞裏不時有小動物出沒,還有潺潺的水聲,走了有大約五米,樹洞突然變得寬大起來,裏面竟然有牀有被,還有桌椅碗筷等物件,儼然是一個小小的居所。天力剛一住腳,還未來得及觀察仔細,就聽一聲怪叫響起來,“所來者何人,膽子可不小,竟敢未經允許便擅闖本仙居所,拿命來。”

發出怪叫聲的就是那隻貓妖了。天力也不含糊,大聲喝道,“大膽貓妖,竟敢困住水仙仙子之真靈,快些將她放出來,不然的話,你幾千年的修爲,還有你的妖靈,便要在今日煙消雲散了。”

貓妖嘿嘿冷笑道,“我等了她幾世,要捉她真靈,爲的就是等到子時吸食她的真靈之後,我就可以靈力大增,得道昇仙,爲所欲爲,怎麼可能你說要放我就放了她呢,想都不要想

。”

天力不想再跟她計較,立時從身上取出一件寶貝來,這件寶貝可是有來歷的,名曰無妄佛珠,原爲金山寺長老三大象徵之一。相傳由佛祖坐化的菩提樹的千年果實結成,具有強大法力。在與蝙蝠魔的決戰中,法海甩出佛珠將飛遁的蝙蝠魔擊落入水,同時緊抓其尾被其帶入火山魔洞,並憑藉佛珠強大法力勒住蝙蝠魔脖子。而後在面對白蛇的萬蛇分身陣時,又以萬千佛珠迎戰。天力拿出的這一件收妖寶貝,就是法海曾用之法器,因緣際會,後被引靈老人所得,引靈老人又將它賜予了天力,以助他在人間伏妖降魔,輔助夢靈。沒想到今日纔派上用場。

貓妖見天力竟拿出了法海的威力強大的收妖法器,立時心生恐懼,跪地討饒道,“還請天師饒命,我這就將夢靈的靈體釋放,還請您饒我一命吧,以後我不會再去傷害夢靈了。”說完,手捧着吸魂瓶獻給了天力。

天力也沒有再爲難她,一伸手接過吸魂瓶,打開瓶蓋,放出夢靈真靈。夢靈的真靈從瓶口化成一股白霧慢慢飄出,然後又凝聚成夢靈的身形,天力見夢靈的靈體未受到絲毫損傷,這才轉過身訓斥貓妖,要她好自爲之,否則再被他發現她作惡時,一定不會再次放過她。

天力說完訓誡的話,立刻和夢靈的靈體飄出樹洞,瞬間返回了夢靈的家。夢靈的靈體因爲靈力不足,這麼長時間被困在吸魂瓶中,顯得很疲憊,回到肉身以後,夢靈整個人精氣神大損,看來經過這次大劫,夢靈以後再練出體就知道小心從事了,不會再像這次那麼莽撞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