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金接着說道:“老大,是不是要給錢讓萬事通繼續查下去?”

“嗯,錢你出。”

“咳咳,老大,我,我……”

“我什麼我!”李一然拿眼一瞪,“揹着我私自行事,可不是第一次了,上次殺手懸賞我沒和你計較,這次讓你長長記性,現在去錢莊把錢給他們,讓他們加緊查。”

“呃,我先吃點肚子還沒,咳咳,好好我去我去。

老金‘幽怨’的離開後,尤二良準備接着給李一然倒酒,被他伸手阻止。

“不用了,差不多,”見氣氛有些尷尬起來,於是李一然主動轉移話題道,“二胖,和我說說你準備邀請哪些人?”

“哦,都是相熟的,我到時把名單給李哥你過目下,你要是不想誰來,我可以……”

“不用,我只是隨口問問,名單也不用給我,哦對了,反正時間也充裕,你把你的青梅竹馬常笑笑和他父親也一塊兒叫來吧,傳送陣很快的。”

… …


與此同時,紅葉帝國,邊境,孫城。


勉強壓制住體內毒傷的狄從筠在孫城某個陰暗小巷中,成功誘捕兩個貪圖其美色的地痞無賴。


你是人間月 ,全身打擺,不停的磕頭認錯。

狄從筠眉頭微皺,喝道:“閉嘴!跪好!……,你!張開嘴!”

“啊!女俠饒命!小的,呃,咳咳咳咳!”

其中一個圓臉男子話未說完,狄從筠修長指間已飛來一滴猩紅血液,衝進其嘴中,有如一粒熾熱火炭,剛準備疼痛大叫,突然灼痛感瞬間消失,以爲是什麼詭異手段,嚇得他捂着脖子劇烈咳嗽起來。

“呵呵,以爲能吐出來?”狄從筠聲音變冷,接着拿出一顆不大的黑色圓珠,說道,“你已中我自制的奇毒,只有我有解藥,放心,我會給你一條生路,只要你把這東西幫我帶到城外,會有一老一少找到你,東西交給他們,再回來找我拿解藥。”

“咳咳咳咳,饒命啊饒命啊,女俠祖宗祖宗,小的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廢話少說,你的時間可不多,放心,我會帶着你這同伴,去他家等着,快去!……,哼!非要我現在殺你?!”

圓臉男子被狄從筠冰冷的氣勢嚇到,嚇得他連滾帶爬拿着珠子飛快跑開。

至於他的同伴,另一個滿臉油光的中年男子已經被嚇得暈了過去。

狄從筠冷哼一聲,無形之力出手,激得地上昏迷的男子騰的一下跳了起來。

“啊!啊!咳咳咳咳,饒命饒命,奶奶饒命奶奶饒命!”

這時,狄從筠忽然轉換笑臉,展露的絕美容顏竟讓男子看呆住了:“呵呵,只是對你們小懲大誡而已,放心,你和你的同伴都不會有事的,這包解藥拿好,你回自己家等着,可不能現在就去找你的同伴喲,我會暗中看着你的,好啦,你走吧!”

… …

另一邊,木神通和老鶴剛到達孫城。

老鶴睜開雙眼,眼中神光逐漸內斂,接着對有些急躁的木神通,搖頭說道:“已經感應不到,她的氣息到這裏就斷了,倒是沒想到,妖女實力是越來越強,居然能屏蔽,嗯,早先是故意隱藏實力還是……”

“先別管這個,老鶴,還有沒有其它辦法?”

“有,不過太耗時間,最快速的就是把紅魔請過來。”

“不行!它過來,母親就知道了,不行!”

“少爺,照我估計,主人應該已經知曉,畢竟剛纔在那鎮子,傷了不少平民,而且我們的身份……”

“可惡!”木神通恨恨的低吼道,“沒想到,jian人早在那三個官差身上下了手段,讓他們無故暴斃,順勢把罪名嫁禍到你我身上,早知道就聽你的,仔細檢查一番,至少毀屍滅跡也行,真是可惡!”

老鶴安慰道:“少爺無須自責,當時我也沒看出什麼,只是感覺有些不妥罷了,上局,算我們輸了,妖女懂得用官差限制我們行動,聰明,又屠盡那王家滿門,把我們引過去還留下栽贓的證據,心狠,嗯,輸得也不冤。”

“你怎麼還誇她?嗯,官差知道我們相貌,是不是要……”

“不用,我們是靈者,他們不敢大張旗鼓捉拿,只要影響不大就行,最多連累月隱門被問責幾句,咦?”

“怎麼了?”

“她身上紅魔氣息出現,那邊,嗯?是想出城?”

“還等什麼!去追!”

“等下,”老鶴攔住冒進的木神通,“這次的有點怪,氣息沒那麼強,若有若無,突然出現,有些蹊蹺。”

“……,先別管,這是唯一線索,你我小心即可,走!”

… … “好了!”老鶴將被自己靈力封印的黑色圓珠吸到了手心,朝走過來的木神通點頭說道,“已經封印,裏面的東西不會爆發出來,少爺,那人詢問如何?”

“普通人而已,想調戲那jian人卻被她利用,身上有紅魔之毒,看來是她將自己體內毒素轉移出來,線索有個,說是jian人在其同伴家等候給予解藥,地址也問到了。”

щщщ_ TTKдN_ c o

老鶴看了一眼不遠處躺在地上不斷抽搐的可憐傢伙,說道:“體內的毒素爆發了嗎?能堅持到城外,看來妖女的控制手段又要,不好!快退!”

噗!噗!噗!噗!

可憐的傢伙身上各處血管突然炸裂,血柱噴涌,接着無數的黑氣從其體內冒出。

是妖氣!而且是詭異之極的妖氣!

及時拉着木神通退開的老鶴心中大驚,這股妖氣波動實在是,不好!此處距離孫城太近,城裏的高手必定有所感應,自己的身份!要趕快離開!

不等木神通詢問,老鶴靈力外放直接將其強行帶離。

繞了半圈,從另外一處城門進入孫城,快步來到了城中某處無人巷中。

聽着巷外疾馳的馬蹄聲和頭頂人影快速掠過的破空聲,靠着一邊牆壁的木神通笑道:“呵呵,城中高手還挺多的,都是衝着剛纔,嗯剛纔那股氣息?”

老鶴表情凝重,說道:“對,一般妖族不會那麼明目張膽在人類城池釋放妖氣,而且剛纔那股妖氣,還是妖族中高等血脈纔有的!”

“比老鶴你還?”

“我不可與其同日而語,那股威壓,看來是位了不起的存在,妖女可是地地道道的人類,居然,嗯,事情複雜了!”

木神通也意識到事情變得棘手起來,於是詢問意見道:“接下來是不是要去那人說的地址,城西嗯怎麼了?”

突然,老鶴一揚手,一道無形風刃飛出,飛向二人頭頂上方,不過什麼都沒擊中。

“怎麼了?”木神通快速閃身到老鶴身邊。

老鶴沒有回答,而是擡頭看着半空,低聲說道:“既然來了,爲何不現身!出來!”

啪,啪,

有人拍着手掌。

很快老鶴面前巷中緩慢浮現出兩人的身影,一高一矮,正是奉李一然之命前來探查的無相和葉戀霜二人。

明銳的老鶴從面容鎮定的無相身上感受到莫名的壓力,心中一凜,決定先試探再說,於是抱拳問道:“二位爲何而來?”

“狄從筠,和你身邊的這位,木神通!”

“嗯?是誰派你們來的?”

“成一會!”

老鶴面色大變,將木神通護在身後,說道:“李一然的手下?”

“正是!放心,主上暫時對曾長老沒什麼敵意,只要能告知剛纔的地點而已,城西哪裏?”

“呵呵,你以爲我會告訴你……”

“非要動手嘛,”說着,無相右手擡起,一指老鶴身後的木神通,“昏睡!”

木神通兩眼一閉,應聲軟倒!

老鶴嚇了一大跳,急忙伸手扶住木神通,一邊防範一邊檢查木神通情形,很快發覺木神通只是睡着但用靈力卻怎麼也激不醒他,對手的攻擊實在是太詭異,施術根本沒有任何靈力波動,太詭異了!

“你把我家少爺怎麼了?!”

“放心,睡着而已。”

“你這是言咒?不對!不可能!沒有任何,你?!!”

這時,只見無相將一個手掌大小的木偶拿了出來,靈力涌入木偶之中,很快,肉眼可見之下,木偶逐漸變成齏粉從無相指間滑落灑落在地。

“你!你!”老鶴面帶驚恐,失聲大叫道,“替身術!你,你,居然練成‘因果顛倒’!!而且還是第二層!!!”

“哦!”無相拍拍手,瀟灑的笑道,“果然是見多識廣,那麼,接下來,是準備告訴我答案還是切磋一下呢!”

… …

另一邊,煉器聯盟,忘憂城。

李一然來到了錢莊,找到了正與老闆怒目而視的老金。

“我說,老金,”李一然拍了拍腦門,嘆氣道,“讓你過來存個錢而已,你又惹什麼幺蛾子?好了,和人家瞪什麼眼,過來!”

“老大,這次可不是我惹事,是他,”老金故意踮着腳向下指着比自己矮一個多頭的,有些禿頂的錢莊老闆,“狗眼看人低,嫌棄我給碎銀子……”

“哼!”錢莊老闆一揮袖,也是怒氣衝衝道,“惡人先告狀!拿摻雜質的銀兩以次充好,胖子,今天算你運氣好,要不是上面來人,哼!早就把你揍成豬頭!”

“哎呦不服氣是吧,別走,你金爺我還就和你耗上了,比瞪眼,金爺還從沒怕過!”

“哎我說,”李一然找了個椅子坐下,看着錢莊外好奇的圍觀羣衆,索性煽風點火道,“老金,你直接揍他一頓得了,放心,我給你壓陣。”


“別了,老大,這裏的規矩我都摸透了,不能打架尤其用靈力,要是把城中守衛引過來,這矮禿子可是地頭蛇……”

“胖子,你再罵句試試!”

“嗬!找罵啊,矮禿子!”

“豈有此理豈有此理,我,我……”

“我什麼我,有本事跳起來打我,矮禿子!”


“你!!”

“好了,”李一然見二人越站越近,唾沫橫飛,實在不雅,於是站起身把老金拉到了一邊,說道,“你不敢打他他又不敢打你,吵架瞪眼又有什麼意思,嗯,萬事通的錢存了沒有?”

“還沒,就是這矮禿子搗亂,說我的銀子有問題……”

“能有什麼問題?拿個我看看,……,呃,你這碎銀怎麼這顏色?像是被屍氣腐蝕了啊,從哪來的?”

“山澤國,嗯,沒事挖的。”

“什麼時候,我怎麼不知道?”

“呃,老大先別關注這些啊,你可要幫我出頭,喂,矮禿子跑什麼你?”

“哼!懶得和你個胖子一般見識,福祿,你招呼他們,記住,假銀一概不收!”說完錢莊老闆直接走進了內堂。

一時間老金沒了爭吵對象,他也不好強闖進去,看着那福祿笑容可掬的謙卑模樣,頓時沒了發脾氣的興致,一揮手,把快將櫃檯鋪滿五顏六色散發難聞氣味的碎銀子收進了儲物空間,接着衝李一然說道:“哎,真的是!老大,走我們去下一家!”

“去下一家做什麼?把你那假銀子花出去?”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