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爺子抬頭看着慕安安,「你這一身自信,的確是老七養出來,因為你從小就在老七身邊。」

慕安安表情沉了下來。

「我今天過來,不僅是想跟你談一下關於當年的事,也算是最後見你一次。」

慕安安沒說話。

老爺子輕聲咳嗽,繼續說,「我把老七扶到了這個位子也夠了,如今,我只想償還當年欠下的債。」

「對不起,我聽不明白。」

「聽完這個故事,你就會明白,後面你的選擇就會很清楚了……」

……

宴會正廳。

雖是為老爺子舉辦的宴會,但全程都是寧修遠在掌控大局。

他儼然是這宗政家的主人。

相反的,宗政家如今真正繼承人宗政七爺,此時宛若一個客人一般。

宗政家不少旁系,對於如此狀況,都是保持看戲的狀態。

關於寧修遠的身份,年邁一點的長輩是略有耳聞。

老爺子風流。

年輕時除了原配,外面還有不少,私生子倒是一個也沒有認回來,只是孫子輩認了不少。

比如太子團的三爺、五爺。

而寧修遠的身份一直都很意味深長。

如今宴會開到這個時間點,老爺子遲遲不出現,寧修遠當了主,反倒是讓人對這場宴會意味深長起來。

到底這場宴會,是宗政家要換主人了?

還是說宗政家要分裂了?

「七爺,人已經安排好了。」

羅森在宗政御耳邊說道,「只要那邊有動靜,就會立馬跟上去。」

羅森在說時,宗政御正抬頭看着二樓的位子。

老爺子房間門口,顧夫人正守在門口。

看過去平靜無波。

「七爺,安安小姐已經上去30分鐘。」羅森有些擔心。

宗政御倒是極其淡定。

與此同時……

「七爺。」

寧修遠端著紅酒緩步的朝宗政御這邊走來,臉上帶着紳士的笑容。

看過去就是清風朗月一般。

如若忽略掉那雙陰沉的眸子。

宗政御面對寧修遠。

寧修遠笑着看他,「之前我把邀請函給慕小姐時,還擔心您不會讓她出席,沒想到您還是同意了。」

「有什麼需要不同意?」宗政御反問,「一場區區宴會,帶她過玩而已。」

宗政御說的極其無所謂,身上自帶着上位者的氣場。

而就是這樣無所謂的狀態,卻很刺激寧修遠。

他今晚首次享受到了眾星捧月,也清楚感覺到身為主人站在這樣奢靡燈光下的滋味。

他內心的血液在沸騰,在叫囂,在興奮。

享受於這樣的狀況,更覺得自己應該是要這樣的活下來。

可宗政御輕易一句話,就能瞬間粉碎了寧修遠享受到的這些關注。 雲開見日明,隨着雷神號降低高度,波瀾壯闊的無盡海洋映入眾人眼帘,美好的藍色取代白色,佔據了斜弧的透明牆面。

陽光明媚,海風和暢,群躍出海的魚用光亮的鱗片反射出耀眼的光芒,海鷗拍打着白翅,敏銳的目光瞄準目標,身影如利箭,竄向被定義為食物的小魚,粗壯的水柱噴起,海面下上浮鯨魚的龐大身軀清晰可見,景象大好。

「信號明明很好啊,奇怪。」在眾人欣賞這難得一見的盛麗海景時,以辰卻連拍手腕上金色的數據腕環,微小的投影上,定位混亂。

「覆蓋雷神域的是單獨的信號網和網絡體系,進入雷神域,任何通訊設備的信號都會被家族雷達所替代。」站在他旁邊的果傑說。

家族雷達,真奢侈,以辰咂嘴。

如果知道奧古斯丁家族的雷達已經發射了十二顆,形成了獨有的先進衛星網絡體系,科技水平直逼頂尖領域,以辰就不會只有咂嘴這麼簡單的驚嘆行為了。

果傑繼續說:「就算是新秀有着『數據流體』之稱的格子,想要進來都要費些手腳,神不知鬼不覺進來的可能性理論是為零。」

「為什麼要講理論?」以辰挑刺兒。

「因為能做到新秀也不會告訴我們。」

以辰笑笑,覺得自己又問了弱智問題。

很快,聞天台的視野中就出現了密集的黑點,並且在雷神號超快的飛行速度下急速放大,赫然是一座座島嶼。

「雷神群島!」有貴賓說,語氣略顯激動。

數量超多的奇怪東西引起了以辰的注意,在距離群島還有很大一段距離的海域上,無數黑色如塔狀的漂浮物,高度只有十餘米,頂尖,散發着瑩瑩藍光。

漂浮物呈一個巨大無比的圓形排列,將雷神群島連同不小的海域包在其中,漂浮物等間隔,約千米,藍光彼此相連,形成高高的淺藍色屏障。

「雷神號上有電光系統。」發現以辰注意到塔狀漂浮物,果傑指著斜弧牆面上微弱的銀光,「沒有電光系統,在幻電光膜外是看不見雷神群島的。」

「你是說那淺淡的屏障一樣的東西?」以辰看他。

果傑點頭:「幻電光膜利用雷電元素影響空氣中的光線和水氣,製造出高質量的虛幻景象,沒有電光系統,你眼前不過是一片遼闊的海域。」

「說那麼多,不就是幻境嘛,可要是幻境,這規模也忒大了吧。」以辰望着雷神群島,隔得遠他還覺得那一座座島小,可如今距離近了他才發現,這哪裏是小島,最小的面積估計都有近萬平方千米了。

而最大的無疑是被群島拱衛在中間的那座,看那樣子,估計都要五十萬平方千米了,呈「弓」字形,像挺著大肚子的煤老闆,頓時有了財大氣粗的意味。

毫無疑問,那座島嶼就是雷神群島的主島,也是奧古斯丁家族真正的大本營,雷神島!

群島加海域,幻境的面積之大,堪比城市,拿新秀谷的自然生態虛擬系統比,要多少個才能抵上一個幻電光膜啊?以辰已經默默開始了比較。

「光是耗費在這上面的費用,就足夠一個小國的多年開支了。」果傑很滿足以辰驚訝的表情。

速度早已大減的雷神號從塔狀漂浮物上方飛過,淺藍色的屏障就像真實存在一般,微微波動了一下,果然,這幻境是靠能量維持的。

過了幻電光膜,以辰的注意力才放在了那一座座島嶼上,森林覆蓋,綠意盎然,這也是最奇怪的地方,因為他目光所及,沒有一座島嶼上有人工的痕迹。

難道是他視力不夠?可他自信視力不比鷹差了,儘管距離群島還有一段距離。

難不成奧古斯丁家族的人都住在自然里?野人般的部落生活?不應該啊,從亞當等人的衣着上,看不到一點酋長服飾的風格。

地下宮殿群?以辰只能這麼猜測。

疑惑很快得到了解答,當距離群島只有幾公里遠的時候,以辰看到了雷神號周圍的空間再次泛起了波動。

無疑,又一層能量光膜!

眼中的畫面再次出現了變化,而這次變化,直接令眾多貴賓呆住了,不怪他們定力不足,實在是沒有見過如此大的場面,畢竟他們中不是第一次來過這裏的,屈指可數。

首先是雷神島,「弓」字形底部,連綿的雷神山脈,烏黑的雲層壓得極低,巍峨的高山已是能觸至其底,雲層中銀光頻現,電閃雷鳴,山脈后的「弓」字中部,雷裔居,林立的橢圓高樓一棟接一棟拔地而起,形成壯觀的樓群,不服輸的樣子似要與山脈一決雌雄,最後是「弓」字前,雷霧之森,厚重的白霧籠罩,朦朧中偶有劇烈的銀光刺透出來,引人心顫。

四座比雷神島小一號的島嶼挑釁似的圍繞着主島,一副擼起袖子比斗的架勢。

開闊平坦的島嶼上巨大的銀色倉庫一座座緊密排列,懸浮式搬運機器佔滿了島嶼上空,不知是裝了食物還是武器的銀色箱子有大有小,通過特定的軌跡從空中進出倉庫。

高山起伏的島嶼中央有着清澈的島中湖,茂盛的樹木在這裏得到了最大的鼓勵,發了瘋似的生長繁衍,山上有整齊的梯田,機器在人工控制下有序勞作,不對梯田外的樹林等自然環境造成絲絲打擾和破壞。

城堡,巨石砌成的高大城堡驕傲又霸道地獨自佔了一整座島嶼,四面環水,沒有城門,城牆是復古的暗黃,古典的英倫風,不過進出城堡的交通工具卻與復古沾不上半點風格,銀色的圓盤飛行器大小不一,多如蝗蟲。

最後一座島嶼最普通,有山有水,湖泊不大,量卻多,森林不廣,葉更綠,蟲蟻不缺,鳥獸猶在,一切都剛剛好,唯一說的上不普通的,就是島嶼的形狀有點鋒,像是一把利劍,無劍把,尖朝內。

再往外,島嶼就不再是扎眼的特立獨行,雖不同,但相似,以自然環境為基礎,融入各種建築,科技的味道在,卻遠遠小於自然的氣息。

不過也有那麼幾座島嶼樣貌很差,鏟土機推過的平整土地上是大型垃圾處理廠,好在沒有烏煙和廢水排放。

自然主導科技,科技影響自然,奧古斯丁家族用雷神群島將家族宗旨無聲又清楚地展現給了每一位做客的來賓。

「我滴個天爺爺!」足足呆愣了半晌才反應過來的以辰一時沒忍住喊了出來,在發現引起諸多目光后連忙捂住嘴。

回頭望來的一眾貴賓雖覺得這位執掌黑暗的道劍之主有些失禮,但心裏也表示理解,畢竟雷神群島的真貌太過讓人震撼,就算他們,也是強壓着情緒才勉強裝出一副見過世面的淡然樣子。

這時,以辰才注意到,雷神群島上空,懸浮着數十個黑色球體,與海面上的塔狀漂浮物釋放着相同的光芒,形成巨大的半圓光罩,如鍋蓋,罩住整個群島。

第二層幻電光膜!以辰咋舌再次咋舌奧古斯丁家族的手筆。

他毫不懷疑,虛擬系統只是奧古斯丁家族隱秘於世的手段,而那不為人察覺的暗處,定然有着更為先進的防禦和攻擊系統。

坐擁金山銀山一輩子也揮霍不盡財富的奧古斯丁家族安裝的防禦系統,就算新秀俱樂部中部分成員國也會眼饞吧。至於攻擊系統,他已經開始祈禱奧古斯丁家族不會有核武級別的恐怖殺器了。

「如果是敵人,剛踏入雷神域,戰鬥就已經打響了。在敵人距離雷神域500海里的時候,戰爭的號角就已經吹響了整個雷神群島。」看透了以辰想法的果傑緩緩地說。

以辰倒吸了口氣,不過還是用懷疑的語氣問:「沒有人能打到這裏?」

「奧古斯丁家族再強也不過是個家族,攻擊力量是被限制的,主要還是以防禦系統。不過,就算只能防禦,能打到雷神群島前的敵人,也屈指可數。」果傑平靜的嗓音中有着難以掩飾的傲氣,生在這種地方,不自傲都對不起大地。

「是少之又少,畢竟王殿只有七尊。」嘴炮王的以辰想要打擊驕傲的傢伙簡直易如反掌。

作為奧古斯丁家族的飛行牌面,雷神號進出雷神域幾乎暢通無阻,不過到了雷神群島範圍內,也不得不接受檢查。

在果傑與以兩名電銀之手成員為首的圓盤飛行小隊通話后,並由涅么赫交上了雷神號「新鮮出爐」的透析圖,雷神號才得以放行。

通過與果傑的攀談,以辰了解到,奧古斯丁家族看上去與世隔絕,實際卻與社會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每天單是物質輸送、交換和採購就是天文數字。

雖然奧古斯丁家族只有寥寥幾千人,但生活在雷神群島的人卻足足有數萬之多,最開始是先祖雇傭的一眾在當時就已經不能被成為奴僕的傭人。

後來奧古斯丁家族因為合作的關係,族人不得不經常往返非洲與家族,幾乎每次都會帶些難民回來。在政府的幫助下,奧古斯丁家族很方便地為這些難民爭取到了英國國籍並成為了雷神群島的一員。

如此,年復一年,人越來越多,就組成了現在這副繁榮的景象。

可這,也正是那些歷史悠久的傳統貴族所鄙視奧古斯丁家族的原因,讓兒女生活在一個由血統低下的難民後代和身份卑賤的傭人子孫組成的小社會圈子裏生活,這是對家族高貴地位的自我唾棄和褻瀆。

血統的鄙視鏈,一直在所謂的上層貴族圈中存在,如他們的歷史般悠久、長存。

奧古斯丁家族卻不這樣認為,在較為詳細又不太過約束的有序管理下,會儘可能給這些外來人自由生活和工作的權利。

多勞多得是深入人心的理念,沒有不勞而獲也是所有生活在這裏的外來人都懂得的道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