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山區別墅二樓側臥。

“砰砰砰!”一陣粗暴的敲門聲迴盪在山區別墅裏。

“軒你給我出來,基德是不是被你放走了!”柯南變小後有些奶聲奶氣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唔。”房間內的躺在牀上的端木軒坐起了身子,伸了個懶腰,沒有去開門,而是看向身旁的…另一張牀上的灰原哀。

灰原哀也被柯南的這陣敲門聲給吵醒了,她微蹙了蹙眉頭,一隻手揉着冰藍色的大眼睛,一隻手微微掩着嘴,打了個小哈欠,慢慢的醒轉了過來。

哀殿下剛剛睡醒的樣子還真是可愛啊!

端木軒眼前一亮,有些被灰原哀這副可愛的樣子給萌到了。

------

ps:第二更送上,後面還有哦!接着跪求推薦!有推薦的都給好人投了吧!

拜謝“饕餮”“蔣錁童鞋”“惡魔&哭泣”“藍色的布魯”“愛跑調的音師”“淺淺舊時光”“陳常智”“萬受無疆i”“緣盡”“了近距離”“書友150-460”“單程人生”“總有diao民想害朕”“躺屍3百首”“無盡的回憶”“萌神,貓仔”“真の古蘭修”“無傷”“-”“我叫十五”對好人的打賞! ?“你快點給我開門!基德是不是你放走的!”看裏面沒動靜,門外的柯南拍門的聲音更大了。

端木軒有些好笑,不過他並沒有下牀去開門,依舊是在注視着灰原哀。

“你看我幹嘛!”漸漸清醒了過來的灰原哀白了端木軒一眼。

“我家哀這麼可愛,當然有些忍不住的想多看幾眼了。”端木軒笑嘻嘻的說道。

“油嘴滑舌。”灰原哀不吃端木軒這套,又是白了眼端木軒,“你快點給他開門去,還沒睡夠就被吵醒了。”

“恩,那你再睡一會兒,我先起牀了。”端木軒淡笑着點了點頭,看向房間裏的掛鐘,發現現在才早上六點不到,窗外的天色也才微微發亮。

“小鬼,你煩死了,這麼早鬼叫什麼!”

綁匪總裁:追回前妻生寶寶 “柯南,你怎麼起來的這麼早,出什麼事了?”

端木軒還在房間裏慢吞吞的穿着衣服,外面就傳來了園子和小蘭的聲音,看來他們也被柯南給吵醒了。

昨天晚上端木軒他們就留宿在山區別墅裏,小蘭和園子一間房,端木軒和灰原哀一間房,至於柯南,他死活要盯着基德,所以晚上和基德待在一樓的一間臥房裏了。

“基德不見了,肯定是軒給放跑了!”柯南的聲音有些憤憤不平,他昨天一晚上沒睡,一直都在死死的盯着基德,但後半夜,他突然聽到外面有些動靜,出去查看的時候,只覺得眼前一黑,然後他就暈過去了,等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竟然躺在牀上,旁邊綁在椅子上的基德消失了。

這基本上問都不用問,就知道是端木軒乾的了。

“誰說是我給放跑的,沒有證據可不要瞎說哦!”端木軒已經換好了衣服,他打開門,臉上沒有絲毫異樣的看着柯南。

“軒,你不用裝了,除了你,還會有誰去救基德。”柯南憤憤不平的說道。

“誰說除了我不會有人救基德了,園子不也可能救基德嘛。”端木軒一臉的淡然。

“呵呵,我怎麼可能呢,我可一直在房間裏睡覺來着。”聽到端木軒提到自己,園子有些不自然的乾笑了一聲,她昨天晚上還真的是打算去救基德的,雖然看到了基德的真面目以後,她心裏總有幾分怪怪的感覺,但好歹也是自己心中一直以來的白馬王子來着。

所以昨天晚上她也在一直在熬着,打算趁柯南睡着了以後,去放了基德,但她下去偷偷的觀察過好幾次,發現柯南一直沒有睡,最後…她熬不過柯南,給弄的不小心的睡着了。

“基德是你放走的!”柯南發現了園子臉上的不自然,這下他的聲音一下子擡高了八度,用一副吃人的眼光盯着園子。

“不,不對,絕對不可能是你!”還沒等園子回答,柯南立馬否定了這個可能,然後等着園子鬆口氣的時候,他又一副自言自語的樣子說道…

“像你這種身體素質那麼差的人是絕對沒本事幹出這種事,昨天晚上我人影都沒有看到,就暈了過去。”

“你說什麼!什麼叫像我這種身體素質差的人,小鬼,你給我說清楚!”本來排除了自己,園子還是蠻高興的,但聽到柯南後面的話,她立馬火了。

“那個可惡的小鬼,我告訴你,昨天你被人打暈了?那就是本小姐乾的,本小姐昨天只是輕輕的給了你一拳,你這種小屁孩就受不了了,直接暈在地上了!”

對於園子這種明顯是慪氣的話,柯南是理都沒有理,他轉頭看向端木軒,“軒你不用狡辯了,這裏面能做到這點,並且有動機這麼做的人,只有你!”

“混蛋!我在跟你說話,你有沒有聽見啊!”看柯南這副無視她的樣子,園子的火更大了,她張牙舞爪的就往柯南這邊撲過來,不過被小蘭給拉住了。

“誰說只有我,不是還有一個嗎?”端木軒好笑的看着眼被小蘭緊緊的抱住的園子,淡然一笑道。

“還有一個?誰?”

“田中小姐啊。”

“嗤,田中小姐昨天晚上可被鎖在房間裏了,窗戶也有防盜窗,壓根就出不來,她怎麼放跑基德。”柯南嗤笑一聲,不屑的說道。

“哦~萬一她會開鎖呢。”端木軒有些似笑非笑的盯着柯南。

“開鎖!”柯南像想到了什麼的樣子,臉色立馬沉了下來,然後他狠狠的瞪了眼端木軒,馬上往樓下奔去,他當然不會以爲田中喜久惠真的會開鎖了,只不過他突然想起來,端木軒昨天就幫了那個田中喜久惠,晚上放基德的時候,會不會順便把那個田中喜久惠放了。

“柯南他怎麼了?”看着柯南突然往樓下奔去,小蘭有些疑惑。

“混蛋,你不要想着跑,我今天一定要狠狠的收拾你!”園子趁機掙脫了小蘭,跟着柯南跑了下去,小蘭也只好跟上了。

看着他們離開的背影,端木軒眼中的笑意更重,田中喜久惠不會開鎖,他會啊!

他昨天晚上還真的順手就把田中喜久惠給放了,一方面是覺得田中喜久惠不算討厭,就順手做下好事,另一方面,就是想死無對證了,田中喜久惠要是消失了,大家不就會自然而然的認爲是她放跑了基德嘛。

心裏得意着,端木軒慢慢的跟着走下來樓,他一走下來,剛好看到了柯南衝到了關着田中喜久惠的房門前。

一樓的房間因爲怕有人從窗子裏翻進來偷東西,所以就加裝了防盜窗,中年男人也不差錢,別墅的房門普遍都比較厚,所以只要在外面用鑰匙鎖上門,裏面的人壓根就不跑不掉。

田中喜久惠房門的鑰匙是放在中年男人身上的,但柯南並沒有去找中年男人要鑰匙,而是直接握住了房門上面的把手,往下一摁。

房門上的把手沒有任何阻礙的就被柯南給摁下去了,這讓他臉色立馬一沉,連忙推開門,看向房內。

哈哈,這下估計柯南得被氣死了吧,端木軒心裏又是一陣得意。

-------

ps:第三更送上,滿地打滾求推薦啊,大家有推薦的,都給好人投了吧! ?“你快點給我開門!基德是不是你放走的!”看裏面沒動靜,門外的柯南拍門的聲音更大了。

端木軒有些好笑,不過他並沒有下牀去開門,依舊是在注視着灰原哀。

“你看我幹嘛!”漸漸清醒了過來的灰原哀白了端木軒一眼。

“我家哀這麼可愛,當然有些忍不住的想多看幾眼了。”端木軒笑嘻嘻的說道。

“油嘴滑舌。”灰原哀不吃端木軒這套,又是白了眼端木軒,“你快點給他開門去,還沒睡夠就被吵醒了。”

“恩,那你再睡一會兒,我先起牀了。”端木軒淡笑着點了點頭,看向房間裏的掛鐘,發現現在才早上六點不到,窗外的天色也才微微發亮。

“小鬼,你煩死了,這麼早鬼叫什麼!”

“柯南,你怎麼起來的這麼早,出什麼事了?”

端木軒還在房間裏慢吞吞的穿着衣服,外面就傳來了園子和小蘭的聲音,看來他們也被柯南給吵醒了。

昨天晚上端木軒他們就留宿在山區別墅裏,小蘭和園子一間房,端木軒和灰原哀一間房,至於柯南,他死活要盯着基德,所以晚上和基德待在一樓的一間臥房裏了。

“基德不見了,肯定是軒給放跑了!”柯南的聲音有些憤憤不平,他昨天一晚上沒睡,一直都在死死的盯着基德,但後半夜,他突然聽到外面有些動靜,出去查看的時候,只覺得眼前一黑,然後他就暈過去了,等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竟然躺在牀上,旁邊綁在椅子上的基德消失了。

這基本上問都不用問,就知道是端木軒乾的了。

“誰說是我給放跑的,沒有證據可不要瞎說哦!”端木軒已經換好了衣服,他打開門,臉上沒有絲毫異樣的看着柯南。

“軒,你不用裝了,除了你,還會有誰去救基德。”柯南憤憤不平的說道。

“誰說除了我不會有人救基德了,園子不也可能救基德嘛。”端木軒一臉的淡然。

“呵呵,我怎麼可能呢,我可一直在房間裏睡覺來着。”聽到端木軒提到自己,園子有些不自然的乾笑了一聲,她昨天晚上還真的是打算去救基德的,雖然看到了基德的真面目以後,她心裏總有幾分怪怪的感覺,但好歹也是自己心中一直以來的白馬王子來着。

所以昨天晚上她也在一直在熬着,打算趁柯南睡着了以後,去放了基德,但她下去偷偷的觀察過好幾次,發現柯南一直沒有睡,最後…她熬不過柯南,給弄的不小心的睡着了。

“基德是你放走的!”柯南發現了園子臉上的不自然,這下他的聲音一下子擡高了八度,用一副吃人的眼光盯着園子。

“不,不對,絕對不可能是你!”還沒等園子回答,柯南立馬否定了這個可能,然後等着園子鬆口氣的時候,他又一副自言自語的樣子說道…

“像你這種身體素質那麼差的人是絕對沒本事幹出這種事,昨天晚上我人影都沒有看到,就暈了過去。”

“你說什麼!什麼叫像我這種身體素質差的人,小鬼,你給我說清楚!”本來排除了自己,園子還是蠻高興的,但聽到柯南後面的話,她立馬火了。

“那個可惡的小鬼,我告訴你,昨天你被人打暈了?那就是本小姐乾的,本小姐昨天只是輕輕的給了你一拳,你這種小屁孩就受不了了,直接暈在地上了!”

對於園子這種明顯是慪氣的話,柯南是理都沒有理,他轉頭看向端木軒,“軒你不用狡辯了,這裏面能做到這點,並且有動機這麼做的人,只有你!”

“混蛋!我在跟你說話,你有沒有聽見啊!”看柯南這副無視她的樣子,園子的火更大了,她張牙舞爪的就往柯南這邊撲過來,不過被小蘭給拉住了。

“誰說只有我,不是還有一個嗎?”端木軒好笑的看着眼被小蘭緊緊的抱住的園子,淡然一笑道。

“還有一個?誰?”

“田中小姐啊。”

“嗤,田中小姐昨天晚上可被鎖在房間裏了,窗戶也有防盜窗,壓根就出不來,她怎麼放跑基德。”柯南嗤笑一聲,不屑的說道。

“哦~萬一她會開鎖呢。”端木軒有些似笑非笑的盯着柯南。

“開鎖!”柯南像想到了什麼的樣子,臉色立馬沉了下來,然後他狠狠的瞪了眼端木軒,馬上往樓下奔去,他當然不會以爲田中喜久惠真的會開鎖了,只不過他突然想起來,端木軒昨天就幫了那個田中喜久惠,晚上放基德的時候,會不會順便把那個田中喜久惠放了。

“柯南他怎麼了?”看着柯南突然往樓下奔去,小蘭有些疑惑。

“混蛋,你不要想着跑,我今天一定要狠狠的收拾你!”園子趁機掙脫了小蘭,跟着柯南跑了下去,小蘭也只好跟上了。

看着他們離開的背影,端木軒眼中的笑意更重,田中喜久惠不會開鎖,他會啊!

他昨天晚上還真的順手就把田中喜久惠給放了,一方面是覺得田中喜久惠不算討厭,就順手做下好事,另一方面,就是想死無對證了,田中喜久惠要是消失了,大家不就會自然而然的認爲是她放跑了基德嘛。

心裏得意着,端木軒慢慢的跟着走下來樓,他一走下來,剛好看到了柯南衝到了關着田中喜久惠的房門前。

一樓的房間因爲怕有人從窗子裏翻進來偷東西,所以就加裝了防盜窗,中年男人也不差錢,別墅的房門普遍都比較厚,所以只要在外面用鑰匙鎖上門,裏面的人壓根就不跑不掉。

田中喜久惠房門的鑰匙是放在中年男人身上的,但柯南並沒有去找中年男人要鑰匙,而是直接握住了房門上面的把手,往下一摁。

房門上的把手沒有任何阻礙的就被柯南給摁下去了,這讓他臉色立馬一沉,連忙推開門,看向房內。

哈哈,這下估計柯南得被氣死了吧,端木軒心裏又是一陣得意。

-------

ps:第三更送上,滿地打滾求推薦啊,大家有推薦的,都給好人投了吧! ?結果出人意料的是,柯南並沒有生氣,反而像是鬆了口氣的樣子。

霸道總裁野蠻妻 誒!這下端木軒有些疑惑了,連忙走了過去,等到柯南身邊了,他看向房內,竟然發現田中喜久惠正好好的躺在牀上,還在沉睡着。

這什麼情況?端木軒有些愣神,他昨天明明給田中喜久惠打開了們啊,還特意把田中喜久惠給叫醒了,怎麼她還在房間裏。

“出什麼事了,你們怎麼都起來了。”聽到動靜的中年男人他們也陸陸續續的醒了過來。

“誒,田中小姐房門的鑰匙不是在我這裏嗎?你們是怎麼把門打開的!”看到端木軒一羣人站在田中喜久惠的房門前面,而房門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打開了,中年男人有些驚異。

“唔!怎麼了?你們怎麼都在!”因爲昨天很晚才睡下,所以田中喜久惠前面並沒有被柯南吵醒,但現在一大幫子人在自己房前吵吵鬧鬧,她不可能還不醒了。

“田中小姐,你的房門爲什麼打開了。”柯南沉着臉,死死的盯着田中喜久惠。

“哦~你說這個啊。”田中喜久惠微微撇了眼端木軒,然後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說道,“我會開鎖啊,這種門當然攔不住我了。”

“你會開鎖?”柯南死死的盯着田中喜久惠的臉,企圖分辨出她這話的真假。

“當然!”

“這麼說,基德是田中小姐你放走的了?”柯南的臉色更是陰沉。

提到基德,田中喜久惠略微沉默了一下才開口道,“基德先生是因爲我的事才被抓起來的,我當然要救他。”

一直在旁邊看着的端木軒聽了田中喜久惠的話,臉色有些怪異,他還真沒想到田中喜久惠會把責任攬到自己身上,這是放在他身上是無所謂的,即使大家都知道是他放走的也沒什麼大不了。

但如果這事放在田中喜久惠的身上,那就肯定要加刑了,本來雖然殺了兩個人,但考慮到她是爲了爺爺報仇,情節也不算特別惡劣,所以應該只會判個十幾年的有期徒刑。

但加上放走基德的事就說不定了,雖然放走基德不是什麼大罪,但有她這樣罪上加罪,有可能會給法官留下不好的印象,從而影響法官的判斷。

“你既然放走了基德,那你爲什麼自己不逃走。”聽到田中喜久惠承認放走了基德,柯南臉上就是一怒。

像他這種正義感十足的人,不管有多麼同情,理解犯罪分子,或者對犯罪分子多麼有好感,也始終是認爲,犯了錯就該受到懲罰,犯了罪就該交由法律來裁決。

“我爲什麼要逃走,我確實殺了人了,不就該受到法律的制裁嘛。”田中喜久惠淡然的看向柯南。

“等警察來了以後,這事我會詳細向警察說明的。”田中喜久惠這番話讓柯南對她立馬就有些肅然起敬了,這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做到的,明明能逃跑,卻選擇了留下了,柯南遲疑了一下,然後猶豫着說道,“關於你自首的事!”

“誒!”這下田中喜久惠倒是有些吃驚了,聽柯南這意思,不但是要當基德的事沒有發生過,而且還會跟警察說她是自首的。

“田中小姐,你放心,我們也會作證,你是自首的。”中年男人他們對田中喜久惠也有些敬意。

“田中小姐,現在太色還早,你再睡會吧,我們就不打擾你了。”看着中年男人他們的樣子,柯南微微的嘆了口氣,心中有些爲田中喜久惠不值。

“好的。”田中喜久惠點了點頭。

看到她點頭,柯南他們沒有再逗留了,而是轉身往外面走去,不過走了幾步,他想了想,回頭說道,“我知道基德不是田中小姐放走的,田中小姐還做不到這點。”

“不,基德先生確實是我放走的。”田中喜久惠卻是衝着他微微一笑。

看她這樣子,柯南搖了搖頭,沒有再說什麼了,而是退出了房間,把房門給她輕輕的帶上了,這次,他並沒有鎖上房門。

“大家也都回去再睡一會兒吧,時間還早,毛利叔叔和警察估計要等中午了才能過來。”關上了房門,柯南又衝着中年男人他們說道。

“恩,你們也再去睡一會吧。”昨天在別墅裏發生了命案,中年男人他們或多或少都有些失眠,所以都還有些困,聽了柯南的話,他們也沒多客套,而是直接回房睡覺去了。

“小鬼,還真是沒想到了,這幾天,老是感覺你有些不對勁,但一直都不知道是哪裏不對勁了,現在才發現,你怎麼和軒一樣?成熟的可怕?”

園子本來是追着柯南下來想收拾他的,但剛剛大家都在,她也不好意思動手,現在大家雖然大家都離開了,但經過田中喜久惠的事,她也沒心情收拾柯南了,而且,她發現柯南有些不對勁了,從混血男人死了以後,她就感覺柯南瞬間變成了一個大人似的,不過是說話的語氣,還是處理事情的方法,都顯得很老道。

聽了園子的話,柯南心裏就是一個咯噔,眼睛下意識的就看向小蘭,發現小蘭沒什麼異樣的反應之後,才放心了下來。

“切,成熟的可怕?明明是你自己幼稚,所以看誰都成熟,而且,我本來就一直很成熟嘛。”柯南一副奶聲奶氣的樣子說道,還在故意挑撥着園子的怒火。

“你個小鬼,你真的是欠收拾了!我今天一定要打死你!”園子果然一下子就怒了,她和柯南,估計還真的是天生八字不合,要是別人挑撥,估計她理都不會理,但柯南一挑撥,她就立馬覺得怒火中燒了。

“你個死八婆,我本來就沒有說錯嘛,你自己就是個幼稚鬼。”

“混蛋!你完了!今天不管是誰阻止,我都要打死你!”

端木軒有些好笑的看着園子和柯南追追打打,他微微搖了搖頭,上樓去了,也打算再去睡一會了。

……

端木軒回到房間沒多久,剛脫下外套,柯南就闖了進來。

“軒,我想和你談談!”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