緩緩將糖紙剝開后把糖含入口中,甜蜜的感覺瞬間從口中散開,同時心底一股莫名的感覺升起。

甜…

……

咔…

拿鑰匙轉開了門,少年進入家中,將手中的袋子放在桌上,隨意的拿出一桶泡麵。

嘶…

揭開蓋子,少年坐在沙發上撕著調料包,倒入出門前就準備好的熱水后等待起來。

看着緩緩上升的蒸汽,少年清澈的兩眼映出白霧,瞳孔中思緒翻湧。

想到剛剛在商場遇到的那對母子,這世界不知還有多少人與他們有着同樣的遭遇。

「公路和房子毀了可以重建,但孩子們的心,那些無辜者的心,遭到創傷后很難治癒…」

忽然間又想起那名救援人員所說的話。

野一很幸運的碰上了自己,那其他的孩子們呢…

從現在開始,少年知道自己以後的生活不可能再平靜了。

他大概會和鳳源一起分擔着守護地球的任務,不叫外星人傷害到地球的人類。

但做到這些的前提下是自己要知道怎樣變身,否則僅憑自己人類的身份根本不可能和出現的怪獸抗衡。

到底…該怎樣變身呢?

看着自己的雙手,林千野想到陳逸說過很多奧特曼都有着自己的變身器,那樣才能在怪獸破壞城市的時候變身與之戰鬥。

自己是不是也會有變身器呢?

可自己的變身器是什麼?為什麼連續兩次變身他都沒有見到過?

還是說自己的變身方式和他們不一樣。

撕開速食麵的蓋子,少年掰開岔子準備吃面,卻忽然想到鳳源左手上似乎戴着一枚獅子造型的紅寶石戒指從來沒摘下過。

林千野大概已經知道那枚戒指是做什麼的了…

或許他該去找鳳源問一問?

……

第二天一早

少年穿着身藍色外套來到了俱樂部,一進門便看到鳳源正在和小透說着話。

「千野你來了?」

鳳源起身看向走進門的少年。

林千野本來也是抱着碰碰運氣的態度來這裏的,卻沒想到竟真碰到了鳳源。

「鳳源,我發現你怎麼好像一點也不忙啊,是麥克隊的事情處理完了嗎?」

聽到少年這樣說,鳳源有些尷尬的回應道:「啊哈…是啊,隊長給我放了假。」

「對了千野,要和我們一起嗎?」鳳源忽然看着少年問道。

「嗯?什麼一起?」林千野疑惑的神情。

鳳源面帶笑容回答道:「去郊遊啊,今天我們城南運動俱樂部組織了一場郊遊活動,地點在相模原那裏。」

郊遊?

林千野記不得自己多久沒有外出郊遊過了。

小的時候還和老爸老媽及左叔叔他們出去遊玩,可經歷過那場地震后他便很久沒出去玩過了。

「好啊,一起去吧…」

未完待續…… 李泓遠沒有搭理她。

安之若素的吃飯吃菜。

懂事乖巧的小謙,已經把自己的飯菜主動送到五皇叔面前。

而李泓遠,也心安理得的受了。

真不要臉。

小孩子的飯菜也搶。

姜寧在心中暗罵,把自己的那份挪給小謙,拍拍他的腦袋:「乖乖吃飯,吃完了小嬸嬸讀書給你聽,哄你睡覺。」

李廷謙的眼眸立即亮堂起來。

李泓遠抬頭:「讀書哄睡?小謙都六歲了,不可再這般嬌慣。」

「好吧。」

姜寧朝小謙眨眨眼,「等你五皇叔不在家,咱們再讀書哄睡。」

李泓遠:「……」

一段時間不見,這小謙的確被養的很好,臉蛋紅潤,眼神明亮,長高了一截,壯實許多。性情也明朗活潑了。

樣樣都好。

可是,皇宮裏六歲的男孩子,還要嬸嬸讀書哄睡,這也太過分了。

「不許哄睡。」李泓遠說,「不論我在不在家。」

「好,不哄。」

對面的女人答應的很爽快。

但李泓遠知道,她完全就是敷衍自己。

她壓根不信奉皇宮裏那套嚴厲教育孩子的方法,覺得那都是瞎扯淡。

在東宮,她的地盤,她願意怎麼樣就怎麼樣。

她認為,小孩子就是需要親人的溫柔和陪伴。

李泓遠朝小謙看了眼,肉嘟嘟的臉頰,的確也……還是個孩子。

小謙把飯碗裏的飯菜吃的乾乾淨淨,一粒米也不剩,筷子規規矩矩擺好,才下了椅子,乖乖說:「五皇叔,嬸嬸,我用好了。」

變這麼乖了?

李泓遠可是深刻記得這孩子是怎麼挑食的。

每頓飯都要追着哄著喂,總是這個不吃,那個也不要。

逼他自己吃,他就吃的滿桌子都是,旁人和他自己都痛苦。

再看他如今,簡直是兩個人。

李泓遠都覺得感動。

看了看他乾乾淨淨的碗,李泓遠必須得認同姜寧的養孩子的法子。

姜寧也放下筷子,牽着小謙的手,去他卧房。

把李泓遠獨自扔小偏廳里。

他風塵僕僕,千里迢迢趕回來,就這待遇。

這女人終究還是對他沒什麼感情。

只想着利用他當太子妃,將來當皇后。

可惡的女人。

李泓遠泄憤似的,把小謙和姜寧的飯菜都吃了。

……

姜寧讀了書給小謙聽,拍了幾下他的後背,他打了兩個哈欠,便乖乖睡著了。

剛出來,黃鶯說兩個小傢伙也醒了。

姜寧知道,令姿最嬌氣,睡醒看不到自己,必定要哭鬧。

她忙加快腳步來到他們房裏,一進門,便聽見小傢伙們的咯咯笑聲。

她探頭一看,原來李鍾辭正一手一個托着他們兩個,讓他們在他身上爬來爬去。

「娘親,娘親——」令姿正玩的高興,但是一看見她,還是立即伸手要抱。

姜寧過去把她接過來,抱在懷裏。

文贊倒是猴在李泓遠身上沒有鬧。

「他們都快兩歲了,也該分房睡了吧。怎麼還在一處?」李泓遠問。

「晚上是分開了的,不過上午在一起玩耍累了,靠在一起睡著了,就沒把他們分開。免得驚醒。」 「妹妹!」洛黎晨擔憂的喊著,洛毅緊緊的拉著洛黎晨,不讓他過去。

「曉曉,你讓開,你快讓開!」夏卿塵擔憂的說道。

洛曉曉死死的趴在夏卿塵身上:「不,我不要。」

洛老夫人哪裡能受得了這個,她連忙跪下來道:「君上,君上開恩啊,這樣打下去會出人命的。」

孫淑麗也立即說道:「君上,這件事情尚且沒有定論,就算是真的蓋棺定論了,那曉曉也是無辜的,她不該和塵兒一起受這樣的苦啊。」

洛黎晨也跪下道:「君上,我妹妹她從小身子就弱,受不了這些啊。」

夏凜看著這麼多人的求情,情緒也稍微緩和了一點,他站起身來道:「把太子給朕關在太極殿,沒有朕的允許不許踏出一步。」

「是。」

「今日之事,若是朕再外面聽到了一點的風聲,在這裡的人,全部都要死。」

眾人聽著夏凜的話,頓時心裡一顫的回道:「是。」

夜裡,洛曉曉坐在夏卿塵床邊幫他上藥,夏卿塵心疼的抓住她的手道:「你自己的傷都還沒好呢。」

「我沒事,我就只挨了幾下而已,一點都不疼。」

洛曉曉看著夏卿塵背上著斑駁的傷痕,瞬間心裡一痛,她強忍著悲傷繼續上藥。

夏卿塵看著洛曉曉的樣子,也開口安慰道:「沒事,就幾下而已,一點都不疼。」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