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不能讓旁人瞧見!

「愣神還是餓暈了?」祁曜看她獃獃的,惹人喜愛。

柳夷光朝他相反的方向滾開去,穿上鞋,「蹬蹬蹬」跑開去。

真是個無情的登徒子!祁曜眼睛眯了眯,徐徐起身,端莊持重,嚴肅正經。

柳夷光的眼睛瞪得圓溜溜。

床上床下判若兩人?

見他要開門,柳夷光忙攔住:「等一下,我整理一下頭髮。」

祁曜垂首笑了笑,分明是只膽小又容易害羞的小貓咪,走過去在她的頭上狠狠地揉了一把。

「下回還敢挑撥本王,嗯?」

不敢不敢……

心裡這麼想可以,可她又怎肯在他面前露怯?

「殿下,你不喜歡?」

祁曜喉結滾動,眸色漸深。怎會不喜?

看他神色有變,柳夷光大驚失色,立刻認慫:「不敢了,真不敢了。」

少年人,熱血沸騰。

她現在就有點後悔了。

「乖,」祁曜俯下身來,在她粉唇上啄了一口,「這種事情,得讓本王來。」

這個瘋狂散發荷爾蒙魅力的男人真的是祁曜嗎?

柳夷光舔舔唇,神色複雜。

祁曜現在好像是解鎖了某項不得了的技能后想要瘋狂炫技的大男孩。

惹不起惹不起。

柳夷光決定,站得離他遠一點。

已至正午,艷陽高懸。

柳夷光稍稍整理了一下衣衫和髮型,才跟著他一塊兒用了午膳。

嘗到味道不錯的,柳夷光便給他布菜。

一大桌菜,基本實現了光碟。常星高興得不行,真恨不得讓她就留在王府。

他現在只有一個心愿,主子與阿柳姑娘早日成婚。

「殿下,你之前不是答應過我,要要好好休息,好好吃飯么?」

放下筷子,柳夷光開始訓人。

「剛剛摸你身上都是骨頭,硌得慌。」

那是肌肉好嗎?祁曜無語。

常星滿臉疑問,你們剛剛關著門都在做什麼?

「忙過這陣就好了。」祁曜神色不甚自在,他這樣都是因為誰?小白眼兒狼,抽走了他的眼線,沒有她的消息,自己心緒不寧。總是忍不住想要去打聽她的消息,又生生忍住。

他感覺自己病了。

那些暗藏的小心思,在切斷了與她的聯繫之後,如海嘯般幾乎要將他的理智摧毀。

侍人和幕僚都只當他是在為出征雕陰全力以赴,贊他憂國憂民,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在用公務來戒癮。

每每想到,她在柳府中,仍會與柳府郎君一起用膳,偶爾還會突發奇想,帶著他們鼓搗一些奇怪的吃食,他就難受。

他們都能跟她在一起,自己卻連探視她的消息都不能夠。

一旦邪念生,各種奇怪偏執的想法接踵而至。

這些念頭都「與禮不合」,他自己都無法接受。

無法接受,又忍不住去想。都快將他逼瘋了。

好在,她來了。

在他思念成疾之際。

她的坦蕩蕩越發襯得自己內心陰暗。

此刻他看著她板著小臉,嚴肅地教訓自己,想要獨佔她的念頭又剋制不住地往外冒。

「小柳兒。」

聽到他說話,柳夷光的聲音戛然而止。

他的目光含著她看不透的情愫,如同深逾千尺的桃花潭。

「成婚之後,你就能管著我了。」祁曜認真得不能再認真地說,「所以,要不要早一點成親?」

柳夷光呆若炸了毛的木貓咪,「美男計對我無用的!」

「真的么?」祁曜美目流轉,聲音繾綣。

隨侍的宮人都在瑟瑟發抖,他們聽到了什麼…… 柳夷光小臉上表情嚴肅,捧著茶杯慢慢地啜飲著綠茶。

「你帶我去雕陰,我考慮一下。」

祁曜微愣,嘴角漾出一抹笑意,「你答應早日成親,我考慮一下帶你去雕陰。」

太無恥了!

兩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膠著,互打,火花四射。

隨侍的宮人抖得越發厲害了。

「我想去雕陰還不是擔心你!」

「我想早點成親也是為了你!」

這話說得都心虛,但不輸陣勢。

「不如我們各退一步,」柳夷光舉手投降,「去掉『考慮一下』,如何?」

祁曜微哂。

「帶你去雕陰,什麼時候成親聽我的。」

宮人都驚了,殿下也太寵王妃了吧?殿下若是想要早點成親,王妃還能阻止不成?做什麼還要徵得她的同意?

真沒有想到,殿下表面上說一不二,私底下卻是連成親的日子都要聽王妃的人!

柳夷光挑眉,「成交。」

她暗暗偷笑,自己這回算是賺了。她早就了解過了,一旦禮部納吉這事兒她便是待嫁娘。

當一個待嫁娘可慘了,別說出門兒,就是秀樓的門兒都不能出,婚期定得近,也至少要半年,定得遠的,一兩年的也有。

當一個待嫁娘,還不如早點成親呢!

祁曜像是卸掉了一塊大石頭。看她先前抗拒太早成婚之事,還當她想盡量延遲婚期。

這下可以繼續敦促禮部及司天監儘快擇日子了。

而且,他原本就想將她帶走。

數日沒有她的消息,他就已經痴狂,此行只怕要數月,他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來。

倒不如將人帶在身邊。

兩人皆以為自己略勝一籌,心中很是愉悅。以茶代酒,都覺得上頭。

同樣感覺到愉快的,除了他二人,還有常星。這下好了,有阿柳姑娘在身邊,殿下飲食起居就沒問題了。

略坐了會兒,柳夷光見他還沒有要去處理公務的模樣,便拿眼風掃他:「殿下不是還要與幕僚大人們議事?」

祁曜皺眉,「不用,他們已經是成熟的幕僚大人,並不需要本王在場。」

柳夷光「噗嗤」笑出聲,公務就留給他們傷腦筋去吧,她今日索性就客串一回禍國妖姬,將他們主公借用一天。

聽聞此言的常星的嘴角微微一抽,那您這段時間不要命的與幕僚們議事到底是為何?

「來帝都也有段日子了,卻還沒逛過帝都城。」柳夷光粲然一笑,「殿下,您可要儘儘地主之誼?」

祁曜微微笑答,「我的榮幸。」

聽聞二位要逛帝都城,常星下去安排。

「殿下,等我換一身男裝。行動更方便。」

祁曜知道她是不習慣戴幕籬,便道:「不必,你已定親,可算作人婦,你不想戴幕籬便可不戴。」

定親還有這樣的好處?

那她可太喜歡定親了。

「殿下可還記得我當初是如何帶你逛陽城的?」

祁曜想了想,道:「百般不願?滿臉不高興?」

她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

「難道不是?」

「雖然…」,柳夷光揉揉氣疼了的胸口,「但是,您憑良心說,我這個導遊做得如何?美食娛樂購物一條龍服務,是也不是?」

「還不錯。」 娛樂圈奇葩攻略 祁曜拍拍她的頭,安撫了一下他的小貓咪,「懂你的意思,帶你去吃好吃的,帶你去買食材,帶你去好玩的地方。」

剎那間,雨過天晴。

「殿下最好了!」

出了書房,見到鳶兒和杏雨二人無精打采,有那麼一丟丟良心發現。

「逛街,去不去?」

鳶兒和杏雨瞪大的眼睛里滿是驚恐,和睿王一起逛街?

能不能拒絕?

當著睿王的面,她們二人不敢失態,連忙垂下頭,做乖巧聽話的良好婢女模樣。

柳夷光摸摸鼻子,忘了睿王的威懾力有多可怕。

柳夷光隨祁曜坐他的馬車,鳶兒和杏雨坐柳府的馬車。

兩人在馬車中凌亂。

娘子胡鬧慣了的,如此便罷了,怎麼素來端方守禮的睿王也跟著添亂?

這還沒成親呢!

杏雨嘆息了一聲,道:「罷了,往好的方面想,我聽說睿王還從未親昵過一個小娘子,如今,讓別人看看睿王如何寵愛我們娘子,也好叫旁人斷了念頭。」

「說得也是。」鳶兒高興了一些,「娘子這些時日都關在書房,出來鬆快鬆快也好。」

再次坐上祁曜的馬車,柳夷光又感嘆道:「殿下,你這不是馬車,而是個房車啊。」

……

「不是送了你一輛?」

柳夷光悠悠道:「功能可比你這個差遠了。」

「你若是成了睿王妃,這樣的馬車要多少輛就有多少輛。」

柳夷光吐吐舌頭。

「咱們現在是要去哪兒?」

祁曜勾唇笑:「永安坊。」

柳夷光目露疑惑,她從未聽過永安坊之名。

「並不十分有名,可有幾樣點心還不錯,想帶你嘗嘗。」

聽到有美食,柳夷光忙點點頭,一臉期待。

永安坊在外郭城,從睿王府出發,要行一個半時辰,兩人在車中手談了一局,又飲了一壺茶,才至永安坊。

高達數米的高大牌坊,彩柱頂立,飛檐翹角,好不威風!

隔得老遠,她便聽到坊內各色的吆喝聲,充滿了市井氣息。

真想不到,祁曜竟然會來這種地方。

祁曜下了車,也將她扶下車來,柳夷光又問道:「不坐車了?走進去?」

「你不是說要逛街?」

話是這麼說,可這不合規矩呀!柳夷光頭偏了偏,「我這麼進去逛,真的可以?」

祁曜挑眉,「怕了?」

哼,柳夷光甩開他的手,大步向前走,鳶兒和杏雨趕緊小跑追上去。

祁曜失笑,氣性還真不小。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