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電梯門關上后,一臉訕笑的劉冰峰,竟是忍不住伸手抹了抹額頭上的冷汗,心裡一松,長吁一口氣。

轉頭間,他看到兩個保安正端著一杯冰水向林家兩個保鏢走去,不由得喝止道:「你們兩個做什麼?」

絡腮鬍的保鏢吶吶道:「劉經理,不是說他們中暑了要用冰水澆嗎?」

「澆個屁!」劉冰峰氣得罵一聲,吩咐道:「把這兩個人扔到廁所里。」

頂樓,沈青瑤、沈清雪站起身,要去接葉修上來,卻見趙虎一個閃身,擋住她們的去路。 「你幹什麼?」沈青瑤氣得喝道。

趙虎微微一笑,將手環抱在胸。為了林少,他可不能讓沈青瑤沈清雪下樓去接葉修上樓來。

沈清雪俏臉如霜,斜睨了安坐在旁,一副胸有成竹的林標一眼,冷冷道:「林標,這裡可不是你們林家,你們兩個想做什麼?」

林標嘿嘿一笑,站起身,走到沈清雪身邊道:「阿雪,別緊張,沈叔叔他們現在也在這裡,我們哪敢對你們做什麼。我不過是想多和我未來的老婆說兩句話而已。」

說話間,林標竟是伸出手去拉沈清雪的手。

沈清雪一把狠狠摔開他的手。

林標氣得心裡暗罵一聲,冷笑道:「沈清雪,你別給臉不要臉。媽的,你都快成為我的女人了,還不……」

「誰說她要成為你的女人了?」旁邊突然響起一個聲音,打斷了林標的話。

這個聲音帶著一種十足的力量感,在林標和趙虎耳朵中嗡嗡作響,震得他們鼓膜生疼。

林標頓時大吃一驚,轉頭看去,驚叫道:「你……」

「你怎麼上來了?」趙虎也轉過頭,看到來人,臉色瞬間一變,微微駭然問。

只見旁邊站著那個人,身高一米七左右,看起來貌不驚人,臉上卻帶著一抹玩味微笑。

正是葉修!

葉修目光從林標、趙虎臉上掃過,淡淡一笑道:「今天我是這裡的主角,怎麼可能缺席?」

這時,沈青瑤已經反應過來,歡叫一聲走到葉修身邊。不過想到剛才林標和趙虎想要欺負她們姐妹倆的事,她頓時不無抱怨地說:「葉大哥,你怎麼現在才上來?」

看著她幽怨的小眼神,葉修忍不住失笑搖頭,隨即附耳悄悄對她說道:「葉大哥剛才撒尿去了。」

聽他居然直接說出「撒尿」這個有些不文明的字眼,沈青瑤雪玉的臉蛋上莫名一紅,白了他一眼,又氣又好笑地說道:「葉大哥,你可真俗啊。」

葉修不置可否一笑,目光轉向沈清雪,顯出幾分鄭重道:「大小姐,只要我葉修在這裡,沒有人敢欺負你。」

沈清雪聽得嬌軀微顫,怔怔地看著他,說不出話來。

那一刻,她有些恍惚地覺得,眼前這個貌不驚人的男人,竟變得彷彿一棵大樹一般,可以讓她倚靠。

聽著葉修的話,林標卻是冷笑一聲,道:「葉修,你想說什麼?今天可是我和阿雪訂婚的日子,哪會有人敢欺負她?況且阿雪就快要成為我老婆了,我自然會保護好她的一切,就用不著你來多操心了吧。」

葉修直視著他的目光,道:「林公子,你聽好了,大小姐永遠不會成為你老婆。」

旁邊趙虎嗤笑一聲道:「葉修,我們都知道你身手不錯,但你現在說這話,不顯得太無禮了嗎?林少和沈大小姐訂婚,已是板上釘釘的事了,你看看,現在大廳里這麼多大人物到此,就是為了見證這件喜事的。你現在說這句話,就不怕閃了舌頭?」

葉修微笑看著他道:「無論多少大人物來見證,你們林公子就是不配!」

「你說什麼?」林標氣得怒叫一聲,手指著葉修的鼻子。

「把你的爪子拿開。」葉修淡淡說,「不然我就折斷它。」

「你敢嗎!」林標怒叫著用手指一下戳向葉修鼻子。

不過,還沒等他手指挨到葉修鼻子,葉修身子猛然向前一欺,一把將林標的雙手扭住,扳住他剛才指著他鼻子的那根手指,用力一折,霎時爆出一聲脆響。

「啊!」林標痛叫一聲,矮身下去。

原本他們剛才製造的動靜,已經引起前方大廳里一些人注意。此刻聽到林標的痛叫聲,前方大廳里,頓時安靜下來,齊齊轉頭向葉修他們看過來。

「葉修,快放開他。」沈清雪眼見情況不對,連忙沖葉修說了一句。

葉修當然也知道現在這個場合自己不可能真的把林標怎麼樣,聽了沈清雪的話后,他放開了林標,不過順手推搡了林標一把,推得他一個踉蹌。

此刻,以林震南和沈泰為首的一幫大人物,已快步向他們走過來。

「標兒,怎麼回事?」林震南目光冰冷地看了葉修一眼,問捂著手指叫痛的林標道。

林標強忍著手指的疼痛,抬起頭,道:「爸,沒事,剛才我只是和他切磋了一下。」

沒想到林標竟不想把事情鬧大,葉修倒是吃了一驚,不過立即不屑地冷笑一聲。

林震南如何不知道林標是在撒謊,險些沒把肺給氣炸。不過,此刻有這麼多大人物在旁,他努力剋制住了自己的怒氣,看著葉修的目光變得陰沉,靜靜道:「我不希望再看到有人鬧事,不然小心我林震南不講情面。」

葉修輕笑一聲道:「這裡沒有人需要你講情面。」

他話音剛落,便覺林震南陰沉的目光中炸開一抹殺機,四周頓時瀰漫開一陣寒意。

片刻間,空氣彷彿凝固了。

林震南目光陰沉冰冷地盯著葉修,拳頭握緊又鬆開,身子微微發抖。

葉修微笑看著他,直視著他的目光,淡定而從容。

剛才在樓下,在唐突那樣磅礴的威勢之下,葉修尚且能夠保持平靜,就更別提現在面對根本沒有武功的林震南了。

就在這似乎劍拔弩張的一刻,忽聽沈泰輕咳一聲。

這一聲輕咳,瞬間將僵局化解。

「葉修,不可造次。」沈泰神情凝肅地看著葉修,輕喝道。

聽了沈泰的話,站在沈泰旁邊,青蓮服飾集團的總裁孟清秋叫出聲道:「他就是葉修?!」

霎時間,四周響起一片議論之聲,這些大人物剛才已經或多或少聽說了葉修的事,此刻見到真人了,他們都感到有些驚奇,用審視的目光看著葉修。

轉眼間,葉修竟是成為了所有人注視的焦點。

孟清秋笑著上前一步,走到葉修面前說道:「聽你說剛才把海洋之心的大堂經理給打趴下了,小子,你還真行啊!」

「你說的是劉經理嗎?」葉修淡淡一笑道,「我和他已經和解了。」

「葉修小兄弟,自從我來到龍海以來,還是第一次聽說有人打了海洋之心的人竟能全身而退,佩服佩服。」天馬集團的董事長傅連城也笑著走出來說,語氣中,似乎對葉修頗為嘉許。

葉修淡淡道:「過獎了,不過是小case!」

心裡卻不由暗自一驚,之前他以為自己打了海洋之心的人沒有被追究,是因為沈泰的緣故。但此刻聽傅連城說來,似乎還沒有人敢公然破壞海洋之心規矩而不受到懲罰的。

片刻間,他回想剛才在樓下劉冰峰對他表現出的前倨後恭的態度,又想到劉冰峰有些奇葩地問自己是不是即將成為唐突的女婿了。

聯想起來,這些在他剛才看起來有些古怪的事情,竟是讓他腦海中霎時豁然開朗。

「難道這一切,是因為唐鈺老爸的緣故。」葉修有些吃驚地想。

就在他這思忖間,卻聽旁邊的孟清秋和傅連城對他自報姓名起來,像是要結識他一樣。

葉修回過神來,露出微微苦笑,看著傅連城和孟清秋道:「兩位大老闆,我不過是一個小小司機,可沒有什麼資本讓你們結交啊。」

傅連城笑道:「葉兄弟你說哪裡話,每個人都有低谷的時候,我相信葉兄弟你今後一定可以青雲直上,鵬飛萬里的。」

「不錯,一個人暫時身處困境又有什麼關係,只要是金子,總有發光的一刻,只要是龍,就有騰躍九霄的時刻。」孟清秋附和著傅連城的話說。

聽他們兩個人說的話對自己不無鼓勵之意,似乎完全把自己當成了一個暫時潦倒的有志青年,葉修也是有些哭笑不得,口上還得客氣地回應道:「多謝兩位大哥的鼓勵。」

傅連城和孟清秋嘿嘿一笑。

這片刻間,葉修成為了眾人關注的焦點。反觀旁邊的林震南和林標,倒有些被冷落了。

這時,只聽林震南冷笑一聲,看著葉修說道:「一個人有志向當然很好,但最好能活著去實現才好。」

他這句帶著莫名深意的話,頓時使四周瀰漫開一陣淡淡寒意。

葉修淡淡一笑,直視著林震南的目光道:「你說的不錯,一個人能夠活著,已經很不容易了。不過對於有些人來說,這根本不是問題,他們想死也死不了。」

林震南面色鐵青地靜靜看著他,忽然仰頭狂放地哈哈一笑,連聲道:「有意思,有意思。」

葉修不置可否地一笑。

林震南笑著搖搖頭,隨即目光環視,朗聲說道:「今天是犬子林標和沈家小姐的訂婚之期,本人很榮幸大家能夠大駕光臨,共同見證這一件大喜事。」頓了頓,他接著道:「現在時間也差不多了,訂婚儀式,就立即開始吧。」

這本是兩家共同的大事,但林震南在宣布之前,竟然完全無視沈家的存在,對沈泰夫婦連一個眼神示意都沒有,就自作主張直接宣布了。

這讓沈泰夫婦的臉色變得略微有些難看,沈雍暗嘆口氣,沈青瑤不滿地嘟起嘴,沈清雪目光里顯出冰冷漠然。其他人,則心思各異,他們一個個都知道林震南的財勢,所以即便心裡覺得有些不妥,也絕不會說出來。

林震南淡淡一笑收回目光,看向林標道:「標兒,現在到前面去吧。」

說話間,也沒有和沈家說一聲,徑直率先向前走去。 「姐,你做的菌菇湯呢?我餓了。」

她早上到現在什麼都沒吃呢。

銀宛正對著彥曷的一口氣頓時噎住了,她沒好氣地瞪了風玫一眼:「餓了知道叫姐了?」

平時叫銀宛叫的不知有多順溜。

風玫笑嘻嘻的:「叫不叫都是姐啊。」

看著她的笑臉,銀宛輕哼:「菌菇我是采了,但是火鸞肉……」

風玫:「……」怎麼還沒忘這一茬呢?!

銀宛眸子一轉,視線落在彥曷身上:「沒有火鸞肉的話……」

換蛇肉也不錯,還沒吃過蛇肉呢。

彥曷一個激靈,一臉防備地盯著銀宛:「說話就說話,看著我幹什麼?」

銀宛眉眼一彎,說了雪蓮花綻:「你長得好看啊。」

話落,她便轉身往廚房走去。

彥曷摸著自己的臉,看著廚房門口,咕噥:「我長的好看,還用你說?」

風玫暼他一眼:「長的好看,應該也好吃。」

彥曷卻是笑了:「你知不知道,我們蛇族,毒性越大,長的越好看,也就越危險?」

整個獸人世界,還沒人敢嘗試蛇肉,即便是那些普通的蛇類。因為無法分辨其是否有毒。

風玫眯眼笑,抬起左手指著手腕上的小墨蛇,問:「那他毒性大嗎?」

彥曷被問住了,這個問題他該怎麼回答?萬一一個答不好,嚇跑了小雌性重晏醒來還不要找他拚命?可若讓他說謊……小說娃小說網

斟酌了下,他試探性地問:「你想他毒性大不大?」

風玫笑的好看極了:「我想他好看。」

彥曷:「……」

「你這是什麼表情?」風玫瞅著他,眨了眨眼睛,看著手腕上毫無知覺的某蛇,「難道他是沒毒的?」說著,她便自顧垮下了肩膀,「那會不會很醜哇。」

彥曷深吸一口氣,穩住情緒:「等他醒來你就知道了。」

風玫翻了個白眼,這不等於沒說嗎?

彥曷突然聳了聳鼻尖,探頭看向廚房的方向:「好香!」

「什麼東西這麼香?」元琅從外面走進來。

「銀宛在燉菌菇湯。」風玫看了眼元琅身後,門外不少人在探頭探腦,「他們這是幹什麼?」

菌菇湯雖然香,但也不至於吸引這麼多人吧。

「都是好奇獸神為你指定的伴侶是什麼人。」元琅神色嚴肅地看著廚房,「菌菇有毒,你們怎麼用來燉湯。」

風玫一愣,她突然想起,妃魚在還沒告訴飛羽部落哪些菌菇能吃時就被驅逐了。

獸人世界對有毒的東西都諱莫如深,如對蛇族有種天然的懼怕不願接觸,菌菇有毒五毒交雜,大家不會分辨,曾有獸人吃了菌菇死了后,獸人便將菌菇列為禁忌食用的。

原劇情中,許北意來了後有教大家辨別哪些菌菇是無毒的,哪些是有毒的,獸人才開始食用菌菇。

那……銀宛又為何會去采菌菇吃?

看著元琅嚴肅的模樣,風玫暫時壓下思緒,抬手指向彥曷:「給他吃的,他不是有毒嗎?正好以毒攻毒,就當為他來我們部落消毒了。」

彥曷:「……」 說來林震南此番的確是想要沈清雪成為他的兒媳婦,不至於接連做出這種有可能讓婚事泡湯的無禮舉動。但他的底氣就在於,他知道沈家是不可能不和他們林家訂婚的,他一點不擔心自己的傲慢無禮,會讓沈家退出這訂婚。

因為他最清楚,沈家根本沒有退路。

隨著林家人向前走去,其他人也紛紛向前走去。

沈泰夫婦特意叫上了沈清雪和沈青瑤一起向前走去,也不知是有意無意,轉瞬間,就只剩下葉修一個人落在最後面,站著。

沈青瑤似乎察覺到了,連忙轉頭看過來,目光急切地搜尋著葉修,當她看到葉修還站著沒動的時候,便有些著急地示意他趕快跟上。

葉修淡淡一笑,舉步向前緩緩走去。

前方大廳里,一張張蒙著嶄新紅布的大圓桌上,已經擺好了閃閃發光的杯盞。

到來的賓客們,紛紛上前就坐,等著筵席開張。

其中位於最前方,正中位置,有一張更大的桌子,上面有更多鮮花裝飾的,是主桌。

主桌上,主要由林家和沈家人就坐,外加幾個被特別邀請德高望重的。

葉修只是沈家的司機,並沒有資格能夠坐到主桌上。

這一點,即便是沈青瑤向父親懇求,也沒法改變的。主桌上的每一個位置,都很珍貴,而且也並不是沈家能夠決定。

讓兩家之外的什麼人坐到主桌上,說到底,基本是由林家主導。

而葉修因為並不想和林家人坐在一塊,索性就沒有上前去。

葉修自己一個人在邊緣區域一張桌子邊坐了下來。

他本就不是來這裡吃飯的,倒一點無所謂。

「小兄弟,老夫可以和你同桌嗎?」一個沉穩清朗的老者聲音,忽然在葉修耳邊響起。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