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唐宋從世界退出,天色已經昏暗。鬆了口氣,剛要出去,心神一動,遠處順勢傳來嘭一聲悶響。

喲呵,秦家高手還真來了,跟張老爺子正打得火熱呢!

勾著冷笑,唐宋拉開房門出去,珠兒等人在院子里看著黑夜。見到他出來,珠兒低聲道:「要出手嗎?那個人實力很強,比張家強了不少。」

唐宋玩味的挑著眉頭:「不,我們去秦城……」 嘭嘭……

東蘭城外的天空不停迸發悶響,張老爺子跟對方不斷地對轟。那個對手比他強,可張老爺子並不含糊,竭盡全力攻擊。

下邊兩群人圍觀,一群是張家,一群是秦家,雙方也都在對峙著,氣氛尤為壓抑,隨時都可能爆發一場戰爭。

然而,沒人注意到,唐宋跟珠兒無聲無息的繞過人群,出現在秦城內了!

秦城比東蘭城大得多,進入城池之後唐宋立即釋放神念探查,目標鎖定在城主府。帶著珠兒閃身過去,很快便到秦家大院裡邊。

秦家居然全部出動,連個高手都沒剩下……咿不對,剩下兩個四十級左右,正守在一個密室前邊。

唐宋眉頭一挑,帶著珠兒閃身過去。兩人很快察覺到他們的到來,警惕怒喝:「你是何……」

話都沒等說完,珠兒已經將他們周圍的空間封鎖切斷,聲音戛然而止,兩人頓時就不能動了。

不顧兩人的眼珠駭然轉動,唐宋走到石門前邊,天眼透視,差點沒笑出聲。

是煉丹房,準確的說應該是倉庫!

天眼掃視一份,很快唐宋便找到開關,在兩人的注目下打開石門。一股藥材的香味撲鼻而來,讓人神清氣爽。

珠兒沒進去,站在門口看著。唐宋可不含糊,閃身衝進去,想都沒想的開始收刮。

東西還真不少,有丹藥,有藥材,也有兵器。只要看著不錯的,唐宋都收到自己的世界內。甭管有沒有用,先拿了再說……

「來人啊!」

還沒等收完,外邊忽然傳來驚叫,唐宋趕緊閃身衝出去。院子門口有個人被珠兒控制住了,只是聲音已經傳播出去。

「得了沒有?」珠兒擰著眉頭。

唐宋沒回答,拉著她的小手閃身離開。守門的兩人被釋放,立即大聲嘶吼:「有人襲擊倉庫!」

聲音極為洪亮,穿透整個秦城。

整個秦家頓時熱鬧起來,好多人急匆匆朝著倉庫飛奔而去。

唐宋並沒有直接離開秦家,而是帶著珠兒翻過屋頂,很快又到一個院子,煉丹房!

直接破開屋頂落下去,裡邊還有兩個丹師,驚駭的往後退。沒給他們多說的機會,珠兒又把人控制住。唐宋左右看了一眼,目標很快鎖定在裡邊的書架。

那些煉丹筆記才是最重要,他來到這個世界那麼久,對這個世界的丹藥還停留在一級丹藥的認知。昨晚雖然能煉製出四級丹藥,完全是依靠自己創造藥方……

粗略翻閱,確認是煉丹筆記,唐宋又扔到自己的世界里,帶著珠兒又跑了。

咻,咻……

遠處一道道人影快速飛回來,正是秦家家主等人。唐宋帶著珠兒一邊飛一邊回頭看,黑夜下分明看得到一幫人火氣衝天的追過來,就連跟張老爺子打鬥的那個高手也追上來了。

勾著陰險的嘴角,唐宋低聲道:「今晚要大幹一場了,不打不行。」

珠兒在後背上斜眼:「你把人家的家底都掏空,不打可能嗎?不過,一旦打起來,你跟秦家的矛盾就徹底了。」

唐宋不以為然:「反正遲早都要爆。」說話間,唐宋忽然停下來,冷然盯著前方。

此時他依然在秦城範圍內,對面秦家主等人衝過來,火氣衝天怒喝:「你找死!」

呼!

話音未落,後方那個黑衣高手已經出擊了。巨大的掌印撕裂天空,毫不留情的朝著唐宋兩人轟過去。周遭空間被鎖死,不愧是七十幾級高手!

唐宋只覺身體瞬間被壓迫,還好珠兒反應快,抬起雙手開始控制空間,抵抗對方的壓迫。也在這一瞬間,轟過來的掌印被凝固空中。

偷偷鬆了口氣,唐宋將珠兒放下。右手橫著墨俠,左手握著三叉。那黑衣老人飄在對面,頗為震驚的看著被漸漸吞噬的掌印,陰沉道:「將東西都還回來,我可以既往不咎。否則,死!」

唐宋咧著嘴:「可以啊,但我有個條件。」

黑衣老人瞳孔緊縮:「說!」

勾著皎潔的嘴角,唐宋故作深沉道:「你代表整個大秦家,保證以後不再找我麻煩。怎麼樣,很簡單吧? 醫毒雙絕:魔王的逆天寵妃

聽起來確實很簡單,可黑衣老人卻感覺有些奇怪。 寵婚萬萬歲 對方提到大秦家,而不是秦城……

猛地想到什麼,黑衣老人臉色極為難看:「你便是在飛揚城殺我秦家之人的那小子?!」

唐宋沒有絲毫意外,早就料到秦家肯定會把消息傳過來,秦家主等人沒主動找自己的麻煩他就已經覺得奇怪。一個大家族,消息傳遞不可能那麼慢。

「沒錯,就是我。」唐宋陰險的挑著眉頭,「只要你們秦家保證不找我麻煩,我也不會針對你們秦家。」

黑衣老人卻是冷笑:「難怪你如此厲害,原來是依仗那小丫頭體內的寶物。呵,我還想著去找你,不曾想你竟主動送上門。」

戚少的絕寵嬌妻 語氣猛地一變,拉開嗓門低沉大喝,「秦家弟子聽好了,一定要將他拿下。那小丫頭身上有天大的寶物,得到便能直接成為八十級以上的高手!」

嘶!

後邊秦家主等人頓時倒吸了口涼氣,一個個兩眼冒著貪婪的光芒。唐宋則是苦笑:「得,看來我想錯了。」

他們還真鐵了心認為珠兒身上有寶物,寶丹閣這個坑不是一般的大……

沒等多說,黑衣老人突然發難的攻擊。速度非常快,就是想要抓住唐宋實力比他低,反應沒那麼快。

然而,珠兒反應卻很快,對方一出擊,她立即掌控空間。雖然不能完全控制住對方的攻擊,卻能讓他的攻擊瞬間減慢。

唐宋迅速將墨俠劈砍過去,撕裂對方的掌印。黑衣老人頗為震驚,卻還是強硬的繼續攻擊。秦家主等人也過來幫忙了,一幫人不停的朝著唐宋兩人狂轟,試圖破掉珠兒對空間的封鎖。

轟,轟!

強大的能量衝擊,讓珠兒臉色有些發白,但她還是強硬控制著。唐宋也不含糊,竭盡全力反擊。只是,他又不能離開珠兒太遠,生怕有人偷襲珠兒。

媽蛋,局面有點失控,萬萬沒想到秦家會這麼瘋狂…… 這是什麼狗屁掃把,竟然這麼重,簡直就是讓人費解。“你平時就是用這麼重的掃把掃地的?”我不敢相信,轉頭問在一旁的慧悟。慧悟點了點頭說沒錯,寺院裏就只有這種掃把。

我不相信,怕他耍我,於是試了另外一把掃把,結果還是一樣,至少幾十斤。媽蛋,竟然是真的,這也太誇張了。

這時我想起昨天傍晚見到慧悟在寺院門口掃地的樣子,難怪我說但是他掃地的動作和速度怎麼看着這麼彆扭,這麼慢,原來是這個原因。

“這麼重,你是怎麼用來掃地的?”我嚥了咽口水,有些無語的問道。

他說一開始是不太習慣,但是慢慢的就習慣了,等他可以像用正常掃把一樣用這種加重的掃把掃地了,那他就可以和慧覺他們一起修煉了。

“李師兄,趕緊吧,再不開始掃地的話,肯定完不成任務,到時候就沒飯吃了。”慧悟看了一下已經亮起來的天色,催促道。

我愣住了,沒想到竟然還有任務,問他要怎麼做。他說午飯前至少要掃完這一大片院子,才能吃午飯,午休過後,要開始掃前院和寺院門外,掃完了才能吃晚飯,不然就要捱餓。

事不宜遲,我趕緊雙手拿起掃把,和他一起開始掃院子。看不出來,他一個十三四歲的小孩,拿這幾十斤重的掃把比我輕鬆不少,而且還能掃地。我雙手拿起掃把倒是沒什麼,但是要用它來掃地還真不是什麼容易的事,廢了大半天的功夫,累得滿頭大汗,才掃了幾步路的地,還掃得不是很乾淨。

“李師兄,這樣不行,掃不乾淨的話,要重新掃的。”慧悟皺着眉頭看着我掃過的地方,說道。

我無語,只能退回去,重新開始認認真真,慢慢的掃。看了一下這一大片的院子,按照這個速度,我一個人想要在午飯前掃完估計很難,不過還好有慧悟,我兩一起的話,應該可以完成。

拿着掃把,認真的掃,只覺得腰痠背痛。而且現在太陽開始出來了,一直在太陽底下這樣待着,還真的有些讓人受不了。掃了好大一會,我想起來自己怎麼這麼傻,可以用內力,這樣應該會容易一些。

於是我開始催動內力,結果果然如同我所想的一樣,比開始輕鬆了一些。不過漸漸的我就受不了了,要一直催動內力體力消耗太快,剛開始可能還好,但是時間一長身體絕對受不了。

擡頭看了一下,慧悟已經掃了一大塊地方了,而我只掃了他的將近一半左右。竟然要輸給一個小孩,我還真是有些不服氣,更是不管不顧催動內力加快速度。

很快的我就有些堅持不住了,渾身是汗的坐到地上。“李師兄,你怎麼了?”慧悟看了我一眼,疑惑問道。

我擺擺手說太累了,休息一會。慧悟對我說這事不能急,用內力的時候一定要掌控好,不然就算能勉強掃完這裏,下午也沒力氣去掃前院和寺門外。

聽了慧悟的話,我不敢再亂用內力,起來繼續接着掃地。

最後終於是在午飯前把這一片院子給掃完了,當然一大半都是慧悟完成的,我已經累癱躺在地上。

“李師兄,走吧,到吃午飯的時間了,去晚了就沒了。”剛想躺在地上休息一會,慧悟就走過來催促道。

沒辦法,我只好跟着他去到吃飯。飯菜和昨晚的差不多,沒有一點油水,我勉強吃完了,心裏有些無語,照這樣下去每天體力消耗這麼大。要是連續幾天吃這樣沒有一點油水的飯菜,這怎麼能受得了。

吃完午飯,回去午休。慧覺問我感覺怎麼樣,我說不怎麼樣,感覺被坑了。慧覺笑了笑,拍着我的肩膀說讓我堅持堅持,這裏的師兄弟一開始都是這麼過來的,很快就會習慣的。

下午我和慧悟又開始了打掃任務,先是前院,然後是寺院前。不得不說很佩服他們的定力,一整天用這麼困難的辦法做這件事,精力還這麼幾種,一直埋頭掃地,沒有半點怨言。要不是不好意思輸給慧悟這麼一個小孩,我還真的有可能甩手不幹了。

和上午一樣,我倆在往前掃完了,當然大部分功勞還是慧悟的,雖然他沒說什麼,但是我還是覺得挺不好意思的。

厲先生的第25根肋骨 晚上睡覺之前,慧覺給我拿來了一套僧衣,讓我換上。等我換上之後,立馬有種奇怪的感覺,感覺自己身上束縛着一股微弱的力量。

“這僧衣……”我皺着眉頭,心裏疑惑。

慧覺笑着點頭說沒想到我這麼快就發現了,他們身上所穿的僧衣都是被施了術法的,只要穿上體內的內力就會被控制住,之後想要胡亂使用內力,那基本是不可能的。

我大驚,心裏一萬隻草泥馬在奔騰,本來用內力還能讓我掃地掃得稍微快一些,現在內力被控制住了,那豈不是明天要更困難。

“李師兄,你不用擔心,這會讓你對內力使用的控制變得更加準確,我一開始也受不了,但是現在已經能感覺到自己運用起內力來,越來越得心應手了。”慧悟湊過來,對我說道。

慧覺點頭說慧悟說的沒錯,不過從明天開始掃地的事就交給我一個人了,慧悟被安排開始新的修行方法。慧悟聽了很開心,說自己終於能開始新的修行了。但我是一點也不開心,我甚至能想象到自己明天餓肚子的畫面。

第二天一早,修行又開始了。就這樣,我足足一個星期的時間都在寺院裏掃地,當然,前兩天我如所料的餓了肚子,基本上那兩天我就只吃過兩個饅頭。

不過從那兩天之後,我已經開始漸漸的掌握了方法,掃得是一天比一天快,而且也越來越輕鬆,感覺幾十斤重的掃把拿在手裏和普通的掃把沒什麼兩樣。

一星期過後,我就被安排和慧悟一次挑水。當然,挑水的扁擔和木桶都是經過加重處理的,第一次挑的時候,我感覺自己的肩膀都要被壓斷了。

又挑了一個星期的水,慧覺纔來通知我和慧悟,能和他們一起修行了,慧悟倒是很開心,我則是沒什麼太大的感覺,反正每天還不是一樣要累得要命。在這期間,我總共只見過善妙大師三次,而且每次都是簡單的和我說了幾句話之後,就離開了。

這天晚上,我剛洗完澡,準備休息,慧覺就突然通知我要打掃寺院的各個房間,師兄弟們都已經去各處打掃了,讓我去打掃藏書閣。於是我提着一桶水,拿着塊抹布就來到了藏書閣。

藏書閣雖然面積不大,不過書籍倒是挺多的,我摸了一下,發現灰塵不多,平常應該也有人來經常來打掃。我捲起衣袖,準備開始打掃,爭取早點結束回去休息。

差不多打掃到一半的時候,我發現藏書閣中間擺着一塊圓形的大木桌。木桌上刻着許多佛經,木桌中央放着一盞小青石燈,青石燈的燈火光泛着幽幽的青色。

感覺這木桌和這青石燈放在這裏有些突兀,不知道爲什麼要放在這裏,我看木桌上有不少灰塵,心裏納悶,難道平常來打掃的人從不打掃這裏?

於是我拿着抹布,開始擦起木桌來,擦着擦着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感覺有些陰冷,我不由的打了個冷顫。這下可好,不知道怎麼回事,青石燈的燈火忽然一下子就熄滅了。

青石燈熄滅的一瞬間,我聽到燈裏似乎傳來了一聲詭異的笑聲。笑聲響起的同時,藏書閣的火光突然全都熄滅了,陷入了昏暗之中。

我有些不祥的預感,望着漆黑的四周,感覺除了我之外,這裏好像還有其他人。

什麼情況?我心裏想到。 轟!

天空中迸發出強大的能量罡風,下方的秦城被撼得晃動,好多房屋順勢翻騰炸開。

唐宋那個哭啊,頭皮發麻的反擊,天罰之力什麼的全部都用上。後邊珠兒臉色發白,眼看著就堅持不住了。

實在沒想到,秦家會一下子來這麼多人,而且還這麼大張旗鼓的攻擊,一點面子都不給……

對面黑衣老人雙眸寒光閃爍,繼續掙扎打破珠兒的空間束縛,同時陰沉大喝:「都給我用力。大家族上邊已經說了,一定要將這小子還有那小丫頭拿下!」

「草!」

唐宋不由得罵起來,竭盡全力的將墨俠刺出,試圖擊潰他們。只是他們很聰明,沒有靠得太近,一群人就不停的釋放元氣攻擊,這樣一來珠兒就必須得在後邊防禦。

咻咻……

對面張老爺子等人飛過來了,眼見著唐宋兩人居然跟秦家一大群人對打,頓時就驚呆了。

也就停滯半秒,張老爺子立即振聲大呼:「竭盡全力幫助唐先生!」

嘭嘭嘭……

有了張家一伙人的幫忙,唐宋跟珠兒倒是輕鬆了一些,不由得鬆了口氣。

黑衣老人臉色極為難看,竭盡全力壓迫,同時怒吼著:「張家,你們找死!」

張老爺子可顧不上那麼多,站在珠兒後邊,沖著對面的隊伍就是一頓反擊。

場面相當壯觀,夜空變得極度安靜,整個秦城的空氣都停止流動,前所未有的浮躁。

秦城內好多人驚慌的跑開,看著天空上不停迸發的白色能量罡風,整個城池都炸了。再這麼打下去,秦城要毀滅。

對峙,唐宋也沒辦法把對面一幫人怎麼樣,秦家一幫人也沒辦法吃進。

唐宋真的沒想到秦家這一伙人合夥起來這麼強大,珠兒可是能掌控八十級以上的高手,現在還得靠張老爺子他們幫忙才能穩住局面。

大意了,本以為有珠兒配合,他就能肆無忌憚的攻擊,卻沒想到黑衣老人他們通過元氣輸送不停的掙開空間壓迫,他根本沒辦法攻過去……

呼呼……

黑夜下的狂風越來越迅猛,秦城內混亂一片。

僵直不下,黑衣老人有些急了。心頭一橫,暴怒大吼:「給我爆!」

轟!

巨大的能量從他體內迸發,唐宋大驚失色的往後退,扛著三叉能量盾擋在前方。這丫怎麼還有這麼強大的爆發力?

嗤嗤……

空間明顯在崩塌裂開,唐宋等人被轟得不停的往後倒退,張老爺子等人更是憋不住吐血,但他們還是咬著牙繼續扛著。

玩兒個蛋,今晚這一步走錯了,不該這麼大意……

「找死!」

身後忽然傳來珠兒陰冷的聲音,唐宋不由回頭,卻見她的嘴角掛著血絲,可她的雙眼卻迸發著陰冷的光芒。

什麼情況,她的實力莫名恢復……

「給我退!」

還沒等唐宋來得及多想,珠兒忽然大喝一聲。緊隨其後,周遭空間啪啦炸開。

空間崩塌!

黑衣老人駭然的往後倒飛,秦家主等人也是驚恐不已。空間散發出來的毀滅之力快速擴散,就連張老爺子等人也驚駭的翻騰後撤。

唐宋也想撤,可是,他是在珠兒前邊,正好就在空間崩塌範圍內。周圍空間頓時形成漩渦,根本跑不掉!

毀滅之力很快便穿透他的身體,唐宋只覺一陣疼痛,心頭有些發涼。雖然不怕,可這種對碰很容易形成空間漩渦。一旦陷入空間漩渦,不知道要被扔到什麼地方……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