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天亮投票時,除非發生特殊情況,否則大家儘量避免給同一個人投票。

還有,如果情況發展到必須說出自己的線索,那就編一個。要那種儘量很像線索但又很模糊的,最好讓誰都猜不出來。

反正這種線索很多,這樣大家就不會被懷疑。記住,一定要儘量模糊,否則一旦與別人的線索出現矛盾的地方,就會有危險。”藍海辰在羣聊裏囑咐道。

大家都答應下來,然後藍海辰又單獨聯繫江雨煙。

“雨煙,你可以用我們從初中生那裏得到的線索。這個線索是真的,所以百分之百可靠。”藍海辰說。

“那你呢?”江雨煙問。

“我?我隨便編一個就行,我已經掌握了線索的大體思路,給我點時間我還能用線索去陷害別人呢。”藍海辰笑着回覆。

“那好,不過你也一定要小心,這次的對手恐怕是我們遇見的最強的。”江雨煙同樣囑咐。

“我會注意的,不會有問題的。”藍海辰回答。

就這樣,時間很快到達6點鐘,隨着拉扯之力的出現第一晚正式結束,衆人又一次聚集在那節詭異的車廂裏。

剛一進入車廂,藍海辰就險些驚叫出來。因爲他看到對面不遠處的初中生居然完好無損的坐在座位上,正向藍海辰這邊看來!

藍海辰頓時感覺汗毛豎立,感覺世界上最恐怖的事莫過於此了。

被自己親手殺死的人,居然又活生生的坐在自己面前,而且還在看着自己!只有親身經歷過才能知道,這種反差有多強烈。

“她爲什麼在看我,難道她已經知道是我殺了她?”強烈的心虛感向藍海辰襲來,讓他下意識的想回避初中生的目光。

不過下一秒,藍海辰又反應過來,意識到絕不能有絲毫迴避的意思!

“當時我殺她時,並沒有給她任何機會辨認我的身份。因此她不可能知道是我殺了她。

現在她可能只是正巧看過來而已,不能因此就暴露!”

想到這裏藍海辰立刻裝作沒事人一樣,同樣向初中生看去,而後又平靜的將視線移向別處。

初中生也一樣,在藍海辰身上掃了一眼之後,立刻看向了別人,沒有過多停留。

“果然如此,她不知道我的身份,剛纔果然是我想多了。”藍海辰見狀長出了一口氣,這事情的發展實在太考驗人的心理素質。

“對了,其他人怎麼樣,他們不會暴露吧?”藍海辰心裏想着,同時裝作不經意間轉頭看向身旁的江雨煙。

只見江雨煙表情有些呆滯的看着初中生,臉上有微小的汗珠劃過,同時身體也微微有些顫抖!

“她堅持不住了,必須立刻想辦法挽回局面!”藍海辰看後想到。 很明顯,即使江雨煙再堅強,在面對這種驚悚情況時還是會控制不住自己。

這並不是說江雨煙膽小,而是她不懂怎麼有效控制自己的本能。人在面對這種情況下時,總是會屈服於身體最本能的反應。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像藍海辰那樣,從小就被庚樂晨那樣的心理高手訓練。

所以此時此刻,藍海辰必須想辦法改變這種局面,否則江雨煙就有可能暴露!

“喂喂喂!你這個整容女看什麼看啊!現在我看到你就覺得噁心,不要再試圖接近我啊!”藍海辰突然出聲,用惡狠狠的語氣對江雨煙說。

江雨煙聽後一愣,下意識的看向藍海辰。原本因爲驚懼而有些許誇張的表情頓時合理起來。

“你、你給我住嘴,別在這裏亂說話!” 婚然天成:唐少的閃婚萌妻 江雨煙反應也快,知道這藍海辰,立刻跟着說起來。

旁邊的人聽後都是一驚,江雨煙這個大美女居然是整出來的?

“我說怎麼這麼好看,果然不是天然的嗎?”

“看她這麼漂亮,得整了多少次啊?”

周圍人議論紛紛,都用異樣的眼神看着江雨煙。就連初中生也被這突如其來的神發展打斷了思路。

另一邊的高富帥淚流滿面,彷彿心中的信仰崩塌掉一般。

“ok,搗亂成功,這樣一來就安全度過危機了!”藍海辰將頭轉向一邊不再去看江雨煙,同時暗中觀察名偵探與混混男兩人。

還好,因爲沒有直接參與殺人過程,所以他們兩個雖然吃驚,但卻能控制得住自己的情緒,不會失控。

藍海辰又偷偷看向初中生。

“既然初中生又活了過來,那一切就很明瞭了,是醫生出手救了她!這個醫生判斷的好準,竟然這麼準確的就找到了死者,而且時間上也沒有偏差。”

要知道藍海辰殺初中生已經是在後半夜了,那個時候已經十分接近第一晚結束的時候。

醫生能在那種時候成功救人,裏面至少有兩種可能。

“第一就是醫生玩家怕出錯,所以故意在結束前最後一刻纔出手救人。這樣就不會出現時間錯誤的情況,最多就是選錯人。這樣一來救人成功的機率就會大爲提高!”藍海辰在心裏分析。

但如果說醫生是因爲這一點而成功救了初中生,藍海辰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這可是21個人裏面選一個,連十分之一的正確率都沒有。真有人這麼走運,一開始就能選對?這運氣也未免太好了些。

“所以只有第二種可能機率最大!”藍海辰心想,“那就是醫生有辦法掌握死者的信息,進而有針對性的去救人!”

這是最有可能的,同樣也是藍海辰最擔心的。

“這樣下去,醫生就有可能將我殺的人全部救活,要是這種情況真的發生,這場遊戲根本就不用玩了,我們輸定了!”藍海辰心想。

“這也是警察計劃的一部分嗎?他們到底用了什麼方法,居然能獲知死者的信息?”

藍海辰首先想到的是監控,但又覺得不可能。所有連着監控的電腦都已經被徐淵做了手腳,不可能再有人能掌握監控,除非對方是超級高手。

考慮到這個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藍海辰更願意往別處去想,但他卻抓不到線索在哪裏,這實在讓人很惱火。

這時名偵探和混混男都已經恢復過來,紛紛向身邊的人散播自己的新形象。

“不要跟我說話,我不喜歡女人,尤其是像你這種又胖又蠢的!”名偵探一臉嫌棄的對身邊的聖騎士說。

“又胖又蠢?!”聖騎士聽後氣的發抖,她只是豐滿一點好不好,身材還是很有型的,很多人喜歡!多少男人巴不得跟她說話呢,這個傢伙居然還敢嫌棄她?

一旁的衣角一臉可惜的看着名偵探,居然對這種美女作大死。

就連藍海辰也暗中搖頭,兄弟爲了遊戲的勝利你辛苦了!

另一邊,混混男也在向混混女和教師傳播着自己的熱血思想。

“所以大家一定要團結起來,向着同一個目標前進!”混混男激動的說。

不得不說混混男還是很適合這個角色的,輕鬆將角色塑造的既熱血又呆傻。

“哈,你是個白癡吧?”混混女一臉嫌棄的看着混混男說,一開始她還以爲找到了個志同道合的呢,想不到竟然是這種笨蛋。

“嗯,如果我的學生也都像你一樣就好了。”教師也說,敢情她還真是當老師的。

除了藍海辰他們外,也有別人表現得很突出。有放蕩不羈的,也有陰森嚇人的。

總之一句話,大家都很變態嘛。

就在這時,車廂盡頭又傳來腳步聲,大家都向那裏看去,沒過多久法官便從那裏走出。

“哈哈哈哈,怎麼昨晚一個人都沒死啊,真是沒意思!”法官用他那空洞洞的兩個眼眶打量着衆人說。

隨後法官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有些無奈的擺了擺手。

“那就直接開始發言吧,大家從我左邊開始,順時針以此類推。” 天才小農女:學霸軍少寵上癮 說罷法官就看向了一旁的捲髮,她是第一個。

捲髮愣了一會後才緩緩開口。

“啊……我覺得大家還是應該相互配合一下。這樣,我先將我找到的線索說出來,大家也說出自己的,怎麼樣?”

於是捲髮真的將自己的線索說了出來。她得到的是一條平民線索,內容是平民一方中有長得很好看的女人。

“很好看的女人……是江雨煙?”立刻有人想到,江雨煙是最符合要求的。

“不是吧,她不是整得嗎?”有人反駁道。

江雨煙在一旁聽得好不尷尬,惡狠狠的看了藍海辰一眼。

於是接下來,大家都將自己的線索說了出來。這些線索總結起來就是各種亂七八糟,拼湊到一起硬是沒什麼實質內容。

“看來跟我想的差不多,其他玩家的線索沒有殺手的那麼具體。”藍海辰邊聽邊想。

“不過說實話,爲什麼我總覺得這些線索裏有一種異樣的違和感呢?這種感覺到底是哪裏來的?”藍海辰又忍不住想到。

今晚的每個地方,似乎都透着一股奇怪的感覺。 現在,面對這些各種各樣的線索,這種奇怪的感覺依舊縈繞在藍海辰周圍。

“太不尋常了,這種感覺就是來自於這些線索,這一點絕對錯不了!”藍海辰心想,他的感覺一向很準,相信這次也不例外。

“難道是線索本身有問題?有可能,是這些人提供的線索可能是假的!”藍海辰分析道。

但藍海辰實在想不明白,這些玩家爲什麼要提供假線索。要知道在通常情況下,有理由提供假線索的只有殺手而已。

其他人得到的線索越多,就越容易找出殺手獲得勝利,沒理由費盡心機編一個假線索來糊弄人的。

“一定要儘快搞清楚這裏面的玄機,否則肯定會造成很嚴重的後果,這種感覺很強烈!”藍海辰心想。

這時終於輪到江雨煙發言,藍海辰偷偷看了江雨煙一眼。既然初中生已經復活,那之前的線索就不能拿出來用了,所以江雨煙需要再編一個出來。

“我昨晚一直在找線索,可惜跑斷了腿也只找到一條,也是跟平民有關的。內容是平民裏似乎有個讓人興奮的傢伙。

別問我,我也不知道這個興奮到底指什麼,說不定某個變態覺得是個女人就讓人覺得興奮呢!”

江雨煙說罷看向藍海辰,眼中滿是鄙視。

藍海辰遞給江雨煙一個只有他們看得懂的眼神,表示江雨煙演的真好,同時也開始了自己的發言。

“哼,至少我對整過的女人沒有興趣。”他先是同樣鄙視了江雨煙一番,然後才說到正題,“我得到的線索是關於警察的。內容是警察似乎比較不會累。”

這一點藍海辰沒有撒謊,原因是他之前曾經去過信息裏提供的地點,所以不太方便撒謊。

至於爲什麼不說有兩條線索,是怕別人懷疑他是殺手。同時他也覺得,當時就算有人監視,也應該無法同時監視兩個地點。

藍海辰發言完畢,表示輪到下一個。而後,他的眼睛不經意間看向了墨雅!

墨雅依舊穿着那身黑色的蕾絲連衣裙,安靜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從墨雅的表情來看,她似乎並沒有覺得藍海辰和江雨煙的表現有什麼奇怪。

“不正常,如果是墨雅的話,應該早就發現這裏面的不對勁了。”藍海辰心想。

要知道這一次,藍海辰和江雨煙可不只是裝作不認識那麼簡單。他們已經對自己的性格做出了改變,用以迷惑其他玩家。

要知道除了有身份的玩家,其他玩家是沒有這個需求的,他們並不需要隱藏自己的角色。

也就是說,只要藍海辰和江雨煙這麼做,就說明他們是有身份的人!

而作爲兩人的舊識,墨雅應該第一時間發現不對纔是,畢竟這一點十分明顯。

但此刻墨雅卻什麼表現都沒有,甚至連看都沒有看他們一眼,這絕對不正常!

“這次墨雅實在太奇怪了,一定要想辦法搞清楚這裏面的情況!”藍海辰心想。

這時終於輪到了墨雅發言,她說的很簡單,就是將自己的線索提了一下而已,這倒是符合她一貫的性格。

下一個就是初中生了,也是這一次藍海辰最關注的人。她究竟會說些什麼呢?

初中生掃視了全場一眼,然後說出了讓大家震驚的一句話。

“昨晚我被殺手殺死了,是醫生救了我!”

此話一出車廂裏頓時炸起鍋來,大家都驚懼的看着自己周圍,昨晚殺手到底還是殺人了?

初中生說完身體忍不住顫抖了一下,昨晚的恐怖經歷依舊曆歷在目,這注定是她一輩子也忘不了的夢魘。

“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萬一你是殺手,在騙我們呢?”這時混混女開口問道。

“我有證據!”初中生說着掏出自己的手機,將屏幕展示給所有人看。

✿ Tтkǎ n✿ ¢O

“大家看這張照片,這就是當時我的死狀,是醫生爲我拍下來的!”初中生顫抖着說。

“真的?給我看看!”緊挨着她的多肉忙接過手機仔細查看,一看之下差點將手機摔到地上。

“真的死了!她說的是真的!”多肉顫聲道。

衆人紛紛拿過手機查看,發現果然如多肉所說,確實是初中生死後的樣子,看不出一點作假的痕跡。

“看來是真的了,她真的被殺手殺死過!”

“既然有證據的話,那應該是沒錯了。”衆人紛紛表示。

“沒想到醫生居然拍下了照片,還真是個周到的傢伙啊!”藍海辰心想,同時覺得這一次的對手果然不好對付。

“現在,大家應該都已經相信了吧?那麼接下來,我將告訴大家一個重要信息,那就是……我在死之前,已經大致猜出了殺手的身份!”初中生看着所有人說。

“什麼?!”

“居然是這樣!”

“太好了,你快說啊!”

大家都激動的看着初中生,藍海辰更是萬分震驚,自己居然被初中生認出來了?

“這怎麼可能,我做事一向很小心,不可能在那種情況下被認出來的。而且剛纔初中生也沒有注意我,如果她真的懷疑我的話,沒有理由不注意我的!”

藍海辰在腦海中飛快的分析,之前他總以爲,這輪遊戲給他的刺激已經夠多了。沒想到居然還有這種“驚喜”等着他!

江雨煙他們也震驚的看着初中生,這個女孩難道這麼厲害,僅憑一次接觸就能判斷出藍海辰的身份?!

大家都在催促初中生說出殺手的身份,初中生點點頭,在藍海辰緊張的注視下伸出了手。

“你、還有你,你們跟殺我的殺手最接近,你們兩個其中之一肯定是殺手!”初中生說。

大家都看着初中生指的人,藍海辰他們更是看傻了。

因爲初中生指認的,竟然是黑衣和混混男兩個人!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爲什麼她會指這兩個人?”藍海辰愣愣的看着初中生,這個答案實在太讓人意外。

而不遠處的混混男更是險些驚叫出來,怎麼到最後,初中生居然指向了自己?

就在意識到自己被指認的那一刻,混混男險些破口大罵。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