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那個比蒙巨獸化作的大漢好似炸雷一般大吼一聲,身子化作一道道的虛影,衝着陳凡跑了過來。

陳凡的臉色陡然一變,他發現這個傢伙竟然是一點破綻都沒有。

先發動攻擊竟然是一點破綻都沒有。

這實在是有些不可思議的。

但是旋即他的楊同種光放一閃。

刷刷刷。

三道光影好似離開了弓弦的驚天弓箭一般,竟然是在空氣中形成了三道好似流星劃過一樣的紫色軌跡,在一聲聲的破空聲響之中對着大漢的身子衝了過去。

三道好似飛刀一般的紫色鬥氣衝着急速而來的大漢飛了過去,而大漢竟然是沒有絲毫的橘色,臉上閃過一絲冷笑。

“砰砰砰”

三個鬥氣畫作的飛刀撞擊在大漢的身子上,而大漢的身子只是略微的一抖,並沒有出現陳凡預料中的神情,乃至他預想中狼狽不敢的形象。

反而是一臉得意的拍打着胸膛,彷彿是在選着着自己身體的強悍一般。

是了。


突然之間陳凡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

鬥氣化作的飛刀並不是真正飛刀,只不過是徒有其形而已,根本就是不可能刺穿現在這個大漢的防禦的。

“殺!”

喲聽得陳凡一聲大喊,他的身子竟然是好似鬼魅一般,突然出現在了正在奔跑中的大漢身子一旁,嘴角閃過一抹冷笑,一道以白色的光芒在大漢的喉嚨之中閃過。

“哼,又死了一個傢伙”陳凡冷哼一聲,看着大漢的身子微微一笑。不經意的摸了一下鼻子,心中的那一抹戰意並沒有消失,反而是更加的強大了,一種不好的預感突然涌現到了陳凡的身子上。

難道。


陳凡突然睜大了眼睛。 一道霹靂雷光閃過,那個大漢捂着肚子上面的那個一個大窟窿,不住的發出怒吼,這個不起眼的小東西居然給他帶來了這麼大的傷害,實在是不可饒恕。

看到了大漢的傷勢,陳凡嘴角微微下撇,比蒙巨獸是吧,這下子天王老子來了也就不了你了。

身形好似游龍一般,在地面上飛速疾馳着,一道道勁風從他的身旁刮過。

“鏘”

一道反彈力竟然是是的陳凡在急速的奔跑中套退了十幾米,在地上揚留下一道刺眼的痕跡方纔停下腳步。

剛纔陳凡只是感覺到槍頭上一股大力傳來,然後便是怎麼也邁不動腳步,彷彿是有着一道無形的屏障在阻擋着他的前行。

鬧知道還沒過多久,他便是被一股大力猛的推後了十幾米。

這樣的力量不得不讓人驚歎。

可是這樣的力量是誰呢?

陳婦女眯着眼睛擡起頭,突然眼瞳猛然的一縮。

“是你?”陳凡大驚失色的看着眼前的這個老人,心中暴虐突起,竟然是這個傢伙,竟然連自己這裏的安危都不管,二區管那個豬狗不如的傢伙的事情,這個世界實在是有些可笑,有些荒謬。

難道這個世界真的沒有正義了嗎?

看着一道身影迅速的躺在比蒙巨獸化作的那個大漢的身前,陳凡的嘴角微微下撇,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

“不錯,是我。”那個人影點了點頭,雙眼之中精光爆射出來,猶如實質一般不住的打量着陳凡。

聞言,陳凡又是撇了撇嘴角,站起身子,活動了一下脛骨筋骨,拿起手中的誅邪魔槍,道:“你個老傢伙不好好在傭兵工會陪陪你孫女,你跑到這裏幹什麼,不會是來這裏看戲吧,要知道如果我死了的話你就可以看到一場不應該有的畫面了。”

老頭微微一愣,旋即面沉似水,對着陳凡說道:“你知不知道你打算啥的這兩個傢伙是什麼人,老夫我這是爲你好啊,要不是我那個孫女纏着我要我幫你,我才懶得趟這趟渾水呢。”

聽到老頭有些不耐煩的語氣,陳凡的眼睛轉了轉,小玲,她爲什麼會幫我。

而且這個老頭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實力。

嚥了咽吐沫,無奈的聳了聳肩膀,對着老頭道:“我還是真的不知道這兩個該死的傢伙是什麼玩意,但是我知道它們敢搶我的女人,它們就是死定了。”說完之後,眼瞳中的妖異紫色驟然加強,彷彿是一隻要征服天下的遠古魔王一樣。


身子上面的氣勢驟然加強,手中的魔槍也是一陣陣光芒閃動,一個全新的戰神彷彿是要誕生一般。

老頭冷冷的眯着眼睛看着陳凡,但是當看到陳凡的表現之後,眼中閃過一抹驚訝,這不是……

這不是那個老不死的氣息嗎,怎麼會出現在這個小傢伙的身子上。

難道是說他們之間有種人們都不知道的關係,要是這樣的事情可就是有些複雜了,如果真的有關係的話,那麼這兩個該死的東西也就是不足爲懼了。

在那樣的實力咯籠罩之下,這樣的家族恐怕就像是一個螞蟻一般讓人家輕易地捏死的吧。

雖然是如此,但是這種關係還不能肯定。

“我告訴你,這兩個人都不是你現在可以惹得,否則的話,你的人頭恐怕就是保不住了。”老頭出聲說道。

聞言,陳凡呵呵一笑,得到:“腦袋掉了碗大口疤,這有什麼好怕的,你說呢?”

“你當真是不怕死?”

“當然了”陳凡笑呵呵的說道。

“那你想沒有想過你死了你身後的那兩個人怎麼辦,你的父母怎麼辦,你的親人怎麼辦。”

老頭看到陳凡的表現不僅長嘆了一口氣,不怕死的人現在不多了。

“別人有別人的生活方式,我管不着,但是我相信我是不會死的,因爲我是陳凡,一個將來會讓你另眼相看的人。”

老頭眼中閃過一抹讚賞,道:“小子,你真的很布偶錯,但是老夫我告訴你一句話,希望你能夠記好,這個世界上現在像你一樣的人不多也不會少,但是我在你身上看到一個別人沒有的東西,雖然現在這個東西還並不屬於你,但是我相信早晚有一天你會成爲它的主人。”

陳凡聞言,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誅邪魔槍,眼中的那一絲絲紫色光芒正在慢慢的消退。

而他竟然是完全不知道。

“你放心,我會做得到的,可是你現在可以讓開了嗎,我要殺了他們兩個人。”

老頭搖頭道:“現在還不行,等到你真正擁有實力的時候,你不是想殺誰就可以殺誰了嗎,你想過沒有如果你現在殺了他們兩個,迎接你們的會是什麼。”

陳凡不懈的瞥了皮最,對着老頭笑了笑,道:“使他們家族的滔天怒火嗎?”

老頭說道:“不錯。”

突然老頭的眼中寒光一閃,手掌在空中微微擺動,一道無形的鬥氣籠罩在他的周圍,好像一個金鐘罩一樣將他包裹的嚴嚴實實的,密不透風。

“找死!”

只見老頭嘴脣動了動,那道無形的鬥氣竟然是分裂出了一個手掌大小的波動,衝着後方的大漢衝了過去。

“嘭”

大漢應聲而倒,感受着體內那股強大的力量,他喊只感覺到兩眼一黑,什麼都看不到了,隨即雙退一伸,身子軟綿綿的跌早在土地上,沒有醒過來。

“他死了嗎?”

陳婦女出生問道,他看到剛纔大漢猛然的衝了過去之後,就看到大漢應聲而倒,不過這其中發生的事情他竟然是一點都沒有看到。

只看到老頭的手掌微微擺動,老頭的實力實在是太恐怖了。

“還沒有,老夫只不過是將他打昏過去,省得他們在這裏礙事。”說晚間便是手指彈動,一道動氣衝着那個葉軒衝了過去,而葉軒也是倒了下去。

看到老頭還準備行動,陳凡剛忙說道:“我那裏的人你就可以放過了,他們都是我的朋友。”

“朋友,你確定它們是你的朋友,他們可以讓你將後背交給他們?”老頭對着陳凡那樣的天正面孔不屑地笑了笑,隨即說道。

“對,我相信我可以這樣做的,而我同樣相信它們也是可以這樣做的。”

聞言,老頭對着陳凡笑了笑,道:“你們該走了,事情已經發生的夠多了,即使是你身後的那個人也是保護不了你的。”

陳凡聽了之後,手中的長槍捏得更緊了,這個老頭到底是誰?竟然是什麼都知道。

不行,回去一定要問問破軍老頭了,省的自己在這裏提心吊膽的。

將長槍放回空間戒指中,陳凡將手放在腰間一摸索,一個酒葫蘆出現在手中。

突然老頭一聲大吼:“這是什麼?”

陳凡歪着頭,笑了笑,同時將酒葫蘆打開,晃了晃,問着酒葫蘆裏面撲鼻而來的醇香,深吸了一口香氣,道:“我的酒葫蘆。”

老頭聞言,深深地吸了一口涼氣。這樣的少年,不多了。 “怎麼樣,我的酒葫蘆中的美酒味道就不錯吧。”陳凡邪邪一笑,仰脖掛了一大口酒水之後,擦了擦嘴角,汴水對着老者說道。

老頭道:“破軍老頭生活的還好吧?”

陳凡皺了皺眉頭,旋即嘴角掛起一抹笑容,道:”當然了, 對不起,我愛你 ,看來是快活的不得了啊。“

老頭皺着眉頭看了一眼陳凡,舔了舔乾燥嘴脣,道:“你的意思是破軍老頭收你爲弟子了。”

陳凡呵呵一笑:“對啊,他還是……”

正說着,陳凡突然是覺得眼前閃過一道黑影,定眼一看,嘴巴張得更大了。

不是吧,這個老傢伙也來了。

來的不是別人,因爲光是從那個下巴上面的一小撮山羊鬍子加上老頭的面容,想讓陳凡不認出來都難。

“小子,這個老傢伙沒有爲難你吧。”破軍老頭 現實看了一眼陳凡,旋即便是瞥了一眼那個老傢伙碩大。

“呵呵,你個老不死的破殺手還是那麼護短,沒有想到這麼多年不見你居然是收了一個徒弟,不過我確實發現了一個不太尋常的東西……。”

護航imei有說完,便是被破軍一百首,給打斷了。

追妻密令 ,笑了笑,眼中殺過一抹精光,道:“那個東西我們大家都知道,不用說出來了。”

“現在我倒是想知道你個死螳螂怎麼還不死。是不是還在照顧你的那個寶貝孫女,要是我說你趕緊把你那個寶貝孫女嫁出去,據我看我這個徒兒就不算,這件事情我做主了,你看怎麼樣”破軍老頭笑着調侃道。

陳凡瞪大了眼睛,看着正在那裏笑談淨山的兩個老傢伙,心中很是不滿意,什麼叫做你決定了,那個小玲做朋友還可以,做妻子,我可不敢要,要是哪一天我做的不對,這個老傢伙還不殺了我。

聞言,那個叫做螳螂的老頭突然把臉一沉,道:“哼,這些事情也就是你說的出口,要不是爲了我的素女,我纔是懶得出手幫你的徒弟呢,現在看你出來,我也就是不用出手了。”

“哦?”老頭咧開嘴笑着看了一眼在旁邊看着兩人談話的陳凡,轉過頭去,瞥了一眼那個螳螂,道:“我的徒弟誘人什麼事情了,不會是將你的寶貝孫女肚子搞大了吧,那樣的話更好了,你不就是想早點抱小孩嘛。”

看着眼前一臉無恥的老傢伙,那個叫做螳螂的老傢伙嘴角動了動,道:“我唐玉郎曾經可是風靡萬千少女的人,我們一家子的一串自然是查不了的,可是你看這個小子長得一點也是不英俊嗎,怎麼可能配得上我的孫女?”

“哼,你還是那麼刁鑽,我和你說那是你的眼睛長歪了,依我看我的土地長得就很帥。”突然地手掌動了動,擡起之後,化作一個大手,將不遠處的蘇傲雲兩個兄妹抓了過來,放到地上,,對着蘇紫涵道:“姑娘,我的土地長得不錯,你說是吧。”


看着老頭的表現,陳凡無奈的搖了搖頭,沒有想到這個傢伙居然在老朋友的面前還是那副德行,還真是一點沒變。

老頭看着正在那裏一臉吃驚地蘇紫涵,只是隨手調侃了一句,並沒有多想什麼,讓他沒想到的是,那個女孩竟然是點頭了。

蘇紫涵聽了老頭的話之後,小臉刷的一下就紅了,感受着樑上滾燙的溫度,眼睛撇了一下陳凡,見陳凡也是看着自己,頭根本就是擡不起來了。

貝齒輕咬着下脣,紅着臉點了點頭,小聲的說了句“恩”

隨手便是將頭低下來,根本就是不曾擡起,看那個形勢好像提到胸前了。

陳凡看了一眼在那裏做小女兒狀的蘇紫涵,發自內心的笑了小,這纔是真正的蘇紫涵啊。

“恩,你真的這麼認爲。”老頭瞪着眼睛看着低着腦袋的蘇紫涵大叫了幾聲,哈哈大俠了起來:“哈哈哈,手螳螂我早說過了吧,我的眼光可是一點都不差的。”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