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飛這纔看出來,上面那不足十丈的平臺竟然就是比武的場地,這令得秦飛不由得感覺到有些沒趣,他在心裏不由有些失望的嘆道:哎…就這麼小點地方我怎麼放得開啊!

“呵呵,我會將我的境界壓制在初級武師的階別與你過招,只要你在十招之內還能堅持不被我打下臺,從今天開始你便就是我振威武館的護院!”先前那名說話的老者對着張自豪緩緩地說道。

“嗯,在下明白,看招!”張子豪的話音剛落,竟然便就對着那名老者發動了攻擊,試圖先發制人。只要壓制住對方,使對方在十招之內進攻不了自己,自己贏的希望便就很大,這便是此時那張自豪心中的想法。

(第二更送上,今天一天花花沒動,我寫的都沒勁了啊,大家都給我點力量吧!) 第129章 亂砍亂殺

可是明顯這場測試的實力還是懸殊很大的,因爲儘管那張子豪以先發制人的戰術率先壓制住了那名老者,可是這名老者那高級武師的境界可是如假包換的,雖然此時他也的確是將自己的境界壓制在了初級武師,可是別人能夠修煉到這樣的境界,那戰鬥經驗以及對於鬥技使用的嫺熟度又豈是一般的初級武師可以比擬的。


只見老者只是被壓制住了三招便就找到機會開始反攻。

“喝…”老者一聲大喝,那張子豪便就“蹬蹬蹬”被逼的連退七八步,剛好在退到第九步的時候,腳下一下踩空,摔下了平臺。

“測試失敗,希望閣下回去勤加修煉,我振威武館隨時歡迎你再次前來!”老者對着摔下臺去的張子豪職業性的微笑道。

“下一個,亂砍亂殺!”老者的話音剛落,另外一名老者從平臺的一側又走了出來對着臺下的人叫道,秦飛此時也是看出來了原來他們那幾個老傢伙是輪流來當考官的。

“靠,還有人叫這名字的?有個性!”秦飛一聽不由的笑道。

秦飛的話音剛落,他身旁的一名三十餘歲的中年男子便就接過秦飛的話茬客氣地說道:“呵呵…小兄弟,謝謝你的誇獎,父母給我取的名字我不怎麼喜歡,自己又比較喜歡打打殺殺的生活,於是自己便就給自己改了個名字就叫亂砍亂殺,小兄弟看你氣質不凡想必也是人中龍鳳,等我去參加完這場測試,我們便出去喝一杯如何?”

“哦?呵呵…原來亂砍亂殺就是大哥你啊,真是多有得罪,小弟便如你所願,待大哥測試完之後我們便就去喝上兩杯,就當是小弟去給大哥賠罪了!”秦飛扭過頭客氣地說道。其實本身他自己也就是一個自來熟,現在見別人一看見自己就與自己攀上了關係,秦飛當然很樂意交上這麼一個比較豪爽的朋友。

“哈哈…小兄弟言重了,沒有什麼賠罪一說,那我們便就如此說定了,我就先失陪一下!”被稱作亂砍亂殺的中年男子說完,便就一下躍上了平臺。

“在下便是亂砍亂殺,請前輩賜教!”亂砍亂殺一躍上平臺便就對着臺上的那名老者微一拱手,恭敬地說道。

“嗯,你是初級武師的階別,那我便就使用初級武師的境界與你對戰,十招之內如果你還能夠站在這臺上,從今天開始你便就是我們這裏的護院。”老者面無表情地說道。

“那在下就此得罪了!”亂砍亂殺也是毫不含糊,說完便就對那老者發起了攻擊。

只見亂砍亂殺先是雙掌齊出來了一招雙龍出海,緊接着便就又是一連串的連環腿,轉眼間竟然是已經過了七招,並且這七招打完之後眼看着第八招又攻出去了,那名老者竟然都還是沒有還手之力,這一下那名老者臉色頓時變了,畢竟他也是一名高級武師境界的人物,若是被一個小小的初級武師逼得沒有還手之力,要是傳了出去,他的一張老臉還往哪擱?

“喝…”只見那老者冷喝一聲,竟然一下子便就開始提升自己的實力,在測試的時候直接使出與對方境界不符的實力,這在以往一般是不會發生這種情況的,畢竟這樣的事情是與武館所設立的規矩有些不符的,那老者會被亂砍亂殺逼到這一步,可見那亂砍亂殺的實力其實並不止是什麼初級武師。

那老者的實力一提上來,便就不顧一切的對着亂砍亂殺以排山倒海之勢打出了凌厲的一拳。

“嘭…”衆人只聽見嘭的一聲之後,便就見到那亂砍亂殺與那名老者竟然齊齊地向後退了兩三步,這一招下來兩人竟然打了一個平手。

“哇…”

臺下的衆人除了秦飛之外都是傳出了一聲驚呼,因爲秦飛早就在先前便就看出來了這亂砍亂殺其實並不是初級武師,而是一箇中級武師,並且事實上那亂砍亂殺的境界已經是到了中級武師的巔峯,因此那老者要想勝過亂砍亂殺他只是將境界壓制在初級武師又怎麼可能辦得到。

“呵呵…老傢伙,終於發現了?”亂砍亂殺一臉邪笑地望着對面的老者。

“哼…原來你竟然還隱藏了實力,不錯,年輕人,你已經夠資格做我振威武館的護院了,恭喜你!”老者對着亂砍亂殺微一拱手,客氣地說道,看他的樣子似是並沒有生氣那亂砍亂殺隱藏了實力的事情。

其實事實並非如此,實際上那名老者之所以痛痛快快的將那亂砍亂殺留了下來,便就是爲了以後能夠找亂砍亂殺的麻煩,好一泄今日的心頭之恨。

“謝謝前輩承讓!”亂砍亂殺也不做作,對着那老者微一拱手,依舊恭敬的說道,此時他還並不知道因爲今日之事他已經得罪了這個小肚雞腸的長老。

“請下去先稍等片刻,待其他人全都測完之後,便就一起爲你們安排睡房!”老者聽了亂砍亂殺的話後,微一點頭,對着亂砍亂殺面帶笑容的說道,那樣子十足就是一個慈祥的長輩看待自己晚輩時的表情。

“謝謝前輩!”亂砍亂殺說完便就躍下了石臺。

當亂砍亂殺剛一回到廣場之上,很多人便就都圍到了亂砍亂殺的身旁開始祝賀他。

而與此同時臺上的測試也是在就進行着,有些人的確也是有着一些真本事,有的人卻也確實是來這裏渾水摸魚的,當然這些渾水摸魚的人肯定是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因爲即使你沒有那樣的境界,那些心狠手辣的長老們也是會將你當成那個境界的人來對付,那結局便就可想而知。

“小兄弟,你可能要再等我一下,等那些人給我安排好了住處我才能夠和你一起出去!”亂砍亂殺應付完了那些人之後,便就來到了秦飛的身旁,似是有些歉意地說道。

(此章送給支持我的“亂砍亂殺”兄弟,謝謝你的鮮花了!今天就只有兩章了,電腦硬盤被我玩遊戲給燒壞了,要等幾天去廠家配回來了才能搞得好,鬱悶死我了,在網吧泡了三四個小時才寫出了兩章,現在是第一章,十二點半之前還有一章,我現在還要去改一下!網吧的條件很惡劣啊,看在我這麼辛苦的份上,大家給幾朵花唄!) 第130章 英雄出少年

“呵呵…大哥,不急,反正我也要參加這測試,等一下等我們都分配好了睡處之後我們便就再去喝酒也不遲嘛!”秦飛若無其事地說道。

“哦?小兄弟也是來參加這護院測試的?”亂砍亂殺本是一臉笑嘻嘻的模樣聽見秦飛那麼一說,臉色頓時變得有些嚴肅起來。

“呵呵,是啊!”秦飛笑道。

“兄弟,你…你可要慎重考慮啊!”亂砍亂殺有些擔心的道。

“呵呵…”

“下面是我們今晚的最後一名應聘護院的人,他是秦飛,初級武師,今年二十四歲!”正當秦飛還打算說什麼的時候,臺上先前那名測試亂砍亂殺的老者高聲的叫了起來,看來出來,這最後一場測試又輪到他來當考官了。

“又是這個老不死的,本來我想把他打下臺的,還剩最後一招厲害的還沒使出來卻被他察覺到了。”亂砍亂殺望着臺上一臉不屑地說道。

“呵呵…要不我代大哥完成一下你的這個心願!”秦飛望着臺上的那名長老邪笑道。

“小兄弟,他的實力可不低,你可一定要小心啊,千萬不能輕敵,萬一覺得扛不住了便就趕緊自己下臺,可別傷着了身體!”亂砍亂殺關心地說道。

“秦飛,是哪一位?”臺上的那名老者見自己叫了半天還沒人上臺似是有些生氣的大叫道。

“老傢伙還等不及被修理了!”秦飛冷笑着說道。

亂砍亂殺看了一眼臺上的老者扭頭剛準備還對秦飛說些什麼,卻是發現身旁的秦飛已經不在了,再扭頭一看卻是發現秦飛竟然已經到了臺上。

“這小子身法還挺快!”亂砍亂殺不由的一聲輕呼。

衆人並沒有發現,先前站在秦飛身旁一直期待着秦飛上場的王大壯此時已是驚得目瞪口呆,因爲他是在場的人中看得最清楚秦飛是如何上場的,他只感覺到身邊的秦飛人影一閃,再一看便就已經到了石臺之上,這麼快速的身法可是一般的高級武師都不一定有的,因此他王大壯又怎麼會不感覺到震驚呢!

“晚輩就是秦飛,請前輩賜教!”秦飛一上臺便就對着那名老者恭敬地說道。

“哈哈…”


“哪裏來的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傻小子?”

••••••

臺下的衆人見秦飛一上臺發現原來是這個乳臭未乾的小子,衆人都是傳出了一陣不屑的鬨笑聲,均是將秦飛當成了一個不知所謂的傻小子。

“哼…又是一個不怕死的蹭飯的!”老者並未理會秦飛的話,只是冷冷地低聲說道。這聲音剛好就只有在場的秦飛一個人能夠聽得清楚。

“呵呵,前輩,是不是蹭飯的也要經過您老測試一下才知道啊!” 秦飛也懶得理會這些人對自己的不屑,不過他表面上還是極其恭敬地對着那老者說道。不過此時他的心裏卻是在暗暗地詛咒道:老傢伙,是你先看不起我的,等下你可別怪我不尊老愛幼!

“你是初級武師的話,那我就是武將了!不過你既然來了,我還是會按照規定使用初級武師的境界來考一考你,若是老夫萬一一時失手將你打出了個三長兩短,我振威武館可是概不負責!”老者一臉不屑的說道。

“前輩,多說無用,請賜教吧!”秦飛此時也是有些不耐煩了,不過表面上對那老者還是比較客氣。

“好,既然如此你便就出招吧,只要你能夠在十招之內不被我打的飛下臺去,你便就是我振威武館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護院!”老者大聲的鄙視道。

“敢問前輩萬一要是在十招之內,你不小心下臺了是不是我也能當振威武館的護院?”秦飛也不急着出招,居然問出了這麼一句令得衆人一聽都大笑不已的話。

“哈哈…這小子原來還真是個神經病!”


“傻小子,你是腦袋中了刀子了吧,要不要我幫你吸出來?”

…….

“哼…豈有此理,要是老夫被你打下臺去,你便就來坐我的長老之位!”老者終於是被秦飛給氣得發怒了:“臭小子,接招!”

老者說完也不再與這個他認爲有些傻兮兮地小子廢話了,只見他對着秦飛一掌就推了出來,這一掌是他使用初級武師的全力一擊,並且他都還隱隱地加上了些許超過初級武師的元力,在他想來就算秦飛真的是一個初級武師在自己的這一掌之下,估計就是不殘也得躺上十天半個月了,看得出來他是被秦飛的幾句話氣得怒火中燒了。

“小心!”臺下的亂砍亂殺一臉激動的大叫道。因爲他已然發現那老者這一掌的威力明顯已經超越了初級武師的境界。

不過他的大叫之聲剛落卻是看見了令他目瞪口呆的一幕,只見臺上的秦飛竟然並沒有絲毫躲避的意思,而是輕飄飄的伸出手掌去迎上了那老者的一掌。

“嘭…”

只聽見“嘭”地一聲之後,平臺之上便就出現了令得在場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一幕。

因爲就在秦飛與那老者的雙掌相交之際,那老者便就像斷了線的風箏一般一下子凌空倒飛出去,一直飛出了七八丈遠,這才“噗通”一聲跌落在平臺之外的廣場之上。

在場的所有人都呆掉了,一個個均是張大着嘴巴一臉驚愕之色的望着臺上秦飛,有一些人甚至是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般,使勁的揉搓着自己的眼睛,好像生怕自己看錯似的。

先前,自從秦飛一上臺,臺下的衆人便就一直都在你一言我一語的嘲笑着秦飛,可是現在發生了這麼震撼人心的一幕之後,廣場之上一下子變得極其安靜。

就是一直鎮定自若的坐在平臺一側的大長老陶千刀,此時都是滿臉驚訝地看着秦飛,那樣子就好像是看到了什麼稀奇的怪物一般。

“哈哈…原來他真的是那些大家族中的嫡系子弟,看來以後我在振威武館的地位又可以提高一些了!”臺下的王大壯一臉興奮地望着臺上的秦飛,心裏激動地想着。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隨便帶回來一個人竟然便是某個大家族的公子哥,這無疑對他以後在振威武館的地位都是有着一定的影響。

“嘿嘿…沒想到這小子比我還能打,這個兄弟我交定了,以後打架又有一個好幫手了!”亂砍亂殺心裏也是高興地想到。

“前輩,不知道我這境界能否勉強來你們振威武館當個小小的護院?”秦飛對着緩步走了好一陣才一瘸一拐的走回平臺的老者恭敬地說道。老者一走回平臺便就一臉通紅的站到了大長老的身邊。

“哼…”老者一聲冷哼便就再也不說話了,畢竟他先前還揚言要是秦飛將他打下了臺,他便就讓秦飛坐他的長老之位,此時他又怎麼好意思再吭聲,除非他是真的願意將自己的長老之位讓給秦飛。

“呵呵…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陶千刀對着秦飛大聲的笑道:“秦飛,恭喜你啊,你以後便就是我們振威武館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護院了!”

(明天至少三更,因爲網吧環境很吵寫得很慢,這個星期沒有推薦了,希望大家還能繼續多支持我啊,手中有花花的國慶放假就是沒時間看書也登陸一下賬號給我送上幾朵花花啊,畢竟書可以以後一起再看,可是花都是一天不用就過期了,大家都別浪費了不是,這可是在暴殄天物啊!) 第131章 迎賓樓

“謝謝長老成全,我定會爲振威武館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秦飛對着大長老陶千刀微一拱手,恭敬地說道。

“哈哈…如此甚好,這可便就是我振威武館之福啊!”陶千刀似是非常高興的笑道。

“應該的!”秦飛嘴上如此答道,心裏卻是在想:我只是隨便說說你還當真了,你振威武館有什麼事關我鳥事,我只是暫時先在你們這裏落一下腳而已。

“哈哈…今日測試便就此結束,恭喜在座的各路英雄豪傑加入我振威武館,下面便就給衆人去安排你們各自的睡房,明日一早大家便就要開始各司其責爲我振威武館做事!”陶千刀說着便就扭頭緩步回去,其他幾位長老便也是一起跟着離開了,留下先前負責登記的一名老者帶領着大家去後院分配住處。

一番忙碌下來,已經是到了大概晚八九點鐘的樣子不過這倒並沒有令秦飛與亂砍亂殺喝酒的興趣有絲毫的消退,於是兩人叫上了王大壯便就徑直向着回龍鎮的一處二流酒樓行去。

回龍鎮,迎賓樓。

這回龍鎮每日來往的過客非常之多,因此此時雖然天色已晚,不過這迎賓樓內依舊是人頭涌動,賓客滿座。

“三位客官,不好意思,大廳已經滿座了,請明兒再來!”三人剛走進迎賓樓,一名小二模樣的年輕人便就迎了上來客氣地說道,不過話雖說的客氣,可是眼中卻是透着些許毫不掩飾的輕蔑之色,很明顯他是看見秦飛三人的裝扮有些不太入流,有些小瞧他們。

這迎賓樓在這回龍鎮雖然只是一個二流的酒樓,不過來這裏消費的一般也都是那些排名在前五十名以內的家族子弟,一頓飯下來至少也是少則上百靈石多則上千靈石,這已經是一般的普通人家半年乃至一年的消費水平了,因此這又豈是一般人能夠消費的起的。

“哼…大廳沒座了,我們難道不能夠坐雅間嗎?”亂砍亂殺濃眉一豎,生氣的吼道。

“嘿嘿…各位客官,這雅間最次的黃字號房最低消費也是要五百靈石,不知幾位…”小二明顯是不相信秦飛幾人能夠消費的起,因此一臉不屑地說道。

“他大爺的,不就是五百靈石嗎,大爺還沒看在眼裏,快點給我們找一間!”亂砍亂殺明顯很討厭這個狗眼看人低的小二,其實他的袋中也就是六七百靈石,不過他咬了咬牙還是豁出去了。大不了喝了這一頓以後半年不喝酒了,這是此時亂砍亂殺心裏的想法。

“不好意思,這黃字號房,今日已經滿了,只剩下天字號房還有一間,不知三位可要?哦,對了,忘了告訴你們天字號房最低消費是兩千靈石…”小二似是今日與秦飛幾人卯上了一般,咄咄逼人的調侃道。

“算了,算了吧!我們去別家隨便吃點也是一樣!”一旁的王大壯終於是忍不住了,他一年的俸祿也只有不到一千的靈石,要是叫他這一頓就吃去兩千,就是神仙肉他也是不捨得去吃上一口的。

“這…秦飛兄弟,你看怎麼樣?”亂砍亂殺終於也是囊中羞澀不敢再打腫臉充胖子了。

“哈哈…小李子,天字號房我要了!”就在秦飛正準備說什麼的時候,從他們三人的身後突然傳來了一聲爽朗的大笑之聲。

“喲…柳爺來了,快請快請,天字號房正好還有一間,我是特意給您留着的!”被稱作小李子的小二臉色忽然一變,就像是一條哈巴狗一樣搖着尾巴便就迎上了秦飛身後被稱作柳爺的中年大漢。

這柳姓中年大漢的身材與王大壯旗鼓相當,不過很明顯一看氣勢就知道他的境界卻是比王大壯要高上不少,秦飛一眼掃去便就知道這是一個高級武師。

“慢…是我們先來的,這天字號房是我們要了的!”秦飛伸手攔住了正準備帶人上樓的小李子,一臉笑意的說道。

“嘿嘿…這房現在我要了,就你們幾個窮酸樣兒還坐得起天字號房嗎?”柳爺一臉鄙視地說道。

“坐不坐得起那是我們的事,凡事總的講個先來後到,莫非你們迎賓樓就是這麼做生意的?”秦飛散開了一股強悍的氣勢,冷冷地說道,最後一句話明顯是對着小李子說的。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喲…這不是柳爺嗎?”正當按小李子被秦飛的一股氣勢逼得有些喘不過氣的時候,從一側走來一位花枝招展的婦人。

婦人穿着一身綾羅綢緞,雖然看年齡已經是有了三四十歲,不過身上裸露在外的肌膚卻是甚是白嫩,尤其是她一對龐大的峯巒更是本錢十足,當他扭動着腰肢緩步向着秦飛幾人走來的時候,一對龐然大物不停的上下抖動着,看的秦飛忍不住狠狠地嚥了一下口水。

“這老孃們就是年紀稍微老了一點,不過想必一樣味道十足!”一旁的亂砍亂殺口水已經連成了一條長線,馬上就要垂到地上了,此時嘴上正夢囈一般的喃喃道。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