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肅謙無奈,又覺得歡喜。

天色漸漸暗下來,管家那邊才把瓏五過來的消息告訴秦母。

秦母頓時樂笑的見牙不見眼,還特意吩咐管家不要去打擾他們:「他們小孩子讓他們一塊玩去吧。」

幾個兒媳婦和妯娌互相偷偷的遞了眼色,現在就這樣得老太太的寵愛,真要是有一天進了門,那還得了?

不過也有人為了秦肅謙的終身大事有著落感到高興。

管家給秦肅謙送來了一些點心和飲品,還傳遞了老太太的意思。

「我知道了,你去回老太太,說我晚上帶息兒過去守歲。」

「是。」老管家安靜退出。

「晚上我們一起守歲。」秦肅謙在瓏五耳邊小聲說道。

瓏五半睜開眼睛:「嗯。」

秦肅謙笑著在她的眼睛上吻了一下:「你喜歡吃什麼,我叫廚房準備,晚上還要煙火。」

瓏五對於美食向來是來著不拒,煙火就有點興緻缺缺,她嫌冷。

「我在屋裡就好了。」瓏五道。

「怎麼?不喜歡?」秦肅謙問道。

「談不上喜不喜歡,外面冷。」

「那我跟你一起。」秦肅謙眼眸里只有滿滿的她,「你在哪我就在哪。」

瓏五點頭,那更好,她也喜歡他陪著她。

外面漸漸熱鬧起來,即使遠離市區,也能聽到滿城的煙火聲。

瓏五起來洗了把臉清醒清醒,出來秦肅謙居然也換了一套衣服,當然不是紅的,只不過他身上的花紋款式,一看和瓏五就是情侶款。

兩個人從樓上下來,小客廳已經坐滿了人,秦肅謙的四個哥哥,還有媳婦,孩子們,兩個老人,另外有些秦家的親戚,傭人,還真是一屋子人。

「哎呦,桐丫頭來了,快來。」秦母最喜歡瓏五,一見了瓏五馬上熱情的招呼。

尤其看著瓏五和秦肅謙的衣服,嘴角的笑容更大了。

「伯父,伯母。」瓏五問好。

「嗯,丫頭來了。」秦父對於瓏五也是難得的和藹。

「這是我老兒子的媳婦。」秦母熱情的給親戚,妯娌們介紹。

那幾個和秦母年紀差不多大的老太太,老爺子都看過來。

瓏五換了水紅色的衣裙,原本就可愛的小臉更顯得白裡透紅,格外可人。

但他們心中同時有個疑惑:這麼小?

「媽,你別亂說。」秦肅謙怕瓏五生氣,趕緊說道。

「好好好,」秦母樂了:「准媳婦,准媳婦行了吧,瞧你那個護短的樣子,媽這不是稀罕桐丫頭嘛。」

秦肅謙無奈,看向瓏五,確定她沒有不高興才放下心來。

秦母要拉著瓏五在身邊坐,可看著自己兒子火辣辣的眼神,她只好悶笑著把人放了。

傭人又搬上來一個沙發,秦肅謙又叫人拿了毯子和熱牛奶過來。

把瓏五依舊放在身邊,讓她靠在自己懷裡,蓋好毯子。

幾個哥哥看的都不住咂舌,他們當年娶媳婦的時候都沒這麼明目張胆的秀過恩愛,現在卻要吃自己弟弟的狗糧。

秦肅謙完全沒有一點自知之明,在那邊和瓏五討論牛奶是加糖還是不加糖,加白糖還是甜菊糖。

瓏五被他搞煩了,直接扔了幾塊方糖進去攪拌。

秦肅謙又覺得她這麼喝不方便,找人拿了一個帶吸管的運動水杯過來。

瓏五:……

喝奶還帶吸管,怎麼有點感覺不太對呢?

[小姐姐你猜的一點沒錯,這就是嬰兒的待遇。]系統看笑話。

瓏五砸吧一口,還挺好喝的。

系統:……

它嘀咕小姐姐的臉皮了。

一家子也一起看著春晚,秦肅謙湊近瓏五,瓏五立馬把奶瓶,不是,水杯拿開,一臉的護食。

秦肅謙笑了:「都是你的,你想要還有。」

秦母悄悄戳了戳老爺子:「看看你兒子。」

秦老爺子難得嘿嘿一樂:「要不我也你給來一杯。」

「老東西,不要臉。」秦母瞪了秦父一眼,手在他腰上扭了一把,秦父臉色一變,低聲求饒。

幾個大哥:……

你們夠了!兒子撒狗糧還不夠,老子還要狗糧,他們是過年,不是來受虐的!

於是兄弟幾個齊齊的把目光投向了自己的媳婦兒。

老大年紀最長,和老婆孩子都好幾個了,沒有他們這麼鬧,夫妻兩個對視而笑,老三夫妻也有一個女兒,還小,正是心意相通,愛意滿盈的時候。

老四和媳婦結婚才一年多更是蜜裡調油的時候,早就拉著媳婦偷偷去一邊說悄悄話去了。

唯獨老二,有些落寞的看著看了看自己那垂著頭的妻子和一邊自己唯唯諾諾的秦蘇皓。

一家子,似乎只有他的婚姻搞成了這個樣子。

可是這又能怪誰呢?

父母早就說過,他們只要幸福就好,所以他們的婚姻都是自願的,可他。

這個媳婦並不是他愛的,但他欠了別人一條命,所以他答應了戰友,娶他唯一的親人,保護她一生。

可這個決定真的正確嗎?結了婚,他也不是沒有想過好好生活,只是沒有任何感情基礎,兩人的知識學歷,世界觀,就沒有一個是相同的,裂痕也就一天天的增加了。

秦母的目光也落在他身上,他笑了笑表示自己沒事,可眼中的孤寂卻無法抹去。

秦母心裡也微微的難受,她不想兒子這麼受苦,可這是他自己的決定,她也不願去強求他。

「先生,煙火準備好了。」管家來報告。

「嗯,走我們出去看煙火。」秦父笑著道。

「媽,息兒身體不好,我們就不出去了。」秦肅謙小聲對秦母道。

「好,你和息兒在屋裡,好好照顧她。」秦母通情達理的答應了。

煙花散落,午夜鐘聲也敲響。

瓏五仰起頭,一吻落在秦肅謙的唇上。

秦肅謙伸手把她抱進懷裡,加深了這個吻。

「新年快樂。」瓏五說著,拿出一個小盒子給秦肅謙。

秦肅謙有些驚喜:「這是什麼?」

我在古代當夫子 「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 精緻的盒子里靜靜的躺著一枚木雕護身符,穿好了繩子。

秦肅謙拿起來,護身符正面是吉祥花紋,背後是他的名字。

他小心把護身符了戴上,鄭重承諾:「以後我會一直好好戴著。」

瓏五:……

別呀,她就是圖個吉利,一直戴著不傻嗎?

系統:……

從來沒見過有人拿那麼貴重的東西圖吉利的,那上面的魔法陣,靈力都是假的嗎?

晚上守過歲,瓏五就住下了,秦肅謙把她安排在自己的房間里,瓏五不讓他走,抱著睡很舒服幹嘛要出去?

秦肅謙覺得對瓏五的名聲不好,只是他一走瓏五就醒,他走的遠了瓏五就跟出啦,他只好又把人送回去。

在她家裡還有外面的時候還好,但在自己家裡,秦肅謙就有點束手束腳的,十分的扭捏。

最後瓏五睡意實在擋不住,往床上一栽,也不管他了。

瓏五不搭理他,秦肅謙又覺得太好。

在瓏五的門口繞了好幾圈,又回了屋裡。

瓏五聽見他的腳步聲,眼皮都不想睜開,連身都沒翻一下,繼續睡了。

秦肅謙蹲在瓏五的床邊,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她不會是生氣了吧?

瓏五不理他,秦肅謙最後只能有些落寞的出去了。

不留下的是他,現在不舒服的還是他。

秦肅謙關門出來,正好遇到了出來喝水的秦肅寧,「老五啊,怎還不睡?」

秦肅謙看到可以抱得美人歸的四哥原本就不美好的心情更加不美好,轉頭去了瓏五旁邊的客房。

秦肅寧:???

一臉茫然的站在嗎門口,他說錯什麼了?



日上三竿。

瓏五在大床上滾了一圈,一睜眼看到陌生的環境有點懵逼,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這是秦肅謙的房間。

再一看旁邊,果然,那個智障不再。

哼!

瓏五心情不太美好的套上「楓糖葉」,這個智障居然躲著勞資,生氣!

一開門,秦肅謙就在門口。

瓏五看也沒他看一眼,從他身邊過去了。

秦肅謙:!!!

完了!

「息兒。」秦肅謙有些慌亂的趕緊去追瓏五:「息兒,我錯了,你等等我。」

瓏五對於他的喊聲置若罔聞,秦家人都在餐廳吃早飯,瓏五讓管家和秦母代拜個年,說她有事先走了。

然後直接開著車跑了。

獨留下秦肅謙一個人孤零零的在門口站著。

秦肅謙抓起車鑰匙追了出去,而老管家則去和秦母回報情況。

秦母高深莫測的一笑:「不用管他,讓他們去吧。」



秦肅謙追著瓏五一直到她公寓的樓下,又被關在了門外。

站在門口的秦肅謙心裡的慌亂不斷加重,曾經,不管經歷什麼大事他都沒有緊張過,可現在隔著一道門,他卻覺得無比的慌張,如果息兒真的生氣了,怎麼辦?

她會不會,不喜歡自己了,離開自己?

秦肅謙用力敲著門:「息兒,你開開門好不好,我錯了。」他的聲音帶著一絲絲的委屈。

瓏五抱著冰箱門,這樣子是犯規哦!

最後還是聽不了他在門口叫喚,把他放進來了。

瓏五平時總是淺笑著的小臉現在一點表情都沒有。

秦肅謙一開滿就就直接衝上來抱住她。

瓏五:!!!

嚇死勞資了!

「息兒,」秦肅謙拿出委屈的聲音,叫的溫柔繾綣,還帶著一點委屈。

瓏五:……

昨天一趟趟非要出去的時候勞資覺得你挺硬氣的,現在又作什麼?

秦肅謙在門口的時候真的是把所有不好的結果都想了,可想來想去他只有一個結論,他接受不了。

一想到她離開自己,他覺得心裡彷彿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狠狠的蹂躪著,絕望而痛苦。

「你不要離開我,我錯了,真的,我以後都聽你的好不好?不要離開我。」秦肅謙一遍又一遍的重複著,似乎是怕瓏五不相信他一樣。

瓏五無聲的嘆了口氣,這個智障明顯是犯規,他裝可愛。

可偏偏她就受不了他裝可憐,裝可愛。

「我沒說要離開。」瓏五抬起手,慢慢的拍著他的背安撫他。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