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歌搖了搖頭,「我們從來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因為每個陣營只能有一個聲音,也必然只有一個聲音。」

威爾士親王點了點頭,「你說的不錯,每一個陣營必然只會有一個聲音,這也就是你們最大的依仗了。

那麼,我去聯繫鐵血,撒丁帝國和皇家,見面的時間就安排在今天下午,地點就在我們這裡。」

「好!」秦歌朗聲說到。

正如秦歌所說的一樣,他們在最初的時候就已經想到過這一次碰到鐵血和撒丁帝國的眾人的情況。所以在那個時候就已經決定好了驅虎吞狼的計劃,皇家是他們爭取的目標之一。

果然到下午的時候,三大陣營的人如同約好了一般,一起來到了東煌陣營所下塌的酒店裡面。不過,見面的時候仍是少不了語言上的交鋒。

「嗯?沒想到皇家居然會派你過來?怎麼,你們那女王陛下不是挺喜歡熱鬧的嗎?她怎麼不親自來呢?」來自鐵血的歐根親王對著一個皇家身著著海軍服的女人說到。

「我們女王陛下自然是也在皇家領導整個皇家的方向,像這種事情由我們作為臣子的過來就可以了。

不過你們這些這一次怕是出動了大半的力量吧?難道你們那個俾斯麥就不害怕內部空虛,被塞壬有機可趁嗎?」那個身著著海軍服的女人微笑道。

而鬥嘴的兩個人自然是皇家和鐵血的人,鐵血的是歐根親王,而皇家的則是胡德,即便是同屬碧藍航線,但是她們的關係也不怎麼好。

至於一邊的撒丁帝國的利托里奧,則是有些無語的看著這兩個人。儘管她有心勸架,但是這兩人誰她都不好惹,所以拉了拉一邊熱心腸的龍騎兵,和撒丁帝國的人就站在一旁,靜靜的看著鐵血和皇家的嘴仗。

畢竟鐵血和皇家距離非常近,所以胡德和歐根親王已經算是老對手了。相互懟了幾下,覺得沒有意思便不再說話了。

而這個時候,一隊人影出現在了會議大廳的門口,正是由鞍山和威爾士親王帶領的秦歌和他的艦娘們。

看著走在鞍山後面的情歌,後面跟著俾斯麥和維內托兩人,鐵血和撒丁帝國的來人都是一愣,繼而面色嚴肅。

雖然已經在資料上知道,東煌有一位指揮官召喚出來了她們的陣營總旗艦,但是知道是知道,當真正見到的時候,還是忍不住感覺到驚訝。

尤其是來自鐵血的提爾比茨和來自撒丁帝國的利托里奧,當她們在看到那兩個身影的時候,都不自覺的產生了一種親切感。

而皇家這裡也是有些詫異,畢竟這件事情還是有些令人驚訝。

這個世界艦娘已經出現了100來年了,但是在這麼長的時間之中,每個陣營的總旗艦都只有一位。當然也有幾個陣營並沒有總旗艦,所以陣營領袖的位置也就是由陣營裡面威望最高的人來擔任。

但是今天她們眼睛真真切切的看到了,有兩個陣營總旗艦出現在了一個指揮官的身邊,這就讓人感覺到不可思議了。

就在她們看著俾斯麥和維內托驚訝的時候,鞍山和威爾士親王已經帶著秦歌他們走到了三大陣營的旁邊。

「歡迎列位的到來,東煌感到不勝榮幸。」鞍山對著歐根親王等人說到,雖然她本身是驅逐艦,但是在這種場合一點怯意也沒有。

「你好。」其他陣營的人將眼光從秦歌身後的兩位總旗艦身上收了回來,對著面前這個少女說道,並且給予了充足的客氣。

「列位請先入座吧,我相信你們一定有很多的問題,今天時間還早,我們有充足的時間探討一下。」鞍山微笑著說道,隨後指了指旁邊的會議桌,示意眾人在那裡坐下。

。 李安安匆匆趕回家,推開房門一眼就看到君君坐在小沙發上認真的看書,聽到開門聲,他很警惕,看到是她,露出笑臉從沙發上跳下來跑向她。

「媽咪,你回來了!」

李君君漂亮的小臉鬆口氣,這麼晚媽咪出去很不安全的,可惜他還太小,不能陪著媽咪去!

「嗯,寶貝乖,現在媽咪回來了,你快點去睡覺吧!明天媽咪會放一天假,媽咪帶你們出去玩。」

李君君揉揉眼睛,打個哈欠,淚水在漂亮的眼底瀰漫。

看著這麼帥氣漂亮的兒子,李安安親了一口。

「君君好帥啊,以後一定會是個大帥哥!」

李安安腦子冒出褚逸辰完美無缺的臉,君君可能以後就那個樣子。

不對,君君不能像褚逸辰,不然就完蛋了!太欠揍,

「媽咪,你那麼漂亮,我當然會帥了!」

李君君笑,他現在是整個幼兒園最帥氣的小寶寶,以後也會是!

李安安笑「嗯,媽咪送你回房間睡覺,小朋友要乖乖睡覺,才能長高高哦!」

「好的,媽咪!」

李君君進了小房間,乖乖的爬上床,蓋好小被子在弟弟的身邊躺下!

李安安坐在床邊,等君君熟睡過去,她才打著哈欠回房間。

第二天李安安起得很早,和張亮約定了八點鐘見面,她早早帶著三個孩子趕到,因為來不及做早餐給他們一人買了兩個包子,小傢伙們蹲地上吃包子。

「哥哥!我們蹲在這裡是不是要出其不意,如果那個壞叔叔欺負媽咪的話,我們就一起跳出去,收拾她!」

李寶寶嘴裡咬著小包子奶凶奶凶的看著不遠處和媽咪一起壞叔叔。

他們要拿回錢,還要保護好媽咪。

「嗯,妹妹我帶刀來了!」

李俊俊揮舞手裡塑料刀,平時沒事的時候他一個人家裡練武,現在可以派上用場!

一會兒就對著壞叔叔的肚子發功!

李君君嘆氣,把手上最後一口包子吃完,他不擔心媽咪,因為已經上電視了,他不敢對媽咪怎麼樣

「哥哥我要公布一件事!」

李寶寶把左手上的小包子吞到嘴裡,很聽話點頭。

哥哥要公布事情,一定是大事情!她不能被包子打擾,吃到肚子里就好了。

李俊俊收起大刀往哥哥身邊靠,大眼眨巴看著哥哥。

李君君「我今天聽到媽咪的電話,爸比生病了。」

李寶寶嘴巴睜大「生病,大人也會生病嗎?」

李君君點頭「會!媽咪生過病,但她從來沒有告訴我們,偷偷吃藥好了。」

李寶寶難受「可憐的媽咪!我要好好的疼她!」

李俊俊抓抓頭,帥氣小臉糾結,從口袋裡翻出一個一元硬幣,一臉的肉疼。

「我們可以買個棒棒糖去看爸比!」

這是他所有的家當了,原本要存起來給媽咪買房子的,但現在要拿出來了,雖然爸比很不負責任,但他們是好寶寶!要花錢去看爸比。

李君君點頭「嗯,我們是好寶寶不可以和大人計較,我們應該去看爸比!+」

。零點中文網] 葉天傾霸氣的開口。

正如他說的那般。

葉家!

已經沒資格成為他的敵人了。

且不說現在的他如何強大,只是在幾年前的時候,他就可以彈指間將葉家覆滅。

那時候他因為母親的遺言,始終沒有對葉家下狠手。

現在!

他也不會對葉家下狠手。

只是要讓昔日那些做錯了事情的人,跪在他們母子面前懺悔而已。

讓那些人為往日的錯誤買單。

讓他們為他們自己,曾經犯下的錯誤,付出應該付出的代價。

「啊,不,不……葉楓,你不要殺我,不要啊。」

大長老嘶吼著求饒。

他絕望了,真的絕望了。

葉天傾依舊是面無表情。

但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暴怒的聲音響徹起來。

「孽子,你想要做什麼?」

「你竟敢對大長老不利,你是想要造反嗎?」

聲音驟然響起。

聽到這道聲音,葉天傾身體狠狠一震。

這是葉千山的聲音。

而葉千山,正是他的父親,親生父親。

那位從未正眼瞧過他,從未將他當做兒子的父親。

今日!

父子相見了。

葉千山和一眾葉家人,快步走來,目光兇狠憤怒的看着葉天傾。

「哈哈,哈哈哈……」

看着葉家的這些人,葉天傾忍不住發出笑聲。

葉千山看到渾身是血的大長老,驚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表情滿是震撼。

葉家的眾人,則是憤怒的咆哮起來。

「葉楓,你是瘋了嗎,竟然敢這般對待大長老。」

「葉千山,你養的這個好兒子啊。」

「銷聲匿跡接近六年,剛回來就造反,真是狼子野心,應當千刀萬剮。」

眾人紛紛的怒吼著。

聽到這些怒吼,葉天傾一言不發,表情如常,

他淡定的就彷彿是什麼都沒聽見似得。

彷彿這些人,並不是在對着他發出怒吼一般。

他的目光也是非常的平靜。

反倒是他身後站着的五大金剛,以及邪佛表現的不淡定了。

他們面面相覷都看到對方眼裏的憤怒。

也都是看到對方眼裏的不服氣。

他們倒不是相互之間不服氣,而是對呵斥葉天傾的人不服氣。

雖然!

他們也都提前獲得一些信息,知道眼前的這個人是誰。

可現在看到葉千山這般態度。

以及葉家眾人的態度。

邪佛和黃泉等人,還是非常非常的不爽的。

「哼,這群螻蟻,也膽敢對殿主這般,當真是找死啊。」

邪佛冷聲說道。

黃泉沒有說話,只是冷冷的「嗯」了一聲,旋即點頭。

他的大光頭也隱隱泛紅。

這純粹是因為太過憤怒,熱血上涌所導致的。

毀滅,軒轅,海神三人也是同樣的憤怒。

還是現在葉天傾還沒有開口說話,他們也不好多說什麼,只能是安靜的站在葉天傾的身後,當做是很慢都沒聽見。

「葉楓,你這個孽子,你竟敢這般對待大長老,你真是要反天了嗎?」

葉千山再度開口。

他猛地挺直身子,目光炯炯的看着葉天傾,聲音冰寒刺骨。

「葉千山!」

葉天傾喃喃喊道。

下一秒!

他忽然伸出手來,葉天傾的手掌彷彿是有巨大吸力似得,直接就將葉千山吸附過來。

他掐著葉千山的脖子,立即就讓葉千山有一種即將窒息的感覺。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