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了就立刻給我跪下道歉,憑你也想跟我沈聰鬥,簡直是異想天開!”

說着,便露出了得意的大笑。

正在這時,一直沉默的陳樂開口了。

“老太爺怎麼了,很牛逼麼?實話告訴你,從你進門開始,我就想打你很久了。”

重生回靈氣復蘇之前

“你….你想幹什麼?我警告你,你要是打了我,你們一家全部得玩完!”

沈聰就像見到屠刀的肥豬,滿臉都是驚恐的表情。

“哦?既然橫豎都要完,那我們不妨試試,看是你涼得快,還是我涼得快!”

陳樂擡手一抓,便抓住了他的衣領。

一百六十多斤的沈聰,瞬間就像小雞仔一樣被提了起來。

“你幹什麼?我放開我!”

沈聰驚恐萬狀,他本以爲搬出沈家老太爺,就可以鎮住陳樂,讓他乖乖下跪低頭。

可沒想到面對沈家輩分最高的長輩,陳樂竟然毫不畏懼,直接向他動了手。

只不過輕輕一提,自己就已經完全懸空,如此駭人的力量,顯然與上次截然不同。

如此看來,陳樂上次對付他的時候,根本就沒有使出全力!

“陳樂,不要!”

眼見沈聰就要捱打,沈紫煙連忙衝上前去拉住了陳樂的手臂。

“過幾天就是老太爺的大壽,我們要是現在打了他,他們全家一定會大做文章,到時就算再怎麼解釋,都百口莫辯了!”


她雖然也恨沈聰顛倒是非,但他畢竟深受老天爺喜愛。

若是真的受了沈聰欺負,其他長輩可能會幫着說兩句,但要是換了老太爺,卻未必會替她做主。

沈聰本來還有些害怕,見陳樂停手,臉上便又恢復了得意之色。

“哈哈,我可是沈家的大房長子,你現在要是動了我,你們絕對擔不起這個責任!沈紫煙啊沈紫煙,你身爲沈家的女人,竟然還向一個廢物一般的上門女婿低頭,真是低賤無比啊。” 聽到沈聰貶低自己的老婆,陳樂的臉色立刻變得陰沉無比。

“沈紫煙是我的老婆,你敢當着我的面對她說三道四,想必是已經做好了去死的準備!”

陳樂伸手來一塊大理石雕塑,手指微微發力,拳頭大的石塊瞬間被捏得粉碎。

沈聰哪裏見過這麼強大的力量,當即被嚇得面色慘白,整個人如同煮熟的麪條一般,渾身發軟,使不上半分力氣。

看着他這副慫樣,陳樂只覺得反胃。

“今天沒興趣揍你,給你三秒鐘,馬上在我面前消失,滾!”

陳樂一擡手,像扔垃圾一樣,把沈聰扔出門外。

那狼狽的樣子,看上去十分滑稽。

沈聰從地上爬起,惡狠狠地瞪了陳樂一眼。

“陳樂,你有種,老太爺的壽宴之上,我要把你的罪狀全部向長輩稟明,到時候他老人家發起怒來,看你究竟怎麼死!”

沈聰冷哼一聲,便頭也不回地消失在遠處。

麻煩雖然暫時結束,但沈紫煙卻怎麼都高興不起來。

沈聰一家在家族中的地位頗高,平時經常仗勢欺人,惹是生非,心胸十分狹小。

陳樂兩次出手教訓沈聰,公然和他作對,接下來只怕會有一連串的麻煩。

“陳樂,你……唉,算了。”

沈紫煙本想說些什麼,話到了嘴邊,卻又咽了回去。

以陳樂的性格,未必會聽得進自己的話,去和沈聰道歉。

自己還是先想想辦法,如果實在無濟於事,就讓一切順其自然吧。

第二天早晨,陳樂從牀上醒來,發現沈紫煙已經早早地出了門。

可能是在忙集團的事務吧,這麼早就起牀,老婆也挺辛苦的。

隨便吃了些早餐,陳樂便打算前往菜市場買只肥些的老母雞。

老婆這麼忙,必須給老婆煲湯補補營養。

誰知剛一出門,就見到了在門外等候的楊鐸。

“大哥,屬下在此恭候多時了,上次的晚宴,本意是想讓大哥風光一把,但卻碰上那些糟心的事,實在是屬下的失職,還請大哥原諒。”

說完,向陳樂深深地彎下了腰。

陳樂擺擺手,示意他不必多禮。

“過去的事就算了,我也不是什麼小肚雞腸的人,只要蔣強東老實安分,不主動惹我,我就不會對他怎麼樣。”

聽到蔣強東的名字,楊鐸的臉色明顯難看了幾分。

只見他欲言又止,有什麼話想要說。

“你有什麼話就快說吧,不必遮遮掩掩的。”

看出了楊鐸的心思,陳樂示意他開口。

楊鐸點了點頭,微微嘆了口氣。

“其實屬下這次前來,就是收到了有關蔣強東的消息,他上次在晚宴上吃了敗仗,心中十分不甘,卻忌憚大哥的武力,不敢直接對您出手,於是便打算暗中設下計劃,我收到線報,傳說他做好了充足準備,打算扳倒沈氏集團,想要從嫂子下手。”

這不說還好,一說便點燃了陳樂的怒氣。


“敢對我的老婆下手,他好大的膽!”

陳樂聞言,頓時面色震怒。

經過上次在晚宴上的教訓,他本以爲蔣強東會老實一點,可沒想到他居然還賊心不死,反倒把主意打到了自己老婆身上。


好你個蔣強東,我本無意滅你,但你這般肆無忌憚,百般作死,我又如何能容你?

他當即便趕往沈氏集團,若是蔣強東敢對沈紫煙出手,他絕對饒不了蔣強東!

十五分鐘後,陳樂來到了沈氏集團樓下。

剛一下來,對面就開來一輛豪華的奧迪跑車。

那高檔的車身往門口一停,頓時就吸引了無數路人的眼球。

“哇,那不是奧迪最新款的豪華跑車嗎,據說國外也纔剛剛上市,竟然這麼快就被人買到,看來這主人是真正的土豪啊!”

“可不是嗎,這款車全球限量999臺,即使有錢也未必能夠買到呢!”

“看那車燈,那配置,簡直就是山一般的軟妹幣啊!”

衆人你一言我一語,紛紛露出羨慕的神情。

而陳樂卻淡淡一笑,連看都沒有看一眼。


他前世貴爲閻羅少座,身份尊貴,全球不知有多少勢力,爭着送他豪車美女,拼了命的想要巴結他。

他手裏的車子,別說是絕版,就連量身定製的專屬款,都有足足上百輛。

這種平常人眼中的豪車跟他的資產比起來,簡直連垃圾都算不上。

陳樂也沒有多看,邁步打算往門口走。

可就在這時,那車的主人也不知是怎麼回事,都開到陳樂的面前了,還沒有絲毫減速的意思。

反倒是一個甩尾,呼嘯的停在了陳樂身前十釐米處。

“喂,你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啊,竟然敢擋我們吳公子的路,不要命了?”

四五個黑西裝的小弟走了上來,對着陳樂就是一頓挑釁。

陳樂懶得理他們,像這種沒腦子的公子哥,手底下帶的小弟多半也是一羣腦殘。

他沒有答話,跨步繞到旁邊,繼續朝門口走去。

“喂,你聾子啊? 我們是兄弟 !”

黑西裝小弟有些怒了,上前便要找陳樂麻煩。

這時,一個油頭粉面的公子哥從跑車上跳了下來,朝他們擺了擺手。

“算了,看他那一身窮酸的樣子,就知道肯定是個二貨,別跟他廢話,壞了本少爺的心情,我還要泡妹子呢。”

“是,少爺!”

見吳陽發話,幾個黑西裝小弟便也不再深究,老老實實地站在了一旁。

而另一邊,陳樂來到集團前臺,打算讓工作人員通報。

“你好,我找沈紫煙,麻煩告訴她一聲,讓她馬上出來見我。”

“對不起先生, 美女總裁的透視高手 ,您的打扮太過廉價,不受本集團歡迎,我們不能爲你通報。”

前臺小姐打量陳樂一番,露出鄙夷的神情。

就穿成這樣也敢來找沈總,真當自己是小說裏的主人公了?

想要泡美女,你起碼也先找身像樣的衣服捯飭捯飭吧。

這一副窮酸的樣子,別說泡沈總了,就連一般的大學妹子都不屑一顧!

“哦?可我從來就沒有聽說沈氏集團有過這條規定,你這樣擅做主張,就不怕受到上面責罰?”

陳樂淡定一笑,這種狗眼看人低的前臺小姐,他前世早就見得多了。

正所謂高人行事,不顯山水,面對這種情況,也可謂是見怪不怪。 “哼,我們集團的規矩多了,像你這種窮酸男人,就算沒聽過,也根本不算怪事。”

前臺小姐嗤笑一聲,完全沒把陳樂當回事。

正在這時,吳陽帶着四五個黑西裝小弟,一臉瀟灑地走了進來。

“我找沈紫煙,讓她速度出來,我今晚和她有約。”

吳陽甩了甩自己油亮的髮型,做出一副帥氣的樣子。

周圍的女職員們見了他,紛紛露出花癡的眼神。

“哇,竟然是吳……吳公子!天哪,我這不是在做夢吧!”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