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妙俊風一步步的從煙塵中走出,修羅皇的嘴角掀起了一抹微微的弧度,但很快就收斂起來。

“能接下我第一掌的人有很多,只是不知道在我這第二掌過後,你還能不能站起來呢?”

修羅皇擡手又是一掌,只是這一掌不再像之前那樣綿柔,充滿了剛勁之力。

掌印所過之處,火花伴隨着黑煙在空中燃起,掌風更是化作一柄柄鋒利的鋼刀,毫不留情的削到妙俊風的身上。

妙俊風任憑掌風削到自己的身上,隨即,他深吸一口氣,左腳往前一邁,右手後抽,緊接着向前狠狠揮出一拳,大喝一聲:“龍拳!”

“昂”的一聲龍吟,一條赤紅色的火龍,龍尾一擺,向着掌印就衝了過去。

“轟”的一聲,一拳一掌勁爆的碰撞到了一起。

強勁的能量風暴化成一股龍捲風,向着四周就急速擴張開來。

修羅皇的嘴角再度掀起一抹弧度,他覺得妙俊風有成爲自己女婿的資格,但僅僅是候選的資格。

等到能量風暴散盡,妙俊風主動往前邁進一步,大聲說道:“請出第三招,請記得您先前說過的話。”

“好!只是你要小心了,我這第三掌說不好會要了你的命。”

“呵呵,你前兩掌難道就不是要我的命嗎?”

修羅皇輕哼一聲。這小子的脾氣還挺臭,跟當年的自己還真的挺像。只是光脾氣像不行,得要實力像才行。

“第三掌!”修羅皇首次開口喝出了自己的攻擊。

這一掌給妙俊風的感覺像是面對天威一樣,有一種難以抗拒的感覺。

農門婆婆的誥命之路 大地顫動,天空雲層翻涌,就連空氣也是發出“嗚嗚嗚”的聲音。

“來得好!好久沒有使出這一招了,就讓這一招來決定最後的勝負吧!

雷霆萬鈞!”

“轟隆隆”的雷聲響起,烏雲來勢兇猛,很快就讓明亮的天空變得漆黑一片。

以往的雷霆萬鈞雖能發揮出天懲的威力,但由於妙俊風自身修爲的限制,只能發揮出萬分之一的威力。

如今的妙俊風已是侯境強者,雖沒有激發殺道印記,但全力之下足以達到王境圓滿的實力。

有如此實力,借來的天懲威力足以達到本體的千分之一。

“嗯?竟然可以借來天懲!還好本皇有所保留,要不然豈不是在小輩的面前損了顏面。”

“散!”

修羅皇的一聲道喝,不僅喝散了雷雲,也將自己的掌法喝散了。

這裏是自己掌控的小世界,並不是真正的世界。身爲主宰的自己,自然可以控制小世界中的天地規則。

霸道總裁溫柔妻 “真是一個不讓人省心的小子,這要是在外界,不是故意讓本皇難堪嗎?”

妙俊風聳了聳肩,不管怎麼說,他的三掌自己算是接下來了。若是他守信用,自己也犯不着跟他交惡。若是不守,那也不得不將最後一道刀氣使出了。 “妙俊風,你很不錯,接住了我三掌,我自然也會兌現我的承諾。”

“多謝前輩,那現在我們是不是可以回去了呢?”妙俊風禮貌的拱了拱手。

“不急,在這裏我們可以方便的說會話。回到那裏,有些話說起來就不那麼方便了。”

修羅皇衣袖一揮,眼前的場景再度變換。一副鳥語花香,雲霧繚繞的人間仙境出現在了妙俊風的視野裏。

“聊天也需要環境的陪襯,只有在這樣的環境下,我們才能零距離的好好談一談。”

修羅皇走到不遠處的石桌旁坐下,用眼神示意妙俊風坐到自己的對面。

連英不知道從哪裏端來幾碟點心,還沏好了一壺好茶。此時,正優雅的爲他們二人斟滿茶杯。

“前輩,既然我們要好好地談一談,那您是不是可以告訴我您的真名實姓了呢?”妙俊風衣袍一擺,坐到了他的對面。

“我不是已經告訴你了嗎?我姓羅,至於名字,你真的想知道?你要知道,一旦我說出我的名字,也許我們談話的氛圍就會變得不和諧了。”

“那好吧!我還是稱呼您羅先生吧!請問先生想和我談什麼呢?”

“想和你談理想。”

“談理想?不會吧!您大老遠到我這來就是爲了跟我談理想?”

“要不然我來你這做什麼?你真當我是林家的人嗎?就算林家的人見到我,也要敬畏三分。”

妙俊風剛端到嘴邊的茶杯,輕微的晃了一下。能夠讓林家敬畏三分的人,可不是簡單的人吶!自己什麼時候招惹了這樣一個龐然大物呢?

“我的理想自然是要將妙家振興,重回巔峯,最好能夠邁入世家行列。”妙俊風想了想,還是將心中的實話說了出來。

“世家行列?你可知想要成爲世家是需要底蘊的?同時也是需要承擔責任的?”修羅皇端起茶杯,吹了一口氣,輕輕地抿了一口茶。

“世家需要底蘊,這個我知道。但世家的責任是什麼?這我還真是第一次聽說。 總裁的獨傢俬寵 還請羅先生爲我解惑。”妙俊風難得遇見一個知曉內情的高人,怎麼能不打破砂鍋問到底呢?

“想要成爲世家,首先家中得有大能坐鎮,最次的大能也要達到仙境。其次,世家的大能必須要去無盡海或者九幽,在那裏的石碑上留下自己的名字。

只有在石碑上留下名字的大能纔會被其它世家認可。否則,就算你的修爲達到了仙境,你的家族也不會成爲世家。”

“您說的第一條我明白,第二條我就不明白了。還有爲什麼非得去無盡海和九幽呢?那兩座石碑又是怎麼一回事?”

“具體的我不能說太多,你的實力還太弱,沒有達到我們的層次。一旦你達到了我們的層次,不用你問,也會有人主動來告訴你。

現在你只需要知道,世家不是世人表面上看的那樣風光,他們也是有責任要擔當的。只不過,他們的擔當世人不知道而已。”

看到不說話,陷入沉思的妙俊風,修羅皇的臉上第三次掀起了一抹弧度。

“現在你還堅持你的理想嗎?還想將家族發展成爲世家嗎?”

等了一會,妙俊風緩緩的擡起頭來,用一雙堅定地目光注視着修羅皇回道:“當然堅持,不到最後關頭絕不輕言放棄。想要成爲強者,自然要有所擔當。

能力越強責任越大,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一個人是如此,一個家族也是如此。不管前方的路有多難走,我都會堅持走下去。”

“說得好,就衝着你的這股勁,這枚令牌你收好。”

連英神出鬼沒的出現在妙俊風的身旁,將一枚金色的令牌遞到了他的眼前。

金燦燦的令牌表面上,用蒼勁有力的筆法撰寫了三個字,“皇炎令”。

妙俊風沒有接過,而是很警惕的向修羅皇問道:“羅先生,您這是何意?這枚令牌代表的意義很大吧!”

“你到是個謹慎的人。若是換做知道它的人,早就迫不及待的一把把它攢到手裏了。

這枚令牌是修羅皇親手下發的十八枚令牌之一,持此令牌者,等同於修羅皇親臨。不管是在修羅國還是在其它地方,這枚令牌足以讓人爲之瘋狂。”

“羅先生,這份禮物太重了,我不能收。”妙俊風在聽完修羅皇的介紹後,很乾脆的拒絕了。

“咦?你是我見到的第一個拒絕它的人。你放心,我不會因爲你收下它而讓你去做什麼違心的事。這枚令牌對你的作用和其他人不一樣。”

“還請羅先生把話說明白了,晚輩聽的有些雲裏霧裏。”

“這枚令牌是修羅國羅嬌公主讓我轉交給你的。她請你務必在明年的三月初三前往修羅國皇都。有了這枚令牌,足以讓你在進入修羅國的疆域後,一路暢通無阻。”

“我想問一下,您知道她爲什麼請我去修羅國皇都嗎?再有,她就能斷定我一定會去?”

“原先在我的心中也有這樣的疑問,但在見到你後,我心中的疑問就沒有了。身爲長輩的我沒必要欺騙你一個晚輩。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想要成長爲絕世強者,自然是要闖過一道道的難關,見識過一場場人心爭鬥,感悟到一縷縷天地法規。

收下此令不代表與她結下因果,不收此令,也許反而代表與她結下因果。羅嬌這個丫頭要是個男人,修羅皇說不定就指定他爲繼承人了。

哎!這世間最難過的就是情關。你若是過了這關,說不定對你的修爲會大有幫助。

言盡於此,收與不收還是由你決定,我不會勉強。”

妙俊風深吸一口氣,他總覺得眼前這個羅先生看起來有點怪,站在自己身旁的連英就更怪。

這二人不會是羅嬌派來又要給自己挖坑的人吧!怎麼總感覺一個大大的坑已經挖好,就等着自己往下跳呢?

“羅先生,這令牌我就不收了,但明年三月三我有空的話,還是會去的。”

“你啊你,還是信不過我啊!也是,畢竟你我才初次見面,防人之心不可無嘛!

連英,茶涼了,你拿去再熱一熱吧!”

連英收起令牌,微微欠身,將桌上的茶壺提起,轉身邁出一步,下一刻,就不見了蹤影。 “嗯,這一覺睡得可真香。”妙俊風伸了一個懶腰,雙手一按,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不對,我不是在喝茶嗎?明明是羅先生讓連英去熱茶了,怎麼會變成我在這睡覺呢?”

忽然間,妙俊風回憶起了剛纔的一幕,他發現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覺間中招了。

“嗯?這是什麼?”感覺到有一個冰涼的東西在自己的袖口裏,他立刻將其取了出來。

“皇炎令!這也太強人所難了吧!不是說好不強求的嗎?”妙俊風對那位羅先生無語了,這是硬塞的節奏啊!

“咻”的一道光芒,從皇炎令上發出,直射妙俊風的眉心。

“妙俊風,等你收到這條訊息的時候,我已經走了。我很期待你在明年的三月初三來修羅國皇都做客。

我是一個重諾守信的人,既然答應了羅嬌,自然要把這件事辦成。你我都是男人,身爲男人,有很多話不必說,大家都能明白。

你小子還不錯,有發展潛力,我挺喜歡的。好好加油吧!”

話音落下,妙俊風無奈的搖了搖頭。這位羅先生還真的挺有趣,只是修羅國的皇都自己真的不適合去啊!

“主公,門外有人找,說是軍部派來的使者,您是見還是不見。”荀記從門外走進來,彎身一拜後問道。

“荀老,我在這睡多久了?剛纔的兩位客人是您送出去的嗎?”妙俊風沒有回荀記的話,而是問出了自己現在最關心的事。

“回主公的話,之前的兩位客人自進入西廳後就沒有出去。再有,主公您並未睡多長時間啊!離那兩位客人進來纔過去一段時間,並不是很長。”

“不會吧!看來我們這一次是遇見大神而不知啊!”妙俊風的臉上出現了一抹苦笑,這真要是林家派來的人,自己還真的一點反抗之力也沒有。

“主公,您的意思是,那兩位是神仙境的大能?”荀記在聽到此言後,心情也是激動起來。

“還不確定。您是一位皇境強者。能夠在一位皇境強者面前,神不知鬼不覺的來去自如,您說這修爲應該達到何種境界呢?

幸好,他們沒有惡意。他們的事就先放一放。門外的客人你把他請進來吧!這一次,你就不要離開了,我可不想同樣的狀況再次發生。”

片刻後,一位身穿軍裝的壯漢,龍行虎步的隨着荀記走入了西廳。

“末將賈虎,拜見妙俊風將軍。”賈虎向妙俊風行了一個軍禮。

“不必多禮,我現在已不是軍部中人,僅僅是一個小城主而已。賈虎將軍實在是高看我了,請坐。”

“不敢,在末將心中,您永遠是將軍。

末將是性情中人,有什麼話就直說了。還請將軍不要見怪。”

“但說無妨。”

“末將此次前來,是玄武閣老的意思。他希望將軍能夠摒棄前嫌,回軍中效力。金陵城城主的位子軍部會爲您保留,只要您在今後立下更多的戰功,軍部將會賞賜給您更多的野路封地。”

“好,謝謝你。請回去轉告玄武閣老。他的話我會考慮的,一旦考慮好,我會立即給他一個答覆。”

“末將也懇請將軍早日回到大夥的身邊,我們還想在您的旗幟下,繼續令敵人聞風喪膽。

您的話我會如實轉述,我就不打擾您休息了。末將告退。”

妙俊風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讓荀記將賈虎送出府外。

這是今天的第二波客人,不知道會不會有第三波。要真有第三波客人來訪,那自己今後的日子恐怕就更不太平咯!

不等妙俊風坐下,荀記一路小跑的跑進西廳說道:“主公,文閣的使者來訪,不知您見還是不見。”

“還真有第三波客人來訪啊!請他進來吧!見完了他,應該可以消停一陣子了。”

沒過一會,在荀記的帶領下,一位身穿文袍的老者是面帶微笑的走了進來。

“老朽賈文,拜見妙俊風城主。”

“賈大人不必多禮,快快請坐。”

“今日一見,妙城主果然如傳聞中那樣,玉樹臨風,英俊瀟灑,像您這樣的人才若是不進入文閣實在是太可惜了。”

“賈大人,過獎了。文閣可是個藏龍臥虎的地方,裏面人才濟濟,才子俊秀數不勝數。我與他們相比,實在是相差甚遠吶!”

“您太謙虛了。實不相瞞,老朽今日前來是代表閣主,想要邀請您入閣參政。只要您加入文閣,不僅是您還包括您身後的家族都會青雲直上。

閣主承諾,只要您願意加入文閣,他會立刻向聖上上書,將南玄武城區域的野路也賞給您,這樣一來,可以讓您的家族一躍成爲三等家族。

妙城主,我還是第一次看見閣主這樣青睞一個人吶!您可一定不能辜負閣主的一番好意哦!”

“賈大人,閣主的話我一定會好好考慮。考慮好後會第一時間給閣主一個答覆。只要我入閣,一定不會忘了您的提攜,介時還要請您多多幫襯吶!”

“好說,好說。孺子可教也!我看您還有許多公務要處理,我也就不打擾了,希望您能儘快給出答覆啊!告辭!”

“荀老,替我送一下賈大人,另安排孫管家去城中最好的酒家訂一桌酒席,今晚就由您代替我好好招待一下賈大人。”

賈大人對妙俊風的安排很滿意,雖然他沒有親自招待自己,但能做到這樣,已經算是不錯了。

妙俊風一直站在門口目送着他們,直到他們消失在走廊盡頭,他才返身走到主位上,緩緩的坐了下來。

“若是我沒有實力,沒有接二連三的帶領軍隊取得輝煌的勝利,軍部和文閣哪會知道有我這個人存在世上?

羅嬌就更不用說了,這個女人的心機太重,對權力的掌控欲也很重。她的邀請我還是要慎重考慮下。越是漂亮的女人,越要慎重對待啊!

不管是軍部還是文閣,他們的邀請我都不能答應,一旦答應一個,必定得罪另一個。這兩件事就先緩一緩吧!

一句話,發展纔是硬道理。只有不斷的發展,不斷地提高自身實力,擴充自己的勢力,才能讓自己乃至整個家族立於不敗之地。

與其讓他人給予,不如通過自己的實力去獲得。 武林第一 這是強者爲尊的世界,實力纔是一切的根本。” 金陵城的大小政務,在妙俊風的統籌分配下,進入了良性的軌道。

在用人方面,文有荀記,武有典韋,再加上從妙家先行趕過來的幾位長老。可以說,即便自己離開一段時間,金陵城也不會出現大的亂子。

一連下了幾天的雨,讓城中的人們開始懷念有陽光的日子。

坐在房的太師椅上,妙俊風把頭往後一靠,輕聲念道:“等雨停了,也該出去走走了。太安靜了,安靜的讓我覺得這個世界真太平。”

“轟隆隆”的一陣滾雷聲,緊接着,從外面傳來了“噠噠噠”的腳步聲。

從腳步聲的節奏中可以聽出,應該是出了火急火燎的事。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