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少女心滿意足的離開,遠藤希靜戳了戳埋頭於研究訓練計劃的的千姬沙羅:「我開始相信你的話了,這個世界上真的沒有十分完美的人。那副楚楚可憐的樣子裝給誰看啊,本來還以為是精靈般純潔的人,結果就是一個披著白蓮花外皮的綠茶女表。」

「遠藤,少議論別人。她怎麼做那是她的事情,你手裡的工作還沒做完吧?」千姬沙羅頭也不抬,在遠藤希靜提供的訓練計劃上增加了幾點,「新學期剛開始,我們要忙的事情很多,沒有閑暇時間去議論人。」

聳聳肩,遠藤希靜表示自己無所謂:「倒是可憐了幸村,對於這樣的人直接拒絕會被人說吧。真慘啊。」

「千姬。」用手中的筆敲了敲千姬沙羅的桌面,幸村露出一個無懈可擊的微笑,「中午能麻煩你和我一起嗎?」

「不能。」這個拒絕,拒絕的乾脆利落。

「柳,你……」

「雖然我很想同意,但是我也不能,我中午比較忙。所以幸村,你自己招來的桃花要你自己解決。」幸村的話還沒講完,柳也十分乾脆的拒絕了他。

連續兩個人拒絕了自己,幸村臉上的微笑有點僵硬,很快他就把目光放在了遠藤希靜身上。可是他還沒開口,就看到遠藤希靜晃了晃手裡寫著訓練計劃的筆記本,拒絕的意思也很明確。「好吧,那我等下帶著弦一郎一起吧。」

聽到這句話,三個人的動作統一的都頓了一下,心裡默默為真田點了一排蠟燭。

真田,你走好,阿門。 等下午放學后,千姬沙羅和遠藤希靜兩個人一邊商討著網球部的事情,一邊走向網球場。還沒到網球場就聽到來自那邊的喧鬧聲。「怎麼了?今天不是招新的日子嗎?」略微皺起眉頭,遠藤希靜看著球場圍成圈的人,有點不悅。

「是部長,部長來了。」

「千姬部長,有人來挑戰。」

圍觀的人紛紛讓開一條路,讓千姬沙羅和遠藤希靜看清楚了裡面球場的情況。有著深褐色單馬尾的少女扛著球拍十分囂張的站在網球場中央,傲慢的高抬起下巴:「什麼嘛,我還以為立海大有多強,原來也不過如此。你們部長呢?我要打敗她成為你們的新部長。」

「口氣倒是不小,就是不知道你的實力是不是和你的話一樣了。」剛從社辦里忙完出來的羽柴泉一扯了扯身上的衣服,大步走了過來,「那麼,在挑戰部長之前,就讓我先教教你什麼叫謙虛。」

明白了球場上是一個什麼情況,千姬沙羅對羽柴泉一點點頭:「等你什麼時候贏過羽柴再來找我比吧。」說完這句話,千姬沙羅發現還有很多人在繼續圍觀,「還有你們,都在這裡幹什麼呢?!全體,罰跑5圈,立刻執行!」

解決了球場上的事情,千姬沙羅調轉方向走到大門口:「北條,今川,今天的招新如何了?」三年級已經畢業,部分正選升為三年級,她們現在需要新鮮的血液,否則等她們畢業之後立海大很快就會跌回原來的地位。

「招募了不少新人,但是很少有基礎和實力的,基本都是一些奔著我們冠軍名頭來的,都要從基礎開始。」看著手裡那一沓入部申請,北條小百合嘆了口氣。

「無妨,零基礎可以學,只要肯努力,能認真就可以了。」對於北條小百合說的情況,她早就猜到了,「就是之後的一段時間要辛苦遠藤了,她要制定合適的訓練計劃。至於你們,三年級了還是要以學習為重,今天結束之後就安心訓練吧,畢竟後面的比賽還要指望你們。」

抿著唇,北條小百合轉頭看著網球場:「明明還有一年的時間,可是現在我就已經開始捨不得了。千姬,這是我們這些三年級生的最後一年,我想,請你繼續帶領我們成為全國冠軍!」這是最後一年,她不希望自己留下任何的遺憾。

「我會的,所以請加油吧。」

球場上的比賽很快就結束了,基本就是直接秒殺。居高臨下的看著對面球場半跪著的少女:「呵,就這麼一點實力就敢跑過來挑戰?連我都打不過,你覺得你有機會打贏千姬嗎?」眼前的場景讓羽柴泉一想到了一年前自己剛進部的時候,不過那個時候額自己要比眼前的少女強很多。

握緊了手裡的球拍,少女不甘的盯著羽柴泉一:「我要加入網球部,我總有一天我打贏你們!」

歪了一下頭,羽柴泉一示意她過去:「吶,那邊是報名處,自己過去填入部申請,填完了和她們一樣做基礎訓練,別過來煩我。」不耐煩的揮揮手,羽柴泉一用球拍敲了敲有點疼的頭,打算去把不知道躲到哪個角落的清源姐妹抓回來當壯丁。

女網部這裡的突發情況被平息之後,男網那裡也傳來了驚呼聲。千姬沙羅轉過頭「看」了過去:「今年,倒是熱鬧的很。」

「是啊,和當年的你一樣,想想時間過得還真快。記得第一次在球場看到你來踢館的時候,真是驚艷到我了。明明踢館這件事和你的氣質一點都不符合,可是你倒是這麼做了。」從口袋裡掏出新配的眼鏡,遠藤希靜感嘆道。

「怎麼,你近視了?」對於遠藤希靜的眼鏡,千姬沙羅十分詫異。

「是啊,假期的時候剛配的。可能因為研究的東西有點多,眼睛開始吃不消了。本來忘記了,可是剛剛發現自己看不清那邊的情況了,這才想起來。」解釋了自己的眼鏡,遠藤希靜指了指鐵絲網對面,「走?過去看看熱鬧?反正今天也沒辦法訓練。」

「在吵什麼?」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幸村帶領著真田和柳穿過人群,走到前面。

戳了戳身邊的千姬沙羅,遠藤希靜指了指旁邊扒著鐵絲網的少女:「倒是真的有趣,你猜那個少年能堅持多久?」

「赤也!你這個笨蛋!」

「立花潛!你才是笨蛋!哼,你就在那邊看著我怎麼打贏這三個人然後成為最強的第一名!」

對於男網部現在的情況,千姬沙羅略微勾了勾唇角:「看樣子,真田和幸村對於這個少年很看好。好了,遠藤你在這裡看熱鬧吧,我去社辦裡面看看羽柴她們。」

新的一年,有新的血液了。希望,也有新的發展吧…… 摸索著手腕間的佛珠,千姬沙羅正和羽柴泉一一道走向網球場。今天下午是社團申請的最後期限,明天開始就要進行正規的訓練了,場地人手安排,部員的衣服,這些東西她們還沒有準備完全,今天還要在忙碌一下。

「立花桑。」敏銳的察覺到小道旁邊正和人糾纏的少女,千姬沙羅略微皺了一下眉。

「啊!部長,副部長!」聽到有人叫自己,少女停下手裡的動作,回頭看到走來的兩個人,眼睛一亮,「海帶頭!你別想跑!」感受到手裡人的掙扎,立花潛轉過頭嬌喝一聲。

認出少女手裡拽著的人是誰之後,千姬沙羅反而更加不解了:「他是,昨天去踢館的……你們這是在幹嘛?」

「人家小情侶打情罵俏的,千姬我們就別湊熱鬧了,走走走。」打趣的拍了拍千姬沙羅,羽柴泉一對少女眨了眨眼睛一副我們都懂的表情。

被這麼一說,立花潛立刻紅了臉,急的支支吾吾不知道怎麼解釋:「副,副部長才不是,才不是你想的那樣。是這顆海帶昨天比賽輸了,覺得太丟人了,不願意加入網球部了。」一說到這件事,少女就生氣,想都沒想一個過肩摔把掙扎的海帶丟到地上,「你這個丟人的傢伙!輸了比賽就不去了,當初是誰和我信誓旦旦的說要稱霸立海大的?!」

「立花潛!你放開我!說不去就不去!你放開我!!」

對於眼前的情況,千姬沙羅略微彎了彎唇角:「為什麼不願意去網球部?進了網球部對於你來說是最好的選擇,不光能磨鍊你的球技,說不定之後還能加入正選,和幸村他們一起拿下全國冠軍。」

「誰,誰稀罕那什麼破全國冠軍了!」傲嬌的撇過頭,切原嘀咕道。

「是嗎?」也不戳破少年那點傲嬌的心理,千姬沙羅難得好心情的笑出了聲,「立花桑,明天就開始正規訓練了,希望你今天回去能好好準備一下。三天後的校內選拔賽上,我期待你的表現。我希望,之後的賽場上,能看到你的身影。」

這麼說完,也不等少女回答,千姬沙羅就和羽柴泉一離開了。等走了兩步之後,羽柴泉一回頭看了眼還在和少年糾纏的立花潛:「千姬怎麼突然關心起那個不認識的孩子了?」這個孩子當然不是在指立花潛。

指尖撥弄著佛珠,千姬沙羅側首:「很奇怪?我只不過是提點他幾句而已,況且那孩子也不是沒有上進心,只不過現在還拉不下臉面而已。不過,多的也輪不到我來管,反正都是幸村他們自己的事情。」只要立花潛能夠安心呆在女網部,至於其他,都是幸村應該頭疼的問題,她才懶得多管。

「沙羅醬~~~沙羅醬~~~」

遠處傳來一個軟糯的女聲,這個聲音成功的讓千姬沙羅收起了臉上的淺笑,轉過頭一臉嚴肅的拉住羽柴泉一的手:「我突然想起來班上還有一點事情沒處理,你先去網球部。另外,等下如果有人問起我,你就說不知道,回見。」這句話都沒來得及說完,千姬沙羅就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小道的拐角處。

「咦?剛剛還看到沙羅醬的,人呢?!羽柴桑,剛剛沙羅醬是不是在這裡?」

看到眼前的人,羽柴泉一嘴角抽搐了幾下,她現在明白剛剛為什麼千姬沙羅走的那麼急了:「五十川學姐,剛剛就我一個人,我正打算去網球部呢。你找千姬有什麼事情嗎?」

奇怪的四處看了看,十分失望的沒有找到她要找的人,五十川繪里香有點懊惱:「也沒什麼大事,就是想讓沙羅醬加入話劇社而已。算了,等下我去她們班門口堵她好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今天我肯定要抓到她。」

看著五十川繪里香揮揮手三步兩步跑向教學樓,羽柴泉一在心裡為千姬沙羅默哀。看來今年千姬沙羅有跑不了參與話劇演出了,不過她倒是很期待今年她會被拉去當壯丁參演什麼角色。

結束了上午的第一節課,千姬沙羅剛準備從班級後門溜出去的時候就被五十川繪里香逮住了:「嘿嘿,我們可愛的沙羅醬打算去哪裡啊?」一隻手撐著門框,五十川繪里香笑的一臉不懷好意。

沉默了一下,千姬沙羅覺得自己今天就應該翹課的。「長谷川老師。」 狼性總裁:假面誘惑 千姬沙羅突然對著五十川繪里香身後喊了這麼一聲。趁著她轉身回頭的那一瞬間,千姬沙羅立刻從她鬆開的那一條縫鑽了出去。

「MMP!千姬沙羅你居然敢騙我!!你給我站住!!香取熏,攔住她!!」發現自己被耍了之後的五十川繪里香十分惱怒,撥開擋路的人直接追了上去。

被喊道名字的少年意外的愣了一下,轉身的瞬間正好和一路跑過來來不及剎車的千姬沙羅撞個滿懷:「唔。」連著倒退了兩步,香取熏捂著胸口緩緩揉了揉,「你還好嗎?」發現撞到自己的是個女孩子,還是自己認識的人之後立刻關心的問道。

「不,我沒事,香取學長……」剛準備說自己先走了這句話的時候,千姬沙羅就被從後面趕來的五十川繪里香抓住了。

「嘿,不愧是網球部的,這麼快……呼,香取謝了啊。」抓著千姬沙羅推到牆壁前直接給了她一個壁咚,「我看你這次怎麼跑!嘿嘿,小沙羅,這次你就乖乖從了我吧,加入話劇社保證你吃香喝辣,把你養的白白嫩嫩的。」

「……學姐,你先放開我。」

「放開你就跑了!」一邊說著一邊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紙,「只要你把這個賣身契,哦不,是入部申請簽了,我就放開你。你看我都幫你把其他東西都填好了,你只要簽個字就可以了,我是不是很貼心,你是不是很感動?!」

……一點也不

「學姐,我們有話好說……」千姬沙羅還在做最後的垂死掙扎。

「別想了,今天你就是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乖乖聽話簽了吧,不到特殊時候我不讓你演出總行了吧,等關鍵比賽的時候在找你。我這段時間在構思一個新的劇本,裡面有一個角色非你不可。你看在我辛苦構思的份上,簽了吧。」

動了動脖子,略微側頭「看」了眼一旁圍觀的香取熏,結果看到他也聳肩表示無能為力之後,千姬沙羅這才認命般的簽了這份賣身契。

「看著」拿了申請書興高采烈離開的五十川繪里香,想了想之後可能發生的事情,千姬沙羅就覺得一陣心絞痛。

天要亡她……

「千姬桑,你加油。」拍拍她的肩膀,香取熏默默的離開了。 今天下午是網球部最後的招募時間,千姬沙羅站在網球場上皺著眉頭看著三三兩兩聚在一起的新人們。雖然她內心對於這些新人不是特別滿意,但是現在也別無他法。「撇」到那邊心不在焉的立花潛,千姬沙羅略微思索了一下,便明白了她在想什麼。

指尖輕點著手裡的佛珠,千姬沙羅轉頭「看到」了那個意料之中的身影:「立花,轉頭看看。」

「?海帶頭!」聽聞千姬沙羅的話立花潛立刻轉頭,看到那顆急匆匆衝進對面網球場的海帶頭,立花潛眼前一亮,「我還以為他真的不會來了。」

三兩步走到立花潛身邊,千姬沙羅「看到」真田走上了對面的球場:「看樣子,真田倒是挺喜歡這個孩子的。既然你今天沒有辦法安心訓練,倒不如好好看看比賽,之後把訓練補上吧。」

「謝謝部長!」

青梅竹馬啊,倒是令人羨慕的感情……面前的少女眼睛亮晶晶的盯著對面的比賽,千姬沙羅難得彎了彎唇角,也不知道藏之介最近怎麼樣了。

「千姬,你也會過來看熱鬧。」不知道何時冒出來的幸村站在鐵絲網的另一邊,指了指球場上破了真田攻勢的少年:「倒是個潛力不錯的孩子,不加入網球部倒是可惜了。」

「那就要看你這個部長如何誘拐人家少年了,幸村你不是很擅長這個嗎?」直接給幸村指了一條「明路」,千姬沙羅發現對面的少年有了一下奇怪的變化。

「!!!惡魔化!海帶頭你停下!」發現少年的頭髮變成了白色,立花潛轉過頭想立刻就衝到對面攔下這場比賽。結果她剛轉身就被千姬沙羅抓住了:「別去搗亂,安心看著吧,真田不會這麼容易被打敗的。他可是王者立海大的皇帝。」

「可是……」

「沒關係的,我相信真田。」作為隊友,幸村直接抱臂圍觀,完全沒有一點上去幫忙的意思。

之後的比賽結束的非常快,就算因為惡魔化的原因使得少年各項數值都有所提高,也無法贏過有著皇帝之稱的真田。

圍觀完了熱鬧,千姬沙羅不打算在搭理對面的幸村,決定走過去圍觀一下新部員的基礎練習提一點建議。結果才走了幾步,就因為大門口的喧鬧聲停下了腳步。「怎麼了?」透過人群,千姬沙羅看到一個自己不太想見到的人。

「千姬桑,日安。」緒方里琴唇角微微上揚,淺金色的長發隨風微微揚起,翠綠的眼眸里滿滿都是溫柔的笑意,「我還以為自己來遲了呢,結果沒想到你們還在招募。吶,千姬桑你們這裡招不招經理?」

腳步轉了方向,走到大門口:「緒方桑,很抱歉我們不招經理,網球部目前還不需要經理。」直接拒絕了對方,沒有一點委婉的意思。

「嘿,千姬桑你這人怎麼這樣。里琴是看你們招了那麼多人怕你們忙不過來,特地過來想幫幫你們,結果你們……」緒方里琴身後跟著的女孩不服氣的站了出來,沖著千姬沙羅就嚷嚷。

皺著眉,千姬沙羅不太願意和這些人糾纏:「我們網球部不需要經理,而且立海大的網球部從設立至今一直都沒有招過經理,我並不想開這個先河。況且,緒方桑只是冰帝來立海大的交換生,一年之後就要回去了,那麼一年之後的經理是不是又要重新招募,然後從頭開始學習,這樣不覺得很麻煩嗎?」

「最重要的一點,雖然我們立海大沒有什麼機密,訓練菜單也是基本公開的,但是始終是有一些自己的一些秘密,緒方桑說到底始終是冰帝的學生。」撥弄著手裡的念珠,千姬沙羅毫不客氣的指出了潛在的所有問題。

「你!你怎麼能這麼說里琴!」剛剛的少女聽到這段話,更加憤怒了,「不是每個人都這麼壞的!!里琴才不會做這種事情。」

伸手按住少女的肩,緒方里琴微微搖搖頭:「算了,既然千姬桑她們不需要我們也不能勉強人家。那麼,我們就不打擾你們了,走吧。」

看著美少女一臉失落的離去,周圍的人都有些不忍,有些人甚至都露出了憤怒和不滿。

發現周圍的情況,遠藤希靜也有點不悅:「你們都在幹嘛,還不訓練。是對自己現在的實力很滿意嗎?」

聽道遠藤希靜的話,剛剛還有些不滿的新部員紛紛低下頭繼續自己的練習。

「千姬……」

聽到遠藤希靜在叫自己,千姬沙羅轉頭「看」了過去:「怎麼了嗎?」

「剛剛的事情,你……」

「剛剛不過是一個插曲,之後就是地區預賽,我們的精力應該放在比賽上。」對於剛剛的事情她不打算記在心上,沒有精力也沒時間。之後她要忙的事情有很多,校內選拔,地區預賽,都大賽和關東大賽,之後還有全國大賽。作為以全國冠軍為目標的她們,沒有這麼多空閑的時間。

走到場地中間,千姬沙羅拍了拍手:「都注意一下,現在招募到此結束。明天開始新部員進行正規訓練。下午的社團時間久進行校內選拔賽,有實力的,有自信的明天上午去羽柴泉一那裡報名參加。我在部長的位置,等著有實力的人來挑戰!」

「以上,就這麼多。現在,社團時間結束,大家可以收拾東西離開了,正選留下,遠藤等下進行社團會議,勞煩你了。」

「好的,我先過去準備一下。」 第二趟早上晨訓的時候,千姬沙羅發現部員們在訓練的過程中時不時用奇怪的目光看著她,略微蹙眉千姬沙羅圍著場地繞了一圈監督新部員訓練。

「窩草!!千姬千姬!!!千姬你有看學校論壇嗎??!!」急急忙忙從社辦里跑出來,羽柴泉一手裡拿著手機,一個飛身撲到了千姬沙羅的身上。

「我沒看,怎麼了?」

將手機伸到她面前,指了指手機屏幕上的頁面:「你看看,你快看看!論壇上都因為昨天的事情議論瘋了。也不知道是誰帶的頭,說你強詞奪理,太冷漠了,就是不想讓緒方里琴加入網球部。」

翻了翻論壇上的帖子,基本上言論都是一片倒,甚至有一些言語激動的都開始罵上了。雖然有一些還在幫著千姬沙羅說話,但是很快就被其他人罵下去了。

大致「看了看」論壇上的帖子,千姬沙羅非常淡定的把手機把手機還給羽柴泉一:「不過是一些無關要緊的留言而已。」對於這些流言蜚語,她一點都不在乎。佛學的修養讓她學會了平常心,萬事萬物已經很少又能夠引起她巨大的情緒波動。

「可是千姬,這些流言對你來說真的是有很大的傷害。而且,學校人氣排名你的排名也被擠下去了。」

「那些不過是身外的虛名而已,你覺得我會在乎嗎?」撥弄著手裡的念珠,千姬沙羅一臉的無所謂,「好了,有時間研究這個不如去監督她們訓練。」

其實羽柴泉一說的並沒有錯,這些流言對於千姬沙羅來說真的很不好,支持她的人雖然也有特別是在木下美柚的帶領下用極快的速度組織了一批人,但是也比不過那些擁護緒方里琴的人。也不知道到底怎麼一回事,可能真的是因為個人魅力的原因,緒方里琴才來立海大沒有幾天,所組建的後援團人數並不比木下美柚組織的人少,再加上論壇上的那些言論,讓不少路人都偏向於她。

結束了早訓之後,一個班的柳和幸村在門口遇到了正準備回去的千姬沙羅和遠藤希靜。「千姬,論壇上的那件事情我會讓柳生幫忙的,他是學生會的會長肯定要處理這件事情。」柳合上自己的筆記本如是說道,「另外弦一郎在風紀部,這件事情他也會處理的。」

「不用了,論壇上的言論對我來說沒有任何的影響。」拒絕了柳的提議,千姬沙羅將手裡的念珠握在手心,垂下的念珠互相碰撞著發出清脆的聲音,「就算這件事情處理了,我想後面還會有其他的事情,應該是有人在針對我。」

「千姬,你能想到是誰在針對你你嗎?」對於千姬沙羅的這個判斷,幸村覺得不是沒有道理,但同時也會覺得奇怪,千姬沙羅為人隨和,同時也不會隨意和人結仇結緣。

踏上樓梯,千姬沙羅嘴角微微上翹:「誰知道呢,這件事就這樣吧。人是會遺忘的,用不了多久這件事就會被遺忘。」

「隨便你吧,要是遇到什麼事情,別忘記還有我們在。」遠藤希靜拍了拍她的肩膀走到自己的座位前將要用的課本拿了出來。

千姬沙羅在進入教室的時候就「看到」那些欲言又止的同學們了,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跟著遠藤希靜打算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那個千姬桑,你還好嗎?」

她剛準備坐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緒方里琴叫住了她,成功的讓她停下了手裡的動作:「有事嗎?」

「論壇上的事情真的很抱歉,我沒想到昨天的事情會變成這樣。之後我會讓我的後援團們注意一下言論的。」彎下腰,九十度的道歉顯得誠意十足。

側身讓開了這個道歉,千姬沙羅雙目輕闔,聲音清淡:「我並沒有在意論壇上的那些言論,況且我也不認為自己昨天的行為有什麼不對的地方。網球部不需要經理這是事實,我不會因為任何人而改變網球部的規則。」

用手裡勾起自己耳側的長發,緒方里琴笑容淺淺:「這點我是知道的,千姬桑可是一個十分認真的人,我昨天不應該為難千姬桑的。作為補償,我今天能夠邀請你一起吃午餐嗎?畢竟我們還要做一年的同學,而我也十分欣賞千姬桑,所以想要和你交好。」

略微思考了一兩秒,千姬沙羅沒有拒絕:「緒方桑的邀請,我怎麼會拒絕。只不過我沒有自己帶便當的習慣,可能要麻煩你一起去食堂了。緒方桑不會介意吧?」

「當然不會拒絕,那麼中午就在食堂吧。千姬桑不煩我的叨嘮就可以了。」微笑著,緒方里琴繼續道,「快上課了,那麼我就不打擾你了。」 距離上次的論壇事件已經過去一周了,校園裡的學生也漸漸忘記了這件事情把目光放在了其他事情上。而千姬沙羅對於當初的事情根本就沒有放在心裡,中午午休的時候,她抱著幾本書打算去圖書館還掉,結果在半路上遇到了獨自坐在那裡的丸井。

「文太?你怎麼在這裡?」

「啊沙羅。」回過頭看到小路上的千姬沙羅,丸井轉回頭嘆了一口氣,「我和我在冰帝的朋友約好了這周末去打網球的,本來和桑原約了一起去打雙打,結果桑原臨時有事去不了了。我正愁沒有隊友一起去呢。」

抱著書往前走了兩步在他身側停了下來:「不能和你那個朋友說一下情況改成單打嗎?」

「不行啊改成單打我怕連他人都見不到了。你不知道的,這傢伙喜歡睡覺而且經常隨時隨地就能睡著根本叫不醒。所以肯定要有人帶著他一起去啊,既然人家都去了,就乾脆比雙打了。」吹了一個大泡泡,依靠著椅背丸井一臉鬱悶。

「社團里其他人呢?仁王不是可以cos成任何人嗎,他去不就是可以代替桑原了嗎?」仔細回憶了一下男網部的那些人,千姬沙羅提出了自己的意見。

「我也想啊,可是仁王和柳生已經約了要出去了。沙羅,你周末有空嗎?」自己也回憶了一下自己問的那些人,然後丸井把目光放在了千姬沙羅的身上。

??!!被這麼一問,千姬沙羅自己都愣了一下:「我?!我周末是沒有什麼事情,但是我雙打沒怎麼打過,而且打的也不是很好。」她自己都沒想到丸井會想讓自己去,對比起單打,她的雙打併不是很好。

「那能麻煩你周末一起去嗎?反正就是普通的對抗練習輸贏都無所謂的。」

丸井都這麼說了,要是在拒絕就真的不太好了:「好吧,那之後你把時間和地點告訴我吧,我同你一起去。」

聽到千姬沙羅同意了,丸井鬆了一口氣,他一直覺得千姬沙羅會拒絕的,畢竟他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好好和千姬沙羅一起說話了。這次能夠約到她,真的讓他很意外。

「那就這樣說了,我要先去一趟圖書館,之後再見。」重新抱好自己手裡的書,千姬沙羅還要趕去圖書館把書給還了。

這邊丸井和千姬沙羅約了周末一起去打對抗練習賽,另外一邊幸村被人攔在了小樹林里。春日的櫻花還在盛開,和煦的春風吹過,粉色的花瓣隨著風飄落下來。樹下的少女一臉嬌羞,手裡拿著一封粉色的書信:「幸村君,我,我喜歡你。」

略微退後兩步,拉開自己和少女之間的距離,幸村並沒有伸出手接過那封粉色的情書:「很抱歉,我無法接受。」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