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宛如出水芙蓉般向自己盈盈走來的女孩,沈飛兩眼一翻白,只想以頭搶地爾:「虧了!早知道就應該去偷看兩眼的!!」 童言此話一出,不僅小黑大感吃驚,連那海妖一下子也驚住了。

“大哥,你說什麼?你……你要登島?”

童言點頭應道:“沒錯兒,我想登島看看。”

小黑聞此,趕忙勸阻道:“大哥,不行,這實在太危險了。這裏是海妖族的老巢,就憑咱們兩個,甭說搭救青冥大哥,恐怕還沒進去,就得沒命。你不是說只來看看嗎?現在怎麼又如此衝動了?”

童言聽此,微微一笑道:“海妖族肯定沒想到會有人敢闖他們的老巢,也正是因爲這一點,他們纔會疏於防範。你看那海島周圍,連巡邏的海妖都沒有。所以只要我小心一點兒,在這海島之上,應該不會遇到什麼危險。況且我只是登島看看,並不會做出什麼過格的事兒。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就憑我一個人,根本沒可能救出青哥。我只是看看,看完就走,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他雖然說的輕巧,可小黑又豈能真的相信他所說呢?

海妖族就算再是懈怠,萬一不小心暴露了呢?到時候可就不是想走就走那麼簡單了,只怕是有去無回。

“大哥,這實在太冒險了。以我之見,咱們還是回去好好研究一下,再作打算。這畢竟是海妖族的老巢啊,萬一……”

童言見小黑還不同意,當即斬釘截鐵的道:“沒有萬一!我心意已決,你等下帶我靠近海島,我便一個人登島去看。如果有什麼事兒,你及時來接應我便是了。”

“什麼?你一個人登島?這更不行了,就算你實力不弱,可想以一敵千,簡直沒有可能。大哥,你……”

“好了,不要再說什麼了。小黑,如果你還認我這個大哥,就按照我說的做。如果你不聽話,那你從哪兒來就回哪裏去吧。”

童言連氣話都說了,小黑自然不敢再說什麼。

“行,我知道了。我這就送你過去,可是大哥,你可一定要小心。我就在這海島的周圍,你有事兒就弄出點兒動靜來。到時候我聽到了動靜,就去接你!”

童言伸手拍了拍小黑寬闊的後背,然後開口笑道:“放心吧,我命硬着呢。不把海妖族趕回歸墟,我是不會死的。”

幾分鐘後,小黑馱着童言和那海妖附身的阿公便靠近了海島。

童言直接出手用真氣封住了海妖的妖丹,讓那海妖無法動彈。 惹上豪門冷少 處理完這些,他才從小黑的背上向下縱身一躍。

幾秒鐘後,他便順順利利的登上了小島。

小島之上雖然以海神殿和那四根巨大的柱子最爲醒目,但除了這些建築物之外,島上也是有灌木叢,也是有青草的。

童言直接鑽進了灌木叢中,然後悄無聲息的向海神殿慢慢靠近着。

同行而來的海妖曾說過,說這小島被下了十分厲害的禁制。這話說的可能有點兒誇張了,因爲童言都走了好幾百米,也沒有碰到那所謂的厲害禁制。

但是眼瞅着就要靠近海神殿外圍的牆壁了,童言卻突然停了下來。

整座海島確實沒有被下禁制,可是這海神殿的周圍卻有類似結界一般的存在。結界其實就是禁制的一種,想要再往前,要麼打破結界闖進去,要麼就只能想辦法化解結界,進而進入其中。

打破結界雖然可行,但也容易暴露自己。而想破解結界,難度同樣不小。

看情形,恐怕只能止步於此了。

童言當然想到海神殿的裏面看看,畢竟掌握這海神殿的內部構造,對於他營救青冥和青冥孩子將極爲重要。

但既然無法深入,他也犯不着繼續冒險。

可就在他打算就此返回之際,沒想到一個由海妖組成的巡邏小隊卻進入了他的視線之中。

這個海妖巡邏小隊不過五個海妖,而且實力都很弱。

以童言的身手,應該可以在一秒鐘內將它們全部除掉。

來都來了,總要有點兒收穫不是。殺幾個海妖,又何嘗不是收穫呢?

心裏有了主意,他立刻悄悄的靠近過去。

眼看着距離他們越來越近,豈料這幾個海妖的話卻在這時無意中傳入了他的耳中,而且他們聊得內容竟然正是與青冥有關。

“將軍,你說那條青龍會被怎麼處置啊?他的膽子可真大,竟敢一個人來闖我們海神殿。要不是他這麼一攪和,咱們兄弟又哪裏需要在這裏浪費時間巡邏呢?真是不知死活。”

被稱爲將軍的,正是這個五妖小隊之中唯一的海妖將軍。

他聽此,嘿嘿一笑道:“還能怎麼處置?肯定是扒了皮,抽了筋唄。你可能不知道,那青龍的身上都是寶。龍鱗能煉製極品鎧甲,龍筋和龍角能煉成上等兵器,就連那龍血和龍肉也是都可以煉成丹藥的。至於這青龍爲何闖我們海神殿,應該是爲了那枚龍蛋。聽聞那龍蛋就是這青龍的孩子,他來這兒是爲了救孩子的。可惜啊,他實在太過不自量力了。現在連孩子也救不了,還得把自己的小命給搭進去。實在是蠢,妄爲神獸嘍!”

聽到這裏,童言已經攥緊了拳頭。他雖然想過青冥可能已經出事了,但是聽到這些海妖的議論後,他還是難以抑制住心中的憤怒。

終於,他不再忍着,而是將怒火完全的發泄在這五個海妖的身上。

“一羣畜生,都給我去死吧!”話聲剛落,五指神劍應聲而出。

五個海妖聽到人聲,立刻扭頭看來,可惜還未看清楚童言的臉,他們便被五指神劍結果了性命。

童言快步上前,想從這五個海妖的身上找點兒什麼信物,試着能不能矇混過關進入海神殿。

可是一番找尋之後,這五個海妖的身上除了幾件瞧不上眼的兵器外,就再無其他了。

童言有點兒鬱悶,想打出火符將這五個海妖的屍體焚化,如此也不至於過後被其他海妖發現。

而他這邊剛剛取出火符,眼瞅着就要出手之刻,一個溫和的聲音竟突然在他的身後響起了。

“小兄弟,你這是要幹什麼啊?該不會是想燒了他們吧?我告訴你,你最好別這麼做。因爲這一燒啊,氣味兒會飄散各處。只要被其他海妖聞到,你的行蹤可就暴露了。”

童言一聽此言,不由得全身一顫,接着猛地轉過身來。

“你……你是什麼時候出現在我的身後的? 驚世鳳鳴:至尊大小姐 爲何我毫無察覺?”

“呵呵……你不過一個人仙之境的小娃娃,我都已經是地仙之境嘍。若是被你察覺到,那我這幾百年可算是白白修行了。”

地仙之境?這老頭兒的修爲竟然在地仙之境。他到底是什麼人?他爲何會出現在這兒呢? 下午六七點的時候,秦叔再次來到了別墅,和之前一樣,他帶了打包好的飯菜過來。

秦叔在重新整理過的別墅巡視了一番,似乎是在驗收保潔做得怎麼樣,發現沒有紕漏之後,和大小姐搭訕了幾句話,但她也都是愛理不理,於是簡單的交代了幾句便離開了。

楚洛洛吃的晚餐還是挺豐富的,晚上送過來的依然有四個菜,一份香菇魚丸雞蛋羹,一份茶香海參,一份豆角炒肉,還有一盤餃子。

楚洛洛的胃口似乎並不怎麼大,只是吃了幾個餃子,然後那雞蛋羹吃了一半,至於其他的兩個菜只是簡單的嘗了幾下,似乎並不合胃口一般。看著桌上滿滿的一大桌菜,女孩吃的可能只不到三分之一,沈飛大感浪費。於是本著節約光榮的思想,所以在楚洛洛洛全程震驚的眼神中,將剩下的菜全部吃完了。

沈飛這段時間在家中都是一個人住,所以弄飯之類的,全是自己一個人弄,而對於吃的沈飛並不挑剔,而且因為一個人在家,所以一切從簡,每次就簡單的抄上一個菜就OK了。雖然沈飛自認為自己炒的菜可是挺好吃的,然而今天在女孩家吃了這麼豐盛而且還這麼美味的食物,沈飛頓時感覺之前自己在家過的日子是多麼的寒磣了。面對這麼美味的食物,沈飛一不小心就吃多了。

俗話說得好,暴飲暴食,傷精害神。沈飛圖一時之口欲。 冥夫半夜來我家 將楚洛洛沒吃完的菜全部吃完了,雖然今天是讓自己的味蕾徹底的滿足了,但這代價也隨之而來了。

看著自己肚子鼓得像只懷胎的母貓,沈飛真的感覺欲哭無淚,整整過了一個小時,沈飛漲著的肚子都還有些難受。

而沈飛的窘態,似乎也被楚洛洛察覺了出來,每當楚洛洛看著躺在沙發上一動不動的白貓,她都忍不住的笑了起來。

天色黑了下來,夜晚也已臨近,沈飛難受的肚子,這時總算不再像之前那般漲得難受了,他開始在房間中到處走動了起來。

「昨晚這個時候,似乎自己正在被那三隻流氓貓追趕吧。」沈飛無奈的想到:「沒想到都過了一天了,時間過得也真快。」

沈飛似乎不知不覺得已經適應了自己是貓這麼一種認知,即使過了一天都還沒有變回本體,但他竟然沒有多大的危機感。「難道是因為自己變成貓的這期間和女孩的愉快的相處讓自己感覺,即使變成貓,也是一種不錯的體驗?」沈飛搖了搖頭,滿臉苦笑。

說沈飛一點都不擔心自己,那是不可能的,昨天沈飛變成了鳥,可是當晚上睡了一覺之後,第二天便成功的變回了人的模樣。但這次自己變成了貓,經過了一晚上之後,現在還是一隻貓,而且看著窗外已經是一片漆黑的天空:「如果過了今晚,還沒變回人類,那就是第二天了。」沈飛皺著眉,心情也隨著黑夜變得沉重了起來。

楚洛洛從剛才吃了飯之後就趴在那張桌子上寫寫畫畫,不知道在干著什麼,沈飛每次好奇的跳上桌子想去看上一眼,結果都被她警惕的防備著,沈飛只看見在她雙臂按藏之下,似乎是一本書,沈飛不禁在心中猥瑣的思忖:「難道這小妮子,是春心蕩漾,溫飽思**,飯後偷看小黃書!」

楚洛洛依舊神秘的在桌上不停的搗鼓著什麼,沈飛閑得無聊,只得在楚洛洛對面的沙發上盤趟起來。

時間慢慢流逝,不知不覺間,已經到了晚上十點了。楚洛洛終於不再神秘的倒弄她的『小秘密』,她來到了沈飛的身邊,輕聲的說道:「小白龍,時間不早了,我要準備睡覺了……」

沈飛倒是驚訝於楚洛洛這麼好的作息時間,對於現在的年輕人來說,能夠在晚上十二點準時睡覺,那都叫按時睡覺了,很不幸的是,沈飛這幾個月中,每天按時在十二點以前睡覺的次數,一隻手都能夠數過來,幾乎每天都是玩手機玩到一兩點,直到困意襲來,才會扔下手機好好睡覺。

沈飛看著面前的女孩,她依然穿著之前洗澡換下來的那件粉紅色的睡衣,烏黑的秀髮隨意的披散於兩肩,因為沒有戴眼鏡,一雙迷人的眼睛忽閃忽閃的盯著自己,勾人心魄。只是沈飛敏銳的在他眼中,似乎發現了隱隱的不安。

楚洛洛似乎並不是單純的想來給自己道個晚安,應該還有著心事,只是他似乎又是欲言又止,所以沈飛假裝不經意的向她說道:「好的,晚安!」

楚洛洛躊蹴了一下,並未著急的離開,繼續說道:「那個——,今天我睡樓上,你就睡昨天那屋吧。」楚洛洛用手指了指在一樓,昨晚一人一貓待過的房間。

「哦,好的。」沈飛有些小小的遺憾,因為這樣一來,似乎自己就不能享受和美女大被同眠的美好時光了。不過隨即他的臉上瞬間浮現了聖潔的光輝:「也是,作為一個正人君子,怎麼可以以貓之身去乘人之危呢!」當然……,之前以貓之便去偷看女孩裙底這事,此時已經被他忘得乾乾淨淨了。

本以為楚洛洛說完就要離開了,但這時楚洛洛卻開始互相搓弄起了自己的手指。沈飛見她露出這個樣子自然知道她還有事要說,假意隨口問道:「還有什麼事嗎?」

「我……,我……。」楚洛洛變得猶豫起來,好似不知道如何開口一般。

楚洛洛的反應反而激起了沈飛的好奇心,他不禁也好奇的看向了楚洛洛問道:「怎麼啦?」

似乎終於下定了勇氣,楚洛洛的重重的吸了一口氣,然後細弱蚊聲的說道:「我……,我醒來之後還會看見你嗎,我害怕你會在晚上偷偷離開!」

沈飛怔了一下,隨即微笑的開口安慰到:「放心啦,我不會偷偷離開的。」

攻妻不備:林先生,你有毒! 得到了小白龍肯定的回答,楚洛洛高興得就像一個考了一百分的小朋友,她激動的抱起白貓,在他的額頭上狠狠的親了兩口,這次才一蹦一跳的上了樓,去睡覺了。 地仙之境的高手,童言其實也見過,吳家老祖宗的修爲其實就達到了地仙之境。 但是在這海妖族的老巢邊上卻見到了一位地仙級別的高手,這實在讓人驚訝萬分。

只見這老頭兒頭髮花白,頭髮梳成個髮髻,用一根樹枝削成的木簪子固定着,身上穿着的是灰色的破舊道袍,下身的褲子只到腳脖子,而那一雙”慘不忍睹”的布鞋更是連腳指頭都露了出來。

不過他的面色卻是很好,臉上雖然沒什麼肉,但看不到幾條皺紋,一雙眼睛更是炯炯有神,那一雙長眉配上一對大耳垂的耳朵,一看就不像是壞人。

有言道,相由心生。童言的直覺告訴他,這位老者絕非海妖族的同夥,很可能跟自己一樣,是來探探這海妖族老巢的虛實的。

老頭兒已經證明了他的實力不俗,能在童言毫無察覺的情況下出現在童言的身後,這可不是尋常人能夠做到的。

童言心裏清楚,這老頭兒的修爲絕對在地仙之境,而且很可能是地仙之境的頂峯。看來這江湖上的確是臥虎藏龍,真正的高手還一直都不曾露面呢。

他稍稍楞了一下神兒,隨即有禮的躬身道:“晚輩童言,見過前輩。不知前輩如何稱呼?爲何會在這海神殿的附近呢?”

老頭兒聽此,呵呵一笑道:“我的名字已經很少提起了,你就叫我老叫花子吧。在拜師仙門之前,我就是個小叫花子。現在歲數大了,可不就變成老叫花子了嗎?呵呵……”

童言聽此,略顯尷尬的道:“前輩,我……我這實在沒法叫。畢竟你是前輩高人,我一個後生晚輩,總不能太過無禮吧。要不,要不我就叫你花爺爺吧。你看如何?”

“花爺爺?隨便吧!反正只是一個稱呼而已,我不在乎這個。倒是小兄弟,你爲何來這兒啊?該不會也是爲了那條青龍吧?”

老叫花子的話讓童言一愣,什麼叫也呢?難道除了童言之外,還有別人也來營救青冥了?

想到這裏,童言立刻問道:“花爺爺,難不成除了我之外,還有人也來這小島了?”

老叫花子點頭笑道:“你說的話對了一半兒,是也有爲青龍而來的,但那傢伙不是人。”

“不是人?那是什麼?”

老叫花子神祕一笑道:“我不便於透露他的身份,不過你若是感興趣,我可以帶你去見見他。怎麼樣?想去嗎?”

其實這也無謂於想與不想,童言只是好奇而已。

“花爺爺,我想還是算了。畢竟說到底,我與人家素味平生,這麼貿然去見,實在有點兒唐突不是。倒是爺爺你,你還沒有告訴我,你爲什麼會在這兒呢?”

老叫花子呵呵笑道:“這裏其實原本就是我的隱修之地,我在這兒,沒什麼不對的。不過嘛,我現在可不敢住在這兒了。那些海妖可不好對付啊,有幾個厲害的海妖,就算是我,都不是對手啊。至於我爲何回來,其實是爲了拿點兒東西。東西我已經拿到了,一會兒我就走了。”

童言聽此,輕哦了一聲,然後說道:“花爺爺,我等下也得走了。明天我決定帶人來此硬闖,無論如何,我都要救出我的兄長。”

老叫花子聞此,微微笑道:“你說的兄長就是那條青龍吧?既然你也是爲救青龍,那傢伙也是爲救青龍。你們二人何不聯手呢?一個人的力量終究有限,但是多了幾個厲害的幫手,那結果可就大大不同了。小兄弟,我覺得,你最好還是跟我去見見那傢伙。不然的話,你一定會後悔的。”

他都把話說到了這份兒上,童言要是再聽不進去,那可真是夠蠢的了。

老叫花子一而再再而三的邀請童言前往,這裏面肯定另有用意。

童言覺得這老叫花子不像壞人,所以應該不會坑害自己。

心裏有了主意,他終於點頭答應道:“好吧,既然花爺爺你盛情難卻,那我就跟你一起去會會那位兄臺吧。可是花爺爺,這幾具海妖的屍體怎麼處理爲好?丟到海里嗎?”

老叫花子聽此,呵呵笑道:“丟了多可惜啊,這都是成了精的海魚。那肉質可比普通的海魚香多了,不吃掉它們,那不是暴殄天物嗎?你不用管了,交給我吧!”

說着,他直接從懷中取出了一個帶補丁的小袋子,然後直接走向了那幾具海妖的屍體。

緊接着,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就見老叫花子把手中的袋子袋口打開,空出一手捏了個法決,隨即輕喝道:“收!”

這“收”字一出,好傢伙,帶補丁的小袋子裏竟射出了幾束金光。金光席捲了地上的海妖屍體之後,那些海妖屍體竟然……竟然就這樣憑空的消失了。

老叫花子將袋子的袋口繫上,這才笑着說道:“走吧,它們都被我裝進袋子裏了。晚一點兒,咱們就有的吃嘍。哈哈……”

童言此刻可謂是瞠目結舌,他怎麼也沒想到,就這麼一個巴掌大的破袋子,竟然是件堪比仙器一般的寶貝。

他曾在太子爺那裏見識過乾坤袋,那袋子可比這老叫花子手裏的袋子好太多了,但兩者的作用確實相差無幾,都是內有乾坤,可裝下不少東西。

說實在話,這樣的寶貝誰不想有一個啊。那簡直比機器貓的口袋還要神奇,收放自如,多方便啊。

只可惜,這樣的寶貝又豈是說得就能得到的?看樣子童言只能繼續挎着自己布包了。

“還愣着做什麼?跟我走吧!”

童言聽此,這纔回過神兒來,接着又道:“花爺爺,我的朋友還在島外等我。可否把他一同帶上?”

老叫花子呵呵笑道:“沒問題,我老人家就好客。已經好久沒客人來嘍。走吧!”

和老叫花子一起,他們二人很快就來到了岸邊。

老叫花子四周看了看,然後向童言問道:“你朋友呢?在哪兒呢?在水裏嗎?”

童言微微一笑道:“他在天上,我這就叫他過來!”

話聲剛落,他直接從腰間抽出鳳凰天劍,立刻向空中打去。

鳳凰天劍在空中僅僅是金光一閃,便被焦急等候的小黑髮現,並循着鳳凰天劍飛了過來。

老叫花子一看小黑所化的冰龍飛來,頓時瞪大了雙眼。

“我滴個乖乖!這是冰龍?我老叫花子今天真是開了眼了,先是遇到了四方神獸,現在又看到了冰龍。有趣,真是有趣啊!”

童言聽此,立刻疑惑不解起來。什麼叫先是遇到了四方神獸?青冥雖然是四方神獸之一,可他不是已經被抓住了嗎?難道……難道老叫花子說的另一個想要搭救青冥的傢伙,也是四方神獸之一?

若是如此,那傢伙又會是四方神獸之中哪一個呢? 看著在樓道消失不見的女孩,沈飛的表情這才變得無奈起來,其實沈飛真的就是準備今晚悄悄的離開女孩回到家的。雖然在自己家中也只是自己一個人,並不會有人惦記自己為什麼沒有回家,不過有些問題還是等待著沈飛要去解決的。他看了看自己布滿毛髮的身子,就比如『如何變回人類』,這便是自己急切需要去解決的事情。

現在的自己對於如何變回人類之身一籌莫展,雖然現在自己以貓之身待在女孩的身邊並沒有什麼危險,不過對於沈飛來說,還是人類之身有安全感一些,至少不會差點被流浪貓給強姦了吧……。自己唯一一次從動物變回人類,就是發生在自己家中的,所以沈飛這才想今晚回到家,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如何變回人類的線索。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沈飛今天總算是知道了女孩家的地方到底是哪了。

還記得今天沈飛掉下懸崖的事么,說實在,今天還真把沈飛嚇了一大跳,即使現在想起來他的心裡都還暗暗的心悸。從斷崖上掉落,沈飛緩過來之後,就看見了下面的水面,當時看見,沈飛就覺得這個地方有些眼熟。後來楚洛洛也下來了,沈飛問她下面的湖面是什麼地方,當時楚洛洛告訴沈飛,這是就是雷澤湖。

雷澤湖,沈飛知道這個湖的位置,因為這個湖就在離自己家不到五百米的地方。如果沈飛沒有猜錯,楚洛洛家的位置,就是位於與自己家僅僅相隔一條馬路的華府御苑——就是讓沈飛十分羨慕,最少價值五百萬以上的別墅區。

別看兩個小區僅僅相隔只有一條馬路,但就是這麼一條馬路將兩端分為了富人區與平民區。富人區,有山有湖,風景優美,空氣清新。平民區,樓高人雜,吵鬧喧囂,就如沈飛家隔壁每天都能吵得沈飛不堪忍受的裝修聲。

既然知道了自己所處的位置,以及自家的方位,所以沈飛本就準備今晚悄悄的離開女孩回到自己的家裡去。但是經過楚洛洛剛才這麼一說,沈飛的內心開始動搖了。

說實話,沈飛真的有些放心不下這個女孩,因為他發現楚洛洛似乎非常容易鑽牛角尖,比如昨晚他先是打算吃安眠藥,然後又是割腕。這也就是沈飛為什麼待到晚上才想回家,不然他早就離開尋找回家的路了。他只是想多陪一下這個可憐的女孩,讓她多開心一下,不至於沉浸在自己的悲觀世界中。

但是剛才經過女孩這麼一問,沈飛一時心軟答應了女孩。沈飛還是比較重信諾的,所以既然答應了她,那麼沈飛還是打算要做到,至少,今晚沈飛是不會離開的。

一邊是如何重回人身,一邊是答應了女孩的承諾,沈飛的腦袋不經又開始頭大了。好在沈飛足夠的樂觀:「對啊,即使今晚自己回到了家,但也並不能保證自己就一定能變會人類之身了吧。雖然現在自己屈就於白貓之身,待在了女孩的家中,但好歹吃住不愁,有人送飯,有人陪伴,若是回到了自己的家中,萬一不能變回人類,那還有可能會被餓死的啊!」

想通了這一點,沈飛頓時覺得,暫時不回家反而是一個明智之選呢。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