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花弦廖的背影,凌霄若有所思。敖厲不屑的嗤笑一聲,撇撇嘴道:這就是所謂的新晉三大家族的人嗎?看起來也不過如此!如果要我說啊,這什麼新晉三大家族恐怕還沒有馬牛羊三家厲害!

你這話就錯了,這新晉的三大家族實力絕對不弱於馬牛羊三家。這位花弦廖,如果我剛纔沒有看錯的話,他的修爲絕對達到了天王境界!離心沉默了一下,輕聲說道,眼神閃爍不定。

離心說的沒錯,這三家如果沒有一點手段,絕對不可能坐到三大家族的位子!不過這不是我們該操心的事,管他有什麼手段,只要不惹我們就算了!對於離心的話凌霄也是非常的贊同,這花弦廖估計是花家年輕一輩的領頭人。家族子弟都這麼優秀,其家族也不可能差到什麼地方去!

對了,剛纔的事還要謝謝你呢。如果沒有你,這兩個小丫頭今天可能又要受罪了。凌霄看着離心,一臉鄭重的說道。想到剛纔發生的事,凌霄頓時又怒火中燒。心裏有點慶幸,如果不是自己來的及時,如果真是不堪設想!

大家都這麼熟了,說什麼謝呢!倒是我要謝謝你,如果不是你及時趕來,我都還不知道要被人家怎麼欺負了!離心也是甜甜一笑,一雙美眸定定的看着凌霄!

凌霄把頭偏了過去,乾笑了一聲。你會被人家欺負?凌霄如果相信了,那纔是真的腦殘。這世上如果有誰說自己會被欺負,凌霄都相信。即使是敖厲這麼說,凌霄也相信,但是就偏偏不相信離心!這個女人的話如果靠得住,母豬都會上樹!

我想去原來的三大家族的地盤去看看,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興趣?

好啊!好啊!無淵哥哥去哪裏,我就去哪裏!凌霄話音剛落,鐵綺心就一臉的雀躍。離心姐姐,你要不要去啊?

反正現在也沒什麼事,那就去看看吧!離心猶豫了一下,隨之也是點頭說道!

在去三大家族的路上,敖厲詫異的看着凌霄,你是想去調查三大家族被滅的原因?

聽到這話,凌霄頓時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說道:你以爲我閒的沒事幹了?我和他們非親非故的,幹嘛要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

那你去幹嘛?

看熱鬧不行嗎?

等到了目的地,哪裏有什麼三大家族,面前的也不過是一片廢墟!除此之外,就只有周圍的一些修煉者三五成羣的在旁邊指指點點的!隔得老遠,凌霄幾人就聞到了那濃郁的血腥味。凌霄和敖厲兩個大男人還好,離心和鐵綺心紛紛捏着鼻子,一臉的嫌棄。

不過凌晨凌煙兩個小丫頭的表現,實在是讓人懷疑這兩個小丫頭是不是小丫頭?凌晨凌煙兩個小丫頭也是跟凌霄兩人一樣,沒有覺得絲毫的不適,反而是一臉好奇的打量着四周!這……這還是兩個小丫頭嗎?

離心顯然也注意到了,摸了摸兩個小丫頭的腦袋道:晨兒煙兒,你們沒有感到什麼不舒服嗎?


沒有啊,這裏的空氣很清新嘛。謝謝離心姐姐關心,我們很好呀。離心姐姐,你不舒服嗎?凌煙歪着頭,抽了抽鼻子,一臉好奇的看着離心!

除了鐵綺心,凌霄幾人皆是一臉的複雜。這是一個小孩子該有的表現嗎?這裏這麼濃重的血腥味,一般普通人根本忍受不了!雖然這兩個小丫頭已經開始修煉,不再是普通人了,但是她們才修煉了多久?


一個晚上!

僅僅只是一個晚上而已,這是一個小丫頭該有的表現嗎?如果沒有見過血腥場面,普通人見到這裏,絕對會把黃膽水都得吐出來。可是這兩個小丫頭卻是表現的比鐵綺心和離心都要好,這說明了什麼?

這說明了這兩個小丫頭早在以前就見識過了這種場面,而且不止是一次!不但見識過了,而且已經適應了。所以在她們見到這種場面的時候,並沒有什麼太大的不適!至於在往更深一層的,凌霄幾人已經不敢再往下想了!

凌霄摸了摸兩個小丫頭的腦袋,面色複雜的看着離心和敖厲說道:上天把她們送到我的面前,自然有上天的意思!走吧,我們再去看看其他的兩家!兩人點點頭,皆是有些擔憂的看着這兩個小丫頭。這恐怕已經形成了一種心魔,以後突破……

如果先前沒有修煉的時候,這倒沒有什麼!可是現在已經開始修煉了,如果給她們廢掉修爲,那她們這一輩子也沒有修煉的機會了。可是如果不廢掉她們的修爲,這樣長久下去,遲早會出事的!看看凌霄,在看看這兩個小丫頭,離心和敖厲都是有些擔心。

看過另外的兩家,毫無例外,全部都是一片廢墟!昔日的馬牛羊三大家族已經不復存在,相信要不了多久大家就會忘掉他們。再次提到了他們的時候,都得會加上一句以前!現在黑市的花木蘭三大家族應該要不了多久整個黑市都會知道,重新取代馬牛羊三大家族!

看到這三大家族的廢墟,凌霄更是顯得憂心忡忡,一天都是眉頭緊皺着。這三大家族滅了也就滅了,可是關於第三方勢力卻是毫無頭緒!到最後凌霄也只是搖搖頭,懶得再去想!反正事不關己,高高掛起!自己也在這裏待不了多久,管那麼多閒事幹嘛呢?

等重新回到淘寶閣的時候,天色已經開始黑了。還沒進門,幾人就聽到了幾聲三爽朗的笑聲!仔細一聽,這聲音還有些熟悉!敖厲和凌霄對視了一眼,皆是大喜。在黑市天天都是逛這裏逛那裏的,兩人早就煩了。如果不是等敖大敖二,烏揚威他們幾人,兩人早就離開這裏了!

鐵綺心可就沒有凌霄兩人這麼高興了,苦着一張臉。嘴裏還不住的嘀咕着,完了,完了,這麼快回來幹嘛?跺了跺腳,率先一個人就獨自跑了! 一劍萬古平 !搖了搖頭,兩人皆是有些興奮。這下終於可以走了嗎?

凌霄一隻手拉着一個小丫頭,大步向客廳走去,敖厲也是緊隨其後。在客廳裏,只見鐵中棠――梅有――敖大敖二――烏揚威三兄弟和馮道德幾人正在有說有笑,看起來心情十分的舒暢!凌霄和敖厲兩人猜測,他們應該是得到了他們想要得到的還魂草!

咦?

你們回來了?

劉狂刀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凌霄和敖厲!其實其他幾人也看到了,在凌霄和敖厲踏入客廳的時候,幾人的意念早就探查到了!

只不過劉狂刀剛和凌霄打了聲招呼,就看到了凌霄手中的兩個小丫頭。頓時眼前一亮,好可愛的小丫頭!劉狂刀一個跨步來到凌霄的面前,伸手就要去摸兩個小丫頭!沒想到這兩個小丫頭剛看到劉狂刀,就一下縮到凌霄的身後去了。

抓了一個空,劉狂刀也不以爲意。咧嘴一笑,朗聲說道:來來來,小丫頭,快過來給叔叔看,叔叔給你好吃的喲!可是任由劉狂刀舌燦蓮花,怎麼哄騙,這兩個小丫頭似乎是打定了主意躲在凌霄的背後不出來了!

凌霄呵呵一笑,劉二哥,你這可不道德啊。一回來就想挖我的牆角,這可不是你的風格!

嘿嘿,俺不是覺得這兩個小丫頭可愛想要抱抱嗎?凌兄弟,你別介意啊!俺也不是有意的,只不過這兩個小丫頭實在是太可愛了!劉狂刀雖然是在跟凌霄說話,只不過眼睛卻是盯着凌霄的背後!

對了,你這兩個小丫頭哪裏來的?

哪裏還有?如果有的話俺也要!

我去,凌霄和敖厲承認自己被雷到了!不但是兩人,其他人都是一個踉蹌,差點沒有從椅子上摔下來。這傢伙說話真的不經過大腦嗎?

老二,別鬧了!就算還有,你也養不起啊!你也不看看你那副德行,如果讓你來養的話,還不被你給活活的餓死?

聽到烏揚威這話,劉狂刀這訕訕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只不過,那一雙眼睛還是沒有離開過凌霄。準確的來說,應該是凌霄身後的兩個小丫頭!

其他人也是暗自點頭,這兩個小丫頭確實可愛。所謂每一個老人都有一顆童心,年紀大了,自然有懷舊的情懷! 九界仙辰紀 ,孫女,小時候的樣子!

對了,閣主,你們這麼高興,想必還魂草你們已經拿到了吧?看着其他人都是盯着自己身後的小丫頭,凌霄非常的不爽!有種你們自己去找一個,幹嘛老是盯着我的這兩個小丫頭?有了這種心情之後,凌霄只能把話題轉移到還魂草上面!

提到還魂草,其他人都是一臉的心悸之色。就算是神經粗大的劉狂刀,眼裏也還有恐懼!修爲強如敖大敖二和鐵中棠,也不免害怕!

呼!

是啊,不容易!經過十死一生,我們終於拿到了還魂草。空中綠光一閃,鐵中棠的手中多了一株翠綠色的小草!看起來倒是像一株蘭花,仔細看之下,卻又跟蘭花有着本質的區別!鐵中棠輕柔的撫摸着這株還魂草,像是對待情人一般!

爲了它,我們幾人都得差點回不來了!那守護妖獸實力超出了我們的預計,實力強的離譜!不過值得慶幸的是,我們拿到了這株還魂草!

鐵中棠提到守護妖獸的時候,臉色也有些蒼白。不用想也知道,他們到底經歷了什麼恐怖的事情。敖大在旁邊呵呵一笑,不過所謂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閣主這次得到的好處也不小啊!雖然是差點丟了性命,但是這種一舉兩得的事情也值得了! 鐵中棠苦笑一聲,敖兄,早知道你想要的話我就讓給你了,你這是站着說話不腰疼啊!當時的情況我都以爲自己死定了,幸好馮兄幾人及時取得了還魂草,要不然我們大家現在也不可能坐在這裏了!說到這裏,鐵中棠都還一臉後怕!當時的情況真是承蒙上天眷顧,自己命不該絕,要不然現在哪有機會坐在這裏?

哈哈,這就是所謂的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鐵兄現在不是又突破了嗎?這等際遇倒是令我等羨慕嫉妒恨了啊!敖二捋着鬍鬚,也是哈哈笑道!

是啊,閣主,你現在修爲更上一層樓,相信也能夠帶領淘寶閣更上一層樓!梅有也是不甘寂寞,附和着說道。

這次還要多謝梅長老,能夠取到還魂草,梅長老這次功不可沒!這次的恩情,我鐵某人銘記在心。日後但凡有用得着我鐵中棠的,我絕無二話!今天難得這麼高興,大家一定要不醉不歸!如果有誰不喝醉,咱們要把他灌醉!大家以爲如何?

哈哈,這是自然!鐵兄要宴請我們,可別怪我們把你哥破產了。

既然鐵兄放話了,大傢伙這一次就先把他放倒,大家認爲呢?

哈哈……這個想法好啊……鐵兄,你這次可是作繭自縛了哦!

聽到這幾人說要先把自己放倒,鐵中棠苦笑一聲。你們這些傢伙,我好心請你們喝酒,你們倒是算計到我的頭上來了。不過看得出來,鐵中棠的心情現在很好!而且經過了這一次的生死,大家的感情比以前好多了!就連梅有現在也是站在鐵中棠的這一邊,就可以從中看出一二了!

對於這位鐵閣主的手段,凌霄也不得不給他寫一個服字。在生死一線之際,還不忘拉攏屬下,這一招實在是高!有膽量,有魄力,不愧是身爲一閣之主的人!雖然幾人面上說的輕鬆,但這其中的危險,凌霄也能猜到一些。就連鐵中棠這種君境強者都差點喪命在其中,可想而知它的危險程度了!

沒過一會兒,酒菜就全部備好了!到了酒桌上,烏揚威幾人你一杯,我一杯的給鐵中棠敬酒。理由說得五花八門,說什麼的都有。最奇葩的還是要屬劉狂刀,這傢伙的理由讓衆人笑得上氣不接下氣,差點就一口酒給噴出來了。

因爲俺看到了這兩個可愛的小丫頭,所以俺敬要你一杯。

老婆駕到:相公有禮了

可偏偏鐵中棠還真喝了,不但如此,鐵中棠還理所當然的說道:嗯,應該的!這兩個小丫頭這麼可愛,應該要喝一杯!

凌霄和敖厲一個趔趄,眼睛瞪得大大的,這樣也行?這酒就纔剛開始喝,不會就這麼醉了吧?對於這件事,凌霄也只能感嘆――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其實凌霄算是看出來了,這幾個傢伙明顯就是酒癮犯了,給自己找了這麼一個理由而已!有了這麼些一個個奇葩的理由,鐵中棠是一杯接一杯,喝的不亦樂乎!

這些酒雖然不算是什麼好酒,但是也絕對是萬金難求的美酒。淘寶閣的閣主收藏的,能有不好的嗎?凌霄和敖厲在酒桌上純屬是打醬油的,時不時碰一杯!凌霄不時的給凌晨凌煙兩個小丫頭夾夾菜,聽着他們吹牛!

特別是在喝了一點酒之後,這幾人手舞足蹈的,牛皮都吹破了!那個說,我砍了妖獸一刀。這個說,我刺了妖獸一劍!…………聽着聽着,凌霄和敖厲都聽笑了!聽他們所說的意思,那妖獸毫無反抗之力,任由他們宰割?兩人也是一笑置之,先前是誰說的差點死翹翹了?

喝到最後,也只有凌霄和敖厲還清醒着。對了,還有那兩個小丫頭。對於趴在桌子呼呼大睡的這幾人,兩人也只能無奈的搖搖頭!無論是前世今生,凌霄都不愛喝酒。即使現在成爲了修煉者,凌霄這個習慣也沒有改變!喝酒誤事,凌霄一直視之爲名言!在前世,就一直銘記在心!

等把這喝得爛醉如泥的幾人全部安排好了之後,凌霄和敖厲這纔回到自己的房間去休息。雖然有着侍女,侍衛照顧。奈何,烏揚威幾人偏偏要拉着凌霄和敖厲大戰三百回合,不醉不歸!即使是喝得爛醉如泥,吐字不清,這幾人還在那裏大吹特吹!奪取回魂草(一般都是叫做還魂草,或者是回魂草)的時候,又是怎麼怎麼的兇險,而他們又是怎麼怎麼的避開。

就這件事,這幾人說了不下於十遍。可他們似乎還沒有說過癮,逮住凌霄和敖厲就是大說特說,彷彿怕別人不知道他們的光榮事蹟似的!凌霄和敖厲兩人耳都聽起繭子了,可是這幾人還在滔滔不絕,嘰裏呱啦的說着!看着這幾人的樣子,凌霄和敖厲只能苦笑一聲,把他們一一送回房間裏面,這纔得到了休息的時間!

把這幾人送回了房間,已經過了大半夜了。別人已經陷入了沉睡,凌霄和敖厲這才忙完!這幾個傢伙不喝酒還好,只要一喝酒就變成話癆了。但是凌霄和敖厲還好一點,這可就苦了這兩個小丫頭了。還沒等酒宴結束,這兩個小丫頭就哈欠連天,睡眼朦朧。

等一回到房間,這兩個小丫頭都不在纏着凌霄要一起睡了。這才倒在牀上沒多久,兩個小丫頭就陷入了熟睡之中。看着這兩個小丫頭衣服鞋子也不脫,就這樣倒在牀上睡着了!凌霄不由得苦笑一聲,自己怎麼還擔當起她們保姆的責任了?

無奈的搖搖頭,凌霄只能幫她們把衣服鞋子脫了,然後再給她們蓋好被子。雖然這兩個小丫頭各方面都挺成熟的,但畢竟還是小孩子。由於喝了點酒,凌霄在幫這兩個小丫頭脫衣服,在看到她們那玲瓏曼妙的軀體的時候也不免大腦充血,起了點反應。

雖然是喝了點酒,但是凌霄還沒有醉,意識還清醒的很。吐了一口濁氣,凌霄只能急忙運轉弒神訣!在弒神訣的運轉下,凌霄身體的溫度雖然是降低了一點,但是那股**還在!


在房間找了個位置盤膝坐下,今晚是不敢跟那個兩個小丫頭睡在一起了。在酒精的作用下,凌霄還真怕自己化身爲狼,把這兩個小丫頭吃個乾淨!弒神訣運轉了一遍又一遍,洗刷着凌霄心中那罪惡的想法!

不知道是因爲酒精的作用,還是因爲什麼,一個小時過去了,凌霄還是沒有什麼睡意。就連修煉也進入不了什麼狀態,反正修爲在短期之內也不可能突破,凌霄就想給自己找點事做!可是想來想去,在這大半夜的能幹什麼?

突然凌霄一拍腦袋,想起了自己在拍賣會上買到的那本丹師筆記!話說買回來了這麼久,連看都還沒有看一眼,凌霄自己也都覺得有點慚愧。如果買回來不看,那不是浪費了那麼多錢嗎?

從空間戒指裏面拿出那本泛黃的丹師筆記,在中央用正楷寫着“丹師筆記”四個鮮紅的大字!雖然看起來很是泛黃,但是卻沒有什麼地方破損。凌霄本來是抱着無聊看看的心態,只不過是簡單的翻了兩頁,頓時就被裏面的內容深深的所吸引,一發而不可收拾!

凌霄如獲至寶,越看越高興,全身心的投入到裏面。所謂一法通萬法通,凌霄在很多修煉之上不懂的問題看到這裏面的內容頓時迎刃而解,恍然大悟!

哦,這裏原來是這樣啊!


咦?

靈氣居然還能這麼用?

不知不覺這本書就被凌霄翻了大半,凌霄現在就像是一個嗷嗷待哺的嬰兒,而這裏面的內容則是世間最好的母乳!或者說這本書就像是一個渾身充滿誘惑的女人,等着凌霄去揭開它神祕的面紗!

前面的內容都是講解一些修煉的基礎內容和靈氣的運用之法,還有一些作者自己的感悟和見解。雖然只是如此,但凌霄在裏面也是獲益非淺,大呼這錢花得不冤!在凌霄翻到一半的時候,作者終於進入了這本書的主題――煉丹!

當看到這裏的時候,凌霄渾身一震,眼睛都瞪圓了,因爲這裏講到了“丹火”!凌霄大呼暴斂天物,自己實在是暴斂天物啊!自己有其物而不能盡其用,這實在是天大的浪費!

煉丹師的“丹火”分爲丹火――地火――天火――神火!丹火很好理解,這是每一個煉丹師本身所具有的!而地火凌霄自己擁有,這也是一種用來煉丹的,只不過層次還要在丹火之上!天火則是煉丹師通過領悟從而衍生的一種火,威力還要在地火之上!至於神火,這說來實在是太遙遠了!因爲這是屬於神的火,故而稱之爲神火!

對於天火和神火,凌霄都沒有去想,因爲這離自己實在是太遙遠了。其一,自己現在連煉丹師都不是!其二,至於成神,這個目標實在是太遠了!這十幾萬年以來都沒有一個人能夠成神,對於成神凌霄實在是沒有多大的信心!

這些先不講,凌霄最看重的就是地火!仔細的閱讀了書中所說的之後,凌霄這才大呼暴斂天物!原來地火不但可以作爲煉丹之用,而且還可以用來攻擊!這凌霄也知道,因爲先前用過了一次,威力無窮,簡直就是殺敵利器!

只不過凌霄就像是一個普通人拿着一把神器跟人對砍一樣,根本沒有發揮出地火的威力!書中仔細的說過,煉丹師的手段就是以火來攻擊敵人。火,就是他們用的最平常的一種手段!不但是煉丹師,煉器師也同樣是如此。說起玩火他們是做一行的行家,凌霄跟他們比起來簡直是差了十萬八千里,凌霄的做法就猶如小孩子過家家一般!

凌霄是越看越心驚,越看越高興!這種地火本來不是自己現在這種境界能夠掌握的,然而機緣巧合之下還是被自己給僥倖得到了!慕容雲天雖然是君境強者,可他不是煉丹師,所以也沒有這方面的記憶!雖然他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了,但是他也如同現在的凌霄一般不懂得運用!

一個時辰之後,凌霄這才合上了書本,珍而重之的放入了空間戒指。當看到丹藥的功效之後,凌霄就有了成爲煉丹師的想法!這本丹師筆記凌霄原本是打算買來看看,抱着玩樂的心思。沒想到會是有這樣的收穫,這是凌霄原本沒有想到的!

按照書中所說,自己現在就算是沒有進入凡王境界,也是可以越級對敵的,就算力扛天王境界也是可以的?說實話,當看到這段話的時候凌霄心中泛起了驚濤駭浪!將境巔峯力扛天王境界的?如果有人先前跟自己說這句話,凌霄絕對會認爲他是瘋了,修煉走火入魔了!

呼!

凌霄輕輕地呼出了一口氣,眼裏閃爍着難以掩飾的興奮,這本書給自己的收穫實在是太大了!這是不是叫做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呢?

自己久久不能突破王境,沒想到真是柳暗花明,曲徑通幽,上天會送給自己這樣一份厚禮!得到了地火的運用之法後,凌霄更是堅定了離開這裏的想法。自己身爲一個大男人,老是蝸居在這裏成何體統?

這裏雖然安全,但確實不適合自己!這個地方只會消磨人的意志,如果再在這裏待下去,凌霄都會懷疑自己還有沒有信心出去對抗整個世界的修煉者! 得到了這門地火的運用之法之後,凌霄現在迫不及待的想找個人來試驗一下是不是真的有這麼牛掰!畢竟實踐永遠大於理論,雖然知道這裏面記載的東西不會有錯。但是沒有實踐過,凌霄心裏還是覺得不踏實!這就像有人給你說你現在有洪荒之力,可以一拳把這個星球打爆!然後再給你說,你去給我搶劫那誰誰誰,你會去嗎?

雖然這個比喻不太恰當,但事實就是如此。凌霄也不確定這地火是不是真有這麼牛,萬一這上面記載的是錯的呢?假如自己相信了,而地火又沒有這麼大的威力!在打架的時候自己傻不愣登的就這樣衝上去,那敵人做夢的時候會不會笑醒?

可是現在半夜三更不說,黑市也有明確的規定――在這裏不許使用靈氣!有了上次的經驗教訓,凌霄可不敢再輕易的嘗試!就算現在想找個人來實驗一番,也找不到!現在別人都在睡覺,誰有這個閒工夫?

就算別人有這個功夫,也沒這個膽啊!當黑市的規矩是擺設不成?

凌霄嘆了口氣,無奈的搖搖頭。看來這個想法自能到外面去做了,這更加堅定了凌霄想要離開這裏的想法!在這裏的這些日子,凌霄都快要習慣這裏的安靜祥和了!在這裏待一輩子可不是凌霄的目的,外面的花自己還沒有采摘夠呢!

不過現在不管凌霄相不相信,這些運用之法已經在他腦海中生根發芽,揮之不去了!雖然是這麼想,但實則凌霄已經相信了九成九!就憑寫出這本書的作者,凌霄就已經相信他了!如果沒用,相信淘寶閣也沒這個膽子拿出來拍賣!

雖然是記住了,但是沒有實踐過凌霄心裏還是覺得有點不安。如果這上面所說的真的有用,凌霄倒是不着急突破王境了!

擡頭看了一下窗戶,外面還是烏漆嘛黑的,離天亮應該還有幾個小時!反正現在閒來無事,凌霄也想好好的整理一下自己這段時間以來的收穫!

意念在空間戒指裏面看了一眼,除了有三個盒子之外,還有六個空間戒指。凌霄隨便看了一下,隨即全部拿了出來。這六個空間戒指凌霄都不知道是從哪裏得來的,隨便拿起一個看了一下,凌霄頓時就沒了興趣!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