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周圍的場景,不是驚訝,不是好奇,而是不約而同的打了一個寒顫。

曹璇夏還好,畢竟4圍屬性都比較強,抵抗寒冷的能力也比較厲害。

金小胖就有點慘了,除了敏捷,只有力量,在提升敏捷的時候,自動增長了少許,達到了兩位數,有11點,其餘的都是個位數。

還好身為臭鼬的他,本身具備一身毛髮,能夠稍微抵擋一些寒意。

「這…鬼…地方,也太冷了一點吧。」金小胖哆哆嗦嗦的吐槽一句后,不再出聲。

身體調轉方向,與曹璇夏同側后。

立馬蜷縮起身體,手、腳、腦袋,全部埋進毛髮里。

而腹部則是緊貼曹璇夏背部,不留一絲一毫的空隙。

感受到與金小胖的肌膚貼在一起,他還時不時顫抖兩下,曹璇夏只能不斷催眠自己,盡量控制自己不去多想。 殷承安臉一沉,「胡說八道什麼?」

江雲夢把手機遞給他:「你自己看!」

殷承安接過手機,從沙發上坐了起來。

他看到一條新聞,新聞標題是:齊大小姐獲認可,殷齊兩家聯姻有望!

新聞中說,今天齊家大小姐二小姐,一起陪殷老爺子打網球,得到了殷老爺子的高度認可,親口對同行的周氏集團董事長說,齊大小姐,是他非常看重的兒媳婦!

新聞中還有照片,照片中,殷老爺子和齊云云站在一起。他穿著一身銀灰色運動裝,手裡拿著網球拍,動作還挺穩健,看起來身體很硬朗。

他一張老臉,笑道若菊花盛開,陽光在他的褶皺上閃耀。

齊云云一身果綠色運動裝,高梳著馬尾,笑容燦爛燦爛,青春洋溢。

江雲夢涼涼道:「我是不是要給你隨個份子啊?一百塊,可以吧?」

殷承安氣笑了:「我們在一起三年了,我在你身上花了多少錢,你心裡沒數嗎?」

江雲夢神色鄭重:「你說的對,看在你我還有段恩愛的份上,我隨兩百,不能再多了!你知道,我掙錢很不容易的,我的錢,是我一個鏡頭一個鏡頭拍出來的!」

殷承安斜眼看著她,調侃的語氣,說道:「我以為你會說,是你一夜一夜睡出來的!」

江雲夢噌地從沙發上跳在地上,指著他,冷聲道:「殷承安,我脫下的衣服,我會一件件穿上!我給我的每一分錢,我都可以一分不少地還給你!現在,你可以滾了!」

她說完,轉身就走。

殷承安有些懵了,她怎麼就突然變臉了?

他連忙拉住她,說道:「夢夢,我開玩笑的!」

江雲夢的眼眸紅了,怒視著他:「我以為,你對我,起碼有幾分的真心,還有幾分的尊重。卻原來,我和你的那些女人是一樣的!

我現在明白了,是我錯了!是我太自信了,我也不過是一個女人而已!一個你睡過的女人而已!」

殷承安凝眸看著她:「你是這麼認為的?」

江雲夢泫然欲泣,嘴唇顫抖:「我曾經天真地不這麼認為,我曾經天真地覺得,我看上的男人,我託付一切的男人,就是不一樣的!

現在看來,我終究是太天真!」

一顆眼淚從她眼角滑落,她的鼻子,因為情緒激動,而緊張地抽搐著:「既然是一場錯誤,那就結束吧!」

她掙脫他,轉身向房間走去。

殷承安又氣又怒,他只不過是說了一句玩笑話,她至於這麼大反應嗎?

「江雲夢,你站住!你把話說明白,你這是要分手的意思?」

江雲夢頓住腳步,並沒有回身看殷承安,而是鄭重地說:「是!我不能不識趣地等到殷二少厭棄我,我選擇放手!」

「江雲夢!」

殷承安如野獸一般嘶吼著,他的短髮都根根直立了。

還沒有一個女人,敢甩了他!

他強壓著心頭的怒火,冷聲道:「我向你道歉,我說錯話了,你也把話收回去,好嗎?」

他還從來沒有這樣,低三下四地和一個女人說過話。

他是一個很隨性的男人,對女人也很隨意。但是他和江雲夢在一起后,就是這麼自然地過了這麼長時間,從來沒有對她產生過厭棄的感覺,也從來沒有想過,要和這個女人分手。 將「夏爾的四葉草」升級成【幸運三葉草】的辦法,自然是來自「後世」的準確消息了。

在「後世」,【幸運三葉草】堪稱是戰役世界里最爛大街的「寶物」!

如果不是因為普通模式下,大地圖上隨機刷新的「幸運泉」確實罕見,只怕是「未來」遊戲世界里能冒出來數百萬件【幸運三葉草】——相比上輩子,這一世遊戲玩家人數的增長速度可是快了無數倍,連帶著之前「夏爾戰役」結束后,官方發放的「夏爾的四葉草」也跟著暴增……

【幸運三葉草】的效果很簡單,便是增加增幅範圍內所有成員的「少量幸運」,而作用到實際,便是各種概率判定、觸發效果得到正向矯正。

比如劉逸飛已經掌握的【斷筋】、【斷肢】戰鬥技巧,描述中都有明確的觸發概率。

而玩家得到「幸運」屬性加成后,這些概率也會隨之得到X%的加權調整……當然這點屬性在大地圖上的作用更明顯一些,在戰役模式下嘛,「幸運」的作用就有些玄學了,倒是自身幸運高,很多時候能變相提高大部分NPC的好感度是真的。

「幸運」屬性對於劉逸飛這種「一心向戰」,奔著「最強」去的肌肉蠻子而言,效果不大,因而先前他雖然知道如何入手【幸運三葉草】,並且本身也很缺「寶物」級的底蘊,可也沒有真的花心思去湊。

否則消息一散,大把金錢砸下去,想要在大地圖上搜索一下「幸運泉」還是有可能的……

另外嘛,阻止劉逸飛升級他自己的「四葉草」的原因便在於也不知是不是因為在先前的「夏爾戰役」中殺戮過重,以至於他到手的獎勵變成了「染血的四葉草」這種稀罕玩意兒~

「夏爾的四葉草」的升級方式劉逸飛明確知曉,可換了個名字,變成「染血的四葉草」了,以官方製作遊戲內容之嚴謹,劉逸飛就不是很肯定自己的辦法還行不行了。

故而這個「雞肋」一直存放至今,以至於連劉逸飛自己都快忘了,先前瑞安提起什麼「自然氣息」的時候,劉逸飛壓根兒就沒把思路往這方面偏。

只是眼見著「染血的四葉草」飄飛出來,劉逸飛當即猜到這是自己的「劇情」到步了,這便作恍然大悟狀說道:「原來是這個東西……嗯……此物名『四葉草』,是先前我在斯坦德威克的時候,意外幫助了一群來自神秘之地『夏爾』的半身人解決了他們的一點小麻煩,然後得到的謝禮。

只是天長日久,連我自己都快忘了,卻沒想到居然這還是個自然瑰寶……」

旁邊的提米烏修斯自然將話頭接過道:「原來是夏爾的半身人,那就不奇怪了……傳說中的『夏爾之野』本就是一處深得自然恩賜的奇迹之地,非但有類似奇迹迷鎖的天然保護,更是四季如春、花果飄香,外界難以干擾,旁人也極難尋覓。

而這『四葉草』若是放到外界,自然是千中無一、萬中無一的稀罕東西,在夏爾嘛,倒真算是那裡的『特產』了……不過你這枚似乎有些奇怪,上面被濃郁的殺伐血氣污染,先前便是連我都沒有注意到……

恐怕,傑拉特你幫那些夏爾人的『小忙』也不簡單吧?」

不簡單?

呵~

能有多不簡單,無非就是殺多點人,放了把火而已……

不過這種事就沒必要跟老德魯伊多說了,劉逸飛默默一聳肩膀,將視線投向對面的瑞安,不知道這位究竟是想幹什麼,莫非……

「我有辦法令這片四葉草復甦,不過它終究被血氣侵染,只怕原本自然瑰寶的奇效也會受到影響。如果能有更高級的凈化之力的話,說不定能讓四葉草的效力完美綻放,不過當下嘛……」

瑞安欲言又止,顯然將最後的決定權交給了劉逸飛。

劉逸飛稍一猶豫,直接問道:「如果是當下直接凈化的話,效果如何?能確定大概能有幾成原效么?」

本身【幸運三葉草】的效果就不是很強,作為全遊戲「最大眾寶物」的名稱保持物,你自然不可能要求它的檔次有多高。

本身就有點雞肋了,如果效果再打個折的話……那這玩意兒就不是雞肋,而是垃圾了~

然而瑞安的回答非但沒讓劉逸飛失望,反而讓他心中莫名一動:「自然瑰寶的效力本身不會折損太多,但問題是它長期受殺伐血氣侵染,只怕原本平和溫潤的效果會變得……更偏向攻擊性或者傷害?我擔心的是一件自然瑰寶的『扭曲』,至於效力幾何……大概影響不會很大吧?」

什麼??!

要是這樣的話,那劉逸飛覺得他立時就來興趣了!

對於自然子民而言,一件「自然瑰寶」的扭曲肯定是很讓人痛心的,但問題是劉逸飛鳥他個屁啊!如果能帶來點攻擊性上的增幅,他還巴不得呢!

當下裝作略略猶豫的樣子,最後還是「狠狠心」點了頭。

得了寶物原主人的首肯,瑞安直接從亂糟糟的皮袍子下取出一個獸皮飲水袋來……話說平衡派系德魯伊這狂野非主流的穿搭還真是足夠吸人眼球的~

要不是因為自己玩家的身份,以及玩家群體中不乏標新立異,更加大膽前衛的人存在,真要是現實中有這麼一個超現實風格的人穿這身出現在路上的話,只怕劉逸飛見了立馬就撒丫子跑遠了……生怕精神病院來抓人的時候誤傷個路人啥的……

將那獸皮袋子打開,立時就有翠綠透亮的熒光從其中逸散……劉逸飛大膽猜一下,莫非這就是瑞安從那處已經被毀的「魔法聖泉」中帶走的泉水?

現場氣氛在瑞安打開獸皮口袋后,便立時變得奇怪起來。

不僅僅是周圍原本好奇望向這裡的精靈們突然好像著了魔一般,開始俯身向這邊行禮,甚至有兩個高大的樹人,也彷彿嗅到了空氣中什麼異樣的因子一般,竟然是搖晃著身體樹冠,以一種相比平時更加緩慢的速度靠近,同時還從口中發出低沉悠揚的哼唱聲~

【這是……】

不僅僅是身後不少人類精銳士兵在瞧稀奇,便是自覺見多識廣的劉逸飛這會兒也跟著屏息凝視起來。

上輩子雖然通過論壇啊、視頻啊、與人聊天等收集到海量信息,但問題是上輩子劉逸飛自身的檔次實在是有點低……很多事情僅止於「道聽途說」而已,親身經歷的高價值劇情還是比較少的。

就好比【幸運三葉草】吧,他是知道具體入手辦法……可他上輩子甚至都沒參加過「夏爾戰役」,又哪有機會親手升級一件「寶物」出來?

他手裡那枚【幸運三葉草】完全就是高價從旁人那裡收來的……是的,就算是這樣大路貨又雞肋的「寶物」,在當時還花了劉逸飛小三千呢,這讓他上哪說理去?

只是旁人的崇拜、敬禮亦或是疑惑、好奇都沒影響到作為凈化主持者的瑞安。

一手平穩端著開口的獸皮袋子,他開始一邊低聲念念有詞,同時另一隻手在身前划著繁複的魔紋……一名高階實力水準的,應該至少是「精英」模板的施法者(也有可能是首領模板,但劉逸飛不敢確認……主要是劉逸飛不敢相信系統會這麼好心,送這麼強力的打手給自己當手下)都需要正兒八經的持咒施法,甚至還勾勒魔紋加強……

這所謂的「凈化儀式」顯然要比劉逸飛想象中「倒出泉水洗一洗」檔次高得多~

而在瑞安的主持下,口袋開口處真的有一縷悠悠綠光蒸騰而出,猶如一股青煙般在飄搖了片刻前,開始將那枚同樣懸浮在半空的「四葉草」包裹其中。

場面有些過於魔幻炫目了,便是劉逸飛見識過大場面無數,時下也不由得有片刻出神,深深被遊戲戰役模式下的擬真度所感染……恩,攝像功能當然是開著的,不過不用懷疑,朝向肯定是瑞安本人,還得用大特寫抓拍對方的口型還有手勢——開玩笑~看風景歸看風景,如此近距離觀察一個高階施法者的施法全程的機會如何能錯過?

便是對自己無用,劉逸飛不得想著帶回去給自家團隊里的其他人學習一二么?就算不便宜了自家隊員……難道自家媳婦不用照顧的么?

像這種戰役里個人經歷方面的「資源」,那真是只能靠玩家自己苦心收集的……

在令人炫目的現場特效加持下,劉逸飛親眼看到有一抹更加綠意盎然的光點猶如星子一般,竟然「咻」得一下從那枚「染血的四葉草」中被「吸」了出來,隨即盤桓片刻后,竟然是向著瑞安手中的獸皮口袋飄去!!

劉逸飛:「……」

這一瞬間,劉逸飛覺得自己好像被人套路了……

按理來說,所謂的「凈化」不該是把什麼紅的黑的之類奇奇怪怪的東西從那枚四葉草上吸走,或者清理掉,然後讓四葉草重新變得生機勃勃、嫩綠鮮艷才對嘛?

至少上輩子劉逸飛自己那枚【幸運三葉草】就大概齊是這樣子的啊~

怎麼到這,反而是自家綠油油發亮的部分被吸走了?這尼瑪叫瑞安的該不會是來偷東西的吧……

不過好在劉逸飛至少信得過提米烏修斯不會這麼公然坑自己,否則這會兒他應該已經要上前準備揪住瑞安的領子……好吧,扒拉住對方的皮袍子問候人家老母安好了……

下一刻,「綠光」消逝的「染血的四葉草」上那抹暗紅色的「血跡」反而開始變得紅亮鮮活起來,就好似那血色「復活」了一般。

劉逸飛原本還以為是自己眼花看錯了,沒想到才不過片刻……那原本僅僅只是沾染了兩片葉子的「血跡」,竟然是明晃晃向著兩外兩片四葉草葉片蔓延過去!

【我去……什麼情況?】

劉逸飛心中倒吸一口涼氣,不禁也為眼前這神奇一幕感到吃驚。

只是下一刻,更讓他幾乎有撓頭衝動的神奇一幕出現了!

只見就在奇異血紅光芒即將徹底侵染整個四葉草的時候,劉逸飛意識中忽然想起了系統提示音!!!

「檢測到玩家正在激活已綁定的異型『寶物』,激活儀式已完成……寶物【戰爭四葉草】徹底復甦……」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