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這下這兩個人真是一夜成名了啊! 這一個晚上蘇陽都覺得特別舒爽,一是因爲他不僅在衆人面前宣示了自己對封思瑤的所有權,而且識破了張宇昂的詭計,給了他最慘痛的教訓;而是因爲回到了唐晨一品後,不用再擔心會被自己的父母發現,他和封思瑤放開了享受了一次男女之事。

第二天快到中午的時候兩個人才相擁着在牀上醒來,昨天晚上實在是太激烈了,蘇陽一直對自己的能力很有自信,可經過昨晚那麼高強度的折騰他着實有點累了,現在他算是真正理解什麼叫‘沒有耕壞的地,只有累死的牛’了。

封思瑤根本不想起牀,昨天開了那麼久的車,在加上激烈的運動,她一個小女生也確實是受不了,但是她有點餓了,撒嬌賣萌的讓蘇陽去搞點吃的。蘇陽壓根抵擋不住這樣魅力四射的封思瑤,他只能穿上衣服下樓去找吃的。

到了樓下打開冰箱一看裏面滿滿當當的都是菜,可問題是他根本不會做啊。就在蘇陽看着冰箱裏的菜發呆時,門鈴響了,他有點奇怪誰會找到這裏來,難道是昨天晚上那些同學跟着王凱跟過來的?


他正要過去看的時候,王凱房間的門打開,王凱穿着睡衣睡褲走了出來,見到蘇陽站在那裏發呆,他奇怪的問道:“老蘇你聽不到門鈴響嗎?發什麼呆呢,我還以爲你和嫂子還在睡覺呢。”

“凱子,什麼情況,不會是昨天晚上那些同學跟着你找到咱們住的地方了吧?”蘇陽看王凱出來正好,他趕緊問出心裏的疑惑。

王凱一邊往門口走一邊說道:“老蘇你傻了吧,你這可是唐晨一品,就算那些傢伙找到這裏也進不來啊,保安不會隨便放人進來的。再說了,我那技術槓槓的,誰能跟上我啊。”

蘇陽懵了,那誰敲門呢?看王凱這樣子肯定是知道誰在敲門,不過他也沒問了,因爲王凱已經打開門了。

門口之後進來的是一位五十歲左右的阿姨,穿着很精幹,一進門就說到:“小王,又是剛睡醒吧。不是阿姨說你,這直播掙錢他白天不行嗎,非得天天熬夜,這樣下去身體怎麼受得了啊。”

當她看到站在冰箱邊的蘇陽時,有些好奇的問道王凱:“小王,家裏來客人了?客人今天在這裏吃飯嗎,我要不要連客人的飯一起做了啊?”

聽到這個蘇陽已經大概知道這是誰了,這時王凱開口說道:“那個,我來介紹一下啊。王阿姨,這就是我跟你說過的出差不在家的老闆蘇陽,他還有他老婆都回來了,以後你做飯就做三個人的飯菜,另外早上最好也過來做一下早餐,因爲老蘇他們跟我不一樣,他們作息規律,早餐也得吃。”

“老蘇,你走的時候不是讓我找個阿姨幫忙做飯打掃家裏麼,這就是我找的阿姨–王阿姨。”王凱介紹了個清清楚楚。

蘇陽感覺這個王阿姨面相挺好的,看着就是個踏實能幹的人,他走上前說道:“哦哦,王阿姨你好,以後就麻煩你了。”


“哦哦,蘇老闆啊,不好意思啊,我剛纔把您當成小王的客人了。不麻煩不麻煩,我就是做這個工作的,怎麼會覺得麻煩呢?”王阿姨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歉,她看到蘇陽那麼年輕,以爲是王凱的客人,這幾天她跟王凱已經很熟了。

“王阿姨你不用那麼客氣,就叫我小蘇或者蘇陽就行,以後我和我老婆封思瑤就都在家吃飯了,她現在還在樓上睡覺,晚點你就能見到了。”蘇陽客客氣氣的迴應着,人家王阿姨尊敬他,他自然也得給相應的尊重回去。

又客套了幾句之後,王阿姨問清楚蘇陽他們愛吃的飯菜和忌口之後就去廚房做飯了。王凱拉着蘇陽坐在沙發上講述自己昨天晚上是如何和那些同學鬥智鬥勇最後成功把他們甩掉的,蘇陽喝着王阿姨剛剛送過來的泡好的茶,眼裏看着一線江景,耳朵裏聽着王凱在那裏一頓吹逼,感覺人生真的是太美好了。

這是蘇陽以前做夢都想過上的日子,一夜雲雨後妻子在牀上休息,自己喝着茶看着窗外的景色,耳朵裏是電視的聲音或是好友吹逼的聲音,沒有房貸車貸的壓力,沒有老闆的奪命連環call,靜靜的享受着這一切美好。

這一切的實現都是因爲神豪系統的出現,蘇陽很慶幸自己擁有了這個系統,否則這時候他還和王凱在出租屋裏過活,這個時間點肯定在公司上班了,怎麼可能優哉遊哉的享受這一切。

就在這時蘇陽放在茶几上的電話響了,王凱看到來電顯示是崔迪,停下了喋喋不休的話語,面帶曖昧的問蘇陽:“老蘇,我記得咱們吃海鮮火鍋那次,有個姑娘不信那蘭博基尼毒藥是你的車,還說是你的就裸奔,那姑娘好像就叫崔迪來着吧,你小子不會真看人家姑娘裸奔了吧?”

蘇陽一邊拿起電話一邊解釋道:“凱子你記性挺好啊,不過我可沒看人裸奔啊,我這是跟她有點業務往來,做點生意。”王凱淫笑着搖了搖頭,顯然是不相信蘇陽說的話,他趴到蘇陽耳朵邊準備聽聽這兩個人到底搞什麼鬼呢。

蘇陽無奈的笑了笑之後他按下了接聽鍵,崔迪的聲音傳進他的耳朵:“蘇陽,方案我已經設計好了,怎麼展示給你?”

“這樣吧,你來我家吧,唐晨一品A666,我在家等你過來。”蘇報出了自己的地址,然後便掛斷了電話。

“我靠,老蘇,你來這說的都是黑話吧,設計什麼方案,給你服務的方案嗎?你膽子夠大的啊,思瑤嫂子還在樓上呢,你就敢把小三叫到家裏來,小弟實在是佩服佩服啊。”王凱不知道蘇陽在搞什麼,所以不負責任的胡亂猜測。

蘇陽給了王凱頭上一個爆慄,說道:“小三你個頭啊,你怎麼這麼八卦呢,趕緊找個對象去吧,別一天天的胡思亂想了。我準備在老家那邊開發一下,找崔迪過來幫我策劃一下。”

“這樣啊,那你成了大老闆了是不是可以考慮給我安排個職位什麼的?讓兄弟我也過一把當領導的癮。”

“那肯定沒問題啊,你想幹點什麼?”蘇陽滿口答應下來,他就蘇陽這麼一個鐵兄弟,只要兄弟想做的他肯定支持,反正有越花越多的錢支撐着,就是任性。

王凱蹙着眉頭想了半天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他說道:“做生意這方面我一竅不通啊,肯定幫不上你什麼忙,算了算了,我再想想吧,有什麼想法了再跟你說。”

蘇陽點了點頭,這根本不着急,反正現在衣食無憂,除了系統給自己定的首富的目標以外沒有別的硬性要求,隨便怎麼想都行。王阿姨的飯已經做好了,蘇陽上樓跟封思瑤把家裏找了阿姨的事情告知了封思瑤,兩人又是一番卿卿我我之後封思瑤才穿上衣服下樓吃飯。 簡單卻很暖胃的一頓飯很快就吃完了,蘇陽也不知道這中午11點吃的飯該叫什麼,說早餐吧時間已經是中午11點了,說午餐吧這是剛睡醒吃的第一頓飯。

王阿姨洗過碗之後打掃了一遍房間,然後就離開了。臨走時蘇陽奇怪爲什麼不住在家裏,這樣也都方便些。王凱對此表示找阿姨的時候蘇陽他們都不在家,他不是房子的主人,不能決定是否能把阿姨安排在房間裏住。蘇陽感到很舒服,王凱並沒有因爲和他關係好就做出一些僭越之事,而是非常尊重他。

封思瑤囑咐王阿姨回家帶點需要的東西過來,以後就在這邊住着了,住在一樓王凱房間旁邊,這樣不管是什麼時候想吃東西都方便了。王阿姨應承下來便離開了。

蘇陽三人坐在沙發上閒聊等着崔迪的到來,十分鐘之後,門鈴響起,蘇陽走到門口打開門,出現在門口的正是崔迪。她今天穿了一件黑色連衣裙,肩部是一字肩吊帶設計,白的發光的肩膀露在了外面,腰部是一條白色腰帶,將她那盈盈不足一握的腰肢凸顯出來,裙長到膝蓋以下小腿中部,細若蓮藕的腳腕勾人心魂,腳上市一雙銀色高跟鞋,整體來看隆重中不失性感,非常的有氣質。

蘇陽上上下下看了十幾秒鐘才反應過來,他回過神來讓開門口說道:“進來吧,崔迪,你這效率挺高的啊,這麼快就規劃好了。”

崔迪很滿意蘇陽剛纔的樣子,她打扮的這麼漂亮就是爲了引起蘇陽的注意。她明白蘇陽已經有封思瑤了,而且封思瑤的美貌她自愧不如,但她想到了一個絕妙的辦法,那就是做蘇陽性感能幹的小祕書。不光外表靚麗,關鍵是能幫蘇陽處理各種問題,這樣蘇陽就會離不開她,早晚有一天她會把蘇陽逆推到手。

屋裏沙發上坐着的王凱和封思瑤都已經知道崔迪要來了,之前聊天的時候蘇陽把事情都告訴他們了。但是當他們倆看到崔迪打扮的如此隆重時都有些傻眼了,這真是來談業務的嗎?

封思瑤和王凱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神裏的疑惑,王凱悄悄的跟封思瑤說道:“嫂子,你看這個崔迪打扮成這樣,根本不像是來談業務的,倒像是來勾引老蘇的犯罪的。你可得長點心啊,老蘇現在發了,那在這些物質的女孩眼裏就是鑽石王老五,你可得把他看緊嘍。那個我先回房間去了啊,你們聊吧。”

說完王凱就溜了,反正這要談的事務他完全不懂,回屋休息休息就該直播了。這下諾大的客廳裏就只有三個人了。

崔迪非常尊敬的走到封思瑤面前做出握手姿勢,她知道這是蘇陽的正宮娘娘,和封思瑤搞好關係肯定沒錯,她說道:“你好,蘇太太,我是崔迪,咱們之前在賽車場見過的。這次來是因爲蘇先生請我設計集徐村的事務,我已經設計好了,請你們二位過目。”

同是女人,封思瑤自己發現崔迪看蘇陽的眼神不正常,那種對於蘇陽的愛慕和崇敬是怎麼也遮掩不住的。不過她並不在意這個,受到神豪系統富則妻妾成羣功能的影響,她完全可以接受蘇陽身邊有很多女人,甚至她願意幫蘇陽管理好這些女人,因爲她是正妻,放在古代那是皇后一樣的存在。

她大方的站起身來同崔迪握手,然後拉着崔迪坐在了自己身邊,兩個女人不管蘇陽自顧自的聊了起來,從穿衣打扮到化妝美容說個沒完沒了。

剛開始的時候蘇陽還聽着,後來他發現實在是聽不下去的,女人之間的話題他完全不懂,一句話都插不上,於是他跑到王凱房間裏看王凱直播打遊戲去了,什麼時候這兩個女人聊夠了什麼時候再說集徐村的事情吧。

整整半個小時之後,封思瑤纔過來找蘇陽,說閒話聊完了,讓蘇陽跟崔迪聊正事吧。蘇陽站起來伸了個懶腰,跟着封思瑤回到了客廳,崔迪已經從隨身小包裏拿出了一個U盤,插在客廳的投屏設備上之後,打開了一個PPT。

蘇陽和封思瑤坐在沙發上,崔迪開始展示起自己的方案。

“集徐村四面環山,中間包圍着集徐村。由於交通不便,而且土地產量不高,集徐村一直以來都是貧困村,當地的**一直想通過招商引資來改變這一現狀,但是始終沒有合適的企業。”

頓了頓她接着說道,


“在實地考察的過程中,我們詢問了當地人的意見,他們都表示如果合理開發的話,他們都非常歡迎。當地的**我們也接觸過了,他們表示一切都要把羣衆的利益放在首位,咱們這邊拿出誠意的話他們也是全力支持我們去開發的。”

“蘇先生,你跟我說的造星工廠我也設計好了,我們決定把它建設在集徐山的這個山坡上。我們要培養的是實力派的明星偶像,那他們的實力就非常重要,造星工廠建設在山上的話空氣好,沒有人打擾,他們可以專心磨練自己的技能技巧。這就是我簡單的一個分析,你們看看還有什麼問題嗎?”

蘇陽隨便聽了聽,這種事只要有錢那就有無數的試錯機會,他只是想要一個能夠着手實施的方案,而不是一個正確的方案。

封思瑤聽的很認真,她想着自己將來是要掌管蘇陽財務的,這些事情如果不搞清楚的話肯定不行。剛纔崔迪的分析很到位,但有一點卻從頭到尾沒有提及,所以她疑惑的問崔迪:“崔迪,你這個方案怎麼總頭到尾都沒有提到預算呢?前期到底需要花多少錢才能打下基礎呢?”

聽到這個問題崔迪沒有馬上回答,而是把目光投向了蘇陽,封思瑤也順着崔迪的視線看向蘇陽。蘇陽見兩女都盯着自己看,自信的站起來說道:“思瑤,關於預算的事情是我讓崔迪不用考慮的,這方面的事情我自有安排,你別忘了我跟你提過的那個神祕東西。”

封思瑤一下就明白了蘇陽的話,看來蘇陽的神豪系統有安排了,那她就不擔心了。崔迪一頭霧水,他們倆說的是什麼東西。

蘇陽走到投屏前面,把PPT切到展示集徐村地形的那張圖上,用手在集徐村周圍畫了個圈說道:“這片地方都可以談下來,我要在這裏建設的不是單個的項目,而是一個商業帝國,屆時將會有無數的產業落戶這裏。崔迪,這個就交給你去做,需要錢的地方你就跟我說,我直接轉給你。”

崔迪點了點頭表示明白,要是放在以前有人跟她說要建設一個商業帝國那她肯定嗤之以鼻,但她現在對於蘇陽說出的豪言壯語已經麻木了,因爲蘇陽說過的話都兌現了。

“老公,你要搞商業帝國那是不是得有個名字啊,將來哪些企業註冊什麼的都需要一個名字。”封思瑤想到了一個很現實的問題。

蘇陽想了想,開口說道:“就叫首富XX公司就行,比如說造星工廠就叫首富造星有限公司。怎麼樣,這名字夠霸氣吧?將來我是世界首富,我的公司都是以首富命名的,到那個時候我們這片地方就是首富開發區,我就是首富集團董事長蘇陽。

崔迪和封思瑤美女扶額,這名字不光很霸氣,還很招搖。估計每個商界大佬看了都想和蘇陽比一比到底誰錢多。不過蘇陽已經決定下來,她們也沒什麼好說的,這名字就這麼定下來了。 計劃已經周全,蘇陽把一切都安排給崔迪去做了,就等着她把地談下來之後,造星工廠就可以落地了,到時候就直接進入批量化生產明星的時代了。

原本封思瑤還想留崔迪吃個晚飯什麼的,但是被蘇陽攔住了。蘇陽現在是信了那個富則妻妾成羣的功能確實在封思瑤身上生效了,他怕晚上的時候封思瑤親自把他和崔迪送到一張牀上,那也太混蛋了。

蘇陽自認不是什麼好人,但也不是混蛋,他還是有原則有底線的。剛剛得到封思瑤就讓人家做出這種事那也太混蛋了點,雖然有系統作弊封思瑤心裏不會介意,可是蘇陽過不了自己心裏這道坎,他覺得自己找了女人那無可厚非,讓封思瑤主動給他找女人就有點過了。而且蘇陽心裏早就謀劃好了一件事,他今天晚上得和王凱單獨出去一趟把事情安排一下,留崔迪在家吃飯的話他就沒機會出去了。

崔迪告辭離去,她原本以爲封思瑤會對她有很大的敵意,沒想到她從封思瑤身上沒有感受半點敵意,反而是有點撮合她和蘇陽在一起的樣子。這讓她有些意外又倍感欣慰,封思瑤沒有意見的話那就只要讓蘇陽滿意就好,以後就加緊施展美人計。

“思瑤,一會我和凱子出去一趟啊,晚上不在家裏吃飯了。王阿姨不是說她會趕在晚飯之前收拾好東西搬到咱們家嘛。你就受累在家等着,不然阿姨來了沒人在家,完了你想吃什麼就讓王阿姨給你做,我和凱子辦完事就回來了。”蘇陽這次要準備的事情暫時不能讓封思瑤知道,所以他想辦法支開封思瑤,正好王阿姨這個事可以用來當做藉口,這麼安排也不會引起封思瑤的懷疑。

對於這樣的安排封思瑤沒什麼意見,王阿姨要住進來那家裏肯定得有人安排,不過她隨口問道:“老公,你們要去幹什麼啊,還整得這麼神祕?”

蘇陽早就想好了託詞,眼都不眨巴一下的回答:“凱子有個女粉絲特別崇拜他,爲了見他沒少刷禮物,這不是今天到了他倆越好見面的日子麼,凱子讓我陪着一塊去。”

“行,那你早點回來啊,別太晚了,我在牀上等你哦。”封思瑤一邊說一邊拋了個媚眼,散發出的魅力直接要把蘇陽擊倒了,娘嘞,果然是少女勾人少婦勾魂啊,蘇陽感覺自己的魂都被勾走了。

壓抑住躁動的內心,蘇陽進了王凱的房間,王凱已經直播了6個小時了,這時候也差不多該下了。果然他進屋的時候王凱跟直播間的水友們說這是最後一把了,他耐心地坐在旁邊看着王凱操作,看着看着感覺還挺有意思的,蘇陽有點手癢癢了。

每個少年年少時都有夢想,都有渴望。此情此景讓蘇陽想起了自己大學時候看到同學們玩電腦的時候非常羨慕,他就想過有朝一日發財了要在家裏放好幾臺並排的電腦,天天和兄弟開黑玩遊戲。

當然了,從小到大還有亂七八糟的各種各樣的夢想,那些夢想隨着時間的推移都被現實打敗,慢慢消散在記憶深處。蘇陽突然想去找回小時候的夢想,想去實現那些當年夢寐以求的願望。不是現在,現在有更重要的一件事情要做,這件事瞭解了就去實現心願。

“老蘇,你坐這兒看多久了,我怎麼感覺你看着要睡着了啊?我的直播那麼無聊嗎?”王凱已經打完下播了,他看到蘇陽在發呆,以爲是自己的直播差到讓蘇陽犯困了。

蘇陽回過神來笑着說道:“你這麼下飯的操作,怎麼可能無聊呢?走着,咱哥倆出去搓一頓,順便有點事需要你給我出出主意。”

王凱笑鬧着撲到蘇陽背上,兩人勾肩搭背的下樓到了車庫,看着眼前的兩輛車蘇陽犯了難。開毒藥出去太招搖了,而且昨晚張宇昂和杜子騰擊劍那事到現在還在熱搜上呢,開着毒藥出去碰到同學也是麻煩。開mini的話,兩個大老爺們開着粉色的mini屬實有點接受不了。

想了想最後兩人決定還是打車比較好,出去吃飯總要喝點小酒的,自己開車去回來的時候還得找代駕。於是兩人走到唐晨一品小區外,攔了一輛出租車,上車吩咐司機師傅往東方明珠去。司機看到兩人是從唐晨一品出來的,心裏明白肯定都是非富即貴的人,所以在態度上特別恭敬。

王凱不明白爲什麼要去東方明珠,“老蘇,咱就附近隨便吃點就得了,非得去東方明珠幹什麼去。我想吃點燒烤,你不在家這段時間我都沒怎麼出來吃飯,早就饞燒烤了。”

“行,燒烤沒問題,想吃什麼隨便點。不過咱路線不變,就往東方明珠那邊去。今晚不光是要吃飯,還有更重要的是你得給我出出主意。”

“什麼事啊老蘇,嫂子還不能給你出主意啊,你還非得問我,我除了懂直播和玩遊戲別的都不明白。”王凱奇怪的問道。

蘇陽摟着王凱的肩膀說道:“這事安排好之前肯定不能讓思瑤知道。我就你這麼一個好兄弟,不找你找誰啊?我和思瑤已經生米煮成熟飯了,我就想着也差不多是時候求婚了,現在咱也不缺錢是吧,我就想整一個獨一無二的盛大的求婚儀式。外灘和東方明珠那是魔都最繁華的地方,我想安排在這裏,你看你有什麼好點子沒?這可關係到哥們我的臉面,你趕緊幫忙想想。”

“我靠,老蘇你行動夠迅速的啊,就帶着嫂子回趟家的功夫就把嫂子拿下了?這就脫離處男行列了,那就剩下我是個雛兒了。蒼天啊,大地啊,什麼時候能賜給我一個完美的姑娘啊。”王凱一臉誇張的看着蘇陽,這也太快了,搬家的時候蘇陽和封思瑤還分房間睡呢,這才幾天就直接生米煮成熟飯了。

“嘿嘿嘿,嚷嚷什麼呢,我讓你幫忙出出主意,整點浪漫的東西出來,你行不行啊?還賜給你一個完美的姑娘,你天天就窩在家裏打遊戲,上哪認識妹子去啊。不過你要是幫大哥我想到好主意,那我就考慮介紹幾個優質妹子給你。”


“拉倒吧,你身邊的妹子都被你吸引住了,哪還有人會看得上我。求婚是個大事情啊,得好好安排一下,我也沒有特別好的主意,要不咱請個策劃公司搞一下,我看網上有很多那種策劃公司。”王凱想了半天沒想出個所以然來,他母胎solo,別說求婚了,連表白都不知道該怎麼表白。

蘇陽早就想過找策劃公司,但是他覺得這種事還是自己設計比較好,“凱子,設計公司那都千篇一律的,我想要自己整個獨一無二的。你就幫我可勁的想,天馬行空的想,就一個要求——獨一無二,只要滿足這個要求就行,其他的一概不考慮。”

“好嘞,那你都這麼說了兄弟就放開了想了。但是現在我餓的腦子宕機了,得先補充點能量。師傅,咱稍微快點。”王凱吃完11點多那頓飯就一直直播,現在確實餓了,他催了催司機。

蘇陽也有點餓了,“好,那就一會邊吃邊想,這次求婚大作戰一定要勝利!” 魔都外灘的一個露天燒烤攤上,蘇陽和王凱吃着燒烤喝着啤酒。晚上的外灘格外的漂亮,各色的燈光映照在水裏營造出一種絢爛輝煌的氛圍,遠處高大的東方明珠樓體上不停的變換着字樣,人行道上到處是人,三三兩兩的在散步,這地方真不愧是整個魔都最繁華的地方。

看着這些變幻的燈光和各色的人羣,蘇陽心裏有了些主意,他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給王凱聽,讓王凱幫他看看怎麼樣。

“凱子,你看啊,這外灘晚上比白天好看的多,我想把求婚儀式安排在晚上。首先是正對着東方明珠的海灘上是求婚的場地,用擺放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擺出一個心形。事先不告訴思瑤這些,我就假裝帶她過來玩的,看到這麼大的陣勢她肯定會想着過來看一看,等她走到跟前的時候我直接把她拉到玫瑰花中間,拿出我事先準備好的大鑽戒跟她求婚。這個時候我希望這些樓的大屏幕上都打上封思瑤我愛你的字樣,然後直接抱得美人歸,到東方明珠頂上那個西餐廳裏看着無敵的江景享受燭光晚餐。怎麼樣?”

王凱一邊聽一邊點頭,蘇陽說完他就開口說道:“整體來說還是不錯的,我給你提點補充的小點。首先我覺得你們倆的燭光晚餐可以安排在最開始,也就是你們倆先去東方明珠頂上的西餐廳吃飯,然後吃完飯之後你倆手牽着手在外灘溜達,然後溜達到海邊擺放玫瑰花的求婚場地。這時候你假裝不知道是誰求婚,上去看熱鬧,到了附近你直接拿起麥克風走到花海中間開始來一段真情告白,嫂子肯定覺得大大的驚喜。再之後父母和好朋友出現送上祝福,最後一大家人坐在豪華遊輪上暢遊黃浦江,這時候再把沿江兩岸每棟樓上的字打出來,豈不美哉?”

蘇陽細細想了一下覺得王凱說的這個確實是更好一下,求婚有父母在場也更正式一些,“凱子,你小子光棍一條,沒想到還挺懂浪漫的嘛,什麼時候能對姑娘也這麼浪漫啊。”

“去去,誰說光棍就不能懂浪漫了?我這都是跟直播間的水友們學的,那直播間的水友各個都是人才,說話又好聽。不過老蘇啊,主意我是能幫你想,這事要實施起來可是很麻煩的,要統籌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我覺得你得找一個能辦得了這種事的人才行。”王凱有些擔憂的說道,這種事說起來確實浪漫,但是做起來可就困難了。

這下蘇陽也有點犯難了,點子是有了,可是實施起來確實是麻煩。誠然用錢就都可以解決,但那也得耗費時間和精力啊,而且如果自己親自做的話,很容易就會被封思瑤發現,那就起不到驚喜的效果了。該找誰呢?

蘇陽覺得自己急需在自己身邊發展一個團隊,這個團隊裏什麼樣的人才都得有,這樣自己遇到了問題直接甩給他們解決就好了。可惜現在根本沒有啊,現在手下唯一可以用的人就只有崔迪,難道這事也找崔迪?蘇陽不傻,他自然能感覺到崔迪對他的感情,他心裏也對崔迪有些想法,美人誰會不喜歡呢?遲早有一天崔迪也會在自己身下婉轉承歡,這事她能答應嗎?

罷了,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就死馬當活馬醫吧,蘇陽直接拿出手機撥通了崔迪的電話:“喂,崔迪,你現在有時間嗎?我在外灘美味燒烤攤這,有些事想請你幫忙,你有時間的話就過來一趟。”

對面聽完蘇陽的話後就簡單的說了兩個字:好的,然後就掛斷了電話,蘇陽摸了摸鼻頭,沒想到崔迪連什麼事都不問。

王凱衝着蘇陽豎起了大拇指,用佩服的語氣說道:“老蘇,還是你牛啊。這崔迪一看就對你有興趣,你居然找她來幫你設計你跟思瑤嫂子的求婚儀式,你是真的讓兄弟我佩服的五體投地啊。說吧,什麼時候我改口叫崔迪嫂子?”

“我這不是找不到人幫忙嘛,人家崔迪是崔家長女,掌管崔家企業好幾年,做這種事肯定沒有問題的。一會她來了你可別亂說話啊,我這都要結婚的男人了,人家黃花大閨女,壞了人家名聲可不好。”

蘇陽一頓解釋,卻不知道他這解釋在王凱眼裏是多麼的蒼白無力。

“老蘇,你在我面前還想掩飾你那點花花腸子啊。我記得咱大學時候喝酒聊天你就說過,憑什麼那些有錢人就能家裏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將來你有錢了也要找好多美人,各種性格各種職業的都要,那傢伙可絕對是真心話。現在你有錢了怎麼還怕了呢?照我說這個崔迪長得不錯,你看着辦事能力也挺強的,你直接收了做二房姨太太就行了。到時候思瑤嫂子是大嫂,負責給你管理這些姨太太。”

這話說得在理,蘇陽敢保證只要是個男人就想過左擁右抱,他自然不能免俗,於是他也不遮遮掩掩了,直接說道:“好吧,我確實是有這方面的想法。這種事也沒什麼不好意思承認的,我就是不知道我真這麼幹了該怎麼給人家姑娘交代。”

王凱正要接話的時候發現崔迪已經到了,正站在燒烤攤錢四下張望着找蘇陽他們呢,於是他站起來揮了揮手喊道:“崔姑娘,這邊,這邊,我和老蘇在這邊呢。”

崔迪看到了招手的王凱,於是向着這邊走過來,走過來的這一路吸引住了周圍絕大多數吃燒烤男人的目光。沒辦法,她扎着雙馬尾,畫着精緻的妝容,上身一件緊身露腰小吊帶,下身是超短褲,腳下一雙休閒小白鞋,清純和性感兩種截然不同的氣質卻出現在她一個人身上,試問哪個男人抵擋得住這樣的誘惑。

走到蘇陽桌邊,她挪了挪椅子緊緊的靠在蘇陽身邊,看那模樣恨不得整個人都趴在蘇陽身上,一路看過來的男人們看到名花有主了,只能收起目光,暗暗感嘆兩聲。

崔迪一句話也沒有說,而是拉住了蘇陽的手臂看着蘇陽。蘇陽根本移不開眼睛,從他的角度看過去,小小的吊帶根本遮掩不住太多,他腦海裏只有一句話,當他凝視深淵的時候,深淵也在凝視他。

看着蘇陽被自己迷得死死的,崔迪心花怒放,她嬌聲細語的問道:“蘇陽,你找我有什麼事啊?”

“哦哦”蘇陽這纔回過神來,這女人實在是太勾人了,簡直是個妖精。“我找你來是想讓你幫我策劃一下我和思瑤的求婚儀式的,我準備近期跟思瑤求婚。”然後蘇陽把自己的想法統統說了一遍給崔迪聽。

剛開始聽到蘇陽要跟封思瑤求婚時,崔迪心裏難受了一下,然後她就釋然了。她又不是要跟蘇陽結婚,她只是想做蘇陽的女人而已,正妻的名頭必然是封思瑤的。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