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確,他的目的就是衝着‘美食江湖’而來,如果確定排不到自己,肯定會就近選擇其他餐館。

譁。

恰在此時,排在前面的人羣爆發出一陣喧譁,由於太過嘈雜,後面的人根本聽不清楚,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發生什麼了?”

“不知道,聽不清!”

“他們好多人在笑,笑啥啊。”

“你們幫我佔着位置,我去前面問問。”



兩分鐘後,那名自稱老顧客的青年去而復返,但神色卻是不太好看。

“兄弟,什麼情況?”張澤好奇的問道。

我的知識能賣錢 “唉,陳老闆今天推出了一道新菜,叫做‘鮑汁極品豆腐’。”青年苦笑道。

“這不是挺好嗎?聽菜名就感覺很有食慾。”張澤笑道。

“是挺有食慾的,但因爲是第一天推出,所以限量五十份,還是八折優惠!”青年指了指前面的隊伍,“你們瞧瞧,五十份..我們是肯定沒戲了!”

“咦,李明明,你怎麼排在這後面了?”一名拉着拉桿箱,穿得西裝筆挺的白領人士路過青年身旁時,突然拍了一下後者的肩膀。

“沈峯哥,你這是剛出差回來?”青年正是吃貨羣裏的2級吃貨李明明,以前是王浩的粉絲,後來進入吃貨羣后,便在羣裏認識了不少人,沈峯就是其中一個。

“嗯,剛下飛機,好幾天沒有吃到五色糯米飯,嘴饞得緊,所以直接提着行李趕過來了,聽說陳老闆最近出了很多新菜品啊。”沈峯微微一笑,可還不等李明明回答,直接招了招,“算了算了,進去聊。”

“我這排隊呢。”李明明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身爲新人的他,可不像沈峯那般隨意。

“別排了,我請你。”沈峯說罷直接將李明明從隊伍中拽了出來,然後二人越過重重人羣,走進餐館,期間沒有任何服務員上前阻攔!

“這是..插隊?”張澤愕然道。

“不是插隊,是特權。”張澤前面的一名青年回頭嘆道:“那個穿西裝的人是羣裏的九級大佬,可以不用排隊,直接進入餐館的特殊區域吃飯。”

“臥槽,還有這種好事?”有人疑惑道。

“想成爲九級大佬很難的,現在羣裏一共也就十來人左右。”那人攤了攤手。

“什麼羣,我加進去看看。”有人來了興趣。就算不能成爲九級大佬,和九級大佬做個朋友也成啊,就像剛纔那名青年一樣,跟着沾光!

“餐館門口的黑幫上寫着的,你們一會兒可以去加,不過吃貨1羣和2羣快滿了,3、4、5羣人還比較少。”

“你是哪個羣的?”張澤隨口問了一句。

“我加的5羣,嘿嘿,人少,好混,被管理員記住的概率大一些。”那人狡黠的笑了笑,“管理員的權利和九級大佬一樣,甚至還要高出那麼一丟丟。”

“聰明。”張澤在心裏暗讚一聲,正想再閒聊幾句時,發現前面好多人從隊伍中脫離出來,朝着周圍的餐館走去。

“抱歉各位,餐館大概還剩三百人的量,排在三百名之後的客人可以考慮周邊的餐館,味道也不錯的喲..”

一名有些微胖的女生在隊伍旁邊歉意的解釋着。

張澤心頭一沉,因爲若是沒有估計錯的話,自己所處的位置都快接近六百了!

沒戲咯!

周圍響起不少類似的聲音,絕大部分人都成羣結隊的向着周圍餐館擴散,只有極少數人還不死心,依然在堅守崗位。

張澤看了眼手機上的時間,12點15分,僅僅營業不到15分鐘,就有這種規模,這還真是一家神奇的餐館啊。看來下次,必須再提前半個小時出發纔有可能排上。

“跟打仗一樣!”

他苦笑着搖了搖頭,顯然不打算繼續等待下去,目光朝周圍看了半天,最終選擇了那家‘回頭客’。

雖然李明明說過這家炒飯還不錯,但張澤根本沒往心裏去,若是真的不錯,不至於現在纔有客人上門,好歹..好歹也該有幾名忠實的老顧客吧..

不過,他還是去了,因爲周圍的餐館似乎都已經坐滿了,只剩這家回頭客還有幾個空位。

“希望不要太難吃就行。”他想。 “你好,請問想吃什麼炒飯?”

張澤剛剛進入餐館,立刻就有服務員上來招呼,頓時找到了身爲客人的尊嚴。

之前在對面美食江湖門口排隊的時候,唯一聽見服務員的聲音還是最後那句,呃,什麼來着?

反正大概意思就是後面的人沒戲,該幹嘛幹嘛去!

雖說他也明白這是因爲餐館生意太好導致服務員忙不過來,但心裏始終還是有些不舒服的。

“什麼炒飯好吃?”他狠狠灌了一口茶水,這才笑着問道。

“我們餐館的炒飯都好吃。”服務員是位上了年紀的阿姨,說話也帶着一些口音,但並不難聽,反而給人一種喜慶、熱情的感覺。

“阿姨,我總不可能所有炒飯都吃個遍吧。”張澤無奈的搖了搖頭。

“阿姨開玩笑的。”服務員笑着拿出一張很小的菜單,但能明顯看出這菜單是嶄新的,湊近一些還能聞到一股膠味。

張澤接過來快速查看,只見菜單的最上面寫着‘回頭客特色炒飯’七個字,與店門口招牌上寫的‘回頭客炒菜館’不一樣。

“爲什麼是兩個名字啊。”他好奇的問道。

“我們老闆以後只賣炒飯,所以換了個名字,不過新招牌已經預訂了,估計過兩天就要換了。”服務員解釋道。

“哦。”

張澤沒有再問,繼續查看菜單。

除了最上面的名字外,菜單的正文第一行寫着本店特色‘鮑汁炒飯’,再往下才是一些平常見到的炒飯類型,比如蛋炒飯、臘味炒飯、揚州炒飯等等。

可讓張澤好奇的是,明明是特色炒飯,但周圍吃飯的客人卻沒有一個人點這個炒飯。

“難道是價錢的緣故?”

他覺得這個可能性很大,因爲這道招牌炒飯的定價爲38一份,比其他炒飯足足貴了一倍之多。

試想一下,所有客人來這家餐館吃飯的目的是由於‘美食江湖’那邊排不上號,纔到這邊解決溫飽,而對食物的味道降低要求後,自然更看重價格因素,再加上‘鮑汁炒飯’聽着很陌生,好像沒在其他地方見過。

“我點個鮑汁炒飯吧。”張澤無所謂的說道。他不是有錢人,但難得出來一次,總要吃些特色不是嗎?貴一點就貴一點,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好,請稍等!”服務員拿着菜單離開。



“鮑汁炒飯來咯。”沒過多久,廚房響起一道厚實的男聲,緊接着,一名超大號的胖大叔端着一個餐盤走了出來。

明明餐盤不算小,可在他手裏,分明就跟小孩子玩過家家裏面的玩具一樣。

“小夥子,是你點的吧?”李胖子笑着問道。

“對。”張澤沒有被對方誇張的身材嚇到,因爲對方的笑容給人一種非常和善的感覺。

“因爲你是本店第一個點這道炒飯的客人,爲了圖個吉利,我給你打五折!”

“我靠,李老闆,你咋不早說啊。”

“就是,我們都在你這裏連續吃了兩天了,這種好事都不通知我們。”

李胖子的話音話剛落,周圍便想起幾聲抱怨,尤其是和張澤坐在同一桌的客人,更是一臉鬱悶,然後開始打量那盤價格不菲的炒飯。

張澤沒料到對方竟是餐館的老闆,更沒料到會撿這麼大個便宜,當下心裏美滋滋,直接拿起勺子吃了一口。

由於衆人聽說張澤是第一個點這道炒飯的人,所以都很好奇味道如何,於是紛紛偏頭查看。若是後者稍微露出不滿之色,起碼能緩解一下鬱悶感,也是極好的。

李胖子心裏也有些緊張,因爲這道鮑汁炒飯只有三個人嘗過,那就是他自己、蔡曉燕和李玲。

他自己就不說了,再覺得好吃也無法代表別人的口味,而蔡曉燕與李玲又都是自己最親的人,難免在判斷上會參雜情感因素。

因此,眼前這名青年的反饋將無比重要!

場間莫名其妙的安靜了下來,似乎都在等着一個答案。

直到..

“唔,這麼好吃?”張澤嘴裏的食物還沒徹底吞下去,便驚訝的擡起頭來,語氣聽着像是疑問,又像是反問,給人一種非常模糊的感覺。

“兄弟,到底是好吃還是不好吃啊?要是好吃的話,我也點一份試試。”同桌的一名男子被他話語弄迷糊了,很直白的問道。

“點,超級好吃!”張澤也很直,眼神無比鑑定。

“真的假的?”不少人露出將信將疑的模樣。

“真的,反正是我這些年來,吃過最好吃的炒飯。”張澤舔了舔嘴角的油跡,然後看向早已笑容滿面的李胖子,“老闆,你這鮑汁炒飯裏面到底有多少種味道啊?我感覺舌尖就像在變魔術一樣,一會兒是海鮮味,一會兒又有雞肉味,還有很多我叫不出名字的味道。”

“這麼多味道,不會油膩麼。”有人搶先一步問道。

張澤搖了搖頭,“這就是最神奇的地方,明明味道繁雜,但確實是一點油膩感都沒有,而且各種味道結合得相當完美,加上顆粒鬆散的米飯,充分增加了咀嚼感,越吃越香。”

“這個呀,就當成一個祕密吧。”李胖子嘿嘿一笑,旋即腦筋一轉,趕緊補充道:“不過,若是有人能猜出所有的味道,我私人獎勵兩百元錢,僅限一個名額哦。”

“有這種好事?那我龍江金舌頭可要領教一下李大俠的高招了,我也點一份鮑汁炒飯!”

“我們這桌所有人一人一份!”

“老闆,我剛纔點的什錦炒飯下鍋了嗎?沒下的話幫我換成鮑汁炒飯吧。”

“我們這邊來兩份!”

“+1!”



見狀,李胖子笑得合不攏嘴,趕緊招呼着服務員給衆人點餐,而自己則跑到廚房忙活起來。

周圍聞訊而來的客人越來越多,到最後,直接將餐館塞得滿滿的,並且有增無減,將服務員忙得暈頭轉向。

李胖子當機立斷,讓廚房裏的兩名學徒出去充當服務員,緩解餐館壓力。

“哎呀,沒位置不要緊,站着吃不就行了!”

“阿姨,你不用管我,我就蹲在這裏吃,裏面比外面還熱。”

“三份鮑汁炒飯的錢我已經付了啊,對,就是我們三個的!”

“老闆,給我們加個紫菜蛋湯。”



聽着前堂響起的聲音,李胖子終於感受到了什麼叫做真正的火爆,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場景!

“陳老闆啊陳老闆,你可真是我的恩人吶。”

李胖子感慨連連,但腦海中卻浮現出一部新款手機的廣告,“女兒升高中了,也該把以前的舊手機換掉了,嘿嘿。”

純純媽咪天才寶寶 ……

半個小時之後,張澤心滿意足的離開了回頭客。站在路口,他轉身看了眼美食街的全景。

“網上的信息都是錯的,這條美食街簡直臥虎藏龍!下個星期,不,後天再來!就算排不到美食江湖,也能在品嚐一下鮑汁炒飯!”

輕舒口氣,收回目光時,卻想到了一個有趣的問題。

“也許..周圍那些不起眼的餐館也有各自的特色!”

他拿出手機,給美食街照了張全景,然後編輯一段文字內容,再挑選幾張之前排隊時的照片,組成九宮格後,默默發到了朋友圈裏面。

最後,才念念不捨的轉身離去。

‘今日之行雖然沒有嚐到美食江湖的菜品,卻意外發現了一家超讚的炒飯!就在美食江湖對面,老闆是個三百斤的胖大叔!神奇的地方,不枉此行,下次再來!美食街,等我!’

……

美食江湖吃貨羣一羣。

“管理員林甜甜:@全體成員。【圖片】【圖片】【圖片】”

“1級吃貨斷箭:這是啥?萌新表示看不明白。【喝茶】”

“1級吃貨小K:【冒泡】”

“1級吃貨寒暄:這得需要多大的力氣啊? 罪妻邪少 【壞笑】老夫手裏尚有一張狗皮膏藥,專治肌肉拉傷!”

“5級吃貨雪華:那個比貨車【輪胎】還大的炒鍋是啥情況?【驚恐】”

“2級吃貨李明明:@林甜甜,甜甜,你居然偷拍陳老闆!”

“管理員林甜甜:【視頻】”

“2級吃貨張亮:臥槽!臥槽!臥槽!陳老闆居然用這麼大口鍋在炒菜?而且..視頻中,他是怎麼將那麼多食材顛起來的?都快翻了180度吧!!!”

“2級吃貨徐森:原來陳老闆的廚房是這個樣子啊..兄弟們,衆籌一波吧,陳老闆太慘了,廚房裏除了鍋,啥都沒有。我出..我出一塊!”

“9級吃貨沈峯:@徐森,兄弟,你暴露了,是不是還沒去餐館吃過?”

“2級吃貨徐森:對不起,對方可能不在手機旁(自動回覆)。”

“管理員王雄心:樓上人才!不過話說回來,陳老闆啥時候開始用這種鍋炒菜了?HOLD住嗎?”

“管理員林甜甜:你覺得呢?你看他像是很吃力的樣子嗎?”

“管理員周飛:完全沒看出來,反倒是感覺很興奮的樣子。”

“管理員楚瀾:【偷笑】的確很興奮,可惜冰冰總是擔心陳老闆會閃到肩膀,所以陳老闆炒了兩鍋之後,就被叫停了。”

“2級吃貨李明明:操作這麼重的傢伙的確容易傷筋動骨,我之前光是在一旁看着,就覺得很嚇人,咚咚咚的聲音跟打雷一樣!”

“管理員楚瀾:啊?真容易傷筋動骨?那我以後也得好好監督了!【認真】”

“1級吃貨斷箭:【喝茶】”

“1級吃貨小K:【牛】【啤酒】”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