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她回到直升機上面,才知道剛才戰御宸有多麼瘋狂。

他竟然只是在腿上扣了一條安全繩,就從直升機上面跳了下來。

「戰御宸,你說傻子嗎?」封嬈泣不成聲地說著。

戰御宸靜靜地看著近在咫尺的女孩,雙頰暈紅,睫毛低垂著輕輕顫抖,整個人就如清晨最嬌嫩的花骨朵,讓人那樣的想要蹂躪、摧折,甚至吞吃入腹。

可是,此時此刻,更讓他心悸的卻是女孩柔軟的雙唇。

讓他明明憤怒地想要殺人,卻依然捨不得傷害眼前的女孩。

當他從後面追上來的時候,看到封嬈竟然從直升機上面跳下來,那一刻他被嚇得幾乎肝膽俱裂。

他本來想罵她不要命的,可此刻卻只能輕嘆了口氣吻著她,柔聲道:「對不起,我來晚了。」

落地后,戰御宸把她拉到身後,說了一聲:「乖,在這裡等我。」

說完后,他就大步朝著涼薄走過去。

一句話也沒有說,先就是狠狠一拳打在了涼薄的臉上。

「唔……」涼薄受了這一拳,發出了一聲悶哼。

戰御宸是真的生氣了,一拳接著一拳,毫不留情地招呼在涼薄的身上,簡直就是想要把他給打死。

看到涼薄被揍得吐血了,封嬈急忙喊道:「戰御宸,住手!」

「怎麼,你關心他?」戰御宸側頭,冷冷問道。

封嬈搖頭:「不,我是關心你。我不想你打死他,而背負上一條人命。」

聞言,戰御宸的臉色這才好點,他把涼薄給狠狠丟開,「離我妻子遠一點,否則我真的殺了你。」

「等一等。」涼薄忽然開口。

戰御宸腳步不停,涼薄忽然道:「戰御宸,我有一件事情要求你。」

雖然接觸的時間並不算長,但是戰御宸也清楚,涼薄骨子裡是個驕傲的人。

現在他肯說出這個「求」字,必定是真的很重要的事情。

他走回到涼薄的面前,臉色鐵青地看著他,「你別想再耍什麼花樣!」

「我想……和你做DNA測試。」涼薄說道。

戰御宸瞳孔猛縮,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涼薄居然會提出這麼一個要求。

封嬈聽到這個要求,也覺得很驚訝。

「我心底有一個不可思議的想法,我想我可能是瘋了。如果不是封嬈的一句話,我一輩子也不會這麼想。」涼薄自嘲地笑著:「你敢嗎?」

戰御宸看向封嬈,她一臉的茫然。

她說過的一句話?

她腦子裡快速閃過這幾天和涼薄相處時說過的話。

似乎,她真的說過一句,說從外表上看,戰御宸和涼薄像是雙胞胎。

難道,涼薄是想確認?

這個想法真的是太瘋狂了,戰母當年只生了戰御宸一個,哪裡來的雙胞胎?

可是神奇的是,戰御宸竟然沉默了。

不知道是不是有心靈感應,其實他心底也有這個想法。

「好,我們立刻就去做!」戰御宸咬牙說道。

他們立刻就去了芬蘭當地的醫院,做了DNA測試,整個過程,戰御宸都親自監督。

結果竟然是……戰御宸和涼薄是異卵雙胞胎!

居然真的是雙胞胎!

戰御宸、封嬈、涼薄,三個人都震驚了。

雖然,他們在懷疑這個事實,可是當真相擺在眼前的時候,卻還是被震撼了。

戰御宸目光複雜的和涼薄對視。

他們是雙胞胎,出自同一個母體,也就是說……涼薄的生母也是戰母,根本就不是田如夢。

可問題是,戰母根本就不知道她當年懷的是雙胞胎,那這其中,問題到底是出在哪裡?

「再做一次DNA檢測。」戰御宸看著涼薄說道:「你和我母親再測試一次。」 涼薄點頭,「好,我也是這麼打算的。」

如果不是封嬈無意間的那句「像是雙胞胎」,也許他永遠都不會想到這上面去。

現在他和戰御宸的DNA測試,已經證明了他們是真的兄弟。

可他還要再確認一次,他和戰母是不是真的母子關係。

回到了T市之後,封嬈悄悄從家裡弄到了戰母的頭髮,然後火速送到了醫院。

嬌妻太野蠻 在醫院,戰御宸和涼薄已經在等候。

有錢好辦事,結果很快就出來了。

涼薄和戰母血緣鑒定結果是,相似度99.95%,確認為親生母子!

而且,涼薄還同時做了和田如夢的血緣鑒定,他們根本就不是母子!

這個認知,讓涼薄的人生觀在瞬間崩塌。

也就是說,一直以來,他以為是仇人,竟然是他的家人。

而他認為的母親,卻是毫無血緣關係的人!

難怪,田如夢從小就對他特別嚴厲,動不動就是打罵。

難怪他時常從田如夢的眼裡,看到厭惡的神色。

只是,當年他究竟怎麼是變成田如夢的兒子的?

他們已經知道了結果,查起來就容易得多了。

經過了一番抽絲剝繭的追查,找到了當年為戰母接生的醫生。

那醫生為了活命,早就改名換姓,如果不是花了大價錢,也不是那麼容易查到他的。

原來,當年是田如夢喜歡戰父,屢次三番的勾引戰父未果,導致戰父察覺到她的意圖,直接開除了她。

田如夢懷恨在心,恰好那時候戰母懷孕了。

田如夢就高價收買了接生的醫生,欺騙戰母懷的是單胎,隱瞞了雙胞胎的事實。

戰母在生產的時候,田如夢就偷走了涼薄。

現在,她就是想讓涼薄和戰御宸自相殘殺,來為她報仇的。

這件事情已經過去多年,如果不是封嬈無意提起的這句話,沒有人會去想。

可是終究是百密一疏,田如夢沒想到涼薄會提出和戰御宸做血緣鑒定,更沒有想到他們會查到當年的真相。

田如夢曾經找了殺手想殺掉當年的醫生,那個醫生怕死,察覺到不對勁,就馬上跑路,才逃過一劫。

這樣的結果,讓涼薄大受打擊。

他開始借酒澆愁,整天都沉迷在酒精之中,想要藉此來麻痹自己。

他真是可笑啊,曾經那麼努力奮鬥,拿命在刀口上混,就是為了讓田如夢生活得好一點。

可不管他怎麼努力,田如夢都很厭惡他。

經年情深:總裁非你不可 把他當成是仇人一樣,每次見面就只會讓他去找戰家人報仇。

而戰家才是他真正的家人!

他恨田如夢,她把他從母親身邊偷走,讓他自卑地生活了二十多年。

可田如夢又養大了他……

這其中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糾纏在一起,幾乎快要把涼薄給逼瘋。

房門被推開,封嬈看到滿地的酒瓶,直皺眉頭。

「是你?你是來看我的笑話的嗎?」涼薄低沉的聲音,自嘲地說著。

星辰之主 封嬈走過來,直接搶走了他手裡的酒瓶。

「還給我。」涼薄的俊臉沉了下來。

「不還!」

「怎麼?你難道後悔了,想和我一夜風流?」涼薄挑眉,傲嬌地說道:「可你現在沒有機會了,我不願意了。」

封嬈不客氣地說道:「我是你大嫂,是你的長輩,要不是這樣,你以為我想管你?拿著!」

她說完,直接塞了一個熱熱的東西到涼薄的手裡。

涼薄愣了一下,低頭看去。

居然是……一碗熱氣騰騰的番茄雞蛋面?

「你喝那麼多酒,也不怕醉死,怎麼能喝這麼多酒瓶,都能洗澡了。」封嬈嘴裡嘟嘟囔囔的抱怨著,手裡的動作卻不停。

很快就將那些酒瓶撿了起來,放在一旁,然後走到窗戶邊,打開了窗子通氣。

她回過頭,看到涼薄還端著面在發愣,便叉著腰說道:「還不快點吃?」

涼薄覺得這碗面格外的燙,手心暖暖的,很舒服。

他也不知道是怎麼的,居然真的就拿起了筷子,嘗了一口。

談不上有多美味,但是卻意外的讓他覺得好吃。

這是他這一輩子吃過最好吃的面。

看著涼薄大口大口地吃著面,封嬈說道:「你吃完了就出來,有人想要見你。」

說完,她就走了出去。

涼薄吃面的動作頓了頓,他垂下眼帘,將最後一口面吃完,然後把湯都喝得一滴不剩。

吃得乾乾淨淨,涼薄才依依不捨的放下了碗筷。

他站了起來,猶豫了下,朝著門口走去。

在外面,他看到了坐立不安的戰父戰母,還有戰御宸和封嬈。

「涼薄!」戰母看到他,眼睛立刻就流出了眼淚,哭著喊道:「我的孩子啊!」

戰母奔了過來,抱著涼薄,一直哭:「我可憐的孩子,對不起,是媽對不起你啊!」

戰父戰母已經得知了當年的真相,原來涼薄真的是他們的孩子,是被田如夢用計隱瞞了雙胞胎的存在,然後又偷走了涼薄。

田如夢還欺騙了所有人,說是戰父喝醉了和她發生關係,才有了涼薄,導致了這一家人分離了二十多年。

「涼薄,你怎麼不說話,你是不是在怪媽媽?」戰母哭泣不已。

她只恨自己當年太傻了,居然不知道自己懷的是雙胞胎。

當涼薄出現時,她對涼薄的態度那麼過分,把他當成是小三的孩子。

「兒子,你原諒媽媽好不好?媽媽錯了,都是媽媽的錯……」戰母哭著哭著就搖搖欲墜。

「老婆!」

「媽!」

戰父和戰御宸同時喊道,扶住了哭得差點窒息的戰母。

「你是不是在怪媽媽?」戰母不死心地看著涼薄。

涼薄垂眸,臉上的表情掙扎,半響,吐出幾個字,「我不知道!」

他是真的不知道。

要說不恨,完全心無芥蒂,那是不可能的。

「沒關係,以後有時間,讓涼薄再慢慢接受。」戰父安慰戰母。

「田如夢,那個瘋女人,她搶走了我的兒子,我不會放過她!」戰母咬牙切齒地說道。

「是的,我也不會輕易放過這個女人!」戰父語氣恨恨地說。

涼薄抬起頭,緩慢地說道:「我有一個計劃,希望你們可以配合我。」 戰母得知涼薄是她的親生兒子之後,和戰父的心結也解開了。

戰父從來都沒有背叛過她,他們的感情比以前還要好。

戰父把生意也放下來,每天都陪著戰母出去旅遊。

戰母趕時尚,還開了個微博賬號,每天都在上面曬照片,秀恩愛。

全都是各種美食、美景,還有兩人的合照。

因為天天撒狗糧,很快就被網友注意到了。

還有營銷號整理了這麼多年戰父戰母的恩愛合照,說他們相濡以沫多年,感情還這麼好。

還說戰家父子對待感情都是一樣的忠貞,嫁到戰家是上輩子拯救了銀河系。

看到戰父戰母秀恩愛,田如夢氣得都快要瘋掉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