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現在黎素的院子裏,除了幾個照顧孩子的是她自己的人,其餘人都是尚書府的下人,都是聽柳氏差遣的。

提前一晚,黎素便大致算好了這種東西的價值。

除卻一些不能當錢花的各種擺件、布料和首飾之類的東西,單單隻是真金白銀,數目就已經相當可觀。

因此一出宮門,黎素便吩咐車夫先去京城最大的牙行,她要買房!

先買一座可以隨時落腳的宅院,地段要好,宅子可以不用太大,但必須要精緻。

再買一座用來放作坊的院子,地方可以偏一些,但面積一定要夠大,能用做生產,也能給那些下人提供住宿。

馬車車隊在牙行門口停下,黎素帶着隨行宮女進了大門,趕車的車夫自然都留在外面等候。

車隊如此浩浩蕩蕩的氣勢,早就引來了許多行人的關注,見那車停在牙行門口,不少人停下腳步打量。

「那不是尚書府的大小姐嗎?!」

有眼力好的一眼便認出了黎素,驚訝的合不攏嘴。

此言一出,不少人也跟着點頭附和。

黎素在京城也算得上是名人,尤其是她開的芙蓉坊生意大熱之後,從前大多只是聽說過她的名聲的人,也逐漸認識了她。

眾人疑惑黎素為什麼搞這麼大的陣仗,了解一些情況的人便急忙站出來科普。

「我跟你們說,我遠方表弟小姨子家的女兒,在那芙蓉坊里做工,聽她說啊,這黎大小姐前幾日進宮……」

那人巴拉巴拉說了一大堆,見眾人圍着自己一臉的驚奇,心中的滿足感油然而生。

遂又對着馬車指指點點說了起來,最後眾人得出一直結論,黎大小姐此次怕是有大造化,定然是得了貴人青眼。

於是乎,這番消息以極快的速度傳了出去,傳到最後,乾脆變成了,黎素受皇上看重,賞賜了十幾輛馬車的東西,不日便要和辰王成親。

不得不說,傳言這種東西還真是厲害,就連先頭親眼目睹真實場面的那些人,都有些信了這話。

等到尚書府接到消息的時候,黎嫣然更是氣的打碎了正要端給柳氏的葯碗。

「黎素,你這個賤人!」

黎嫣然看着裙擺上濺落的葯汁,眼中的怒氣不斷翻滾。

原本她還期盼著,黎素在宮中惹怒哪個嬪妃,被人狠狠地教訓一頓。

沒想到她不僅安然無恙的回來了,居然還受了賞賜。

最最可恨的是,她要跟辰王哥哥完婚了?!

黎嫣然自然不知道這只是一句謠傳,此刻的她,已經被憤怒侵吞了理智,腦海中唯一的念頭,便是教訓黎素。

她要讓黎素不得好死!

尚書府的嫡女只有她黎嫣然,她才應該是名副其實的嫡長女,至於黎素,一個野種,憑什麼佔了她的位置?

黎嫣然越是想,心中的恨意便越加強烈。

明明從前,她是那個人人稱道、溫柔大方的尚書府嫡女,而黎素,不過是個讓人連她的名字都不想提起的蠢貨。

為什麼不過短短時日,她們兩個卻好像調換了一般?

她幾次在京城百姓和貴女面前丟盡了顏面,反而是黎素,突然像變了個人一樣,名聲也漸漸好了起來。

黎嫣然從小便習慣了把黎素踩在腳下,如今陡然被搶走了所有風頭,豈能不恨?

「咳咳……」

就在下人們猶豫着不敢出聲的時候,屋內傳來柳氏的咳嗽聲,打斷了黎嫣然亂七八糟的想法。

「嫣然,出什麼事了?」

柳氏在婢女的攙扶下走到了門口,見黎嫣然腳下是打碎的葯碗,急忙關心道:「可燙著了?」

隨即,她便狠狠瞪了一眼旁邊的下人,「杵在那裏幹什麼,不知道趕緊收拾了嗎?」

說完,她又捂著嘴巴咳嗽了起來。而後將衣領輕輕往下一拉,腦袋微微向前傾,龍靜瑤脖頸處那淺粉色心形胎記,便映入了眾人的目光之中。

那瞎眼老夫人聲音中帶着一絲急切,「包大人,靜瑤脖頸處是否有個胎記?」

「老夫人,紫嫣郡主脖頸處確實有個心形胎記。」包大人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鬍子。

「謝謝包大人,讓老身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女兒。」那瞎眼老夫人聲音中帶着一絲激動。

「老夫人你確定嗎?」龍靜瑤聲音裏帶着一絲不敢相信。

「我確定你就是我……

《開局我成了小龍女》第一百六十章辨別真假 「什麼?」

唐歡聽到一個個噩耗傳來,瞬間就是癱軟在地上,她的身體顫抖著,那些消息宛如五雷轟擊一般擊打在她的身上,唐歡崩潰了。

青陽輝和葉飛相對來說比較鎮定,二人都是看著那渾身帶血的女人。

「被誰搶走了?」

葉飛和青陽輝異口同聲的問著那女人,那女人臉色蒼白的回答道:「雲家,是雲家,雲家的小姐現在急需眼角膜。」

那女人回答之後,青陽輝的臉色變了,他撲通一下癱倒在地上,眼中的瞳孔帶著顫抖,他的眼眶紅潤了起來,覺得世界沒有希望了。

「雲家,是雲家,完了,徹底完了。」

青陽輝吞了一口口水,雲家兩個字宛如屠龍刀一般把青陽輝的心劈成兩半,他有些絕望。

「老公,怎麼辦啊,嗚嗚嗚,是雲家的人搶了眼角膜,我們的孩子半個小時內換不上眼角膜會失明的,把我眼角膜給青傑吧,我不想我的孩子失明。」

唐歡徹底哭泣了起來,雙手拉著青陽輝的手臂,她很是絕望,誰能想到半路殺出個雲家,雲家的小姐竟然也需要眼角膜,本來是青陽輝的眼角膜,如今半路卻被搶了,這一下讓他們都慌亂了。

「不行,你的眼角膜是你的,不能換給孩子,我給爹爹打電話。」

青陽輝緊緊的拉著唐歡的手,他再也淡然不起來了,開始慌亂,主要是半個小時內他的孩子青傑換不上眼角膜,就會徹底失明。

「不用打了,我來幫你解決這件事情,也本該由我來解決,我去雲家。」

葉飛忽然對著青陽輝說著,他知道就算青陽輝給他爹爹打電話也無濟於事,因為剛才自己和青陽輝起了衝突,青陽輝都沒有打電話給他爹,說明他爹有更重要的事情在處理,一時半會根本回不來,成年人也是一樣的,一旦自己處理不了的事情,就想起了爹。

「你去?」

「你行嗎?」

青陽輝上下打量著葉飛,雖然也很強,但是葉飛看起來是沒有權利的樣子,怎麼可能行呢。

「不要浪費時間了,不行也得行,我拼了命也要把眼角膜給你拿回來。」

葉飛信誓旦旦的對著青陽輝說著,內心已經做好了準備,這個雲家,一定很厲害,不然不會把青陽輝嚇成這樣的。

「雲家很厲害的,你去了會死的,我還是把我的眼角膜換給孩子吧。」

唐歡哭哭啼啼的說著,她也想要看到光明,她也想要一直看著美好的世界,但是自己的孩子更重要。

「不要浪費時間了,我要去雲家,來不及了,半個小時很倉促,快告訴我雲家的位置。」

葉飛加快了語速說著,已經沒有時間可以浪費了,時間不等人,一旦青陽輝的孩子失明,那就是不可逆轉的存在。

「雲家的經濟實力是非常強橫的,在天城獨當一面,位於天城的恆河南面,雲家的子弟上萬人,全部都是姓雲,龐大無比,他們在恆河南邊建造了一個雲城,城內也有百姓,還有自家子弟。」

「他們號稱天下兵器城,幾乎所有天城的兵器,都是出自於雲家,雲家前面是沙漠,後面是高山峻岭,北面恆河,西面叢林,雲家孤零零的在那裡建造一座城,十分霸氣,他們實力很強的。」

「他們要的眼角膜,你拿不到的,雲家是無敵的。」

青陽輝對著葉飛說著,語氣之中帶著絕望,雲家絕對是強者,就連天城的四大家族也讓雲家三分。

葉飛聽到青陽輝的話后,便是深吸一口氣,臉上帶著一絲動容,雲家那麼強橫,人的身體上的器官,是世界上最珍貴的,就算給再多的錢,就算窮死,一百萬個人之中,願意賣自己身體器官的也沒有兩個。

雲家偌大的城池,都是搶奪這稀有的人體器官,葉飛便是閉上眼睛,有些難受,這次麻煩大了。

「不就是雲家嗎,他們搶奪你預定的東西,那就是錯誤的,這件事也跟我有關係,我一定會拿回來的,你們等我半個小時,半個小時之內,我要是沒有拿回來眼角膜,我願意提頭來見!」

葉飛說完,便是腳踏金花而去,朝著北方一路飛馳。

「我的電話號碼是1369*******」

青陽輝對著葉飛大喊著電話號碼,但是葉飛已經聽不清楚了,也沒有記住,時間緊迫,沒有時間打電話什麼的,只有抓緊去雲家。

葉飛在空中飛行著,他打開手機導航,搜索了一下雲家,雲家上面顯示著天下兵器城,名氣很大,一搜索就搜索到了。

葉飛加速朝著雲家而去,內力極速的在體內流逝著,金花境界一朵的古武者,很少去飛行,因為實在是太消耗內力了,要不是緊要的事情,誰也不會飛行的,就好像去遠方,沒有哪個傻子一直奔跑的去,都會慢慢走著去,因為奔跑的話,可能奔跑八千米,就已經累癱在地了,甚至有的人連奔跑一千米都費勁。

葉飛駕馭金花朝著一個方向一直飛行,不多時,便是看到一條又寬又大的河流,河流流的很急,顏色是黃色的,河流奔騰呼嘯,裡邊全是泥沙。

「導航提示您,您已經到達恆河,恆河兩岸雖然狹窄,但是水下極深,夜晚恆河咆哮,切勿過多停留,水下的神秘,切勿探索。」

一陣女子之聲的導航音響起,提示著葉飛千萬不要探索恆河,葉飛沒有在意,繼續飛行著,他有些累了,體內的內力不斷的在消耗,要是有什麼補充內力的丹藥就好了,葉飛雖然會煉丹,但是操作很少,也是師父教的。

對於煉丹,葉飛還是沒有什麼興趣的,但是現在這個時候,體內大量的內力極速流逝,葉飛想起了煉丹,看來以後還是要煉丹的。

葉飛感受著體內的內力流逝,不知道到達雲家之後,還能不能戰鬥了,但是沒有辦法,強撐著也要繼續,他看了一眼時間,已經十分鐘過去了,還有二十分鐘,再加上體內內力流逝,葉飛感覺十分難受,壓力巨大。

「叮叮叮。」

就在此時,葉飛的手機響起,是趙四打來的,葉飛內心一喜。

「喂,趙四,來一下吧,天城雲家,天下兵器城,我遇到麻煩了。」

葉飛率先開口就是說著,有趙四的幫忙,雲家一行,應該勉強可以。 ?楚諾最著急想看的是那把可以隱形的小劍。

那小劍呈墨綠色,不知用何種材質製成,看上去似木非木。楚諾試著注入靈氣,靈識中聽到一陣轟鳴,靈氣象潰堤一般源源不斷向小劍涌去。

楚諾嚇了一跳,卻也沒有停下。

數息后,靈氣才停止輸出,楚諾發現自己的靈氣少了將近一半。而小劍果真消失不見,唯有一絲聯繫與楚諾靈識相牽,讓楚諾清楚感覺到它的所在,讓它如何攻擊它便如何攻擊。

楚諾收起小劍,忍不住彎起嘴角。

剛才與它建立起靈識聯繫時,她已看到小劍周圍的淺綠色靈氣脈絡,引動天地靈氣的程度竟不輸杜小鴛獲贈於江涵的那把法劍。她判斷這柄小劍應該是極品的風屬性低階中品法器。

之所以看不出材質,也許和杜小鴛那柄法劍一樣,是經過晶石升級的,材質內部結構發生了變化。如果她判斷不錯,那麼這把小劍的市價應在一萬靈石以上!

乖乖,一筆橫財呀!饒是楚諾再沉穩,此刻也是心中狂喜。

狂喜之後又有些后怕,要不是當時和痦子修士鬥法時,當機立斷離開原地,並用銅鐘將痦子修士的靈識隔絕,她絕無可能躲開這柄殺人利器。

但這柄小劍也有致命缺陷。

一來此劍激發速度太慢。二是,若是遇上靈識強大的對手,完全可以干擾靈識奪走此劍。

楚諾猜測,此劍有可能是某修仙富族專門為族中小輩打造的保命法器。那小輩倒霉遇上三修攔路打劫,沒能成功祭出小劍就一命嗚呼了。

痦子散修的儲物袋裡除了這把小劍,大多是些符籙丹藥。

符籙自然比楚諾自己煉製的差得遠,卻也勉強可用。丹藥就不好說了,丹藥上大多沒有大宗門印記,多是坊市散貨,楚諾不敢亂吃,打算著有機會再賣會到坊市上去。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