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過去了這麼長時間,全照大概率穩固了修為,真正踏入了化勁修為。

否則,全照怎麼會如此有恃無恐,還敢待在臨江市裡,到處走動?

陳墨覺得,全照肯定有什麼計劃。

不可能是在瞎逛,而是在籌劃某種邪惡的陰謀。

但他又沒證據。

這只是他的猜想。

半晌,車子到達了安全部門。

說實話,陳墨是不太想過來這邊的。

無他,前陣子他在這裡,受到了巨大的屈辱,被人當眾打了一巴掌。

這種事情,不僅僅丟臉,還讓人憤怒。

陳墨當然也憤怒。

但理智告訴他,不能衝動。

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沒法跟化勁武者叫板。

正確的方式,是先隱忍下來。

等以後突破到化勁,再報仇也不遲。

在青霞山的時候,陳墨經常被師傅和師叔逼著去深山老林歷練。

當碰到強大的獵物時,他就時常選擇蟄伏,尋找致命一擊的機會。

一時的衝動,或許會感覺酣暢淋漓,但結果絕對是慘痛的。

何況,化勁武者,比大山裡的猛獸可怕多了。

野獸要不了他的命。

化勁武者分分鐘弄死他。

在衝動報仇,當場斃命,和蟄伏隱忍,從長計議這兩種情況中,陳墨選擇後者。

林星娜當然也知道陳墨被打臉的事。

當時她就在現場。

只是,她也沒辦法阻攔。

化勁武者出手,連陳墨這個崩勁武者都攔不住,更別說她區區一個內勁武者了。

林星娜也憤怒,但毫無辦法。

「今天是老闆找你,不用跟夜娜碰面。」

「那個化勁武者,叫夜娜?」陳墨問道。

「嗯。」林星娜點頭,緊接著又告誡道:「你可別衝動。」

「我要衝動的話,當初挨打的時候就衝動了。」陳墨淡淡的說道:「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這個打臉之仇,我心裡記著。」

林星娜知道這廝心眼小。

而且夜娜當眾打臉陳墨的行為,也確實非常過分。

林星娜都為陳墨感到憤怒。

報仇是理所當然的。

只不過,現在說報仇,還太早。

陳墨只是崩勁武者,如果現在就去找夜娜報仇,那就太不理智了。

所以對於陳墨現在的隱忍,林星娜還是很理解,並且很佩服的。

要換做是她被當眾打臉,怕是要原地爆炸。

甚至還極有可能在衝動之下,對夜娜做出一些衝動的事情。

結果肯定會很悲慘。

兩人來到了張凝雪的休息室。

張凝雪還沒有完全恢復,躺在床上,沒法自由行動,但是臉色已經好了很多,看起來恢復得很好。

「來了?」見到陳墨進來,張凝雪主動開口道。

「嗯。」陳墨坐到了張凝雪床邊。

林星娜進來之後,關上了房門。

「我今天叫你過來,主要是想和你談談全照的事情。」張凝雪直奔主題,說道:「按照我的估計,全照已經突破到了化勁。現在他在臨江市四處亂逛,極有可能是在密謀著什麼計劃。」

陳墨也是這麼個猜想。

但他沒多說什麼,而是想聽聽張凝雪接下來要說什麼。

「全照去過的地方,有一個共同點。」

張凝雪停頓了一下,說道:「那就是,娛樂場所。比如KTV,比如酒吧夜店,比如遊樂園,比如咖啡廳等等年輕人喜歡去的地方。」

「他是純粹去吃喝玩樂,享受生活的嗎?」陳墨問道。

「應該不是。」張凝雪也不確定,只是說出自己的猜想,「我覺得,他應該是想要對那些年輕人做什麼。」

「做什麼?」陳墨又問。

「不知道。我們的人沒有發現異常,但我懷疑,全照之所以去那些地方,應該是想要對年輕人做些什麼,這很可能跟他的能力有關。」張凝雪說道。

「他的能力?是那種需要打馬賽克的能力嗎?」

張凝雪白了陳墨一眼,認真的說道:「化勁武者的標誌,是能夠凝聚出「身外化身」,而這個「身外化身」,會附帶特殊能力。」

「你說的是超能?」陳墨皺起了眉頭。

「沒錯。」

張凝雪點頭道:「蘇薇冷鐵那樣的超能者,是天賦異稟的存在,而化勁武者,凝聚出「身外化身」之後,也可以擁有一項或者多項超能。」

「也就是說,超能者不一定是化勁武者,但化勁武者,一定是超能者?」

「是的。」

陳墨驚訝的不行。

超能者,也就是蘇薇,冷鐵,冷清那樣,天生帶著超能的人。

武芸之前還覺得,她們之所以能夠擁有超能,是因為小的時候接受過濃郁靈氣的洗禮。

所以現在每天都用靈液泡澡。

希望自己能夠覺醒超能,提升自己的實力。

陳墨當時也覺得有可能,所以也跟著武芸一起用靈液泡澡。

當然,兩人是分開泡澡的。

陳墨也想一起泡,這樣可以節省靈石。

但武芸非但不願意,甚至還想動手揍他。

真是個浪費資源的敗家女人! 「那全照晉陞化勁之後,他覺醒的能力是什麼?」

陳墨忙問道。

張凝雪白了他一眼,說道:「誰知道呢!但我覺得,他在臨江市逛來逛去,肯定是在密謀著什麼,並且按照我的估計,全照這麼做,應該跟他的能力有關。」

「一般化勁武者,覺醒的能力都是什麼類型的?」陳墨多嘴問了一句,就想心裡有個底。

「覺醒的能力是隨機的,據說跟武者身上的某種特質有關,但具體是什麼特質,也沒有明確的規律。」張凝雪搖了搖頭,接著說道:「我今天找你過來,是想讓你……」

張凝雪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陳墨給打斷了,「你該不會是想讓我去跟蹤那個全照吧?」

「當然不是。」

張凝雪搖頭否認。

讓陳墨一個崩勁武者,去跟蹤一個化勁武者,那不是自尋死路么!

現在跟蹤全照的那些人,都是沒有修為,但接受過專業訓練的普通人。

畢竟,化勁武者對真力是非常敏感的。

如果派過去跟蹤的是武者,那分分鐘被全照給發現。

「那你要我做什麼?」陳墨疑問道。

「我想讓你幫忙訓練一下星娜,爭取讓她突破到崩勁。」張凝雪說道。

「崩勁武者又不是大白菜,哪能說突破就突破。」陳墨聳了聳肩。

「她修鍊的是玄陰訣,怎麼幫忙你比我更清楚。」張凝雪面頰微紅,有些害臊,但還是接著說道:「這事我跟星娜商量過了,她沒意見。」

陳墨這就看向旁邊的林星娜。

林星娜低著頭,耳根已經紅透了,但並沒有說話。

這頭女暴龍看起來是同意了。

陳墨有些無言以對。

能跟林星娜一起修鍊,那當然是好的。

但他現在很忙啊!

一來,他要去學校讀書。

二來,因為之前被簡詩琳說了一頓,所以他也不太好意思把甩手掌柜做得太徹底,想有空的時候,多去公司看看。

哪有時間跟林星娜修鍊。

更主要的是,林星娜的境界太低,和他有巨大的鴻溝。

兩人一起修鍊的話,陳墨是得不到什麼好處的,反倒是林星娜會受益匪淺。

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陳墨不太願意費勁。

儘管林星娜的顏值很好,身材很好,但這不是讓他白乾活的理由啊!

偶爾來幾次還好,但要給他施加固定的任務,幫林星娜突破到崩勁,那壓力可就大了。

陳墨不喜歡這樣。

「你不願意?」林星娜見陳墨久久沒回答,頓時抬起頭,問道。

「你修為太淺,應該把基礎給打牢固,不應該好高騖遠。」陳墨委婉的表示「拒絕」。

「現在不就是在打基礎嗎。」林星娜說道:「我隱隱有感覺,自己就快要突破了。」

「我還隱隱感覺自己快要突破到化勁了呢!」

陳墨在心裡說了一句,嘴上卻道:「這種感覺是不真實的。」

林星娜本來就是個暴脾氣,特別是在陳墨面前,更是將自己的本性給暴露無遺。聽到陳墨屢次推脫,她有些怒意的道:「姓陳的,你現在是什麼意思?這種事情,到底是你吃虧還是我吃虧?我都同意了,你還有什麼意見!」

「想要快速提升,關鍵還是要有足夠的靈石。我現在已經沒有靈石了,即便咱倆一起修鍊,提升的速度也是有限公司。」陳墨說這話的時候,將目光挪到了張凝雪身上。

既然拒絕不了,那就多佔點便宜吧!

張凝雪雖然分到的靈石不多,但她可以跟領導申請啊!

然而,張凝雪卻是從兜里拿出來兩枚有些黯淡的靈石,遞給陳墨,說道:「這是我僅有的兩枚靈石了,本來是帶在身上養傷用的,給你吧!」

陳墨哪裡能收。

看著張凝雪那副「可憐又無奈」的模樣,陳墨明知道她是故意裝出來的,也只能嘆了口氣,點頭道:「不用靈石也罷,修鍊吧!」

張凝雪收起了靈石,有些沒好氣的道:「明明是你佔了大便宜,卻好像你吃了好多虧似的。」

陳墨撇撇嘴,沒回應。

桃花多了,他也虛啊!

現在他就想著,能撇清的桃花,趕緊撇清。

以免到後面墜入無盡深淵。

沒想到,還沒等他開始撇清呢,張凝雪找他過來,讓他跟林星娜一起修鍊。

這……

不是非要讓他做渣男么!

他不想做渣男啊!

他只想做個一心一意的好男人啊!

可張凝雪偏偏不給他這個機會。

張凝雪啊張凝雪,我成為渣男,全都怪你。

談好了之後,張凝雪就說自己要休息,讓陳墨和林星娜安心去修鍊了。

陳墨和林星娜一起出了房間。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