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所面臨的還有一個難題,那就是該把此陣佈置在哪兒呢?

佈置在吳家之外的林子裏嗎?萬一有無辜百姓誤入其中,那可就麻煩了。

童言思來想去,索性就佈置在入口之上的廢棄村落之中。這樣一來,想進入吳家,就必須通過九曲幻陣。不是吳家人,不懂走出之法,也就對吳家構不成威脅了。

他直接召集了幾位長老,讓他們去搜集十二件不錯的法器。至於他則是去看入住吳家的雪兒去了,他還是要等等青冥。等他回來再佈陣也是不遲,萬一把他困入了陣中,那可就麻煩了。

雪兒在吳家老宅中住的也還算不錯,童言特意交代給她安置在一件大房子裏。整個吳家老宅最大的房子自然就是已故族長的房舍了。上任族長已經仙逝,那個長得與譚鈺十分相像的丫頭也不知道跑哪兒去了。房子空着也是空着,索性就讓雪兒住進去了。

童言走到雪兒的住所前,伸手敲了敲門,門內立刻響起了雪兒清脆的嗓音。

“是大哥哥嗎?我這就來給你開門!”

不一會兒工夫,房門就被打開。緊接着,就看到了笑顏如花的雪兒。

看着她,童言不由得有點兒愣神。也不知道爲何,他總覺得今天的雪兒似乎有些不同。

還未等他開口詢問,雪兒突然嘿嘿笑道:“大哥哥,告訴你一個祕密。我呀……我獲得神力了!”

什麼?神力?

ps:等會兒還有! 童言聽此,頓時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丫頭,你沒騙我吧?你真的獲得神力了?”

雪兒嘿嘿笑道:“那是自然,我騙你幹什麼啊。你瞧!”說到這裏,她直接伸出了玉手,緊接着,就看到她的掌心處竟凝聚出一個綠色的光球。

“大哥哥,這就是我的神力,厲害吧?”

童言盯着綠色光球看了看,感受着上面散發出的強大氣息。他知道,雪兒沒有說謊話,她的確擁有了極其強大的神力。

女媧是造物之神,雪兒是女媧後裔,自然而然的應該獲得女媧的神力傳承。可是他沒想到,這一切來的這麼快,讓他一時間都有點兒不知所措了。

“我的好妹子,你怎麼這麼厲害?你竟然獲得了神力,我的天吶,那你豈不是就要成神了?”

雪兒聽此,輕輕的搖了搖頭道:“我纔不要成神呢,成神之後,我就得……就得離開這兒了,以後你都看不到我了。”

童言聞此,一下子沉默了。是啊,如果雪兒成神了,又豈會留在人間呢?

雪兒說,她把童言當父親看待。而實際上,童言又何嘗沒把她當親人看待呢?

如果雪兒成神,就得晉升天界,到時候,分別之期也就來臨了。

童言心裏清楚,這一天終究會到來的。也許很快,也許會久一點兒。但無論如何,至少現在她還留在人間。

“丫頭,咱們不說這個了。說說你的神力吧,這神力能給你帶來什麼?”

雪兒聽此,想了想道:“帶來什麼?帶來大本事!你看!”說到這裏,她直接彎腰將手中的綠色光球輕輕的放在地上。

她這一放,就聽到“咔咔”的聲響隨即響起。好端端石板鋪就的地面,竟在這綠色光球的輕輕一碰之下,頓時裂紋密佈,直接碎成了粉末。

天吶,這還是輕輕放的。如果用力一點兒呢?或者將這綠色光球炸開呢?那會有多大的破壞力?

童言不敢再想了,這就是神與人的區別。神的力量是無可估計的,不然的話,神又怎麼會高高在上呢?

“丫頭,我真的沒想到,你現在竟然強大到這種程度了。看樣子以後無需我來保護你了,也許該換成你來保護我了。”

雪兒聽此,開心的道:“好啊好啊,那我以後來保護你吧!我當你的女保鏢,你給我買好吃的。怎麼樣?”

即使雪兒的實力如此逆天,可她的性格還是跟孩子一樣。

接下來的幾個小時,童言則是對雪兒的神力有了進一步的瞭解。

雪兒的神力是可以產生巨大的破壞力,這是任何神力都所具備的。現在該說說別的天神所不具備的能力,那就是再生之力。

所謂的再生之力,不僅僅是治病救人,還有對動物和植物的操縱能力。

比如這房中有一盆花,雪兒可以隨意控制這花的生長。一盆只有巴掌大的話,在她的控制之下可以幾秒鐘就長成參天大樹。

這是女媧的能力,只要是與生相關的事情,她似乎都可以做到。

童言一方面爲雪兒獲得如此的神力而感到高興,另一方面,他或許終於明白了女媧娘娘和玉簫真人所說的話。只有女媧後裔才能阻止十年浩劫,現在似乎已經預示了這一點。

一天轉瞬即過,青冥仍舊沒有歸來。

童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青冥是個守信的人,答應了七天回來,就一定會回來。可現在他沒有回來,那也就意味着,他遇到了什麼麻煩,而且還是大麻煩。

雪兒雖然掌握了神力,可還沒有到運用自如的程度。不過有她在吳家,童言再佈置一個九曲幻陣,吳家就更安全了。

他決定先行離開吳家,一來調查一下青冥和千面書生等人的行蹤,二來,他要去一趟泰山之巔,見見老祖宗所化的那棵參天大樹。

全能仙師 第二天一早,他便帶着族人前去吳家地宮的入口之外開始佈陣。有鳳雛祕籍在,佈置此陣倒也不算太難。

童言將進出陣法的方法告訴了族內的幾個長老,並讓他轉告給其他族人以及雪兒。至於他,則在佈陣之後,便獨自一人離開了。

吳家老宅外圍的林子旁有個鎮子,吳老伯就是那鎮上的醫生,就是他帶着童言回到吳家認祖歸宗的。童言去鎮上找了一下吳老伯,並讓他隨時留意一下鎮上是否有陌生人進入等事宜。然後他又買了一套新衣服,這才向着青冥可能行走的那幾條線路走去。

童言這邊開始找尋青冥等人,而青冥等人也終於是見到了囚禁他們的罪魁禍首了。

只是令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這個所謂的罪魁禍首竟然是個道姑,還是個臉上有黑痣,滿身肥肉的醜八怪。

這道姑長得醜也就算了,沒想到心腸還十分歹毒。

她爲何要囚禁千面書生和青冥等人呢?原因說出來,真讓人難以想象。她竟然是爲了吃!

沒錯兒,她就是爲了吃。一個吃人肉的道姑,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用她的說法是,這一百多年來,她已經習慣了人肉的味道。一頓不遲人肉,她就渾身難受。

她吃過的人無計其數,只要是來黑龍山,十個得有九個遭到了她的毒手。

也許這樣的人,已經不能再稱之爲人。但就是這樣人面獸心的東西,偏偏修爲極高,手段極強。

她最擅長的便是封印,各種封印。青冥和千面書生等人之所以會中招,便是因爲這黑龍山上封印的緣故。

封印之法,有很多,常見的無非就是困人或者困住妖魔鬼怪。而實際上,封印之術是個大類。這裏麪包羅萬象,門道頗多。

有的封印可以讓人神志不清,有的封印則能讓人全身乏力,而青冥和千面書生等人所中的封印,便是能讓人眩暈、失去知覺的這一類。

想想也真是可怕,連身爲青龍後裔的青冥都不能倖免,這死道姑的一身造詣,真是令人動容。

好在之前被她抓住的人還沒有吃完,但不用多久,就要輪到青冥和千面書生等人了。

也不知道童言是否能夠及時趕到,但就算趕到了,他又能是這惡道姑的對手嗎?

封印之戰,即將到來! 童言認爲,如果青冥遇到了什麼危險,那一定是撞見了海妖一族或者碰到了那該死的奉天盟盟主鯤鵬。

除了這兩撥勢力外,他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人能對青冥造成威脅。

所以這一路上,他更多的是在調查海妖一族的蹤跡。如果但凡發現了一點兒海妖一族的蛛絲馬跡,想找到青冥,應該也就容易的多了。

但他哪裏知道,這次還真的與海妖一族無關,跟奉天盟更是沒有半點兒牽扯。

江湖之大,能人異士輩出,他所知道的江湖,其實不過一隅之地罷了。很多高人更習慣隱世潛修,與世隔絕。只可惜,這些所謂的高人並沒有救世之心,不然的話,又豈會任由海妖一族在人間胡作非爲呢?

童言這一尋找,足足找了兩天,所尋找的地方也都是青冥和千面書生他們可能行走的路線。奈何這樣的找尋,根本無濟於事。

青冥沿途之上,連一點兒記號都沒留。地方如此龐大,誰又知道他們到底去了哪兒呢?

童言知道,繼續這樣找下去,只是浪費時間。或許,他應該找個人來幫幫忙。

找誰呢?陳瞎子絕對是個很好的選擇,要知道陳瞎子精通卜卦之術,只要他卜上一卦,定可尋到青冥和千面書生他們。

只是現在的問題是,陳瞎子這人習慣在江湖上游走,也不知道他此刻跑到何處算卦去了。

童言決定動用魔宗的消息網,魔宗在雄擎蒼迴歸之後,已經重組了消息網。通過他們找到陳瞎子,應該要容易的多。

心中有了主意,他當即向附近的城市趕去。

以前魔宗的聯絡點,都是在門口掛着黑白相間的燈籠。但是上次被詭門循着這種燈籠將魔宗聯絡點全部拔除之後,魔宗變換了聯絡點的特徵。不再是掛燈籠,而改換成了掛麪具。掛什麼樣的面具呢?正是凶神惡煞般的修羅面具。這面具與普通的面具還稍稍有點兒不同,一隻眼睛睜着,一隻眼睛閉着。所以想要找到這樣的聯絡點,倒也不太困難。

沒過多久,童言就進入了一座還算繁華的小城市。這城市雖然比不上那些一二線的大都市,卻也是高樓林立,車水馬龍。

走在乾淨整潔的柏油路上,童言不時的四下張望着。現在距離天黑,還有一個多小時,正值下班高峯期,汽車的喇叭聲,呼嘯聲,引擎聲,全部摻和在一起,聽起來真夠讓人鬧心的。

魔宗的聯絡點肯定不會在鬧市區,所以童言並沒有向市中心的方向走,而是就在這市郊附近找尋着。

可魔宗有沒有在這麼一個小城市裏安置聯絡點,他現在也說不準。不過總要找找看,如果實在找不到,再去下一個城市。無非就是多費一些時間罷了,終歸會找到的。

不知不覺間,天色已經漸漸的暗了下來。周圍的商鋪已經點起了霓虹燈,五顏六色的,十分好看。

童言已經記不清上次看到這樣的景象是什麼時候了,在他看來,當個普通人其實也不錯,至少不會有這麼多的煩惱,也不會時時刻刻行走在生死邊緣。

他深呼了一口氣,隨即繼續開始尋找魔宗的聯絡點。走着走着,天色越來越暗,若不是有路燈和一些小店的燈光照亮,可能就得徹底的陷入漆黑之中了。

擡頭看了看天空,月亮和星辰都被厚厚的烏雲遮擋起來。看樣子不要多久,就要下雨了。

他得抓緊點兒時間,這樣也就可以早點兒尋個避雨之處。

正在他這樣仔細的尋找之際,未曾想一陣陰風竟突然從他的身邊刮過。

他猛地睜大雙眼,當即向那陰風吹去的方向看去。沒想到,他竟然看到了一個小男孩兒,一個只有八九歲大的小男孩兒。只可惜,這孩子已經死了,現在的他,只是一隻鬼罷了。

童言自然無心去打擾這個小鬼,但就在這時,與他擦肩而過的小鬼竟突然停下了身形,接着猛地轉身看向了他。

一人一鬼就這樣四目相對着,似乎都對對方有些驚訝。

終於,童言率先開口了。“小傢伙,你這急匆匆的要去哪兒啊?爲何不去地府投胎呢?”

他一邊說着,一邊向這小鬼走過去。

如果這小鬼迷失了進入陰曹地府的路,童言倒是可以送他一程,只需要爲他念上一段經文,就能超度他往生極樂,進入幽冥。

小鬼怔怔的看着他,有些綠油油的臉上滿是不解。

“叔叔,你……你看的到我?”

童言聽此,笑着點頭道:“沒錯兒,我能看到你。實不相瞞,我是個修行者,妖魔鬼怪都逃不過我的法眼。”

小鬼聞此,非但沒有害怕,反而驚喜的道:“叔叔,你真是高人?那你肯定會法術嘍?”

“法術?會那麼一點兒吧。怎麼?你問這個做什麼?”

小鬼趕忙答道:“叔叔,我一直都在找大師、高人,我爸媽被壞蛋抓走了。她要吃他們的肉,只有我一個人逃了出來。我想救他們,可是……可是我打不過。電視裏說,有好多天師道長能夠降妖除魔。你是修行者,你是不是也跟孫悟空一樣,可以打敗妖魔鬼怪?”

童言聽此,呵呵笑道:“孫悟空根本就不存在,至於降妖除魔,我倒是可以試試。只是我現在另有要事在身,只怕是……”

他話還沒有說完,那小鬼竟直接雙膝跪了下來。

“叔叔,我求求你了。你救救我的爸爸媽媽吧,他們就要死了,就要被人割下肉吃掉了。我求求你,求求你……嗚嗚……”

說到這裏,這小鬼竟忍不住的嚎啕大哭起來。

正所謂,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童言是真的沒有辦法拒絕。可是……可是這小鬼身上的陰氣爲何如此之重呢?他身上穿的衣服也不像是當代人的服裝,有點兒像八九十年代的服飾。

掛名新妻 他該不會已經死了很久吧?若是這樣的話,他的父母也很可能早就命喪黃泉了。

“小傢伙,你知道你爸媽被誰抓走了嗎?就算我答應你救他們,那你可知道他們被關在何處?”

“我知道,他們被關在黑龍山的牢房裏。那裏不僅關押我爸爸媽媽,還關了好多人。”

童言一聽此言,眉頭不由得深深的皺了起來! 對於黑龍山這個山名,童言倒是沒有什麼印象。 可這小鬼所說的話,卻讓他有些震驚。

“孩子,你的意思是,你父母和一大羣人都被人關了起來。囚禁他們的人,吃他們的血肉?”

小鬼點了點頭道:“是,那老太婆跟鬼一樣,我的肉就被她……就被她吃了不少。還好我逃了出來,不然我一定會死的!”

很多人死後變成鬼,都不願意相信自己真的死了,更多的人都以爲自己成仙了,或者變成靈了。這小孩兒如此說,看來他還不知道,他其實早就死了。至於所謂的逃出來,也只是鬼魂飛出來罷了。

他提到了老太婆,也就意味着,有一個老太婆四下抓人吃人。若真是如此的話,童言認爲,這老太婆絕不會是人,很可能是什麼妖魔。

童言急着在這城市裏尋找魔宗的聯絡點,自然不能把太多的精力和時間放在一個死了很久的小鬼身上。就算那老太婆真的吃人,這麼長時間過去了,誰又知道那老太婆是不是還在黑龍山呢?誰又知道,那老太婆是不是已經被沿途路過的修士給替天行道了呢?

但童言又不忍心拒絕這小鬼,因爲他知道,這是這小鬼最後的執念,他如果放不下這個執念,解不開這個心結,他就沒法進入幽冥輪迴轉世。

小鬼雖然看上去不像厲鬼,可他身上的陰氣之強,怕是連厲鬼都有所不及。

簡單的爲他念咒超度,恐怕都不行,不然的話,地府又爲何不派陰差來將他帶走呢?可能就是認爲他心願未了,難入輪迴的緣故。

“小傢伙,那黑龍山距離此地有多遠?”

小鬼聽此,想了想道:“不太遠,我半天就能趕到。”

半天趕到?童言聽此,真是哭笑不得。這小鬼是鬼,他的速度之快,又豈是常人所能比擬的?他說的半天趕到,估計童言得走一整天。這樣來看,距離還真是不近。

“小傢伙,你看這樣如何?我先把自己的事情處理完,一得空,我就陪你一起去黑龍山。你看如何?”

小鬼聽此,猶豫了一會兒道:“叔叔,你該不會騙我的吧?”

童言搖頭笑道:“我當然不會騙你,這樣吧,你就暫時跟着我吧。我手頭兒的事處理完,就跟你去黑龍山。行了,別猜疑了。男子漢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來啊,跟上我!”

小鬼雖然有點兒不信,可看童言也不像壞人,而且能看到自己,終於擡腿跟了上去。

有這小鬼在旁,童言這一路上倒也不太孤單。小鬼會唱歌,唱的都是紅歌。紅歌不是大紅大紫的歌曲,而是指紅色歌曲,就是讚揚和歌頌革命和祖國的歌曲。

童言小時候也學過很多,現在的小學音樂課也教唱。

聽這小鬼聲聲歌唱,童言彷彿自己也回到了小時候。他還記得自己學會的第一首紅歌,還是他老爸教的。現在父母和小妹已經輪迴轉世,有時間,他真得向崔判官問問地址,他也好去看看父母和小妹。

一人一鬼在馬路上悠哉的逛着,可嘆足足找了一夜,也沒有看到魔宗聯絡點的影子。

童言有點兒無奈,看來只能向下一座城市前去了。

小鬼晚上生龍活虎的,可是天剛放亮,他就沒了精神。童言拿出一張詭符,讓他棲身其中。這樣一來,他也就不用害怕陽光的照耀了。

說來也怪,晚上還烏雲密佈的,但直到天亮也沒有下起雨來。童言有點兒鬱悶,這幾天他吸收了不少星辰之力,一天不吸收就覺得渾身不自在。彷彿他已經把星辰之力當成了食物,不吃就會餓。

離開這個城市,童言轉而向下一座城市進發了。

半日後,他們就抵達了另一座城市。這個城市比之前的那個,要顯得小得多,而且明顯經濟要落後一些。

不過對童言來講也有好處,那就是人口少,城市面積小,這樣尋找魔宗的聯絡點,難度也就小得多。

可還未等他找到魔宗的聯絡點,沒想到“有緣千里來相會”,他竟然看到了正擺着算命小攤的陳瞎子。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