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如果有探查能力在,就肯定能夠找到他們!”江雨煙站在原地與藍海辰進行通話,語氣有些失落。

“好,那就先這樣吧。我?我差不多到河邊了,偏上游的方向,你過來吧。”江雨煙又說。

“河邊……偏上游……?”蜜蛇聽後心中一動。

按照蜜蛇的判斷,江雨煙現在應該是丟失了目標,藍海辰則要趕過去與她匯合。

但現在兩人已經沒有探查能力,在丟失目標的情況下,再想殺人已經很困難。

但蜜蛇不一樣,雖然她的探查能力已經在找污妖王時用掉,但污妖王的還在蜜蛇手上。

污妖王是警察,所以一樣也有探查能力。之前蜜蛇抓到污妖王時,第一件事就是將污妖王的探查能力,那個小石塊拿到手。

越是這種時候,探查能力就越顯得寶貴。所以蜜蛇一直很小心,沒有使用這次寶貴的機會。

“不過現在,是不是該將這個能力用掉了?”蜜蛇伸手從兜裏掏出小石塊,眼中閃現出狡詐的意味。

藍海辰和江雨煙找不到白髮,不代表蜜蛇找不到。現在白髮的大致方位已經很清楚,對方又一直防備着藍海辰兩人無暇他顧,正是蜜蛇下手的好機會!

此時蜜蛇也已經漸漸失去了耐心,因此現在這個機會極爲誘人。如果這次能成功的話,蜜蛇就基本宣告勝利。

所以蜜蛇最終還是決定出發,去將白髮找出來殺掉!

按照江雨煙的說法,白髮那邊不只有兩個人。爲了提高效率,蜜蛇立刻聯絡狙擊手,讓狙擊手配合着一起尋找。

兩人先來到河岸附近,再由蜜蛇發動探查能力,很快幾個紅點出現在蜜蛇腦中的地圖上。

“在這裏,我們按照地圖上的標記分頭去找,一個個確認他們的身份。切記不要打草驚蛇,我們已經沒有別的探查能力了。”

蜜蛇將紅點的位置標記再地圖上,交給狙擊手說。

病號接過地圖咳嗽了幾聲,又看了看蜜蛇,點點頭轉身走開,從頭到尾沒有說一句話。

他原本可以掌控整個局面,沒想到卻被這個女人看破計劃,反過來被逼着加入殺手一方,這對病號來說簡直是奇恥大辱。

別看病號這個人看起來病懨懨,但他可是犯過好幾樁命案的亡命之徒。只是因爲做事幹淨,纔沒有留下把柄,所以一直沒有被抓。

他享受殺人的感覺,也喜歡牢牢掌控整個局面。面對那些年輕貌美的姑娘,病號覺得自己只有親手將她們撕碎,纔是對她們美的最大尊重。

對於蜜蛇也是一樣,原本病號在知道蜜蛇是殺手時,心中是無比興奮的。在那個晚上,病號一見到蜜蛇,就有種親手將她殺掉的衝動!

病號甚至覺得,這就是是屬於他自己的戀愛的方式。

所以當病號扣動扳機,將遠處的黑袍人擊斃時,心中的興奮幾乎將胸膛撐爆。

但很快現實就將病號打入冰窖,他居然殺錯了人,居然被這個女人給耍了!

但沒有辦法,現在病號只能聽從蜜蛇的,按照蜜蛇的計劃贏得遊戲的勝利。

病號突然覺得,自己也並非像他以爲的那樣,瘋狂的毫無底線。在面對生命的威脅時,病號還是本能的選擇活下去,這讓他感覺羞愧恥辱!

雖然心裏這麼想,但病號動作上卻始終很誠實。他小心翼翼的尋找着白髮的蹤跡,盡全力完成蜜蛇的吩咐。

“咳咳……可惡啊那個女人,等到遊戲結束,我一定要將她撕碎,一點點將她解剖!”病號一邊走一邊說。

就在這時,一個黑影突然從天而降,一把掐住病號的脖子,同時將他的身體控制住。

“什麼人!”病號大驚失色,掙扎着想擺脫控制。但下一秒,病號發現掐着自己脖子的居然是厲鬼。

病號立刻放棄抵抗,他知道,蜜蛇的計劃恐怕已經泄露。

“我已經將狙擊手控制住,你那邊隨時可以。”藍海辰看着不遠處的病號,在電話裏對江雨煙說。

另一邊,江雨煙聽後點點頭,仔細觀察着遠處蜜蛇的身影。

從剛纔開始,江雨煙就一直跟在蜜蛇後面,悄悄觀察着蜜蛇的一舉一動。現在藍海辰那邊已經辦妥,只要接下來配合到位,他們就能反敗爲勝!

與此同時蜜蛇正嚴陣以待,低着身子慢慢接近不遠處的那道亮光。這周圍的玩家就只有那麼幾個,想要從中找到白髮簡直易如反掌。

因此蜜蛇微微一笑,輕輕揮手,讓厲鬼想前方那道身影撲去。.. 蜜蛇不想多費時間,所以厲鬼剛一行動,蜜蛇就裹着黑袍徑直向那道身影走去。

時間緊迫,蜜蛇必須速戰速決。

對面的身影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厲鬼撲倒在地。與藍海辰的做法一樣,蜜蛇同樣命令厲鬼,在第一時間卡主對方的脖子,不讓對方發聲。

“讓我看看你到底是誰!”蜜蛇着,慢慢向對方走去。無論那人是不是白髮,蜜蛇都會把對方弄殘廢,好限制對方的行動。

“藍海辰啊藍海辰,雖然你很可惡,但不得不說,你的很多辦法還是很和我心意的!”蜜蛇一邊笑一邊說。

此時對面的人已經放棄掙扎,手電掉在地面上,從草地的縫隙中透出些許光亮。

蜜蛇看着地上的手電,腦中突然一閃,感覺有些不對勁!

“等等,這個人爲什麼要用手電?”蜜蛇停住腳步,看着對面的人心中想到。

既然對方想隱藏行蹤,那就不應該在這時候還開着手電大搖大擺的晃盪纔是,這不符合邏輯。

蜜蛇心臟狂跳,在這種時候,所有的不合常理都可能是陰謀,也都可能表示你已經中了別人的計。

蜜蛇不是傻瓜,在這種時候立刻意識到這其中的不對。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突然從一旁響起。

“就是現在,動手!”

是江雨煙,她看到蜜蛇的反應,立刻意識到情況有變。於是她當機立斷,馬上聯繫藍海辰。

藍海辰收到信息,立刻命令自己的厲鬼動手。一旁的狙擊手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厲鬼一把扭斷脖子,沒了性命。

另一邊蜜蛇聽到江雨煙的話,立刻命令厲鬼向江雨煙襲擊過去。但厲鬼接到命令後只是緩緩的站起身來,慢慢向江雨煙移動過去,完全沒有之前的迅捷。

“不好,殺人機會被用掉了!”蜜蛇哪能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立刻意識到自己的計劃已經被藍海辰發覺。

所以蜜蛇毫不猶豫轉身就跑,現在唯有先自己躲起來,纔可以從長計議。畢竟蜜蛇現在還掌握着殺死藍海辰的關鍵證據,只要湖不被抓住就還有翻身的希望。

但很可惜,江雨煙不會給蜜蛇這個機會。江雨煙早就在一旁拿着弓弩,時刻瞄準着蜜蛇,見到蜜蛇想跑立刻扣動扳機。

箭矢瞬間穿透蜜蛇的皮膚,刺入腹部之中。蜜蛇中箭倒地,她極力忍耐,但嘴還是不受控制的慘叫出聲。

“啊!!!”

但蜜蛇知道現在不能落入江雨煙手中,所以儘管中箭,但蜜蛇依然掙扎着想要爬起。

只是不知道爲什麼,蜜蛇的眼睛突然間開始模糊,意識也漸漸變得不清醒。哪怕腹部疼得鑽心,但蜜蛇還是像睡着了一樣,爬在地上一動不動。

“我已經抓住她了,放心一切都在掌握之中。”蜜蛇低聲通知藍海辰。

“很好,我很快就趕過去,你先穩住情況。”藍海辰回答說。

江雨煙看了看地上的蜜蛇,並沒有急着過去,而是先走到之前被襲擊的人面前,彎腰將其扶起。

“沒事吧,我看厲鬼掐你脖子了。”江雨煙說。

“咳咳……沒事,比起一開始的幾晚上,這算幸運的了。”小鬍子咳嗽着擺擺手,示意自己沒問題。

“讓我看看,這個殺手究竟是誰!”小鬍子很生氣,他一瘸一拐的走到蜜蛇身邊,一把揭開蜜蛇的面具。

“居然是她?哼,我之前就覺得她不像什麼正經人,果然她就有問題!”小鬍子一見是蜜蛇,立刻氣憤的說。

“行了你就歇歇吧,她現在已經暴露身份了,今晚鐵定要被大家殺死了。”江雨煙擡腳踢了踢蜜蛇的肩膀,後者一點反應都沒有。

江雨煙偷偷一笑,她用的弓弩上也塗了藥液,蜜蛇一旦中箭就會跟狙擊手一樣,如此可以防止蜜蛇亂說話。

“接下來怎麼辦,好不容易抓到一個殺手,總不能就這麼放過她。”小鬍子看着蜜蛇問。

“她可是殺手,危險着呢,剛纔的感覺你還想再來一遍?所以我覺得咱們還是要謹慎,遊戲到了現在,每一步都必須很小心才行。”江雨煙說。

小鬍子一聽連連點頭,他確實已經被殺手傷怕了。

方纔蜜蛇命令厲鬼襲擊江雨煙後,小鬍子並沒有看到具體細節。所以他並不知道殺手已經不能殺人,還以爲江雨煙只是讓蜜蛇昏迷,然後撐過了60秒。

於是兩人又說了幾句話,剛一放鬆下來旁邊突然又傳出莎莎聲。

江雨煙他們轉頭看去,見灌木中居然緩緩走出一個厲鬼,正用陰冷的目光盯着兩人。

“不好,快走!”江雨煙大吼一聲推了小鬍子一下,小鬍子立刻反應過來轉身就跑。

江雨煙也裝模作樣的跑了幾步,等確認小鬍子跑遠後就又折回來,與藍海辰匯合。

“怎麼樣沒露餡吧?”藍海辰見後問。

“沒有,一切順利。”江雨煙點點頭看向蜜蛇。

“走,我想咱們該好好招待一下這位蜜蛇小姐了!”藍海辰冷笑着說。

於是兩人悄悄將蜜蛇轉移開,又將蜜蛇綁在一顆樹上。藍海辰這才掏出匕首,一下紮在蜜蛇大腿上。

“啊!!!”蜜蛇吃痛醒來,看到藍海辰兩人。

“哼哼……藍海辰……這一切都是你設計的!”蜜蛇惡狠狠的看着藍海辰,她眼神兇惡頭髮蓬亂,看上去狼狽至極。

“不錯,這時候很多人都在過河,你探查能力自然能看到不少人。可惜你上了我的當,以爲那裏面有蜜蛇。”藍海辰點點頭說。

由於藍海辰之前所做的鋪墊,蜜蛇先入爲主,以爲白髮就在河邊,但其實河邊那些人只是一些在正常過河的玩家而已。

蜜蛇就這麼被藍海辰帶入思維誤區,直到最後一刻才反應過來。但一切都已經晚了,蜜蛇想跑也跑不掉。

“沒想到吧,你算計了我們一晚上,最後還是被我們算計了。”江雨煙也笑到。

“現在我問你答,你要是好好回答我,我就讓你少吃點苦頭!”藍海辰握着匕首在蜜蛇眼前揮舞,威脅的意味十足。

“現在我們開始,錄音你放在哪裏了?”藍海辰問。.. 蜜蛇聽後一怔,似乎沒想到藍海辰已經意識到錄音的事情。但蜜蛇隨即慘然一笑,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反正你已經把我抓住了,我的身份也已經暴露。既然我已經死定了,你覺得你威脅我還有用嗎?”蜜蛇不屑的說。

“你最好還是開口,否則有你難受的。”江雨煙在一旁說。

“哼,有本事就讓我開口!”蜜蛇依舊不服軟。

“唉,看來長時間的遊戲,已經讓你對自己的能力出現錯誤估計。如果你還不放棄抵抗的話,我不介意讓你知道自己的真實水平。”藍海辰說着又將匕首擡到蜜蛇面前。

“哦?你能怎麼對我,捅我一刀?”蜜蛇狠狠地說。

“不會的,我怎麼會這麼輕易的饒了你。”

藍海辰聽後挑了挑眉,抓起蜜蛇的手,用刀尖對準她的指甲縫隙刺過去。

蜜蛇嚇得一抖,但還是命令強忍住不能出聲。但誰知道藍海辰刺到一半突然頓住,刀尖只是輕輕碰了蜜蛇的手一下。

“啊!”蜜蛇被嚇得不輕,隔了一秒才發現自己並未受傷。但嘴巴卻已經不受控制的喊出聲來。

“哈哈哈,你看,你也沒想象中那麼勇敢不是嗎?”藍海辰哈哈大笑,一旁的江雨煙也抿嘴輕笑,兩人都用戲謔的眼神看着蜜蛇。

“藍海辰!有種就直接上,別在這裏給我耍這些小花招!”蜜蛇氣憤的大叫,但藍海辰卻毫不理會。

只見藍海辰吹着口哨取出一塊布,在蜜蛇劇烈的抗拒下將她的眼睛矇住。

“藍海辰,你要幹什麼!幹什麼!”蜜蛇大聲叫嚷,但卻無法阻止。

藍海辰又拿起蜜蛇的手,這戲蜜蛇沒了防備,恐懼加倍在心中生長。

“啊,該選哪一根呢,總覺得那一根都很合適啊!”藍海辰“猶豫”着說。

蜜蛇繼續痛苦的大叫,江雨煙怕被別人聽到,就拿布將蜜蛇的嘴封住。蜜蛇冷汗直冒,狼狽的左顧右盼,但奈何雙眼什麼也看不到。

藍海辰的辦法很簡單,就是讓蜜蛇摸不透他到底要幹什麼,讓蜜蛇無處防備。人在這種時候往往最容易屈服,這也是一種心理攻勢。

當然,最後還免不了給蜜蛇來點真的讓她吃點苦頭。這些都是小時候,那個邪惡的庚樂晨教給藍海辰的。

“從小就教我這些,那些那老傢伙到底是有多邪惡啊。”藍海辰不禁心想。

所以沒過多久,蜜蛇便抽泣着向藍海辰求饒。

“現在告訴我吧,除了你身上,有沒有在別的地方藏下錄音。”藍海辰冷笑着問蜜蛇。

“我……我說……”蜜蛇沒辦法,只能喘着粗氣將實情說出。

原來正如藍海辰所想,蜜蛇不但自己身上有錄音,甚至連狙擊手和污妖王的屍體上都有備份。

“哼,果然藏的到處都是,還好把你給抓住了!”江雨煙聽後說。

於是兩人先將蜜蛇搜身,將她身上所有的電子設備和存儲設備毀掉。只是蜜蛇用來鏈接遊戲應用的那部手機,卻不能隨便動。

“其實也不是不能毀,關鍵是卡留着就好。”藍海辰說着拿出自己的一部備用手機,將蜜蛇的手機卡裝進去。至於之前哪一部,同樣被藍海辰毀掉丟棄。

這樣一來,蜜蛇身上便再也沒有能威脅藍海辰的東西。

之後藍海辰又問出污妖王的屍體所在,兩人押着蜜蛇趕過去,同樣毀掉污妖王身上的一切設備,這才重新開始趕路。

此時時間已經過了4點,距離投票已經不剩多少時間。藍海辰和江雨煙不敢放掉蜜蛇,就押着她一路快步行進。

好在此次的路沒有多難走,三人終於在6點之前趕到集合地點。

衆玩家一個一個的從林中出來,聚集到篝火旁小聲議論。藍海辰讓蜜蛇先過去,自己和江雨煙則間隔了一會兒纔回到自己的位置。

最後手機上的時間終於到達6點,那團詭異的青色篝火準時升起。

碰!碰!污妖王和病號的屍體同時從天空中落下,衆人見後無不吃驚。

“這……怎麼死的是他們兩個,這是怎麼回事?”廚娘看着兩具屍體吃驚的說。

“看來狙擊手果然是出手了呀,就是不知道他站到了哪一邊。”不明真相的大熊也開口道。

白髮看着污妖王的屍體面色鐵青,現在警察就剩自己一人,但殺手卻還有兩個。這次遊戲還能有獲勝的希望嗎?

“嚯嚯嚯嚯,又是一個令人興奮的夜晚呢!”這時法官從篝火中閃身而出,看着衆人放聲大笑。

“今晚有兩名死者呢,看來狙擊手終於出手。不知這兩名死者的身份到底是怎樣的呢?真是令人期待。”法官坐到自己的位置上,裝模作樣的雙手托腮,很天真的樣子。

“我們先看看第一名死者的身份。”法官的眼睛看向污妖王,污妖王身上飛出一張卡牌,展現在衆人面前。

“是警察,可惡!警察居然又少了一個!”冰塊臉捱得最近,看到紙牌後氣急敗壞的說。

其餘玩家的臉色也很難看,污妖王的腹部有一個非常嚴重的傷口,十分類似槍傷。因此很明顯的,今晚狙擊手最終選擇了殺手一方。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