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欲哭無淚,但還是抱着軒轅千兒。

軒轅千兒的小腦袋蹭着王浩的胸口。

一隻手還放在了王浩的胸大肌上面。

王浩努力告訴自己不要想太多。

夜已深。

軒轅千兒也累了。

不多時就已經睡了過去。

大清早,

王浩就從痛苦之中驚醒了過來。

抱着小肚子趴在牀上,不知道的還以爲王浩的大姨媽來了。

王浩一陣難受,大清早有點反應,簡直就是要人命。

忍了好幾分鐘之後,王浩才恢復平靜,滿頭大汗的躺在牀上。

軒轅千兒也驚醒了一些,但還是迷迷糊糊的成分更多,找到了王浩之後鑽進了王浩的懷裏面。

王浩抱着軒轅千兒,努力平復着自己的情緒。

可是王浩萬萬沒想到的時候,逐漸醒過來的軒轅千兒,緩緩把魔爪伸進了王浩的褲襠。

王浩登時虎目圓瞪。

一把摁住了軒轅千兒的手。

軒轅千兒俏皮的睜開眼睛,“你幹什麼?”

王浩咧嘴一笑,“我還想問你幹什麼?”

“玩啊。”


軒轅千兒壓住了王浩。

略帶一些挑釁的看着王浩。

王浩笑得比哭得還難看。


“今天怕是不行了。”

“你怎麼了?”

“出了點小故障?”

軒轅千兒愣了半天,“你是不是不行了?” 王浩一陣欲哭無淚。

這踏馬哪裏是不行了。

軒轅千兒楞楞的看着王浩,帶着壞笑把手伸進了王浩的褲衩子。

“沒什麼問題啊?是不是心理問題?”

王浩一陣欲哭無淚。

“過段時間行不行?這段時間是真的不太行了。”

“爲什麼?”

“一言難盡。”

王浩儘量讓自己不那麼火氣大,不然的話,那股子疼勁兒一上來,王浩感覺自己都快要休克了。

軒轅千兒故意不鬆手,逗王浩玩兒。

不一會兒,王浩滿頭大汗,面色蒼白,趴在牀上。

“疼疼疼。”

“你怎麼了?”軒轅千兒也終於意識到王浩的不對勁了。

王浩擺擺手,“沒事,可能最近一個月沒辦法做這種事情了。”

軒轅千兒懵逼了半天,“一個月?”

王浩道,“可能會更久。”

軒轅千兒雖然一肚子的疑問,但還是最終忍住了。

也沒有說什麼,“如果是疾病的話,你不用跟我避嫌的,我會帶你去醫院的,到時候我照顧你。”

王浩啞然失笑,“這倒不會。就是因爲一些事情,我儘量調整好自己。”


軒轅千兒點點頭。“沒事,你什麼樣子都行,哪怕是真的不行了,也無所謂的。”

王浩苦着臉,“大姐,不至於。”

軒轅千兒笑嘻嘻的看着王浩。

“好啦,我去上班了,親一口行嗎?”

王浩親了口軒轅千兒。

目送軒轅千兒離去,王浩整個人都不好了。

趕忙起身去練功,一定要在最短的時間沒達到觀氣境,不然的話。身邊有這麼一個尤物,隔三差五的給招來一肚子的火,王浩肯定會爆炸的。

一直到了正午時分,王浩匆匆洗了個澡。

重新檢查了一下雷神一號,已經恢復了很多了。

看樣子,已經沒什麼大問題了。

要是真的壞了的話,還得重新送去國外,讓國外那幫養着的科學家去修理了。

王浩點了根菸,坐在陽臺上吃這東西。

王敢給王浩打了個電話,說是有人找,但是具體是誰找沒有說,就急匆匆的掛了電話。

這讓王浩一頭霧水,但還是規規矩矩的跑去了老房子。

一進門,就看到王敢和童南天兩個人規規矩矩的站在那裏一動不動。

王乾也是低着頭,稍微好點,起碼還能坐着。

王改給王浩偷偷遞了一個眼神,示意王浩注點意。

看到這個熟悉的表情,王浩就知道今兒高低得挨一頓削。

探頭探腦的進了套房。

就看到炕上坐着一個人,他的面前放着一個小小的桌子,桌子上面放着一碟子花生米,一碟老虎菜。

除此之外就是一瓶酒。

他的對面還坐着一個老人。

不是別人,正是那天碰到的龍門上一代九大神將之一的呼延怒。

雖然王浩只是看到了一個背影,但是那個背影王浩再熟悉不過了。

縮頭縮腦的現在不遠處,王浩嬉皮笑臉道。

“師叔,你們吃呢?菜夠不夠?不夠的話,我讓老四再給您二位做一點?”

呼延怒似笑非笑的看着王浩。


他的對面,只留給王浩一個背影的那人輕輕喝了一口酒。

也不說話。就安安靜靜的坐在那裏。

可正是因爲這樣,讓王浩更加的有心理壓力。

那人筷子夾了一粒花生米放進了嘴裏面緩慢咀嚼。

“回來啦?”

那人問道,

王浩咧嘴一笑。

“回來了,三師叔。”

“聽說還找了個媳婦兒?來的時候,怎麼沒有帶來?”

王浩舔了舔嘴脣,“三師叔,要不直接打?”

呼延怒笑了出來,看了眼對面的人。

“老三,就別嚇唬他了,這小子已經被我種了首陽砂,以他的天賦,要是快一點的話,一個月之內,就能夠突破觀氣境,首陽砂就會自己消失,要是這小子還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話,怕是得小半年。”

王浩立馬拍胸脯保證道。

“師伯,師叔,你能放心,我肯定會好好練功的,絕不會辜負各位長輩對我的希望。”

呼延怒瞥了眼王浩。

王浩立馬沒有後話了。

三師叔夾了一顆花生放進嘴裏,喝了口酒。

“在外這麼多年。還是沒有變啊。”

王浩咧嘴一笑,“這不是勿忘初心嘛。”

三師叔吃東西的動作稍微停頓了一下。

回過頭看向了王浩。

帥氣逼人!

這四個字貫穿了這位三師叔的一聲。

將門上一代九大神將之一黃妄。

老三王敢的親師父。

上一代九大神將,王浩沒有見全過,只記得其中的四位。

剩下的五位王浩從來沒有見過,問到的時候,師父也是閉口不言。

將門的四位上代神將,除了教自己的徒弟之外,還要教將門的下一代門主功夫。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