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心事重重,他不僅要儘快突破到通融境的修為,還要尋找一個門派來修鍊這仙界神通,所以他像儘快找一個安靜的歇息之處來凝聚靈力,他看見了千米之外有一處破舊的屋舍,便感應了一下四周的情況,

隨後便飛進了這屋舍之內,他看了一眼這屋舍之內,沒有任何的危險,也沒有任何的人跡,就是一片狼藉,髒亂的很,不過王毅也不嫌棄,連忙坐了下來,雙目緊閉,運行起了全身的靈力,

「轟轟轟轟轟轟,,,,,,」

就在這時,突然雷聲大作,好似無數顆炸彈般同時爆響,在空中瘋狂的爆裂著,過呢個是傳出了無數劇烈的轟鳴,這轟鳴的巨響震耳欲聾,讓正在打坐的王毅感到了不適,

下一刻便是狂風四起,大雨磅礴而下,地面有乾燥變得濕潤,地上無數的灰塵與雨水相容,顯得無比混沌,

王毅看著門外雨水飛濺,迷縈一片,卻是微微做起了雙眉,

「這雨為何來的如此突然,毫無徵兆,毫無痕迹,」

「哎呀呀,這雨下的太大了,洒家借屋躲避一陣,」

就在王毅不解之時,有一個身體微胖的和尚悄然的出現了在了王毅的面前,王毅看見他從屋外走了進來,他的身影依舊是毫無痕迹可循,他在屋內對著王毅笑了笑,連忙脫下了外衣,抖了抖其上的雨水,

那一臉憨厚的神情讓王毅覺得此人並無惡意,便沒有在去思考什麼,他剛準備想繼續凝聚靈力,但是這和尚便大聲讚歎道,

「施主你雙眉濃黑、神情不怒自威,其內更是暗藏著無盡的威嚴與冷漠,這可是霸者之相啊,你可願意與小僧聊聊,」

王毅側目一看,聽到這了這番話心中也是暗自冷笑,笑著和尚竟如此的油嘴滑舌,搖了搖頭,便不再理會,

「好吧,那我不打擾你修鍊了,對了,你餓嗎,」

這和尚無奈的看了一眼王毅,從袈裟內拿出了一對燒雞竟還有一瓶白酒,他笑眯眯的看著王毅,仍是一臉的笑意,

「哦,你一個出家人部吃齋念佛,怎麼喝酒吃肉了起來,莫非你破了戒,是被趕出的和尚,」

王毅問到了酒味,再次側目一看,看著這和尚也泛起了一抹微笑,

「哈哈,正所謂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嘛,我這修行與你一樣,講究的是隨性而為,」

「恩,與我一樣,莫非剛剛我滅殺那老嫗的一幕你都看見了,」王毅聽到這話,收斂起了微笑,雙眉再次微微皺起,看著這和尚雙目之中顯現出了一絲凝重之意,

王毅暗自思索了一番,畢竟自己在廝殺那老嫗之時並沒有看見這和尚,但是這和尚卻看見了自己的行為,可見這和尚的修為在自己之上,

「恩,都看見了,你是一個不錯的人,洒家願意與你結交一番,」這和尚說著便拿出了兩個酒杯,分別到了兩杯酒,依舊是面帶微笑,

「呵呵,原來是這樣,如若是你那老嫗你可殺,」王毅微微一笑,神情不僅沒有鬆懈,反倒越加的嚴謹了起來,

「殺,為何不殺,」這和尚毫不猶豫,便大聲喝道,與此同時,便遞給了王毅一杯酒水,

「哦,為何,」王毅沒有接過酒水,而是再次凝重的問道,

「洒家的修行與你一樣,講究的是隨心所欲,更本就不用擔心什麼,更不會去考慮後果,他不是人罪不當死,但蠱惑百姓,蓄意抹殺修士之命,更是祭祀給鬼靈之體,這便是罪孽深重了,」

這和尚再次將手中的酒水遞給了王毅,王毅緊皺的雙眉微微鬆開,看了這和尚與這酒水一樣,再次問道,

「不知大師可知那鬼靈到底是什麼,」

「那鬼靈乃是無體的鬼念,這鬼靈分為七品,你滅殺的那是四品鬼靈,已是一個不容小視的存在,當鬼靈吸收足夠的養分之後,便能突破自身成為鬼魂,到那時候想滅殺就難上亦難了,

不過,這鬼靈對於我等佛門弟子來說,卻是我們的死敵,他們有專門的滅殺之法,你可想學習,」

這和尚再次將手中的酒水遞給了王毅,王毅遲疑了片刻,便坦然的接受了,與這和尚碰了一杯便一口飲盡,

「好好好,,,」

這和尚看見王毅如此爽快,臉上的笑容便像是綻開的花朵般,燦爛無比,他更是連連稱讚,

王毅一口飲下頓時覺得體內的酒水好似一團熾熱的火焰一般竟在腹中燃燒,無比的疼痛,無比的難受,但是卻散發著一股難以想象的力量,這力量滋潤著渾身的筋脈與血肉,他感到了體內充滿了力量,


「爽快,你也是一個爽快之人,這等好酒實在是上上品,既然你有結交我之意,那我也是一樣,哈哈········································」

王毅連忙再到了一杯,一口飲盡,感覺體內的酒水在不斷地翻江倒海,渾身的力氣與氣血大幅度的上升,王毅感到了那層通融境的關卡,內心也是無比的激動,

「哈哈哈,好,一壺酒結交了一個如此修士也是可喜之事,洒家姓樊,你就喊我樊哥就行了,你呢,」

「王毅,」王毅毫不猶豫的回答道,再次與這和尚碰了一杯,便再次喝起了起來,王毅也毫不拘束,連忙撕扯著燒雞吃了起來,

「哈哈哈哈,好,當真是我洒家沒看錯人,竟然如此豪邁,一點也不拘束,這才是真正的隨性之意,好,吃,」

「我比你大,我就喊你王弟了,」

「恩,樊哥,」王毅點了點頭,也是一臉的喜悅之情,他內心本還是有隔閡的,對著和尚還是保持著一份謹慎之情,可是就憑這和尚拿出的酒水,王毅就已經看出了他的品行與性格了,

此人值得一交, 樊和尚與王毅聊的無比盡興,他自己與王毅性格相似,相處的頗為融洽,心中也是欣喜不已,他已經忘記了自己多少年沒有這般痛快的聊天,痛快的喝酒了····················

「王兄弟我看你具備一絲佛緣,但卻無法洞察,現在窗外的雨也小了,我也該啟程了,臨走前我送你一道佛印,助你日後滅殺鬼靈,也就當做是你我相識一場的造化吧,

伸出你的左手,」

這姓樊的和尚面帶微笑的看著王毅,緩緩而道,他雙目清澈無比,沒有一絲的渾濁,可見他的內心也是如此,別無二心,只想幫助王毅,


「這恐怕有些不妥·····」

王毅看了一眼這和尚,猶豫了一下,王毅與這和尚的關係畢竟只是酒肉之交,但是現在這和尚卻要贈送自己的佛印,王毅豈能接受,

「怎麼了,莫非你是嫌棄我不成,還是認為我的佛印滅不了那些鬼靈,」

王毅聽到這話,內心微微一顫,這和尚初次見面便以好酒共飲,現在又以佛印相送,如果不沒有所圖之事,那此人就當真是豪爽之極,

「好,那我就多謝樊大師了,」

王毅略微猶豫了一下,還是伸出了左手,面帶微笑的回應了一句,

「哈哈,這才對嘛,洒家傳承阿彌陀佛之道,畢生所願便是引領人們通往極樂世界,現在我就贈你阿彌印,」

樊和尚咬破了舌頭,頓時殷紅的鮮血便肆意而流,他連忙用嘴中的唾液裹著著數滴鮮血吐到了掌心之中,與此同時他右手豎立與胸,嘴中連忙默念起了口訣,

剎那間,他的左手頓時爆發出了一道刺目的金光,這金光無比的閃耀,好似是黑夜之中最閃亮的星星,這金光光芒萬丈,有著折射天地之勢,他穿透了屋舍,穿破了雲層,這一刻天地都變得暗淡無光,好似所有的光芒全部給他給吸收了般,

王毅感到了一股極為強大的力量凝聚在了這和尚的左手上,頓時心驚不已,他難以想象這個相貌平平的和尚居然有如此的修為,王毅本想詢問一下這佛門的情況,但是卻打消了這個念頭,該問的當問,不該問的豈能肆意詢問,

「這阿彌印威力無窮,但不是至剛之印,它是凈化之印,日後你所見的鬼靈皆可以用此印來滅殺,望你能善用,」

耳邊傳來了這和尚的真誠的囑咐,下一刻這和尚便緊緊地握住了王毅的左手,頓時感到了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這疼痛深入骨髓,好似實在烙印一般,王毅感到自己的皮膚在燒焦,灼熱疼痛之感實在是難以想象,

「呵呵,底子不錯,身子骨居然如此結實,看來日後你必定你能直衝雲霄,」

王毅一直忍著劇痛,沒有嘶喊一聲,他面部赤紅,牙關禁閉,雙眉緊皺,額頭上都出現了無數汗水,那暴起的青筋也是清晰可見,

「好了,」

樊和尚突然收手,仍是面帶微笑的看向王毅,那眼底深處還顯現出了一絲欣賞之意,

王毅也收回了左手,低頭一看,看見一個金光閃閃的卐字佛印,心中莫名一震,無形之中好像與這佛印存在了某種聯繫,緊隨其後這卐字佛印便消失不見,亦或者是說融入了血肉之中,


「樊大師這印·······················」

「呵呵,它是凈化之印,沒有邪魔出現,它是不會顯現的,」

「原來如此,多些樊大師贈印,」

「的了,這雨停了我也該走了,若你我有緣,定還有再見之日,無需道別、無需挂念、無需詢問······················洒家去也,」

王毅剛想張嘴欲言,但是聽到這話,卻又深深地止住了,為能看著這樊和尚腳踏虛無憑空而去,

「此人是第三千八百二十七人,我不知他是否是我佛門的造化者,但是只要有一絲希望我便不會停下腳步,我仍會繼續尋找,」

在空中疾馳而過的樊大師心中暗自想到,雙目之中流露出了一抹凌厲之色,他看向了前方,緩緩地吐出了一口濁氣,便加速前進·······

「真是怪人一個,不過這樊大師我欣賞,」王毅看見樊大師的身影消失在了天幕之上,哈哈笑道,隨後便依地而坐,運轉起了全身的靈力,想試著能否突破那歸一境與通融境的隔閡,

全身的靈力如瀑布一般,洶湧澎湃、直瀉千里,所有的經脈在此刻全部擴張,丹田之中的命丹更是不停地運轉,爆發出了道道鮮紅的光芒,

一股兇惡混莽的妖氣頓時橫散而出,瀰漫在了王毅的四周,王毅涌動著全身的靈力猛的沖向了腹部,但這腹部好似一個無底洞,瘋狂的吸收但是始終也無法填滿,

王毅猛的睜開了雙眼,搖了搖頭,停了下來,看了屋外一眼,緩緩而道,

「儘管我現在是歸一境大圓滿的境界,但還是差一點,這一步之差猶如千里之鴻,當下我還是找一個門派繼續修鍊,」

想到這,王毅連忙站了起來,身影略微一晃,便將本尊給隔離了出來,王毅看了一眼這斷了臂膀的自己,哀嘆了一聲,便看向了屋外,大步一邁猛的疾馳而去,


而屋內的本尊卻渾身一震,好似一縷煙雲一般,消失在了天地之間,他沉入了地底深處,蓄養體力,

而騰飛與空的王毅卻只有仙界的鍊氣期的修為,若不是他能借用本尊的力量,還要徒步尋找宗門實在是緩慢之極,

「恩,那座山上為何會集聚這麼多的人,」

王毅看見一座陡峭的山上有無數年輕俊傑,心中微微一動,便再次疾馳而去,他飛到了山下便改為步行,他怕這山中有人能感應他的行動,

「哎,這位小哥,這山上出了什麼事情為何會集聚這麼多的人,」王毅攔住了一個青年,不解的問道,

這青年聽到這話,頓時怔愣了一下,看了網易一眼,神情之中充滿了輕視,神情冷漠道,

「你這都不知道,今天可是嵐仙宗收弟子的大日子,那山上面的人,一般是弟子聚集,另一半便是名望家族,我們沒有那個勢力,只能徒步上山,要是能上山,將會直接錄取為記名弟子,能待在外宗,要是有天賦將會直接成為內宗弟子,」

「原來是這樣,沒想到這麼快變找到了一個宗門,這嵐仙宗的規定倒是有些低了,這山儘管陡峭,但是只要意志堅定定能攀爬而上,」

「你想屁事呢,這山是這嵐仙宗用來飼養凶獸的,其中兇險重重,你以為這麼簡單,想當年我帶了數十斤的牛肉連四分之一都沒走到,還幸虧我機靈才得以逃脫,」

「哦,帶肉去喂凶獸,呵呵··························那你這次呢,」

「哼,我打算組隊滅殺,」

王毅看見這青年腰間掛著一把鐮刀,這鐮刀刀鋒鋥亮,一看便知定是磨了許久,但是這一把鐮刀就能滅殺一頭凶獸,

「哼,看你這個樣子也無法爬到山頂,你還是離我遠點吧,」

這青年再次看了王毅一眼,輕視的冷聲喝道,便轉身就走,王毅看見身後又來了數人,心中依然有數,這爬山他不怕,這山中有凶獸他更不怕,就怕這宗門沒有高人,無法讓自己的修為更進一步,

王毅沒有一絲猶豫,連忙走進了山中,這腳跨進去的一剎那,王毅便就感到了兇惡的獸氣,但是這獸氣氣息頗為雜亂,並不精純,可見這山中凶獸也不是什麼罕見的荒古之獸,

想到了這一點,王毅頓時斜嘴一笑,大步一邁向山中走了進去,這山蒼翠峭拔,山路曲徑通幽、怪石嶙峋,若是此刻的王毅不動用本尊的力量來攀爬這峻山也感到一絲吃力,若還要對付著山上的凶獸,那攀爬道山頂的幾率可謂極為渺茫,

王毅如此,更可況這些百姓,

「一身的仙力全部凝聚在皮膚之中,無法運用自如,現在的我也只有鍊氣期的修為實在是太弱了,」

王毅看著彎曲不平的山路,皺起了雙眉,雙目之中閃現出了堅毅的神情,他一步一步的向上爬著,好似機器一般,不知疲倦,衣衫早已浸濕,鞋底也磨破了,就連雙手的指甲蓋內也充滿了泥土,

可是他全然不顧,好似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般,仍在一步一步的向山頂攀爬著,他這股堅持不懈的行動讓所有的青年看的皆是神情怔愣,

「他如此攀爬怎會不知疲倦,」

「他莫非真能爬上山頂,」

「這小子屬什麼的,體力居然這麼好,就算能爬上去,他一人如何對戰凶獸,」

「有什麼好看的,我們繼續攀爬,」

王毅速度不減,反而越來越快這一幕讓無數年輕俊傑詫異不已,片刻之後,王毅猛的停下了腳步,雙目凝視了前方,神情出現了一絲凝重,

他感到了無比狂猛的凶獸之氣,暗自猜想此獸定是力大無窮,他腦中也在不停地思索,自己應該用什麼方法來滅殺這凶獸,不僅不能暴露自己本尊的實力,還要保證自己的安全,這場廝殺有些麻煩···························· 山路崎嶇不平、怪石嶙峋、雜草縱生,這曲徑通幽的小路在這一刻竟隱隱晃動了起來,清晰可見,無數石頭不停地左右震動,緩緩地往山下滑落,

混莽的獸氣瀰漫在空氣之中,讓人在呼吸之間覺得心神顫抖,不禁產生一種懼怕之感,而站在原地的王毅,此刻卻是緊皺起了雙眉,凝視著前方,他將一身的仙力全部凝聚在了雙腳之上,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