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洪,經歷頗多,倒也懂些什麼。

不自覺,渾身一顫,搖搖頭,「霞霞,這小子不是東西。他說的好聽,只是想麻·痹你!你,是不是喜歡上他了?」

「我沒有!沒有!!!」

王霞滿臉通紅,尖叫不已。

王文洪的大腦,卻在腦補很多。

不知不覺,看着這樣迷人的女兒,心都針扎的疼。

眼角,緩緩的流出了眼淚。

表情,在夜光中,有些凄然。

五十齣頭的老傢伙,中海人民的老大。

此時,只是一個父親,心痛女兒的父親。

甚至,有些悔恨當年。

「霞霞,你不承認,但爸懂!求求你了,不要和他來往,只會害了你的!」

「你是我王文洪的女兒,王家的千金大小姐,宋三喜那個人渣,他配不上你!他還有家室的啊!」

「霞霞,爸求你了!!!」

撲通一聲,王文洪跪了下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阿努比斯的神血?」秦洛一驚,他感覺塞尼德此話所言非虛,從這傢伙的反應和狀態來看,恐怕還真的是這樣。

怎麼這種和古神話勾搭在一起的奇怪事情竟然也能發生到自己身上?光是龍族就已經令人世界觀崩塌了,如今又來了埃及神族?

不管阿努比斯是誰,和這傢伙什麼關係,那最起碼都是龍王級的力

《我在龍族召喚卡牌》第129章龍王級力量威懾 兩個紅色的圓筒擋在了那團被藤蔓束縛的不可名狀的怪獸面前,其中一個將黑薔薇龍的紫火吞沒。

片刻后,那團紫火從另一個圓筒中再次射出,目標正是黑薔薇龍身後的十六夜秋。

紫火在十六夜秋身前爆炸,爆炸的衝擊將秋整個人震飛了出去,在原地留下了一個觸目驚心的大坑。

十六夜秋LP:4000→1600

「幹得漂亮!弗蘭克!」

「打倒這個魔女!」

一時間觀眾們見到他們所害怕的魔女的慘狀,紛紛歡呼出聲。

被炸飛的十六夜秋艱難的爬起,爆炸的衝擊讓她從那種莫名的憤怒中清醒過來。

「我,我做了什麼?」迷茫的看着一片狼藉的場地,十六夜秋無力的呢喃道。

「這都是你造成的,我只是引出了你心中的憤怒。」弗蘭克淡淡的說道。

「那麼,讓我看看,在你憤怒的背後,又藏着什麼呢?」弗蘭克一揮手。

「陷阱卡,向深層指引的光芒,對方玩家將卡組上方五張卡送入墓地,互相確認第六張卡后加入手牌,這回合對方如果沒有使用那張卡,那麼會收到2000點傷害(動畫卡)」

「來吧,翻卡吧,讓我引出藏在你憤怒背後的東西吧。」

十六夜秋雙目無神,機械性的聽着弗蘭克的話,從卡組上方翻出5張卡送入墓地,並且亮出了第六張卡。

場地魔法,黑色花園。

「是黑色花園啊,召喚怪獸時在對方場上召喚衍生物的卡嗎?」弗蘭克看着周圍被黑色的藤蔓層層包圍的場地說道。

「原來你憤怒背後隱藏的情緒是孤獨啊。」

「因為你駭人的力量的緣故,從小就很孤獨吧,哪怕你很想改變這一切,並且為之努力過,就像這張卡的效果在我場上召喚的怪獸一樣。」

「你給別人的善意別人總會當做有毒的禮物,畢竟,沒人想跟怪物做朋友呢。」

「不……不是這樣的。」十六夜秋雖然嘴上這麼說,但眼角含淚,弗蘭克的每一句話造成的似乎都是真實傷害。

「該死的魔女,怕了的話就滾出去!」

人聲鼎沸的現場四處都在對十六夜秋怒罵,哪怕是少數幾個為她說話的沙雕的聲音也淹沒在了人群之中。

「看吧,就像這樣,因為你帶來的毀滅,所有人都把你當做怪物。」弗蘭克不緊不慢的說道。

如果說遇上游燁以前的那個黑薔薇魔女還能面不改色的把這些試圖傷害她的人通通毀滅。

但現在,遇上游燁之後的十六夜秋卻發現自己哪怕已經能夠獨自思考決鬥的意義,但曾經做過的錯事卻仍舊像夢魘一般將她包圍。

「回合結束。」十六夜秋無力的結束了回合。

「在無盡的孤獨中迷失了嗎?黑薔薇魔女?」弗蘭克說道,「我的回合,抽卡!」

「我把場上的左右對稱羅夏墨跡當做祭品,上級召喚,超魔神本我。」

被藤蔓纏繞住的墨團猛然掙脫束縛,化作一個黑色的球體,再次伸展開來時,卻變成了一隻虛幻的四足異獸。

超魔神本我ATK:2200

「本我在被破壞的回合結束階段,會在我的場上特殊召喚,並且只要本我在我方場上存在,我就不能召喚其他怪獸。」

「裝備魔法,惡魔之杖發動!給超魔神本我裝備后發動效果,一回合一次,對方場上怪獸攻擊力下降裝備怪獸攻擊力一半的數值。」

隨着懸於四足野獸上方的魔杖發光,場上的黑薔薇龍無力的嘶吼一聲后萎靡了下來。

黑薔薇龍ATK:2400→1300

「超魔神本我攻擊!精緻的利己主義!」

萎靡的黑薔薇龍終究還是化作花瓣碎片炸裂開來。

十六夜秋LP:1600→700

「留給你的時間不多了,下個回合,就消失在無盡的孤獨與自責中吧,魔女!」剛才還彬彬有禮的弗蘭克此時表情突然崩壞,「蓋上一張卡,回合結束。」

十六夜秋茫然的看着對手,耳邊則是觀眾們的咒罵,一時間甚至忘了抽卡。

「秋!別忘了我說過什麼?自己去思考,以前的事既然已經發生了改變不了那就去面對!你已經不是一個人了!」

舞台不遠處的選手通道入口,氣喘吁吁的跑出來的游燁顧不上喘口氣,直接高聲喊道。

「游燁。」十六夜秋循聲望去,看到聲音的主人人,不自覺的說道。

「秋姐姐加油!我才不相信那麼溫柔的秋姐姐會是魔女!」回到觀眾席的龍亞越過層層障礙,來到舞台下方喊道。

「龍亞。」

「相信自己,你可以的!十六夜!」追着游燁出來的遊星喊道。

「遊星。」

十六夜秋緩緩抬起頭,直視着弗蘭克。

「你說的沒錯,以前的我總是用憤怒來宣洩孤獨,但是,現在的我已經有了同伴了!」十六夜秋抬手抽卡,右臂的龍足印閃爍,「我的回合!抽卡!」

「魔法卡,馨香薔薇的發芽發動!從手卡或墓地選擇一隻薔薇龍怪獸特殊召喚!」

「從墓地把調星師怪獸,赤薔薇龍特殊召喚!」

「從發動手牌里暗薔薇之妖精的效果,調星師怪獸特殊召喚時,這張卡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

「見識一下吧,同伴給我的力量!」

「用等級3的赤薔薇龍將等級2的暗薔薇之妖精調星,同調召喚,等級5,花園薔薇少女。」

「赤薔薇龍作為同調素材送入墓地時,並且同調召喚的怪獸是黑薔薇龍或者植物族同調怪獸時,從卡組將冷薔薇的抱香加入手牌。」

「同時,根據黑色花園的效果,你的場上將出現3隻攻擊力守備力都是800的薔薇衍生物。」

「魔法卡冷薔薇的抱香發動!把場上的花園薔薇少女送入墓地,這回合結束時抽兩張卡,再把一張手牌丟入墓地。」

「黑色花園效果發動!:以持有和場上的全部植物族怪獸的攻擊力合計相同攻擊力的自己墓地1隻怪獸為對象,這張卡以及場上的植物族怪獸全部破壞后,作為對象的怪獸特殊召喚。」

「現在場上的植物族怪獸只有你場上的三隻薔薇衍生物,把它們和黑色花園一起破壞,從墓地把黑薔薇龍特殊召喚!」

「歸來吧!黑薔薇龍!」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火華轉身離開。

林漠眉頭緊皺,他知道,火華要先救太子。

但是,這邊的情況,還能堅持十分鐘嗎?

此時,現場的混戰已經進入了白熱化的狀態。

他深吸一口氣,低聲道:「夜魅,你先去解了那四個家主的魅蠱。」

夜魅點頭,迅速轉身離開了。

林漠躲在暗處,死死盯着蠱尊。

只要蠱尊朝阿蠻出手,那他就會在第一時間攔下蠱尊。

阿蠻一點一點地把陳院長夫婦身上的蠱毒吸出來,她看上去更是痛苦了。

但是,阿蠻始終咬牙承受着。

她身上的皮膚變得血紅,雙目當中充滿血絲,這彷彿是到了她承受的極限似的。

蠱尊在旁邊激動地看着這一切,他知道,金蠶蠱就要出世了。

只要在金蠶蠱出來,他就會立刻殺掉阿蠻,然後,他就能掌控金蠶蠱了。

終於,陳院長夫婦身上的蠱毒被完全吸了出來。

而阿蠻也直接倒在了地上,她全身都在抽搐顫抖,喉間不斷發出陣陣低沉的嘶吼。

那種痛苦,讓她在地上不斷翻滾,難受至極。

陳院長夫婦被緊緊捆着,兩人看着阿蠻這個樣子,都是難受至極,卻也一點辦法都沒有。

過了差不多十分鐘的時間,阿蠻終於停止了抽搐。

她躺在地上,彷彿沒了氣息似的,一動不動。

看到阿蠻這個情況,現場混戰的眾人都停了下來,所有人都直勾勾地看着阿蠻。

難道說,阿蠻就這樣死了嗎?

林漠的心也懸到了嗓子眼,這沒道理啊。

金蠶蠱還沒出來呢,阿蠻應該還不會被蠱毒殺死啊?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就在林漠猶豫着要不要過去看看的時候,阿蠻雙手的皮膚上面,卻突然出現了一堆凸起的小點。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