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猥瑣,見到我們跑那麼快做什麼?我們很兇嗎?!”朱文章在前,胡月明在後,兩人堵住了正帶着兩個小弟逛街的猥瑣。這傢伙一見到他們兩人就跑,好在,朱文章和胡月明早就已經料到,所以將他們死死卡住。

“朱大哥,胡大哥,我見到你們開心都來不及呢,怎麼會跑?我只是想起有件事沒做,所以趕着去做。你看……”猥瑣討好道,臉上顯得委屈。

猥瑣身邊兩個小弟也低頭不敢說話,很害怕的樣子。

他們當然害怕,沒幾個混的見到胡月明和朱文章不害怕的,因爲他們動不動就拔槍頂他們腦袋。而且,他們做事心狠手辣,比他們大哥都要狠!

我師兄實在太謙遜了 朱文章冷笑,看了眼胡月明見他點頭後對着一臉阿腴奉承的猥瑣走去。

這個人個小頭目,原本他可以好好的。可惜,遇到了他們兩人,所以,現在只能怪他倒黴了。

“猥瑣哥,有件事情讓你辦,能辦好不?”朱文章開門見山,搭肩並且拍着猥瑣的胸口和腦袋,一副爺們的樣子。

猥瑣臉上爲難一閃即逝,隨即賠笑起來:“文章大哥,你的事情一定非常重要。你看我笨手笨腳的,恐怕什麼事情都做不成,要不你找其他人去?我可以幫你做介紹!”

這兩個穿身警察的制服可卻沒一個好東西,現在是要把他往火堆裏推呀! 聽到這裏朱文章搭在猥瑣肩上的手一動,帶着猥瑣的脖子一轉送到自己前面,最後一腳踹中他的屁股把猥瑣踹倒在地。

猥瑣憤怒,身子猛的站了起來輪起拳頭就準備衝過去,可是這個動作不到一秒就被猥瑣自己制止住了。他的眼睛看了看朱文章的佩槍,又見到一邊雙手抱胸叼着菸頭的胡月明。

得罪什麼人都別得罪這兩個人,這句話是他們大哥說的。在他們兩人手上吃虧的兄弟太多了……

“朱大哥,你、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又不是不答應,只是怕搞砸了不是?”現在只好先應付着先,好辦的事情就辦了吧。不好辦的再說。

“少來這一套,我跟你說……”朱文章盛氣凌人,胡月明則是擡頭看天,不時用手遮擋強光,顯得嬌貴。

猥瑣拉聳着身體認真真的,只是底下去的嘴角卻是帶着傲意和怒意。

不管怎麼樣,現在他只能認了。不過他現在倒是好奇誰那麼倒黴得罪這兩個混蛋,並且還讓他猥瑣去教訓教訓。

不過也沒辦法了,誰讓這個人不長眼得罪這兩個混蛋,這個人死好過自己死。反正朱文章說了,這只是個普通人。這種人見到他這個混混手持西瓜刀的時候只怕已經嚇的屁滾尿流了。到時候隨便“意思”幾下算了事。

“懂了沒?”朱文章右手拍了拍猥瑣腦袋,笑了。

“明白!小意思!”猥瑣也笑了……

傍晚,宋德華再次和李靜見面的時候感覺比上午好多了。可以說無話不談,尤其是李靜,說了許多關於她小時候的事情。

“你那麼怕鬼?鬼有什麼好怕的嘛!”聽到李靜說到小時候聽老人家說鬼就會睡不着什麼的,宋德華笑了。

事實上宋德華本來就是鬼,捨棄肉身後只剩下魂魄,這就是鬼。

不過露出真相的鬼卻確實嚇人,畢竟肉身會腐爛什麼的。除非生前有德,能求的陰護讓肉身保持完整,那麼即便成爲鬼也和常人無異。除了不能和正常人溝通什麼的以外。

“你怎麼這樣笑人家?你去問問有幾個人不怕鬼的!”李靜感覺宋德華是幸災樂禍。

宋德華不說話,可是嘴角卻依舊帶着笑。絲毫沒留意那一邊責怪着他的李靜正偷偷看着他笑,而且李靜也笑了。

“我會告訴你傍晚後四周全是鬼嗎?”就在李靜沉浸在這種喜悅中的時候宋德華突然道。

而李靜立馬瞪大眼睛,聽下腳步左右張望起來。

如今夕陽西下,隨即路邊行走匆匆有幾個,可是也是幕色降臨時,一時昏天暗地一般讓她感覺到了恐懼。甚至,清爽的微風吹過來的時候,她顫抖了。

這種感覺……

“人本身就是陰陽之體。活着陽爲主,死了當然成陰。所以,平常心看待,也就感覺生死間的事了。”宋德華說的話一般人不懂,可是李靜卻懂了。

因爲她死過一次,而且她也記起來,眼前的宋德華和普通人不一樣!

“沒、沒那麼恐怖吧?”宋德華說的是風輕雲淡,可是李靜害怕呀!現在她老感覺有人在看着她,而且還不止一個人。

位面三國爭霸 是鬼嗎?都說鬼最好色了,她長的那麼漂亮……

“不恐怖,反正平時他們就在你身邊經過甚至聊天,你也看不見,怕什麼?”宋德華真的感覺不到任何害怕,而且在鬼魅眼中,他的身份要比現實高上不少。

“現在……我身邊也有?”李靜忐忑道。神情慌張,讓宋德華突然好笑起來,不過不怎麼喜歡笑的他卻沒笑,而是煞有其事的看向四周。

李靜安靜,雙目緊緊盯着宋德華。

“左邊……”

“啊!”

宋德華剛說左邊,李靜立馬閃電式看向左邊,身子忙向右邊閃避過去。

“右邊……”

“啊!”

“中間……”

“啊!”

……

宋德華把東南西北中全說了一遍,此刻李靜雙手只差兩寸依偎在宋德華的身上,血色全無,蒼白如紙帶着冷汗看着宋德華,想知道宋德華接下來會說哪裏還有鬼魅。

“都沒有!”宋德華說話了,只不過李靜聽到這話後杏眼瞪大,難以置信帶着憤怒看着宋德華,小嘴緊咬,如紙的臉上竄起幾分紅潤。

“宋德華!你……”

“我話都沒說完,你急什麼。”宋德華可不是故意的,原本是隻讓這個傢伙習慣習慣,可沒想到嚇的她差點往自己懷裏送。實話說,這感覺挺好的。

“你、你……你……”李靜說了幾個你始終不知道說什麼好。最後只好作罷,匆匆向前走去。

“就生氣了?”宋德華也沒想到會這樣,當下追上去。

“能不生氣嗎?”李靜沒回頭搭理宋德華,依舊走路,表示還在生氣。

“好了,下次不說這些了。事實上鬼魅喜夜,陰涼天。所以傍晚剛到是不會出現的,因爲還有白天的陽氣在地面蒸蒸日上,會讓他們受到傷害。一般來講,晚上九點後纔是他們最理想的出遊時間。”

李靜止步,轉身看着宋德華。

宋德華說出了她的疑惑,即便她早就想到宋德華應該能看到,是個特殊的人。可是親口聽到宋德華這樣說,還是讓她感覺到無比吃驚。

“真的有鬼嗎?人死了會變鬼?”李靜沉靜後用懷疑不是自己的聲音詢問道。

宋德華點頭,點頭的時候顯得是那麼輕鬆。

“人的魂魄出來後就成鬼了,從此進入另一個世界活着,依舊可普通一樣活着。只是黑白顛倒,各有各自的世界而已。當然,等你成爲鬼魅的時候想傳遞點消息給人是不可能的。”

李靜呆滯,心中回憶當時她魂魄出來那一刻的時候。 八塊八:高冷總裁帶回家 除了宋德華外,沒人能看到她,也聽不到她在吆喝呼喊……

“那你的身份是……”李靜猛的擡頭看着宋德華問道。終於,關鍵的問題,一直纏着李靜的問題。

“一個喜歡上夜班的人。好了,你問的太多了,再問下去我的上班時間就要到了。”宋德華幫助完李靜後還要利用劉仁才幫他抓來的餓死鬼引誘自己要等的人。

“上班……好吧,我們還是趕緊找到方友亮的好。”一直揹負在李靜身上的包袱終於卸下來了,雖然還有問題,不過時間還長,可以慢慢詢問倒也不急一時。

傍晚好乘涼,在夏季的日子裏夜晚是人們渴望的。清風吹拂,仰頭享受間。

“帥哥,要手機不?”這裏果然和李靜說的一樣,到了晚上的時候人龍混雜。宋德華和李靜邊走邊張望尋找方友亮的下落,就在此時一名山羊鬍須的中年人靠近他並用手拉扯着宋德華的衣服低聲道。

宋德華斜眼看去,只見山羊鬍須中年人從褲袋裏掏出幾部嶄新的手機,各種品牌的手機。

不用說,這些手機來源肯定是見不得光的。宋德華雖然很少接觸這些事情,但是能從中年人閃爍飄忽的眼神中知道這個人心虛,也就表示着手機不是偷就是搶的了。

宋德華搖頭,用身體擋住李靜,以免被她發現。

這些人太多了,李靜是捉不完的。而且之前宋德華已經留意了,在這一帶這種人不少,因爲和宋德華一樣被人拉住詢問要不要東西的人有十幾個。所以李靜要是太正義,只會害了她自己。

“很便宜,帥哥,比你在專賣店要便宜很多……”山羊鬍須中年人試圖說服宋德華,當見到宋德華轉身要走的時候山羊鬍須中年人又道:“只要三百!九成九新,新機子呀!專賣店起碼要三千……”山羊鬍須中年人急了,忙丟了個低價出來。

宋德華不懂手機,也對手機沒興趣。所以他繼續走着。

“帥哥,別這樣嘛,多少錢你要?你說個價吧!”山羊鬍須中年人更急了,試圖挽留宋德華。

宋德華皺眉,心道這個鬍鬚中年人老纏着自己做什麼?

“怎麼了?”李靜感覺到異常詢問宋德華。

“沒事,我去上個廁所,你先找找看。前面等我就是了。”宋德華指了指一處蘭州拉麪的館子道。

李靜沒多想,點頭後繼續在茫茫人海中尋找方友亮的身影。

“爲什麼要纏着我。”這個人有問題,所以宋德華不得不詢問清楚。

山羊鬍須中年人一愣,完全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

“帥哥,你說的是什麼意思?我就是想出手這部手機而已,並沒有別的意思!”山羊鬍須中年人感覺自己很冤枉,看着宋德華多了幾分怒意。

“沒別的意思我就走了。”宋德華已經通過他的眼睛看到他的魂魄,所以現在他更肯定眼前的人有問題。

“別!帥哥,你說多少錢你要?要不我們到那邊說話?價錢好商量嘛。”中年人帶頭,一邊招呼宋德華一邊向前面走去。

宋德華跟過去了,他倒是想知道什麼人打他主意。

穿過人羣,向着一條巷子深處走去。在宋德華眼前首先看到一中年人的前面有個人站着,沒等宋德華看清楚眼前人的模樣,在宋德華的後面又多了兩到人影。是兩個表情冷漠的青年,耽耽看着宋德華,一副警惕的樣子生怕宋德華奪路跑了。

可是宋德華又怎麼可能逃跑呢?

“猥瑣哥,你交代我的事情我已經辦妥了。”六米陰影下,中年人衝着那人道。直到這個時候宋德華纔看清楚,眼前是個青年,穿着黑色背心,胸肌高隆,雙臂粗大如有蚯蚓爬滿其上。

是一個力量型的青年,並且走路的時候平穩,似乎從小就練過,基礎很穩的樣子。

“你叫宋德華?”猥瑣現在也是沒辦法呀,欺負手無寸鐵的人不是他的愛好。可是人生再世,很多事情不願意做卻不得不做。活着,就該這般痛苦。

宋德華點頭,眼看着中年人驚恐逃,如今巷子這裏只剩下眼前的青年和身後兩個堵住退路的人。

“我找的人就是你,爲了交差只怕今天不得不讓你身上留下點什麼。不然兄弟我的日子可就不好過了哇……”猥瑣說的是真話。不過也沒帶多少同情心,打完就走,也算是沒得罪朱文章和胡月明兩個混蛋! 宋德華可以肯定自己不認識眼前的青年,同時他也已經猜測到是有人“借刀殺人”。當然,除了朱文章和胡月明兩個人外應該也沒有別人了。

誰讓宋德華的人類仇家只有他們兩人?鬼魅仇家有那麼三五百個是正常的,因爲很多惡鬼宋德華是不予治療的,其中也包括一些態度不好的。反正魂師就他一個,對方對他不禮貌,宋德華就更沒必要給他們面子。愛來不來,愛治不治!

眼前準備對他下手的人是混混,那麼自然而然,是人在作怪,不是鬼作怪。除了早上那兩個“戲子”外沒有別人。

“是你本人要來對付我嗎?我怕你吃虧。”既來之則安之,宋德華一向明白天道,該來的擋不住,不該來的躲不了。

“這個重要嗎?只要你配合我的話我可以下手輕一點,如果不配合就別怪我兇狠了。你也知道,我是混混,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的……”

猥瑣邊說話邊上前,雙手前伸拳頭緊握,咔咔爆骨聲證明之前宋德華的看法沒錯,這是個有些本事的青年。

“呼!”

猥瑣強攻,拳頭張開成五爪對着宋德華脖子掐了過去。在猥瑣想來,捉住對方的脖子可以制服對方,而且對方見識到他的力量後肯定會害怕並且“配合”他的。

當然,他沒想過弄出人命,不然現在用的是刀子而不是五爪!

“蓬!”

讓猥瑣想不到的是眼前青年連躲閃都沒有,直接右手半舉如拂灰塵一般輕描淡寫將他的五爪右手震開,讓猥瑣身體踉蹌偏向一邊,並且難以置信看去。

這是真的?

猥瑣原本捉過去的右手被宋德華擊中的部分還有着隱隱疼痛感,少許麻木也在滋生讓他眉毛緊鎖,帶着少許驚恐看着,警惕着。

朱文章那混蛋說這個人只是普通人?但是對方那神情氣淡就將他的攻擊震退並且讓他疼痛的現象是假的嗎?開玩笑!

“喝!”

猥瑣再上前,他又怎麼可能認輸?是以這次他用盡全力,身體繃緊,雙拳力帶扭緊,力透全身連骨,筋骨立斷對着宋德華連續攻了過去。拳頭亂舞,擊打的空氣啪啪啪作響,夾帶着呼呼聲尤爲驚人。

宋德華雙眼微微一亮,心中感概這個青年雖然是混混不過武功基礎倒是打的蠻好的,一時心中起了幾分喜愛之意。現在的人能有這樣紮實的功底已經很少了,當然,主要是宋德華感覺眼前的青年挺順眼的……

“大哥發飆了,這個傢伙後悔都來不及了。”

“可不是,大哥很少露出自己的真本事,想不到這個人看起來普普通通倒也有幾分厲害,逼的猥瑣哥出絕招。”

……

身後兩個小弟完全支持他們的猥瑣哥,大哥發飆,後果很嚴重!

拳頭帶勢如排山倒海般猛烈對着宋德華連續攻去,仿如連環八卦掌一般看起來凌亂攻擊,事實上一招一式都是有板有眼,封死宋德華的反擊已經躲閃。

不過很快猥瑣就開始畏懼和猶豫不定起來,在他最凌厲的招式下眼前的宋德華依舊是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腦袋左右搖擺將他原本以爲對方一定會吃自己拳頭的招式紛紛躲避開,任由猥瑣如何攻擊都沾不了他的身,就更別說攻擊到宋德華的身上了。

“啊!”猥瑣大怒,右手猛的一收一放,對着宋德華轟了過去。

宋德華身子平移向右,將猥瑣的攻擊再次化解和躲開。同時宋德華平移出去的身子右手一張一收將猥瑣的擊空的右手手腕拿捏在手如把脈,隨即中指食指手上用力,頓時猥瑣之前鐵骨錚錚一般的身體抖了抖,隨即整個人癱瘓一般軟而無力並且疼痛傳心如心在被千刀萬剮一般讓人難以忍受。

“啊……”

猥瑣受不了悽叫出聲,想求饒可是現在他連說話都說不出來,只是張開嘴巴宣泄着此時疼痛帶給他的慘叫聲。

“你身手不錯,要是對付別人的話你肯定已經全身而退並且是大贏家。可是你不該來對付我的……”

宋德華就這樣居高臨下看着因爲疼痛而受不了,整個人幾乎癱瘓在地的猥瑣。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就等着今晚見鬼去吧!

朱文章和胡月明似乎有些小得意,而宋德華自然也不介意讓幾隻小鬼去騷擾他們一番。沒辦法,取長補短,對方是警察,可以利用警察的身份做一些有利與他們兩人的事,比喻指揮這個混混來教訓他宋德華。

可是宋德華也是魂師,對方有手段,宋德華又怎麼會沒有?禮尚往來,這是禮儀。

“啊……”

回答宋德華的是猥瑣疼痛難耐的叫聲,就是鬼魅被宋德華這樣捉着都受不了,更別說眼前的猥瑣只是個人,所感受到的疼痛就更是增倍難受。

“願意跟我混不?不願意就開口,我數一二三,你不開口我就當你默認了。”因爲有李靜的原因,一向只做好自己魂師的宋德華也不得不開始正常人的生活,同時收個小弟跑跑腿。

他依舊是魂師,玉魂殿內晚上依舊忙的很,這也就意味着他沒有太多時間去保護這個擁有李可欣殘魂的李靜。所以找一個人幫他看着、暗中保護李靜是肯定要的。

猥瑣怎麼說也是小頭目一個,又怎麼會跟眼前的宋德華?所以他想開口拒絕,可是現在疼痛的他那裏還能開口? 傲世帝妃:爺你太囂張 尤其是眼前的宋德華不知道是故意還是無意,拿捏他手腕的手力道加大幾分,讓他雙眼翻白就更別說話了。

“一!”宋德華開始數數。

猥瑣竭力讓自己挺住準備開口,可是每每當他稍微緩過神有些底氣的時候宋德華捉住他手的力道總會增加幾分。最後猥瑣只能慘叫,大汗淋漓。

“二!”宋德華繼續。

猥瑣驚恐並且憤怒想出聲,另外兩個小弟看到這裏也面面相覷,心道他們的猥瑣哥怎麼不拒絕?難道猥瑣哥就這樣被折服了?這不是猥瑣哥的爲人呀!

“三!”

“好了,既然認我做大哥,那你以後跟我混吧。”宋德華鬆手了,猥瑣撲通一下整個人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氣。臉色蒼白的他現在整個人沒有半點力氣,如要死亡一般難受。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