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媽,對不起,我讓你們擔心了。”我掙扎着坐起來,我媽趕緊拿了個枕頭讓我靠着。

“沒關係,現在需要擔心的另有其人了!”爸爸走過來,在我額頭上摸了一下,說了一句很酷的話。

我媽看看我,又看看他:“劉尊,明天就是小茵十八歲的生日了。”

“我知道。”

爸爸的嘴角輕輕一動,竟然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

我十八歲的生日究竟會發生什麼?爲什麼他們都諱莫如深,爲什麼都神神祕祕的?

但是現在我關心的不是這個,我拉着我媽的手:“媽,別說我生日的事,我是怎麼回到家裏的?還有,雲如雪她在哪裏?初月和朱雀呢?哦,對,霍辛,霍辛會不會被人發現?”

“別急,小茵,你聽我慢慢跟你說!”

我媽拍着我的肩膀,溫柔的撫慰着我焦躁的心情。

可是我爸卻對我說:“小茵,你馬上就要成年了,很多事情我們不會再瞞着你。”

“瞞着我什麼?”

“哦,也不是我們瞞着你,因爲我們自己都不記得了!”爸爸說得有些矛盾。

我疑惑的看着他,他自嘲的笑了笑:“是啊,我都是剛剛纔想起來發生的一切,你媽也是一樣。”

“爸爸,能不能有條理一點?”我聽不明白,最近所有人說話我都聽不明白。

“首先,你是我和沈冰的女兒,你是我劉尊的親生女兒!我跟你媽媽經歷了很多事情才能在一起,當我們相遇的時候,卻又仿若隔世,這種事情很難跟你解釋清楚。”

我想,我父母一定在之前發生了什麼重大的事情,因爲我爸爸好像還沒有整理好思路。

我媽拉了一下他的手,對我說:“你聽着,小茵,你現在只需要知道,媽媽和爸爸會好好保護你的,不管誰想要傷害你都不會被允許,我們會盡全力讓你安全。”

“我爲什麼要被傷害?還有,之前我問你的那些問題你也沒有回答我!”我都被他們弄糊塗了。

我媽嘆了一口氣:“你是被朱雀和初月送回來的,雲如雪逃掉了,她是你爸爸曾經的,曾經的戀人”

“小冰兒!”我爸爸突然開口,我媽看了他一眼,輕輕點了點頭。

“那個,反正雲如雪非常恨我,從而也想要傷害你,我就是這個意思!”

我搖着頭,對我爸爸說:“你們並沒有對我說實話是不是?雲如雪有一張畫,上面是我爸擁着她一起賞月賞花的情形,既然是戀人,那麼我爸豈不是應該跟她一樣老?”

“你是說,容顏?”我媽輕輕摸了摸我的頭髮。

“不是容顏,是身份!爸爸你到底是誰?我如果真是你親生的,我又有着怎樣的血統?”

爸爸看着我,坐下來,那種坐姿非常霸氣,我以前也是沒有看到過的。

“好吧,既然你都問到這裏來了,我就跟你說了吧!”

“劉尊!”

“這有什麼關係,我的女兒,她有權利知道一切!小茵,爸爸在若干年前是一個皇帝!不過當得不怎麼成功,總之,死得很年輕。雲如雪的確是我的妃子,但是她用了卑鄙的手段,佔用了她姐姐雲如冰的位置。”

“也就是說,你真正的愛人是雲如冰?”

我爸點點頭:“是,我死了之後,雲家作爲大祭司,守護着我的陵墓,你媽媽也是雲家之後。”

“我媽也是守陵人?”這個我可從來沒有聽說過。

“不,她不是,我的屍骨千年不腐,逐漸成爲一種很可怕的怪物,不生不死,遊離在六道之外,我是一個不化骨!”說到這裏,我爸爸渾身冒出寒氣,讓我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哆嗦。

怪不得,有人說我也是六道之外的孽種,原來我的父親竟然是不化骨!雖然我不懂這意味着什麼,但是所謂不生不死聽起來就夠恐怖的了!

“我甦醒之後,認識了你的媽媽,我們在一起受到了很多的阻攔,可是這對我來說毫無意義!”我爸看了我媽一眼,眼神溫柔,我媽迴應他一個淡雅的微笑。

“你媽媽生下了你,我們卻雙雙失去記憶,直到你遇到生命危險,我們纔會被激發出體內的潛意識,把那些冰封的東西全部都解凍了!”我爸的話總算是讓我明白了一些問題。

我是不化骨的女兒,所以我纔有很多潛藏的異能,纔有那麼高的天分,我的血纔會那麼充滿力量。 “所以說,雲如雪差點打死了我,就在我命懸一線的時候,你和我媽的意識被激發,想到了從前的那些事情了?”

我媽抱着我,又忍不住開始抽泣起來:“小茵,我的女兒,你受苦了!”

“並沒有,我這不是好好的嗎?”我可不能在我媽面前表現得軟弱,免得她又難過傷心。

“雲如雪千方百計要讓我們醒過來,她一定是在某個人做交易,因爲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我爸爸的眉頭皺起來。

現在我關心的問題很多,但是我不能着急,要一步一步慢慢的來,否則越來越亂。

所以,從雲如雪開始入手比較好,因爲她的疑點最多。

“爲什麼不可能?”我問道。

爸爸看着我:“因爲她已經被我封印,打散了魂魄,幾乎可以說是灰飛煙滅!”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又有誰能有這個本事讓她復活?而且還可以那麼厲害,遊走於人間!”我也皺起眉,這個表情跟我爸幾乎如出一轍。

怪不得從小到大都有人說我跟我我爸好像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原來我跟他本來就是親生父女。

只是這一點我父母自己都不知道,他們還覺得這是緣分,我爸爸對我灌注了全部的愛,所謂的視如己出原來就是己出!

“能有這個本事的人可真是不多,其中有一個,現在就坐在你的面前。”我爸的話在我聽來也沒有覺得有多詫異。

“那自然是你了!”想也沒想,我就對我爸說。

可是令我做夢都沒有想到的是,他竟然搖搖頭,指着我媽說:“猜錯了,是她。”

“是我媽?”我真的很吃驚,她不是一個守陵人的後裔嗎,就算跟我爸成了夫妻,也不至於這麼厲害吧!

聽起來甚至比我爸還要牛叉!

“對,你媽的真實身份恐怕你聽了也不會相信的,她是女蝸,真正的女神!”

我看着我媽,她笑着,可是卻笑得有些羞澀和靦腆,這,這這怎麼可能!

確實,我媽在我和我爸心目中是女神一般的存在,但是她怎麼會是女蝸呢?

“女蝸?那個煉石補天的女蝸?”我瞪大雙眼,以爲自己聽錯了。

我媽點點頭:“對,這件事情我剛剛聽到的時候也都不敢相信呢,但是這是真的。”

“我媽是女蝸,大地之母,女神!我爸卻是古代的帝王,千年不腐的不化骨,六道之外的邪魅?”

這一次我爸和我媽同時點頭:“是的。”

這是什麼真相啊,我震驚得差點再次昏厥過去,不過我也非常興奮,這說明我的血統異常奇特啊!

女神和異類相結合,我就是正邪兩立的結果!

“那,那,那麼這種結合竟然被允許了?”我現在可以想象得到,爸爸說他和我媽經過了很多困擾和阻攔纔會在一起是怎麼回事了!

所謂正人君子,一定看他們很不順眼。

“不被允許又怎樣?”我爸的口氣冷得如同千年寒冰,眉梢眼角都是凌厲的氣勢。

這纔是他本來的樣子吧?

對,不被允許又怎樣,我需要誰的允許?

爸爸一定是這樣想的。

“可雲如雪也不是我媽弄復活的啊,還有誰可以做到這一點?”我想到我媽纔剛剛恢復記憶,應該不會是她做的。

我媽搖搖頭,又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什麼意思,媽?”我趕緊抓住她的手問道,看這樣子我媽應該是知道點線索的。

“我想,可能是伏羲。”

伏羲?那個男神伏羲?

我的三觀徹底被顛覆了,我以爲我這點本事都是因爲我體質特殊而已,可是沒想到,我竟然生活在一個神話故事裏!

“是他。”我爸這次很肯定的同意我媽的意見。

但是,得出結論之後,我媽卻顯得很憂鬱:“真是他的話就麻煩了,他爲什麼要讓我們提前恢復記憶,不是說好了,等到小茵十八歲的時候才”

我媽說了一半突然停了下來,我和我爸都看着她。

“我十八歲馬上就到了,但是又有什麼事情要發生?”我反而有些興致勃勃。

我媽搖着頭:“也沒什麼,就是我之前跟伏羲約好,等你十八歲的時候就讓他替我們恢復那些沉睡的記憶。”

“那他爲什麼要控制雲如雪?”

我爸對我說:“這事兒看來挺有趣,雲如雪會找到我們的,她好不容易得到重生,不會甘心就這樣默默離去,我太瞭解她!”

這時候,我看到我媽憂心忡忡的看了一眼我爸,又偷偷的看了看我,好像有着很沉重的心事。

不過她卻一個字都沒有說,我想但凡是個女人,聽到情敵的事情都不會想說什麼的吧,因此也就沒有太在意。

“雲如雪要是再來,我們就問清楚,到底她是跟誰合作,用什麼作爲代價!”我咬着牙說。

一想到霍辛和唐寧他們,我就心痛不已。

不過我覺得還有一個問題沒有弄明白,我對我媽說:“送我回來的有冥神初月吧,她說我是她的妹妹,這又是怎麼回事?難道她也是媽媽的孩子?”

“對,初月也是女蝸的女兒,不過她不是沈冰生的,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我只是女蝸若干次轉世後的肉身而已!”我媽的解釋很淺顯易懂,我這才搞清楚了初月和我的關係。

“初月和朱雀是一對戀人吧?他們用老師的身份作掩護,一直都在保護着我,感覺好像不願意讓我激發你們恢復記憶似的。” 爆寵萌寶:財神娘親要逆天 我歪着頭想了想說。

我爸爸思忖了一下,對我說:“大概是覺得,一旦我們甦醒,很多事情就難辦了。”

“爲什麼?”

“哈哈,因爲我是不化骨啊,本來就是邪惡的化身,若不是遇到你媽媽,早就生靈塗炭民不聊生了!”我爸爸好像並不是在開玩笑,我覺得他說的都是真的。

我媽嗔怪的對他說:“女兒都這麼大了,你還這樣!”

“那又如何,我女兒有着我的血脈,自然跟我一樣特立獨行,對人世間腐朽的制度嗤之以鼻!”

我想了想,還真是,我這人有時候特別不討人喜歡就是這個原因,總是不喜歡隨大流。

“明天就是我女兒的成年禮,有什麼恩怨最好是今天解決,也不知道雲如雪打算什麼時候來!”

我爸爸好像很想替我掃清障礙一樣,甚至有點着急。

但是,雲如雪跟我父母,他們的恩怨自然他們自行解決最好,可是霍辛呢?

我想要給霍辛報仇,我也迫切的想要見到雲如雪。

她到底受命於誰?明明霍辛對她有恩,她卻狠毒的恩將仇報,這是爲什麼?

“劉尊,我覺得小茵遭遇了這麼多事,她的體內一定有潛質被激發出來。”我媽有點擔心的看着我。

我爸笑着說:“是啊,小茵,你現在都會些什麼了?說出來讓爸爸聽聽,然後給你指點!”

“也沒有什麼,只是學會了雲家十八法,對至陽線和玉鐲的控制能力強了很多,然後就是血飼,暗黑之力,飛翔之術什麼的!”

我掰着指頭算了算。

爸爸搖搖頭:“這些都不算什麼,讓我告訴你吧,我的吞噬可以將一切的一切葬身腹中,你是我的女兒,自然也有可能遺傳到了我的這個本事,有人告訴過你嗎?”

“沒有。”我老老實實的說。

強制寵愛,染上惹火甜妻 從來沒有人跟我說過我是不化骨的女兒,怎麼會跟我說到黑洞和吞噬的事情呢?

“現在你可以起身了,爸爸立刻就把這吞噬之術傳授給你!”

我媽一把按住我:“別聽你爸爸的,這纔剛剛醒過來,腦袋肯定疼死了,聽我們說了這麼多話一定很累。”

“但是我想學。”

“想學也要等身體好一點再說!”可是我媽卻很堅決的不准我起來。

我也看出來了,雖然我爸爸很厲害,氣場強大,可是在我媽面前還是收斂了鋒芒,變得溫柔很多。

所以他只好笑着說:“行了,那就聽你媽媽的話,好好休息!如果雲如雪找上門來,我們會好好招待她的,你放心吧。”

“可是霍辛是不是真的死了?我想要當面問個清楚!”我又擡起身子,急切的說道。

我爸和我媽對視了一眼:“那個霍辛是什麼人?”

“你們見過啊,上次跟我一起回來農場的,是有錢人家的少爺,我還在霍氏集團打過一段時間的工。”我被他們看得臉紅心跳起來。

我媽點點頭:“這點我們當然知道,但是你怎麼接連提到了他好幾次,他的死是爲了你嗎?”

“如果他真的死了,那跟我肯定是有關係的!因爲我發現了雲如雪的身份有問題之後,去霍氏集團找過這個女人,霍辛後來肯定也覺得不對勁,但是在求證的過程中卻被雲如雪給殺害了!”我越說越激動,眼淚也忍不住掉了下來。

我媽拍拍我的肩:“好了好了,別哭,如果真是那樣,我們會給你一個交代的!”

“恩!”我現在已經有了一種深深的自豪感,因爲我的血統很高貴,我的父母都是親的,我很幸福!

“小茵,你有什麼生日願望嗎?”我媽看着我,有些心疼的問道,她一定覺得我受了很多苦,因爲這麼長時間了都是我自己一個人扛着,沒有告訴過一個人。

我說:“要是可以的話,讓霍辛和唐寧他們都復活吧,會不會很難?” 我媽看着我:“的確很難,這世上有着各種各樣的規矩,雖然你爸爸從來不遵守,但是我不一樣,因爲有很多規矩本來就是我自己指定的,如果我太任性,那麼整個世界都會亂套的。”

“爲了我,也不可以嗎?”我想要撒個嬌,可是我媽的眼神卻無比的堅定。

所以我只好低聲說:“我知道了。”

爸爸看到我這個樣子,走過來對我說:“如果你不介意讓你喜歡的那個孩子變成不化骨的話,爸爸倒是可以幫你這個忙。”

“我看不化骨也沒有什麼不好”

“小茵,不許胡說!”但是我的話卻被我媽打斷了,她的臉上甚至帶着一絲惱怒,我不敢再多說話了。

“行了,只要雲如雪來了,我一定讓她把霍辛的命還回去!”爸爸悄悄在我耳邊說。

我擡頭看着他,越看越親切,以前似有非有的一層淡淡的隔膜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是我的親爹啊,我知道之前父母並不是故意瞞着我或者是編故事,而是他們自己失去了記憶。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