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就在此時,怪物手中的星兒大吼一聲,渾身綻放出藍色的月光。

怪物眼中閃過一絲驚芒,想要將星兒甩出去,去發現星兒好像黏在了自己的手上。

“怪物,去死吧!”

星兒一雙充滿血絲的眼眸瞪着怪物,大吼一聲,身上氣勢陡增。

趴在地上的從龍傲天身體一顫,幽幽的醒來,看到眼前的景象,頓時雙目圓睜,吼道:“星兒,不要啊!”

星兒聽到龍傲天的聲音,轉頭看了龍傲天一眼,其中充滿了濃濃的不捨。

“龍哥,對不起!”

星兒低聲說道,一地晶瑩的淚珠從她眼角滑落,如同一顆珍珠掉落在地面,然後她毅然決然的轉頭,眼中再次顯現出那股狠厲。

轟!

巨大的爆炸聲響起,一團火紅色的蘑菇雲驟然升起,強大的氣浪向着四周擴散而去,一場能量風暴頓時席捲整座山峯! 凌空之上,秦穆然雙翼齊展,距離死神只有寸步之遙。

死神一臉絕望。

「冥王,有話咱們下去好好商量,你現在別亂來,空中可是很危險的……」

死神語氣絕望且充滿卑微說道。

秦穆然嘿嘿一笑。

醉心暖暖:灰姑娘尋愛 「危險?這不是你自己精挑細選的路嗎?」

秦穆然笑道。

「冥王,得饒人處且饒人,你就放我一馬,以後我一定會報答你的……」

死神臉色難堪說道。

「你這算是在求饒嗎?」

秦穆然笑道。

「算是吧!」

死神無奈回道。

此刻,死神所憑藉的不過就是身上的一件飛行衣,穿著這玩意兒,他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只要秦穆然願意,隨時都可以再空中要了死神的命。

「醜八怪,你剛才不是挺能嘚瑟嗎?繼續嘚瑟一個我看看……」

秦穆然笑道。

死神本就醜陋的臉,現在愈發難看,讓秦穆然都有些不忍直視。

他本以為,自己可以憑藉一身飛行衣,成功逃脫秦穆然的追殺,但是萬萬沒有想到,秦穆然的實力,居然已經到了這種可以凌空御風的境界。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現在,擺在死神面前唯一的選擇,就是投降,否則秦穆然一旦出手,自己必然粉身碎骨。

「冥王大人,我投降,算我求你了,只要你放過我,我今後願意為冥王殿效勞……」

死神哀求說道。

在死神看來,自己提出的要求,秦穆然沒有理由拒絕。

自己是西方地下世界的頂級殺手,名氣雖然比不上五大神祗那般偉大,可也是響噹噹的人物,自己投靠冥王殿,冥王沒有理由拒絕自己的請求。

秦穆然眉頭一蹙,朝死神咪咪一笑。

「投降,呵呵……」

「我不接受!」

秦穆然的回答,讓死神內心一顫,陷入一陣絕望當中。

「Why?」

死神滿臉詫異,他想不通秦穆然有什麼理由不接受自己的投降。

「如果剛才你求饒的話,我可以考慮,可惜,你放棄了最後活命的機會……」

秦穆然淡然笑道。

秦穆然不接受死神的投降,不單單是因為他投降太晚,還有就是因為死神的鐮刀下,沾染了太多鮮血。

這些年,死神在太陽神麾下,為虎作倀,殺人無數,即便是在西方地下世界,也早已臭名昭著。

對於這種雙手染滿鮮血的劊子手,秦穆然沒有理由放過他,而且像他這種反覆小人,即便留在冥王殿,今後也將會成為冥王殿的一個隱患。

婚不可逃:誤惹腹黑帝少 死神臉色一沉,加速滑翔,既然投降已經成了奢望,那隻能拚命逃跑。

眨眼間,死神已飛出數百米之外。

秦穆然嘴角一揚。

「啊呦,還想逃,繼續,我看你能飛多快……」

秦穆然笑道。

言罷,秦穆然凌空一衝,隨即俯衝而下,一個勁氣外放,瞬間壓到死神後背之上。

「Fuck!趕緊下來,下來……」

死神怒斥吼道。

秦穆然不為所動,低頭笑道:「醜八怪,你這身飛行衣很不錯,讓我拆開研究一下,回頭給我的東皇小隊也人手做一件。」

說著,秦穆然已經伸手,將死神後背上的飛行衣,用力一拉!

刺啦!

飛行衣,瞬間被秦穆然撕扯開一條裂縫。

「哇靠!你丫的別亂動,老子要掉下去了……」

死神絕望喊道。

「原來這飛行衣是這麼做的,懂了,不愧是高科技,我再看看這邊兒……」

秦穆然笑道。

「那個不能亂動……」

刺啦!

又是一聲,死神身上的飛行衣,被秦穆然徹底拉扯出兩道裂縫,死神身軀一晃,已經開始失去平衡,身體快速朝著斷崖下急速墜落,他內心一萬隻曹尼瑪奔騰不息。

「啊呦,醜八怪,你這飛行衣質量可不行,我才撕了兩道口子,就不行了,你這是某多多上買的吧!」

「哈哈……」

秦穆然開玩笑說道。

此刻。

死神的臉上寫滿絕望,盡量控制自己身體平衡,內心一萬隻曹尼瑪奔騰不息。

「冥王,老子跟你沒完,沒完……」

死神惡狠狠說道。

「醜八怪,你居然敢跟我沒完,既然這樣,那我先讓你玩完!」

秦穆然微微一笑,一手拉住死神飛行衣,仰空而起,衝天直上。

刺啦!

又是一聲后,死神身上那件飛行衣,被秦穆然徹底拉開解體。

腹黑邪少賴上門 「啊……」

死神驚叫一聲,身體快速下墜,跌入萬丈深淵之中,直到徹底消失,慘叫聲在斷崖內外回蕩不絕。

秦穆然凌空而定,朝著下方俯視一眼,這種高度摔下去,等待死神的結果恐怕只有一個。

粉身碎骨!

解決掉死神后,秦穆然凌空雙翼一展,衝天而起。

回到斷崖之上,石大壯已經在這裡等候,見到秦穆然從斷崖下一衝而上,石大壯驚愕的嘴都張成了O字形。

「哇靠!隊長,你,你怎麼從斷崖下上來了?」

石大壯驚呼說道。

「那個醜八怪想逃,我去送了他一程,哈哈……」

秦穆然笑道。

「送了他一程?隊長,那他現在跑哪兒了?」

石大壯憨然問道。

秦穆然目光看了眼斷崖之下,嘴角上揚,神情淡然。

「下去了,這個時間,差不多已經落地成盒,不對,是落地成灰了。」

秦穆然說道。

石大壯神情一愣,滿臉無語。

隨即,兩人離開,回到東方酒店的時候,已經是黃昏左右。

進入酒店大廳,李伯和雷凱兩人已經在大廳等候,見到秦穆然,兩人立刻迎了上來。

「老大,你終於回來了,咱們冥王殿的情報網剛剛查到消息,肖戰和夏國使者都安然無恙,只是被太陽宮囚禁在了巴比亞城,至於具體位置,我們並不清楚……」

雷凱說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沉思片刻,如果沒有具體消息,在偌大一個都市找人,無異於大海撈針。

「還有別的情報嗎?」

秦穆然問道。

「對了,阿波羅也在巴比亞城,他將柏林酒店作為了自己的臨時行宮。」

雷凱說道。

「挺好,有時間我一定得去拜訪拜訪他。」

秦穆然笑道。

這時候,東皇小隊的成員也都整裝而出。

「隊長,東皇小隊也都已經準備好了一切,我們隨時可以待命出發。」

石大壯說道。

秦穆然環視一眼,微微點頭。

「好,一小時后,我們分頭出發,準備前往巴比亞城,營救夏國使者。」

「是!」 趙小川從遠處飛來,剛剛到達金家莊園的邊緣,一朵巨大的火紅色蘑菇雲從山頂升起。

灼熱的氣浪夾着山石向着趙小川壓來,趙小川冷哼一聲,向前一指。

輪迴之力從他的指尖透出,化作一根根細小的漩渦在他的身前構成一道屏障。

屏障隔絕了灼熱的氣浪,山石經過漩渦化爲粉末。

趙小川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沉默不語。

身後趕來的賈志文和郝大寶沒有趙小川的本領,躲避之間顯得頗爲狼狽。

不過還好,巨大的爆炸並沒有持續多久,很快便漸漸地平息了下去。

龍三趴在賈志文背上,一雙眼睛閃過金光,頓時眉頭一皺。

地面上巨大的爆炸將金家的建築羣夷爲平地,滾滾煙塵混着瓦礫散落在四周。

衆多金家弟子趴在廢墟中或是奄奄一息,或是被被燒成焦炭,顯得頗爲悽慘。

然而這並不是讓龍三更爲驚訝的,令他更爲驚訝的是在地面上一團血肉模糊的人形怪物正在冷冷的注視着不遠處聚在一起的人羣。

那羣人正是成浩他們,在剛纔大爆炸之前他們聚在了一起,聯合所有人的力量才保住了性命。

不過他們雖然活了下來,可是情況並不容樂觀!

趙小川皺眉,緩緩地向着成浩等人飄去。

龍三見狀,也催促着賈志文趕上前去,而她越接近那怪物,越發的感到驚訝。

因爲她從人形怪物的身上感受到了海族的氣息…..

“他是海族的人?不對,他的氣息非常混雜,與其說是人,倒不如說是怪物!”

龍三猜不透怪物的身份,心中暗暗心驚。

郝大寶則沒有想太多,瞬間提速飛到衆人身邊,擋在了衆人面前,直視着怪物。

郝大寶的出現讓衆人一驚,很快便有人發現了趙小川的蹤跡,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鬆了口氣。

“趙小川,快點殺了這怪物!”崔美美喊道:“他殺了星兒前輩!”

趙小川眉頭一皺,他曾經在貴族學校見過星兒一面。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