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數石頭激射而來砸在身體各處,飛來的樹枝大力得擦在身上……「知道了,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我們到時候京城見。」

白以柳笑着倚在冥滄褶的肩頭,親了一下他的臉頰。

冥滄褶轉過頭,捧着她的臉,狠狠地用力的親吻著,兩人的氣息交織在一起,難捨難分!

離別在即,此時此刻,染上了一絲傷感的情懷。

再見還不知什麼時候!

說是幾日,誰知中間是否會發生變故,如此一來,歸期就變得漫長起來!

想到這種種的因素,冥滄褶嘴下更加的用力,一把將白以柳抱到自己的腿上,讓……

《田園悍妃之攝政王欠收拾》第106章連函 如果說之前的襲擊有可能是中國軍隊的絕地反擊,那麼當港口的11艘軍艦直接被炸毀的時候,整個日本軍方已經不僅僅用振動來形容了!實際上全世界各國,包括歐美列強已經不是在看熱鬧了,而是徹底震驚了!

從當年的日不落帝國的海上霸主的戰爭,到後來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海洋上面的戰爭大大小小不知道進行了多少次,而軍艦之間的大炮對轟發展到現在,軍艦被摧毀的數量也不知道有多少。

但是除非是那種超大規模的海戰,否則的話想要一次性擊沉11艘軍艦幾乎不可能,但是現在,僅僅一個晚上,不,準確的說,誰也不知道用了多久,但是就是一次爆炸,11艘軍艦就這樣徹底的被葬送在了海洋深處。

即便這些軍艦都是在港口,港口的水深也沒有多少,但是依然不能否認它們被擊沉的事實!重點是,迄今為止日軍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他們都不知道敵人到底是用什麼樣的方式發起的攻擊。

唯一知道的是,敵人是從水底發動的進攻。

如果是魚雷的話,先不說他們負責觀察的人沒有發現魚雷,就說魚雷的攻擊距離有限,而且也不可能所有的魚雷同時命中11艘軍艦啊!這怎麼可能!

如果說11艘軍艦同時被人潛入,並且都在船底最深的龍骨位置埋設了炸彈,那也不可能啊!

這樣被人潛入都沒有被發現的話,日軍也不可能崛起到今天這個地步了。

沒有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日軍已經派遣出了相關的打撈艦隊,他們必須要搞清楚在海底到底發生了什麼,實際上他們已經救援了一些士兵以及派遣水性好的士兵進入水底偵察了。

只是這樣的偵察註定是徒勞的,因為這不是短期內可以出現結果的事情。

但是日軍的整體進攻節奏已經收到了嚴重的影響,如果沒有韓雙他們的話,日軍在解決掉四行倉庫的守軍,讓這些歐美國家看到戰爭的結果之後,必然會加快自己的進攻節奏。

因為日軍很清楚,他們不能給中央軍在離開上海之後再一次部署戰壕防線的時間,如果再鏖戰幾個月的話……日軍可能就再也無法擺脫這樣的局面了。

雖然日軍在大的戰略局面上在二戰時期屬實有點迷,但是實際上這也是他們的國內情況所造成的,其實就算是到了二戰後期,日軍的一些高層已經看出了自己國家的結局,但是他們已經別無選擇,只能是賭。

賭到底是他們先撐不住,還是敵人先撐不住。

但是賭的結果已經是毋庸置疑了,說句馬後炮的話,放到二戰時期,除非日本有他們的技術,加上中國的戰爭潛力才有可能掠奪整個亞洲,否則的話,結果是必然註定的。

但是現在,當日軍的第三艦隊11艘大型戰艦直接在港口沉沒,整個港口船隻已經徹底無法進入,日軍的岸上彈藥補給已經徹底失去了後勤補給,尤其是重炮部隊的彈藥補給必須要從日本國內運送過來,雖然華北和東北地方日軍已經有了初步的工業。

但是所有的兵工廠還是在日本本土。

而現在,沒有了軍艦的支援,日軍的進攻不管他們想不想,他們都必須放緩。

這樣的結果他們想的到,韓雙自然也想的到,仔細從無人機偵察的畫面裏面確定日軍在裂隙範圍內的幾處彈藥倉庫以及中轉地之後,韓雙直接向指揮部發出了請求。

「指揮部,我請求直接轟炸這幾處地方。」韓雙將自己的想法直接說了出來。

「原因?」

「在我們摧毀敵人的艦隊之後,日軍的彈藥補給就已經是一個問題了,雖然說段時間內他們不缺彈藥,但是整個明珠市他們的幾個重要的彈藥倉庫都在這個範圍之內。」

「如果我們將這個彈藥倉庫直接炸掉的話,這意味着日軍就不得不停止自己的進攻,甚至他們還需要建立防守陣線,這樣的話我們就給了國軍充足的建立縱深防線的時間。」韓雙很乾脆的開口道。

淞滬會戰的失敗其實是有多重原因的,當然原因之一就是中央軍的精銳在跟日軍的幾個月鏖戰當中已經損失殆盡,後續的部隊數量雖然不少,但是想要抵抗日軍的進攻已經幾乎不可能。

另外就是從結束淞滬會戰的日軍氣勢大盛,他們進攻起來就更加的有壓迫力,而中央軍則是吃了敗仗,雙方的士氣都不是一個等級的。

所以就造成了在不到2個月的時間就被日軍攻破了南京,隨後就是震驚世界的慘案發生,但是這個世界,既然現在有了這種可能,韓雙就想將這個慘案徹底的避免掉。

戰死沙場是軍人最好的歸宿,但是對於那些普通人來說,他們是他們守護的對象。

沒有人想要看到幾十萬同袍倒在敵人的屠刀之下,既然有這個機會,韓雙當然想要改變這個局面。

而現在,就是改變這個局面的最好機會。

雖然韓雙不知道外界的情形,但是她卻知道,他們所做的這些事情必然會傳遞到全世界,同樣他們不管是幹掉松井十更還是幹掉日軍最高司令部,以及炸毀日軍第三艦隊,這些都可以讓所有的抗日軍隊士氣大振!

而日軍的士氣必然會下落,加上日軍現在不得不停止自己瘋狂的進攻腳步,沒有連續的勝利繼續提升他們的士氣,一旦進入絞肉機模式,那麼中國那戰爭潛力就會不斷的爆發出來。

說的殘忍一點,就是耗,都能將日軍活生生的耗死在這裏,實際上二戰的歷史上日軍也確實是被耗死的。

「我明白了,轟炸這些地方沒有問題,但是精準轟炸的話,需要激光制導。」蔣海很快就明白了韓雙的意思,他沒有任何猶豫,但是因為沒有衛星等輔助,所以想要精準轟炸,必須要韓雙他們在近距離執行激光制導才行。

「沒問題。」韓雙也答應的很果斷,他們特種部隊不就是干這個的嗎?

。 王牧有點可惜,祖龍在最後關頭退卻了,暫時無法驗證洪荒融入西遊的猜想。

祖龍精血也只剩下半滴,失去了其中的精神意志,對尋常大羅依舊潛力無窮,對他自己卻是毫無用處。

畢竟他自己的一滴血便超過這祖龍。

精血被隨意掛靠在空間寶庫出售,不過名稱卻是毫不掩飾的祖龍精血。

至於成員乃至他們的勢力得知會想些什麼,王牧就無所謂了。

他暗自思索,如今知曉洪荒亂入西遊的,除了老君,只怕就是他了。

天庭、佛門乃至妖族或許根本不知曉這個天地即將發生什麼,他們為渡量劫,給自己準備的對手依然是他們彼此。

隨着一位位洪荒大能逐漸降世,三界本土勢力將措手不及無法應對,致使一步步落後,無法佔據主動權。

最後的結局可能是洪荒一家獨大,西遊成為了變相的洪荒世界。

他搖搖頭,不知老君到底是如何想的,有什麼目的,或許這才是老君想要的世界?

不過這樣的世界對他而言,未嘗沒有好處,越混亂才越有可能渾水摸魚。

壓下心中的驚人猜想,王牧出現在空間邊緣,他的滅世神雷劫已經不能再拖了。

頭頂密密麻麻的漆黑色神雷,幾乎將量劫黑雲充滿,可想而知,一旦降下便是如瀑布般的沖刷,其中神雷何止萬千道。

而每一道都是遠遠超過紫霄神雷的恐怖雷劫,如此威力,如此規模才可稱滅世。

天道針對,躲是躲不過去的,不過也可以苦中作樂,想辦法利用一番。

目前空間大小是由他的空間造詣決定,想多擴張一寸都艱難,但是利用滅世神雷卻可以強行打破空間隔膜,納入外界的混沌氣息,藉此讓空間成長。

經過上次試驗,效果不錯。

最重要的是,混沌氣息進入這裏被神雷分解,會有一部分化為濁氣,也是目前空間最需要的。

唯一的難點是他可能需要一心二用,一邊採納濁氣,一邊承受滅世神雷,煎熬倍增。

片刻之後,一顆頭顱從空間邊緣飛了出來,過程中,頭顱逐漸長出了四肢身軀,面色蒼白的王牧重現。

他眼中沒有感情,僅僅片刻,於他而言卻是度日如年。

不能再拖下去了!

如果僅僅是痛苦,他還不到崩潰邊緣,但是幾次渡劫,他明白一個道理,世人所言的雷劫鍛體只是臆想,或許零星幾道的普通雷劫有那種效果。

他這般滅世雷劫,卻只會摧毀,摧毀一切生機,甚至摧毀修為。

若他不是肉身修為,沒有元神法力,只怕現在已經修為倒退,即使如此,他的盤古磨盤法也進展緩慢,很大一部分是被這神雷磨掉。

所以,削減量劫,提升修為,勢在必行。

盤坐凈世青蓮,被蓮瓣包裹,一道道的清氣融入身軀,緩解著身體的酥麻和痛楚。

良久,待王牧睜眼離開,已經是一日之後,而算算時間,他從渡劫到渡劫完的調整已經花費兩日。

所以每次渡劫給他的真正時間都只有七日,且隨着時間流逝,雷劫威力增加,終有一日他會將這九日功夫全部浪費在渡劫之上。

天道無情,看似九日的緩衝卻是讓其慢性死亡,除非選擇離開這個天地。

猶如菩提老祖。

王牧面無表情的走出密室,走出府邸,也將按例等在這裏的牡丹仙子嚇了一跳,她從未見過如此充滿煞氣的真君。

王牧瞥了她一眼,臉上神情緩解,接過她的雙倍精血,微微點頭。

「你的修為進展不錯,再有幾日,可以嘗試沖關。」

牡丹仙子喏喏應下,而後在王牧准許下,如逢大赦的逃離。

王牧搖搖頭,收起時間精血,喚來了林一笑。

「本月天馬,預計能合格多少。」

林一笑微微思索,「因一部分懷孕母馬已經生產,無需供養馬崽情況下,它們的素質將會提升很快。」

「有它們的加成,本月合格數該在三十六匹左右。」

接着林一笑充滿自信的道:「牧哥,我修為達到地仙后,家傳神通有了大幅度提升,從現在開始發揮作用,下月的天馬合格數量應該便可翻倍。」

王牧毫不掩飾他的欣賞和滿意,無論是本月的合格天馬數量,還是下月可能的驚喜,林一笑都沒讓他失望。

他賜下了手中的仙丹和仙酒,微微思索,更是將他自己一滴鮮血提出,磨滅了精神意志后,將其融入林一笑眉心。

這還是從祖龍身上得來的靈感。

給林一笑精血,以他的修為承受不住,即使只是普通鮮血,也不是他可以掌控的,他下了禁制,讓林一笑可以緩慢煉化這滴鮮血。

如此,他的修為應該可以快速提升,也不至於揠苗助長。

時至今日,他早已看出,林一笑所謂的家傳功法其實只適合他自己,根本目的是覺醒他的家傳血脈神通。

這種血脈神通是無法傳授的,即使王牧,研究過後也沒辦法複製,所以到了現在,手下也只有林一笑這一個養馬高手。

而且林一笑的這種血脈顯然不簡單,足以見證其祖上只怕大有來歷,看嫦娥的絕世天資就可以看出,而林一笑也在養馬上展露鋒芒。

可以說,僅憑這個血脈神通,林一笑便有突破太乙的資格。

不過這顯然很久遠,目前王牧的要求,是他可以早日突破天仙玄仙乃至金仙,讓其血脈神通再次蛻變。

如此,才能更好的養馬。

想到這裏,王牧搖頭,沒想到到了現在這個修為,他反而更需要養馬系統的獎勵。

而林一笑,也成了他的最大臂助。

簡單處理完御馬監的事情,王牧開始接受論壇空間的消息,結果,其中一個信息讓他雙目精光閃爍。

「佛門普賢,文殊菩薩背叛佛門,入了西方教,為西方教護法菩薩。」

「佛門彌勒佛祖入北俱蘆洲,音訊全無,半日前,曾有路過大能窺探到北俱蘆洲隱隱發生了一場大戰,疑是彌勒佛祖與西方教發生衝突。」

。 砰!

黑蠍手中的槍突然走火,驚嚇白鯊等人驚魂未定,臉色頓時煞白。

再看黑蠍,整個人都被嚇傻了,瞪大眼睛大口喘著粗氣,自己心都快蹦出來了。

但幸好,這一槍與他擦肩而過,並沒有打在自己的身上。

「王八蛋,瞎開什麼槍!」

白鯊氣惱,看到是黑蠍的槍走火,他惱羞成怒,沖著黑蠍破口大罵。

「老大我……?」黑蠍解釋不清,這一槍根本不是他開的,可槍就在他的手裡,他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好了!」

「帶著你的人,立刻在我眼前消失!」

雷凌眉頭緊皺,沒功夫與這些人廢話,呵斥一聲,便嚇的白鯊急忙起身,連滾帶爬的帶人迅速離去。

黑蠍自然也恢復了自由,可因為他兩腿不聽使喚,硬是被自己小弟給抬走的。

「這個小夥子真厲害!」

「一個人就把這些人嚇的屁滾尿流!」

遠處的老闆娘,看到白鯊等人灰溜溜離去,她不由佩服起雷凌。

「老婆子,咱們遇到貴人了。」

一旁的老闆,看著對面的雷凌,不由感慨向自己老伴說了一聲。

很明顯,這個老闆似乎已經猜到雷凌是什麼人,所以才顯得如此驚嘆。

「好了。」

「這天色也不早了。」

「小黎?你家住在哪裡?我們先送你回家。」

李珊珊看事情已經處理妥當,她扭頭看向已經有點喝多的小黎問道。

「我……不用了。」

「我自己可以回去的。」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