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不是擔憂就是要懷疑?她不想再這樣下去了。那麼首先要做還是要遠離他。

「那可以放開我了嗎?」

小心翼翼的試探,李雙希覺得此刻要是他放開自己,她還能控制的住,還能控制住這泛濫的心情。哪怕此刻她的心是那麼雀躍,但她還是確信,只要遠離了秦少嶺,自己就可以控制得住。

「我還想抱你一會。」

似乎是怕那個小姑娘會掙扎,會離開,秦少嶺又加了幾分力氣,將她禁錮在自己的懷裡。他不想讓她動,不想讓她走。昨天晚上,他真的命懸一刻了。在他閉上眼的那刻,他有想到暮暮,有想到母親,但更多的還是想到了懷中的這個笨笨的小姑娘。

要是自己出了事,在宮裡還有誰可以照顧她呢?所以他還不能死。九皇子那一刀差點要了他的性命。他沒想到,平日溫文爾雅的九皇子居然會這樣。居然會對他痛下殺手。他的確受了傷,但他也不想雙希擔心。所以他對她說,他沒事,沒有受傷。

騙這個可愛的小姑娘,秦少嶺覺得還是非常容易的。因為他相信,只要他說出來,李雙希就一定會信。之前,她就一直很相信他的。所以此刻,秦少嶺要騙她還是很容易的。

經過昨天那一遭,秦少嶺開始意識到,他真的對這個小姑娘動了心。在生死之間,他覺得自己不能再騙自己了。所以他向皇上請求,讓她一同來查這件事,就是想要多些機會和她在一起。才能看清自己到底是怎麼想的。

「可我有些難受……」

李雙希整個人被箍在秦少嶺的懷裡,她有些喘不過氣來。其實秦少嶺抱得並不算很緊,但莫名的她就是有些難受。雖然她也想繼續歪在秦少嶺的懷裡,但現在她更想呼吸一下外面的空氣。

平復一下自己七上八下,有些難受的心,她想要控制自己的心,不再為秦少嶺慌亂。

「哥哥……」

鬆了?李雙希本來想繼續向秦少嶺爭取,讓他放開自己。沒想到在她叫了哥哥之後,秦少嶺幾乎是立刻鬆開了她。

豪門婚色之老公寵上癮 目的已經達成的,但為什麼她不開心呢?也許這樣說吧,她想要的這一切就是會讓自己不開心的。

哥哥這兩個字一出,秦少嶺頓時清醒了。是啊,不管他對她怎麼看,她現在還是他的妹妹。雖然此刻只有他們二人,但是畢竟她還是「暮暮」。所以至少現在他不能太過放肆。 一把油紙傘 他還要先處理眼前的事情。

「剛剛聽到你說想逃跑是嗎?」

「沒有,沒有啦……」

李雙希感到自己的頭又被敲了一下。不重但確實還是有點疼的。真的是……又想打她了。不,應該說他又打她了。哥哥也不能老師打妹妹啊。

「委屈了?」

秦少嶺看見李雙希又背過身去,難道這個小姑娘又生氣了?也不能這麼小氣吧?

「沒有,就是覺得老是被你打。」

那還是不開心了。果然李雙希是個很小氣的姑娘。秦少嶺默默記下了這點。但其實李雙希不知道只是對他要求更高而已。若是旁人……若是旁人那就不說了。

「那是你犯錯了。我自然要懲罰你。」

犯錯?聽到這個詞,李雙希突然有些心虛。早知道秦少嶺無數,她就不答應九皇子了。

誰知道會走到這一步呢?一步一步的,事情越發越難以控制了。

「哥哥,我……」李雙希拉起秦少嶺的衣袖,「我好像真的犯錯了……」

看著李雙希這幅樣子,秦少嶺突然覺得,她這個錯應該不小。要不然不會害怕成這個樣子。不過,她的程度……秦少嶺見識過,這姑娘還是太容易緊張和慌亂了。只要一緊張,就完全無法控制自己。

「沒關係,不管什麼事情,我都會原諒你的。」

真的嗎?秦少嶺的話可以相信嗎?

李雙希一直在思考著這個問題…… 隨着炎熱的天氣,漸漸退出美國夏季裏激情四射的街頭,所有喜愛籃球的美國人,都在翹首以待,等候着他們所喜歡的球隊,在即將開始的nba季前賽裏的表現。

今天,是所有身屬山貓的球員們,在夏洛特山貓隊訓練館內的第一次合訓,他們每個人都在一番精密的體檢過後,取得了參加不久後即將開始的nba季前賽的資格。

對於這場根本就是貓王張若寒個人秀的比賽,山貓隊的幾名新球員,例如原太陽隊的中鋒沃斯庫爾,以及今年的新秀球員大前鋒肖恩梅來說,都是在好奇和有趣中,等待着他們在山貓隊中的第一次訓練開始。

他們知道山貓隊的貓王張若寒突破起來,速度快勝答案艾弗森,飛翔起來連如今的nba第一飛人溫斯卡特,都要望而莫及,但是,這一切的一切畢竟只是他們聽說,或者從視頻上看到的,畢竟不如親身感受,親眼所見要來得真實。

披上婚紗嫁給你 因爲,對他們來說,只有當他們真正的被張若寒的實力震懾住,他們纔會在山貓隊教練伯尼的吩咐下,不論是在球場之外,還是球場之內,都能夠會全心全意的輔佐貓王張若寒!

畢竟籃球的世界中,是要靠實力說話的,而在商業籃球聯盟nba中,更是如此。

一番新球員的自我介紹後,伯尼開始爲他所打造的山貓的弟子們,講授備戰二零零五至二零零六nba賽季的第一堂合訓課的內容。

“在nba的上個賽季裏,最後獲得總冠軍戒指的是擁有基諾比利和鄧肯等優秀球員的馬刺隊,但是在我個人的眼中,去年整個賽季裏最爲閃亮、最爲耀眼的球隊,卻並不是馬刺隊!

而是在最後時刻,敗給馬刺的那支速度與激情並重的菲尼克斯太陽隊!

在太陽隊裏,經由貫插全場的頂級後衛球員納什的快速突破,精準到位的傳球,再加上所有隊員,全場比賽中絕不停滯不前的全速向前衝跑,着實讓很多實力大,擁有固定打法的球隊,在完全爆發出所有速度激情的太陽隊帶領下,進入一場高節奏的比賽中。

然而,一旦當太陽隊的那些強大對手們,進入這種高節奏的比賽後,卻無法在短時間內適應,那麼,他們必定會將比勝的最終勝利,非常不情願但又無可奈何的,拱手送讓給撥動比賽高節奏進行的太陽隊!……”

‘教練,你的意思是?”

還是以球隊老大身份自居的奧卡福,摸摸下巴,作出一副深思的樣子,望着伯尼!

“呵,我是什麼意思,先不說,來吧,先進行一場隊內的分組賽,奧卡福帶領幾名新隊員一組,張和奈特等老隊員一組。十球定勝負!”伯尼不置可否的輕笑一下,然後,轉移話題,先讓山貓隊的球員分成兩批,進行一場隊內分組練習賽。

然後,當幾名新來乍到的球員,親身感受到什麼樣的速度纔會被稱爲極速,什麼樣的跳躍纔會被稱爲飛翔後,以奧卡福爲首的五人終以四比十的比分,大敗給張若寒等人,並且,幾乎爲了防守快若速電的張若寒一人,他們便派上好幾名球員,但是,這樣做後的下場,是顯然易見的。

籃球從被夾擊住的張若寒手中輕輕推出,或者幾名夾擊球員,硬是被咬牙向前狂衝的張若寒強行突過後,等待他們的,只有籃框被籃球洞穿的響聲。

大口大口喘吸空氣的肖思梅等新隊員,一邊雙手扶地的坐在木地板上,一邊驚恐的打量着,在不久之前還是非常溫順,幾乎沒有一點殺氣的張若寒,此刻卻透出幾分冰冷目光的星目,同時,也已經徹徹底底的明白到,貓王張若寒到底是憑什麼,被nba的官方評論員們,預測成今年新秀排的頭號人物!

待到球員們的呼吸恢得平穩後,伯尼從場邊走進球場,直接走到中線上站好,回顧一眼四周的弟子們,然後面帶微笑的說道:

“相信通過這場的分組對抗賽,不論是新隊員,還是老隊員,都已經明白了一件事情吧!”

伯尼說完後,兩道充滿睿智目光,緩緩移動到決不輕易在比賽結束之後,砰然坐下的張若寒身上,靜靜的注視着張若寒,希望隊員們能夠說出自己心底的聲音。

奧卡福發現伯尼的眼光一直鎖定在張若寒的身上,像是恍然大悟似的,拍拍自己的腦袋,故意扯着嗓子喊道:

“教練,原來你也注意到了,張這小子根本就是一個怪物啊!其實,我早就這麼看他了!”

“哈哈~~”

奧卡福故意的大喊聲,引起所有山貓隊球員們的一陣開懷大笑,一直到伯尼也在那裏揹着手,笑罵奧卡福幾句後,放纔在所有笑聲浙止時,向奧卡福斥道,

“奧卡福,你的玩笑是很好笑,作爲獎勵,我命令你在今天的訓練結束後,將隊內的所有訓練用球擦洗一遍!”

“教練,別別,我只是開個玩笑,調節一下氣氛,用不着這樣,大不了,我從現在起不說話了,還不行嗎!”奧卡福滿臉痛苦的叫道。

伯尼心裏非常想再次笑出聲,可是,現在還在上課,所以,他裝做沒聽見,閉上眼睛,將心裏的笑意強行壓回去後,睜開眼,再次望着張若寒說道:

“也許我的這句話,有點誇張,但是在我的眼中,我們的張絕對是一名需要我們的對手,用整支球隊去看防的極速球員!因此,爲了配合張的這種極速的優勢,以及我希望你們打出的戰術,你們從現在起便要給我,衝,衝,衝,直接衝進季後賽,衝上~~~最顛鋒峯之處!”

於是,山貓隊的球員們,在每天圍繞張若寒而展開的戰術演練和技能練習結束後,便開始一次再一次的衝,衝,衝,直到衝的他們全身的所有力氣,化作無數滴汗水,浸透他們的衣衫,淋溼訓練館內的地板時,他們才能砰然坐倒、躺倒在地板上,痛痛快快的休息休息。

但是,僅有一個小時休息時間山貓隊球員們,在他們的體力恢復一些後,便會踏上球隊專用的豪華大巴車,一起奔赴山貓隊老闆羅伯特的萬尺豪宅,跳下水深達一米三五的游泳池,不過,他們可是不是前來享受戲水的樂趣,而是在雙眼精光大作的伯尼督促下,並排在長十米,寬八米的遊池內,擺出左右變向衝刺的動作,在水中的巨大阻力下,步步爲營的衝,再衝!

要想完成伯尼現在圍繞張若寒所展開的戰術,首先便得要求所有山貓隊的球員們,都能擁有足夠的體能和柔韌性,使得籃球運球員在籃球場上最需要的力量之一,腰腹力量,從他們的膝蓋、脛骨和腳踝處的等部位,完全的集中到他們的腰腹部,在一剎那間讓他們爆發出每個人身體內最強大的爆發力!

然後,纔能有可能完成伯尼傳授給他們的那套戰術,

成敗只在於一線之間的速度和激情並重的籃球!

。。。。。

眨起間,山貓隊全隊上下在一種奮發向上的拼搏精神中,咬牙堅持到臨近他們中國之行的日子。

所有沒有去過中國的球員們,都在一種渴望中、盼望中,等候着這個光榮的時刻到來。並且,很多非常向往中國風俗文化的隊員們,在每天的訓練結束後,都會圍在張若寒身邊,向張若寒探聽中國的各種各樣情況和趣聞,而張若寒則在一種濃濃的自豪中,將他對中國的瞭解,對中國的感情,儘量表達給隊友們聽,即使他的英語表達能力,還無法詮釋出他所要表達的東西,但他莊嚴肅穆的表情和真情流露的語句,卻已經能讓山貓隊的球員們體會到,在他的眼中,中國是一個非常偉大的國家。

於是,所有山貓隊的球員,在他們不由自主的憧憬中國之行時,都會於心中告訴自己,如果自己要是有機會上場的話,一定要在nba中國賽的賽場上,當着中國球迷們的面前,將身後帶着翅膀的籃框從半空中轟下,穩穩地打敗他們的第一對手,亞特蘭大老鷹隊。

…..

亞特蘭大老鷹隊,於一九四九年加盟nba,是十七支老牌nba球隊之一。

不滅道心 老鷹隊剛剛成立的前幾年內,戰績並非常黯淡,直到一九五七年,老鷹隊方纔第一次殺進nba的總決賽,當時他們稱王霸業的最後一個對手是波士頓凱爾特人隊。

那場比賽中,雙方實力相當,打滿了七局,爲美國的觀衆們奉獻了一次nba歷史上最激動人心的總決賽。

決勝局的最後一刻,老鷹隊的九號佩蒂特連中兩個三分球,將凱爾特人隊逼進加時賽;隨後他們又將凱爾特人隊拖入第二個加時賽。但是,最後他們還是以二分的丁點運氣之差,痛敗給凱爾特人隊。

直到第二年,兩支球隊再次相逢於nba的總決賽裏,凱爾特人的巨星球員比爾拉塞爾,儘管使出渾身解術,可是,最後還是在鷹隊發揮出色的鷹隊領袖人物佩蒂特等球員的努力下,同樣以近乎運氣之差的兩分,惜敗給老鷹隊。

而狠狠出了一口上屆比賽中所積下惡氣的老鷹隊,贏得了當年nba的總冠軍戒指,但這卻是一九六八年方纔遷入亞特蘭大市的老鷹隊,球隊歷史上唯一一次的笑到最後!

然後,一直到今天爲止,老鷹隊在nba賽場的表現,基本上沒有什麼太大的亮點,並且到了近幾年,球隊的狀態一直處在不斷的下滑中,成爲聯盟裏四支勝球率低於百分之四十的球隊之一,傷透了苦苦支持鷹隊的球迷們的心。

但是,這一切的一切在現任的鷹隊主教練麥克伍德森眼中,必定會在今年的夏天過去之後,新的nba賽季到來時,發生重大的改變!

曾經幫助活塞隊取得總冠軍的伍德森,如今唯一的今頭,便是帶領老鷹隊儘早擺脫困境重新加入爭奪總冠軍的行列中,並且,在今年的夏天時,伍森德按照自己的意願,將他非常渴望得到的北卡新秀馬文威廉姆斯,簽到手中,並且,通過交易,更是將新任的鷹王喬約翰遜交易到自己手中。

擁有了這兩名令他非常滿意的球員,伍森德非常有信心,在今年的nba賽季上,帶領亞特蘭大這隻鬱郁不得志的雄鷹,一舉振翅高飛上只屬於它的那片蔚藍天空。

…….

由於兩天後便是nba中國賽的開賽日,所以伍德森便按照nba相關人於和遠在中國上海的nba亞洲區的副總裁陳道龍的治商後,所下達的通知,於今日便帶領老鷹隊的球員們動身前往機場,搭乘從美國直飛上海的飛機,飛往地球另一端的中國上海。

於是,聞訊而來的美國記者們,便在老方鷹隊一行人登機之前,一邊向他們送上真誠的祝福,祝他們一路平平安安的飛抵中國,一邊向伍德森,問出一個非常敏感的問道,

“伍德森先生,你好,請問在此次移師中國上海的季前賽裏,你會怎麼看待你的對手山貓隊,你有信心去打敗,如今風頭正起的貓王張若寒和山貓隊嗎?”*電視臺的記者,將話筒伸到伍德森面前,向伍德森追問道。

“其實這個問題的答案是很顯然易見的,雖然這只是一場nba中的球隊用來熱身、磨合球隊戰術的比賽,但是,一隻山貓要如何與飛翔在天空中的蒼穹霸者,雄鷹相對抗,我真是想不出來,貓見到鷹時能夠非常鎮靜的立於原地,便已經很了不起,更何況相鬥,相爭,呵呵。”非常輕鬆隨意的笑言一句,伍德森轉過頭,邁出堅定的步伐向機倉內走去,留下一羣滿臉愕然的記者們,各自非常激動的向他們的總部,如數彙報出剛剛伍德森所道出的貓鷹之論,直到破空而過的呼嘯聲音劃破天際後,滿載着十幾只雄鷹的飛機,終在天空中變成一個隱約可見的小亮點後,徹底消失在所有人視線中。

而在這時,美國另一個城市的機場裏,滿嘴生津的奧卡福,一邊無限憧景着張若寒所說的那些頂級大廚,烹製出的美味佳餚,一邊走在山貓隊一行人的最前端,剎是威風的向苦候多時的記者們走去,第一時間被蜂擁而上的記者們包圍起來。

正當奧卡福準備讓記者們分個先後,一個接一個問問題時,所有手持話筒或者其它錄音器材的記者們,卻出乎奧卡福和其它山貓隊成員意料之外的,異口同聲問出同一個問題,

奧卡福先生,伯尼先生,張若寒先生,請問你們對鷹隊教練伍德森先生,在不久之前發出的貓鷹之論,有什麼看法?難道,此次nba中國賽的結果,也正會如他所說嗎?”

??

“什麼貓鷹之論?我不明白你們在說什麼?”充當山貓隊新聞發言官一角的奧卡福,摸摸自己的後腦勺,非常疑惑的問道。

於是,衆記者們,七嘴八舌的將他們剛剛從總部得知的消息,一五一十的說給山貓隊的衆人聽,然後當山貓隊的衆人,弄明白所謂的鷹貓之爭到底是什麼樣的話後,奧卡福非常不屑的,當場向記者們非常肅穆的說道:

“什麼垃圾的貓鷹之爭,我一點都聽不懂,難道那隻美味可口的紅燒老鷹,還想從我的飯碗中向外飛去不成,那可真是太見鬼了,因此,以後我再也不會吃紅燒老鷹,恩,我決定了,以後我會改吃清蒸老鷹!”

記着們看着奧卡福臉上故意擺出的一臉肅穆,但他嘴裏說出的卻是如此搞笑的話語,不禁紛紛忍俊不禁的大笑起來,更有人假意打電話給動特保護協會,投述奧卡福這種,殘食老鷹的行爲。

“奧,注意言行,快點給我閉上嘴巴,走進回飛機裏,要不然,你就等着回來後,慢慢的擦洗籃球吧!”伯尼雖然被奧卡福逗得直想放聲大笑,但身爲一名教練,在公衆場合,尤其當着衆多記者的面前,他只能斥責奧卡福,省得別人說他治隊不嚴,壞了他的名聲。

“天哪,天哪,不要,不要,我又沒有說什麼,只是說說吃老xx罷了,ok,我不說了,還不行嗎,我這就上飛機!”奧卡福一邊作驚恐狀的連連擺手,一邊飛快的跑進機倉,留下一羣笑聲更加大作的記者們!

“好了,大家先回去吧,我們要登機了,有什麼問題,以後再問吧!”伯尼向記着們說道,然後,帶領弟子們走上登機樓梯。

“等一下,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請問貓王張若寒先生,您對在您的祖國舉行的這場比賽的勝負是怎麼看的!”一名記者尾隨在山貓隊隊伍的最後,向跑在爸爸身後,剛剛走上登機梯的張若寒大喊道,

張若寒回過頭,打量一眼那名記者眼中的渴望,略想幾秒鐘,然後輕輕開口道:

“我沒有考慮過會輸,從來沒有!”

一句非常簡潔的話,卻讓所有聽到這句話的人,感受到張若寒心中的驚人自信!

在張若寒的字典裏,永遠沒有輸這個字!

不論眼前的敵人是誰,想要打敗張若寒,也只有一種方法,

那就是從張若寒的胸膛上,生生的踏過去!

…….

北京時間11號凌晨一點半鐘,位於上海市的浦東機場內,站立着很多翹首以待的人們,他們在靜靜的等候着nba球星們,還有中國的那位最頂尖的後衛球員,貓王張若寒的到來。

然後,當亞特蘭大老鷹隊的包機,於一點四十六分率先抵達浦東機場後,一臉陰沉的伍德森,帶領老鷹隊的球員們從飛機上快步走下,辦理完相關的入關手續後,渾然不顧機場邊苦候多時的中國記者們要求採訪的聲音,以及中國球迷們看到nba球星後的興奮歡呼聲,直接坐上兩輛大賽組委會提供的大巴車,向機場外駛去,然後駛達他們下榻的波特曼酒店大門前,便在安保人員的護衛下,飛快的消伯在酒店裏,留下一片片非常失望的驚歎聲。

面色陰沉的伍德森,待到所有球員和隨行人員分配完入住的房間後,便在他的房間內,舉行了第一次的臨時會議。

剛剛將自己的房間大門關上,心中憋了老半天怒火的伍德森,便當着自己弟子們的面前,痛聲怒罵着奧卡福。

他實在無法接受,剛剛在包機上的電視裏,通過先進的波音聯接系統,看到的奧卡福說怎麼吃老鷹的新聞!

已經爲和山貓隊,同樣成爲nba評論員口中最底等的魚腩球隊,而感到有辱身份的伍德森,根本沒有把什麼奧卡福和張若寒,以及山貓隊教練伯尼放在眼裏!

在他的眼中聯盟最差的兩支球隊之一的山貓隊,即使多了一名能跑能跳的小野貓又能怎樣,垃圾球隊,畢竟還只是垃圾球隊!

他決不相信,有貓吃老鷹的事情發生!

伍德森認爲張若寒能夠戰勝雷阿倫所在的超音速隊,只是因爲運氣使然的原因,一是因爲,超音速隊的主力陣容不整,二便是因爲超音速隊是一支不善於防守的球隊,碰到向張若寒那樣速度快一點的球員,便會亂了章法!

而如今的老鷹,是在伍德森的精心調製下,所打造出的強大雄鷹,他們完全繼承了伍德森在活塞隊時的防守反擊的特點。

原本只想隨意玩玩這場比賽的伍德森,認爲小勝山貓隊幾分便算行了,但是,現在看來,他只有當着中國球迷的面前,把張若寒和山貓隊,還有那個可惡的奧卡福,完全的擊敗才行!

“大家聽着,兩天後的比賽,別管他是什麼季前賽、表演賽,只要大家能夠緊記不去受傷的前提,然後,便給我去全力以赴吧,一定要大勝山貓隊,讓他們看看,一隻小小的山貓,妄想和老鷹爭鬥的下場,到底是如何的悽慘!”伍德森目光陰冷的望着自己的弟子們,狠狠說道。

而老鷹隊的球員們,則是一個個自信滿滿的向伍德森保證,他們必定會擊敗山貓隊,唯有曾經親眼見過張若寒的,秀榜眼球員馬文威廉姆斯,心下覺得這場比賽,也許沒有伍德森和自己的新隊友們,所想象的那麼簡單,但是,系出名門北卡的他,已經做好打算,一定要在球場上,找上張若寒,親身感受一下,這個將自己校友拉蒙德,擠出選秀舞臺的貓王,到底有多麼厲害!

會敗還是會勝,對他來說真的不重要,畢竟,他只是一個nba裏新丁球員,一個可以慢慢長成,慢慢成熟的明日之星,所渴望的只是比賽的快樂和激情!

…..。

在老鷹隊之後半個多小時,方纔抵達機場的山貓隊球員,雖然因爲長時間的飛行,而略顯疲備,但還是非常熱情的在張若寒的帶領下,接受一番瘋狂的中國球迷們的追捧和記者們的訪問後,方纔坐車駛進南京西路上的波特曼酒店,並且,入住酒店的第一時間,便全部按照伯尼的吩咐倒頭便睡下,希望儘快將美中兩地的時間差,調整過來,爲中國球迷們,送上一場精彩的比賽。

然後,在第二天的訓練時間裏,山貓隊在場邊的記者們的拍攝下,進行了簡單訓練,反而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在和中國球迷和中國媒體進行交流,至於身爲中國球員的張若寒,雖然非常不喜歡這場合,但還是隻能硬着頭皮,接受熱心的中國球迷們的愛戴、歡呼,直到最後,徹底被這些可愛的同胞們的真誠所感染,全身心投入進和他們的交流中。

而這場萬衆矚目的nba中國賽,便在山貓隊和中國球迷之間非常和諧的氛圍中,以及和老鷹隊之間隱有火花迸射的的全力較勁中,拉開了激烈的戰幕!

點擊察看圖片鏈接: 可以相信面前的這個男人嗎?李雙希覺得也許是可以相信的。雖然她還是有些慌亂,但這種慌亂的來源並非是對秦少嶺的不信任。而是她對自己這個錯誤的認知。她覺得這個錯誤或許有點過頭了。

「沒事,你哥哥我什麼大風大浪沒見識過。你個小丫頭又能做出什麼事呢?」

看出她還有些躊躇猶豫,秦少嶺開始寬慰李雙希。說實話,他也的確覺得李雙希不會做出什麼太出格的事情。畢竟,她一直就是一個普通的宮女而已。並沒有接觸到什麼核心的事情。就像直到現在,他都沒有跟李雙希說過。他曾經去探查過她的家庭。知道她和皇上心裡的那個人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但這些東西他都沒有告訴皇上,也沒有告訴她。

因為他還是想要保護她的。目前來說,這些事情她不知道反而對她更好。再說了,他原本以為李雙希的身份是安全的。但卻不知道太后從何處知道了真相。甚至口口聲聲說,她是為暮暮討個說法。雖然他認識的妹妹,應該不會跟別人提出這種要求的。但太后同樣說的確實,他也就不得不信了。

難道暮暮這些年孤身在外,人已經變得與他之前認識的不同了嗎?也許是這樣的吧。但這樣其實也不打緊,他已經為李雙希想好了一個退路。只要他們能得到皇上的支持,這個也就無關緊要了。所以他才會刻意隱瞞皇上,李雙希就是那家酒樓的傳人。

此刻當然不可以說,因為秦少嶺還要繼續幫著李雙希隱瞞著身份。如果她能安然出宮,那麼這個秘密,他永遠不會揭露。但萬一將來出了什麼事情,他還可以靠這件事來保住李雙希的性命。

而他卻不知道,李雙希卻為了這件事已經做了傻事。要是他知道,李雙希在那種情況下,隨意就答應了九皇子,被綁上了一條她絕不能涉足的船上。他一定會不顧李雙希生氣,狠狠敲她的腦袋,讓她知道做事之前,要先過過腦子。然而……她還真的就這樣做了啊……

「嗯……我在宮裡知道你受傷,我想去看你的路上……被九皇子帶走……然後我就答應了……幫他保守這個秘密……」

「我最害怕的事情終究還是發生了嗎?」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