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不讓兩家為難,他的傻女兒就直接放棄了自己的家主之位,也全然不顧眾人的非議,和吳家的埋怨,毅然要嫁入帝家。

因為這件事情,讓他們納蘭家族跟吳家引起了很不好的波動,也讓他心中對這個女婿非常的不滿。 “倪隊長這話是什麼意思?”陳志凡沒想到倪隊長竟然會這麼說,所以略帶好奇的問道。

“像你這般的賊,我見的多了,自以爲自己很聰明,自己光明正大的來警察局走一圈,而我們因爲你自己來這不太合邏輯,便放了你,到時候你可以風風光光的回家不說,還會給你的同夥吹牛,說自己多麼多麼厲害,我說的對不對?”

倪隊長開始收拾東西,她聽了陳志凡的話,感覺到陳志凡可能也不是真心實意的想告訴自己線索,便準備走了。

這時候陳志凡急了,道:“你既然不相信我,可以叫你們特殊部門的人驗證一下,看我說的話到底是真是假!”

陳志凡這話一出,倪隊長先是一愣,臉上閃過一絲猶豫,又將筆記本放在桌子上,緩緩的坐了下來。

“你剛纔說什麼,什麼特殊部門?”倪隊長玩味的問道。

陳志凡知道,倪隊長這是明知故問。他做警察那麼久,知道不管是哪裏的公安,一定有一個祕密的特殊部門,用來處理一些反科學的事件。

陳志凡玩味的道:“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審訊當初那個漢子的人,應該就是你們特殊部門的人吧!”

倪隊長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失聲問道:“是小趙告訴你的?小趙,你給我進來…”

陳志凡想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小趙聽到倪隊長厲聲召喚自己,知道一定又沒什麼好事。小趙小心的走進來,開口問道:“隊長,什麼事?”

“是你將特…”話說道這裏,倪隊長突然住口,看了小趙一眼,卻擺擺手讓他出去。

小趙本來還準備挨批呢,沒想到這麼輕鬆的又被放了,茫然的看着倪隊長,不明白隊長是什麼意思。

“出去!”倪隊長冷冷的命令道。

小趙雖然不知道倪隊長爲何態度轉變的這麼快,但想到自己既然能出去,就已經是萬千之喜了,還在意那麼多幹嘛。想到這,便應了一聲,飛也似的退了出去。

其實這也是倪隊長剛剛纔想到的。小趙來公安局還不到三個月的時間,特殊部門的事是無論如何也不會知道的。

倪隊長繼續冷冰冰的道:“就算如此,那又能說明什麼呢?說明你無罪嗎?”

陳志凡玩味的道:“這不能說明我無罪!但可以說明,你們也在懷疑這個案子是一起靈異案件!”

看了倪隊長的表情,不用想都知道,陳志凡這一次,又猜對了。

倪隊長這會對這個人來了興趣,淡淡的問道:“你到底是誰?怎麼知道這麼多公安部門的祕密?”

陳志凡淡淡的道:“我叫陳志凡,至於我的身份,暫時還不能給你說!我可以確切的說,這件案子,或許我可以幫你們破解!”

看着陳志凡不以爲意的表情,倪隊長的心裏開始有些動搖了。

兒童丟失的這件案子已經調查這麼久了,可遺憾的是,竟然沒有一絲一毫的線索。

更加讓他們想不明白的,是這件案子已經成立了專門的專案組,但兒童還是持續丟失,加大多少警力都無濟於事。

現在自己面前這個其貌不揚的人,真的能有這麼大的本事嗎?

倪隊長玩味的盯着陳志凡,看了好久一會,纔開口道:“你說的都是真的?”

陳志凡點點頭道:“如果能見到你們的局長,我自然能說出我的道理!”

倪隊長又盯着陳志凡看了一會,才緩緩拿起電話。

“張局長,我這裏有一些線索,可能需要去找你一趟,不知道你方不方便!對,好,我馬上過來!”聽着電話的意思,他們的張局長應該是讓倪隊長過去。

倪隊長抓起陳志凡的手銬,另外一隻手拿着筆記本,便向外走去。

這時候小趙還站在門口,愣愣的看着陳志凡和倪隊長,小心翼翼的道:“倪隊長,這個…這個…”

“什麼這個這個的,有什麼話直接說!”倪隊長冷冷的道。

小趙急忙道:“這個人非常重要,王副局長說不能讓他離開這裏…”說到後面,小趙的聲音已經和蚊子一般的小了。

“有什麼事我擔着行不行?”倪隊長玩味的問道。

小趙急忙道:“那當然行,我只是怕王副局長怪罪下來,我擔不起!”

“哼!”倪隊長冷冷的哼了一聲,便拽着陳志凡走了,走的時候還低聲說了一句:“窩囊廢!”

聲音雖然小,但陳志凡知道,這麼近的距離,小趙一定是聽到了。 大佬,你女人翻牆了! 可小趙只是陪着笑,根本不敢反抗。

等離小趙有一段距離了,陳志凡才開口道:“人各有志!倪隊長這麼說自己的同志,怕是不妥吧!”

倪隊長冷冷的道:“要你管!他自己窩囊,還怪我說了?”

陳志凡無奈的搖搖頭。他知道,像葉詩瑜和倪隊長這類的女強人,最見不得的就是窩窩囊囊駐足不前的人,所以纔會說出這樣的話。

局長的辦公室不遠,沒多久便已經到了。

倪隊長敲敲門,聽到裏面喊“請進”的時候,才推開門拽着陳志凡走了進去。

陳志凡走在後面,用腳後跟關上了門。

他們的張局長先是看了陳志凡一眼,又回頭對着倪隊長道:“小倪啊!怎麼回事?”

這個張局長陳志凡見過,就是最初自己被關在這裏的時候,由人帶路來看過自己的那個人。

倪隊長開門見山的道:“這個人說,他可能有辦法幫我們破案!”

張局長眼睛中閃出一絲亮光,不過也只是一瞬間的功夫,淡淡的道:“哦?你說說看,怎麼幫我們破案!”

陳志凡知道這是機會,便開口將自己對倪隊長說的那些話重複了一遍。

張局長顯然也被陳志凡的話吸引住了。不過他作爲一局之長,修養還是有的。

張局長淡淡的道:“你說的這些,有什麼理由讓我相信你嗎?”

“就憑我的身份!”陳志凡正色道。

“你什麼身份?”張局長看着這個年輕人,好像是在觀察他的話到底有多少可信度。 只是他再怎麼不滿,他女兒想要的,他也只能妥協了。

可是柔兒本來就是在這麼不良好的情況下嫁給他的,帝陌華應該更是待她的女兒若珍寶才是,可是他女兒嫁入他們帝家,卻又遭受了這些,讓他如何能不恨他?

帝玄御伸手拉了拉帝玄胤,「胤,你也說兩句話,他畢竟是我們的父親,而且他我們不是也已經明白了,當年的事情也不是他的錯呀,他也有他的苦衷,並不是要故意拋妻棄子的。」

他說著,然而帝玄胤聽著並沒有任何反應。

他也想說些什麼,可是他什麼話都說不出口,他本來以為,他們一家人終於可以團聚了。

之前知道娘親沒有死,他有多麼的高興,他甚至還告訴自己,如果娘親不怨父親的話,那麼他也原諒他了,然後他們一家人又恢復到以前。

他也知道,娘親肯定會原諒父親的,他也做好了接受他,一家人團團圓圓的過日子。

可是,他的母親為什麼變成了這樣,還讓他說些什麼呢?這個家,已經碎了,再也圓不回來了。

他跪在地上,抬頭看著眼前的女子,好半天才聲音顫抖著道,「我娘到底怎麼了?」

納蘭家主一臉苦澀的嘆了口氣:「你娘的身體被人用東西控制了,體中有一團黑霧,這麼多年來,我一直都在想辦法來幫她驅除這些怪東西。

但是我們什麼辦法都想盡了,根本沒有效果。

而就在十幾年前,江湖當中出現了一個神秘的神醫,他可以包治百病,我們便花了好大的功夫,才把他給請來了。

神醫大人也確實沒有讓我們失望,他說有一種辦法可以試一下。

便是在你娘親的身上植入另外一團克制黑霧的東西,來跟你娘親身體里的那片黑霧搏鬥,讓它們互相殘殺,直到殺盡那片黑霧為止。

但是萬事也沒有絕對,神醫大人也不敢確定如此就能夠用這樣的方法治好你娘親。

倘若用這種方法失敗了的話,就是眼前這樣……納蘭家主又搖了搖頭,「開始我自然不會同意她冒這樣的險,她若一輩子一直在納蘭家族,想來那害她之人,也不敢貿然闖進我們納蘭家族。

可是她的心裡放不下你們,她想要離開,但是她身上的黑霧不除,她根本沒有辦法離開。

所以她就非要堅持用這個辦法,我們怎麼勸她都不聽。

而且她還迫不及待的直接用自己的身體來試驗,如果有效的話,那麼將來御兒身上的這種霧氣也可以解脫了。

你娘親也不喜歡自己的孩子跟她一樣受苦,所以不管我們怎麼說,她還是這麼做了。」

納蘭家主老眼當中閃爍著淚花,有些說不下去了。

「原來娘親為我做了這麼多,娘親都是為了我才會這樣!」帝玄御感動的眼淚鼻涕齊流。

帝玄胤卻是眯了眯眼,看向自己的大哥,原來大哥早就知道了,他自己身體里有異樣的東西的事情。

可是他卻也從來沒和他提起過,不想他們擔心 還有他的娘親,她好勇敢,為了他們,竟然什麼都敢做。

可是他又能做些什麼呢?

「外公,我娘她……還有沒有再次醒過來的機會?」帝玄胤緊握了握拳,聲音沉痛道。

納蘭家主點點頭:「這多年來,那位神醫大人現在每天還都在為你娘親檢查著身體,這麼多年來,每次都是這樣,這才讓你娘存活了下來。

你娘親現在還活著,只是她卻無法再醒過來。

那種辦法也確實有效,只是太慢了太慢了,多年來才吞噬了一點點的黑霧。

雖然神醫大人說還有一種方法,那就是用涅槃神丹,可是涅槃神丹,就更是難……」

納蘭家主話還沒有說完,便直接被帝玄胤打斷。

「外公,你是說只要有涅槃丹,我娘親就可以徹底醒過來了么?」帝玄胤原本正在絕望的心,一瞬間又狠狠驚喜道。

「沒錯。」納蘭家主頜首,「只是涅槃丹想要煉製成功,談何容易?先不要說是煉製了,就連那涅槃丹的配方,都早在多年前,甚至幾百年前就消失不見了,有可能流傳到了別的大陸……」

「不!外公,或許依依可以做得到。」帝玄胤站了起來,臉上重新恢復神采奕奕的笑容,笑容里夾雜著淚光,說道:「娘親你便再等等,我很快就會治好你,帶你的兒媳婦來看望你,依依非常特別,非常善良,美麗,相信你也一定會喜歡她的。」

說著,他來到納蘭家主的跟前,堅定的嗓音說道:「外公,你放心吧,涅槃丹就交給我和依依了,娘親暫時還在這裡,您好好的照顧她。」

「什麼?小胤兒你能夠煉製得出來涅槃丹?」納蘭家主激動又震驚的說道。

帝玄胤搖了搖頭,笑了笑說道,「不是我是依依,依依有完整的涅槃丹的配方,這一次參加煉丹大會,就是要得到勝利者獎勵的夜紫幽花。

夜紫幽花就是煉製涅槃丹其中的重要一味藥材之一。

「什麼,原來是這樣嗎?那簡直太好了!怪不得依依那丫頭要堅持要完成煉丹大會才會帶著我的曾外孫和曾外孫女一起過來,原來如此啊!

好了,小胤兒你告訴依依,讓她安心準備藥材,準備明天的考核,明天的煉丹大會,乃是我的外孫媳婦兒去參加考核這麼重要的事情,外公明天就帶上我們納蘭家老少去給她助陣去。

哈哈,如果依依贏了拿到夜紫幽花的話最好,贏不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大不了我們直接搶了他們煉丹堂,把那夜紫幽花給奪過來!」

納蘭家主無比霸氣的說道。

帝玄胤:「……」外公你這也太霸道了吧。

「哈哈,外公你出的好主意,我也贊同!」帝玄御也站了起來,舉起雙手,臉上還帶著淚花笑著說道。

在得知娘親有救了后,他很是高興,心中終於鬆了一口氣,又恢復了以往的笑容。

他怎麼開心,是因為他很相信自己的弟妹,在他的認知里,就沒有什麼事情是依依辦不到的。 張局長一步步的爬到了公安局長這個位置,狂妄的年輕人他見的多了,但是像陳志凡這般有氣勢的還比較少見。

陳志凡看張局長一副不相信的樣子,隨即開口道:“我也是警察!”

“你開什麼玩笑?越吹越離譜了!”倪隊長看陳志凡吊兒郎當的樣子,怎麼會是警察呢。

陳志凡淡淡的道:“先別急着反駁,如果不相信,你可以先調查啊!”

張局長玩味的看着陳志凡,沒有說話。

倪隊長問道:“好吧!你說說,你是哪個公安局的!”

陳志凡思考了一下,如果說自己是香都市公安局的,可能又得來來回回的調查半天。

與其這樣,不如找一個大一點的人物,或許有用的多。

想到這裏,陳志凡淡淡的看着張局長道:“我有個朋友張局長可能認識,他目前在全山省公安廳!”

張局長皺了一下眉頭,耐人尋味的道:“全山省公安廳的高層我也認識幾個,不知道你說的是誰!”

張局長也不是個省油的燈,想到陳志凡可能是想擡出全山省公安廳裏面的大人物來壓自己,便說自己認識全山省公安廳裏面的高層,打擊一下這個年輕人的氣焰。

婚色門 “齊志東,張局長應該認識吧!”陳志凡玩味的道。

“你說誰?”張局長瞪大了眼睛,略帶詫異的問道。

“全山省公安廳廳長齊志東!”陳志凡一字一頓的說道。

張局長愣愣的看了陳志凡一會,突然啞然失笑了。

他想到,齊志東是全山省公安廳的一把手,又怎麼會認識他這個小毛孩子呢。

一定是他不知道從哪裏知道了齊志東這個名字,現在想用來詐自己。

張局長道:“年輕人,你也不用耍這樣的花招了!你說的別人,我可能不認識,但齊廳長和我是故交,他認識的都是些什麼人,我清楚的很!”

張局長的言外之意,是陳志凡這樣一個不起眼的人,怎麼能和齊志東搭上線呢。

陳志凡睜大眼睛道:“張局長說的是真的?”

沒等張局長開口,倪隊長先開口了,道:“這有什麼稀奇的,我們張局長和齊廳長是一塊復原的,當初就是老朋友了,你這個小賊,蒙誰不好!”

張局長看陳志凡的表情,也以爲陳志凡是說謊被自己識破,所以纔有些驚訝。

沒料到陳志凡接着道:“那太好了!你給齊廳長打個電話,就全明白了啊!”

這下子輪到張局長和倪隊長兩人驚訝了,他們看着陳志凡,像是在看一個怪物一般。

過了很久,張局長才道:“年輕人,我勸你還是考慮好了!誰都有犯錯誤的機會,改了就是好同志,犯不上冒這麼大的風險!你知道嗎,給齊廳長打電話這事簡單,但是如果我真的打了,那你的罪責可就大了,到時候可不就單單是拐賣兒童了,冒充警察,非法擾亂公安查案…”

沒等張局長說完,陳志凡便不耐煩的催促道:“我知道我知道,你現在就給齊志東打電話,如果證明了我是騙你們的,多大的罪責我都認了!”

這時候倪隊長不再說話了,張局長開重新開始大量眼前的這個年輕人。

只見陳志凡慵懶的站着,怎麼看怎麼不像一個警察應有的樣子。

仔細算來,自從退伍之後,張局長還沒給這個老首長打過電話。

一是因爲自己這邊忙,二是因爲怕打擾到他。還有,自己和齊志東這層關係,也不是太方便聯繫的過於緊密。

但是今天看來,這個電話是非打不可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