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天要價,坐地還錢。

「那你說說看,能做到什麼程度?」

「頂多給他升一級軍銜。」

那有屁用,現在要讓錢友京掌握更多的實權,這樣才能有助於完成任務,拿到反應堆圖紙。

「那就副參謀長吧,記住,這一次戰鬥,我們是立了功的,軍銜提升一階是我們應得的,而你們欠我們的,一定要補償我們。」

「不可能。」

「別急着拒絕我,這筆買賣你們不虧。」

兩人一陣唇槍舌劍,在長達半小時的爭吵之後,趙寒終於讓對方答應了這個看似離譜的要求,而條件是他們七人加入了對方的陣營,變成了自己人。

既然已經變成了自己人,那麼有些問題就可以直接說出來了,比如空間裝備,空間技術。

錢友京的解釋是:折躍技術。

折躍,這項技術是星靈的看家本領,他們的建築也好,戰鬥單位也罷,都是通過折躍,抵達戰場的。他們的技術很成熟,可惜人類與他們的科技差距太大了,根本無法復刻。

錢友京說,他們並沒有掌握技術,只是得到了一件物件,可以讓他們暫時使用折躍技術,並且被折躍的物件不能過大。

這個物件來自於一支星靈分支,他們叫奈拉齊姆,至於折躍古老兵器,那是因為折躍這種低能量的物件,消耗的能量極小,速度極快。

對於這種解釋,對方似乎一點也沒有懷疑,而他們似乎也沒有想討要這個物件的意思。他們得到過很多星靈造物,只是技術這東西,一旦差距大了,就不可能反推出來了。

「原來這一切都是因為我那時候拿出了弩炮。」趙寒恍然大悟。

「現在好了,你以後就算再拿出什麼東西來,也不用再擔心什麼了。」

而審訊室那邊。

「折躍?這大概也是唯一可以說得通的理由了。」

「不過,你們聽說過有這種可以暫時使用折躍技術的東西嗎?我怎麼不知道?」

「不知道的事多了,星靈這個神秘的種族,我們了解的還是太少了,如果我們能和他們其中的一支建立良好的外交關係的話,說不定我們也可以得到這樣的造物。」

「可是這樣的造物對我們的作用不太大吧,聽他說折躍的物件不能太大,而且還要消耗大量的能量。」

幾人都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心想:你不會覺得就只是這樣吧。

「用造物反推出技術是不太可能了,但是如果可以從星靈那裏得到折躍的關鍵技術的話,那麼…泰倫聯邦將無法在威脅我們。」

戰巡艦一樣可以折躍,但是戰巡艦不能在大氣圈內進行折躍,一方面是定位做不到那麼準確,偏差極大。另一方面,星球的重力會造成嚴重的影響,甚至是產生時空亂流,有可能在折躍的過程中被撕成碎片。

一旦真正的掌握了星靈的折躍技術,可以想想看,給敵軍的核心區域折躍一顆核彈,那戰爭還用打嗎?白楚楚感覺,不應該是第二種。

這奇特的空間,還有小紅鳥兒的特殊性,以及其他種種跡象,都說明了小紅鳥兒的不凡。

那麼可能性就只有第一種,小紅鳥兒的血脈逆天!

但問題又來了,小紅鳥兒現在真的是很廢材啊,除了飛的快飛的穩,看起來機靈,戰鬥力幾乎等於零……

血脈逆天

《化劫之神道至尊》第165章莫名力量 044你從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漂亮的

掛上電話,徐賢俊心中狂喜,一個轉身猛的衝到Krystal的身邊,攔腰抱住,然後帶着她飛速轉圈。

「啊,Krystal,你是幸運女神嗎?你一來我就接到了通過的電話,哈哈……」

「碰……」

「啊……」

這個移動型房子空間又不大,擺了一張床、桌子、椅子之外,哪還有多餘的地方,他這一旋轉,Krystal的腳直接斜伸了出去,把剛剛的凳子一腳踢飛,連帶着上面的水盆也被打翻出去。

「啊,快放我下來,水灑了。」Krystal的心砰砰亂跳,一方面是為了徐賢俊高興,另一方面是這傢伙不經過允許私自抱自己,他身上的那股男性氣息讓自己心神不寧。

「別管他,哈哈,這麼小的機率都被我賭對了,實在是太高興了。今天歐巴請吃飯,你想去哪吃?」徐賢俊停住身形低頭問道,不過雙臂還是緊緊摟着Krystal的腰。

「快鬆開手,插座,水流到插座那邊去了。」Krystal用力的拍打了幾下徐賢俊的胸膛,雖然是用力,可此時此刻她的力氣好像都轉嫁到了歐尼的身上,說是拍打,不如說是撫摸。

「哦,好的。」鬆開Krystal,徐賢俊定了定有些眩暈的腦子,這才找准方向,抓了毛巾就沖了上去。

幸好,這盆不大,半盆水也不多,只是濕了插座的底邊,沒有多大問題。

Krystal深呼吸了幾次,平復了下慌亂的心神,這才接着道:「咱們直接叫外賣吧,在外面吃飯也不方便。」

「行呀,想吃什麼,歐巴請客。」徐賢俊擰乾毛巾擦乾手,拿出手機開始搜索。

「你點你想吃的,給我來份水果沙拉就行,最近在節食減肥。」Krystal打量這小小的屋子,隨口應道。

好吧,這人真的像是苦行僧,不過是演員圈的苦行僧,衣服沒幾件,書本倒是有好多,全都是關於建築設計的,哦,還有幾本雕刻書,幾把刻刀,看來這個角色還有雕刻的內容。

「行,那就按照我的口味來點,不過你的運動神經不是很好嗎,為什麼要節食減肥而不是運動減肥?」徐賢俊也沒客氣,自個點了起來。

「運動神經好就一定喜歡運動嗎?這些天行程跑下來,動都不想動。」Krystal搬過凳子坐在他的書桌前,開始擺弄起徐賢俊的電腦。

「電腦密碼是什麼?」

「呀,那裏面可是有我的秘密,你是想要偷看嗎?」徐賢俊收起手機,坐在床盯着Krystal。

「嘁,誰稀罕,快點說。」Krystal還真的想看一看他的瀏覽痕迹。

「你要是看到什麼兒童不宜的東西可別怪我,咱們可得事先說好。」徐賢俊似笑非笑的看着Krystal,他還不信Krystal聽了這話還不知難而退。

「廢什麼話,快點。」Krystal沒有接徐賢俊的茬,繼續催促。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大膽,在他明示了以後,還要這樣去做。

「Okay,我可是告知了你的,一會兒別打我就行。密碼是916418.」徐賢俊說出了一組數字。

「9……1……6……4……1……8.唉,最後三個數字好像是我歐尼的……你用我歐尼的生日做密碼?」Krystal冷著臉看着徐賢俊。

「哎?你還別說,這還真的是西卡怒那的生日呢,沒想到這麼巧,哈哈,緣分呀。」

徐賢俊好像現在才剛剛想到,臉上露出欣喜。

Krystal又送了他一記必殺之眼,便轉過頭來擺弄電腦。他這話也就鬼能相信。既然是歐尼的死忠飯,4/1/8這三個數字連起來,不可能不會想到自己歐尼生日的,現在還在自己的身邊裝,哼,這其中肯定有什麼秘密。

徐賢俊當然是裝的,自從那一天之後,他把所有的密碼都改成了這串數字,用以銘記那晚。那晚發生的事情,真的像是一條直線上的向左走向右走,只會越走越遠、永遠不會重合相遇。

「哎,你這個傢伙,真的沒有那種需求嗎?全都是正兒八經的網頁……是不是電腦裏面有隱藏文件夾?」Krystal翻了一圈竟然沒有發現徐賢俊作案留下的痕迹,心中大是好奇,轉念又想到隱藏文件加這個招數,一雙大眼睛緊緊盯着徐賢俊。

「Krystal小姐,你感覺自己這樣做好嗎?深夜孤男寡女一個房間,你還問我這麼有暗示性的問題,你說我會不會狼性大發,吃掉你這隻小白兔?」

徐賢俊舔了舔嘴唇,看着Krystal,神情動作向色狼轉化。

Krystal不為所動,甚至雙手伸向背後,伸個懶腰,在緊身毛衣的包裹下,胸前的美景更加的誘人,也不說話,只是一雙眼睛就那樣直勾勾的盯着徐賢俊。

徐顯俊哈了一聲,剛要起身給一個難忘的教訓,不過還沒完全站起又一屁股坐下,他認慫了,惹不起咱還躲不起嗎,一個後仰,躺在床上,不過嘴上還在強辯著:「Krystal,你也就是遇到了我,否則你今晚別想出去。」

「太監?」Krystal的聲音雖然不大,但足以讓徐賢俊聽到。

徐賢俊真的炸毛了,這小妞不教訓不行了,猛的從床上彈起,三兩步跨到Krystal的身前,頭猛的前伸,再堪堪吻到Krystal的嘴唇時,徐賢俊又停了下來。

Krystal說完「太監」兩個字之後便後悔了,自己真的是在玩火,吃醋吃的腦子都不好使了。雖然她想和徐賢俊kiss,但不是這種性質的。

可惜Krystal因為愧疚而一時忘了躲避,就在她以為自己就要被狼吻的時候,眼前的那個人硬生生的停住了。Krystal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又有一口氣又涌了上來,本姑奶奶的魅力就這麼點?

「太……」

「Krystal同學,你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這麼漂亮的?」

二人幾乎是同時出聲,不過Krystal只是吐出了一個字,而徐賢俊卻是完整的說出了一句話。

聽到這句熟悉的台詞,Krystal一個沒忍住,直接笑出聲來,一手捂嘴,一手猛推了徐賢俊肩膀一下。

(有差了點字,大概是省略號用多了,所以字數變化好大,OK,字數湊夠了) 直升機降落在東漢普頓最東端一處臨海莊園內,凱雷集團掌門人大衛·魯賓斯坦下了直升機,在機翼帶起的冷風中下意識豎起風衣衣領,目光打量四周,這處周圍被各類常綠植物緊緊包圍的莊園,連腳下草坪都還帶著綠意,完全沒有漢普頓地區其他很多豪宅冬日裡的蕭索寥落,即使他本人一點不窮,依舊忍不住生出了點仇富的情緒。

養護這樣一處莊園的背後,都是錢啊。

而且,這還只是維斯特洛在漢普頓地區諸多莊園中的一處而已。已經有媒體報道,只是因為某人一己之力的大舉買進,最近幾年已經導致美國各地很多熱門富人區的房價大漲。

兩位穿制服的維家女侍迎過來,大衛·魯賓斯坦連忙收起這些心思,簡單和其中一位東歐面孔個子高挑的女郎簡單招呼,就隨對方朝不遠處英式風格的別墅走去。

進入溫暖如春的別墅,大衛·魯賓斯坦正脫掉厚厚的風衣交給一位女士,隱隱的一陣女人嬉笑聲傳來。

顯然不止一個。

心中好奇,終究只能好奇。

被帶到大廳隔壁一間會客室,那位東歐女郎親自送上咖啡,一邊解釋自家老闆正在換衣服,很快就到。

大衛·魯賓斯坦當然沒什麼異議,本就是他提前了幾分鐘過來。

西蒙很快出現,身穿米色長袖T恤和卡其色長褲,腳上踩著拖鞋,頭髮還有些濕潤,不難聯想對方剛剛在做什麼,魯賓斯坦又忍不住幻想了一下別墅室內浴池裡可能的香艷春光。

可惡的超級富豪!

招呼過後,兩人剛剛在沙發上坐下,那位東歐女郎再次出現,還跟著另外一位女侍,手裡拿著毛巾拖鞋,走到自家老闆身邊示意了下手中的毛巾,輕聲道:「老闆,戴維斯女士說這樣容易感冒,夫人會很生氣。」

西蒙點了點頭。

東歐女郎便走到自家老闆身後,動作輕柔地用毛巾幫男人擦乾頭髮,另外一位女侍則是來到西蒙腳邊跪坐下來,脫掉他腳上的塑膠拖鞋,先用毛巾擦乾,才換上了一雙剛剛帶進來的棉質拖鞋。

大衛·魯賓斯坦等兩位女侍做完這些后離開,內心已經麻木,還有點懷疑人生。自己最近一個月大半時間都在做空中飛人,每天短暫幾個小時的睡眠里,做夢都不忘思量公司事務,結果不會都是在替別人的富貴溫柔添磚加瓦吧?

西蒙可沒心思琢磨這位基金經理的複雜心思,等卡門兩個離開,直接問道:「這次中國之行的結果怎麼樣?」

今天是11月17日,周日。

過去一周,大衛·魯賓斯坦再次返回中國,正式啟動了一些投資項目的洽談工作。

大衛·魯賓斯坦聽西蒙問起,連忙打起精神,從隨身攜帶的公文包里掏出一疊資料,把其中一個黑色文件夾遞給西蒙,一邊翻開自己的備忘錄,說道:「很順利,我們這次雇傭了高盛的團隊作為財務顧問,已經開始對徐工集團進行財務審核和資產重組。另外,三一重工方面的合資談判,35%的股份基本敲定,目前拉鋸的只是投資金額。還有上次老闆選中的那家位於廣西省的柳工集團,對方的反饋也非常積極。」

徐工和三一是魯賓斯坦10月份中國之行就選中的目標,這次開始正式推進。

柳工集團,則是西蒙同意陳晴提出的養蠱計劃后,又親自敲定的一家企業,除了主要的這家公司在記憶中排名行業前列,還有一方面原因,就是西蒙在陽朔佔據了一個山頭,那邊眼巴巴盼了幾年,總要給個大項目回饋一下。

既然要養蠱,三家當然不夠,只不過這方面急也沒用,肯定要慢慢來。

西蒙翻看著手中的資料,一邊又問道:「英國的那家鉑金斯發動機公司,你們的團隊接觸的怎麼樣了?」

大衛·魯賓斯坦道:「我已經組建了一支調查團隊,開始收集鉑金斯發動機公司的資料,一切順利的話,我們可以在明年初發動。」

鉑金斯發動機公司是世界知名的柴油發動機企業,而對於諸多工程機械而言,柴油發動機也是重中之重,中國現階段已經能夠自產發動機,但很多大功率工程機械發動機,還是需要進口。

這又涉及到維斯特洛體系布局工程機械產業的另外一條策略。

最開始,按照大家的設想,是希望以凱雷的資金為主導,引入海外的工程機械技術進入中國,提振相關產業的發展。

這段時間一番接觸嘗試,發現行不通。

現階段,日韓歐美的重工企業基本上都在中國有所布局,但同時,也基本上不太看好中國的相關產業發展。

至於原因,還是骨子裡的傲慢與偏見,北美這邊的這種傲慢與偏見更甚,聯邦各大工程機械巨頭,截止目前,只有卡特彼勒在中國設立了分公司,其他諸如凱斯、迪爾、德萊塞等公司,要麼乾脆還沒有涉足,要麼只是可有可無的銷售公司。

Add Your Comment